好书呀 > 兽行天下 > 兽行天下_第74节

兽行天下_第74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5:11 更新时间:2021-08-19 20:27:56
量向余道人身体内传去,显然不给对方任何扳平的机会。

余道人先前还能勉强抵御,但是很快就发现对方袭过来的力量大为怪异,竟然无法轻易化解,并且那力量充满了强大的腐蚀力量,似乎要将他周身的力量了连同意志一齐毁灭掉。

“你……你这是什么歹毒的功夫?”

余道人艰难的说道。此刻他即使元神出窍,也难免逃脱孟启之手,更何况失去了肉身,他的元神也势必会不住地衰弱下去,很快就会神形俱灭。

孟启笑道:“余道人,几百年地修炼就要毁于一旦,贫道真是为你感道可惜啊。不过,你真以为贫道是为了贪图富贵才去朝廷做官的吗?你感受到身体内的这股死亡的力量没有,这就是贫道在皇宫中得到的力量,来自‘天外天’,另外一个世界的力量。余道人,你真是修身不修脑,如此愚昧不堪之人,真是死有余辜。不过待你身死之后,贫道会将你的元神拿来练就一柄飞剑,以你的修为,定然会练就出一柄神兵的。哈哈……”

余道人此刻哪里还有闲心去管那什么“天外天”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此刻真是悔恨不已,谁曾想到他百年不曾下山,一下山就会遭遇如此倒霉之事。但此刻已经无力回天,他只能愤恨道:“梦玑子,你如此心狠手辣,必定会遭遇天谴的……”

最后一道大力传进了余道人的身体,在他身体碎裂之前,一道紫光罩住了余道人全身,然后取走了他修炼了几百年的元神。

孟启若无其事地收了飞剑,笑道:“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何我会成为黄山派的掌门,不过除了我,又有谁能胜任这掌门一职呢?只要我能再多吸收一些‘天外天’的力量,那时候天下还有谁是我的对手呢。像余道人这般墨守成规之人,纵然天资在高,有岂能有所建树?哈哈!~”

※※※“启禀主人,朝廷军队已经到了真定府,离我们还有二百里地。”

绝地恭敬地向杨戕禀报着军情。他的三个兄弟也在外探听军情,随时为杨戕传送桓齐大军的动向。

杨戕看了看地图,说道:“朝廷大军如今有多少兵马?”

绝地道:“伙同应天、开封、大名、隆德、太原等地方兵马,如今朝廷大军应该在六十万左右。”

杨戕点了点头,让绝地退了下去,然后又看了看帐内悬挂的那副大地图,低声道:“看来桓齐等人是想先进驻河间府,收拾好军容之后,再对庸王军发动进攻。可惜,要是庸王能再多出几万兵马的话,倒可以先击河间府,乱了桓齐的布置。如今庸王的玄甲军总共十万,但是有五万多的新兵,要对抗朝廷六七十万的兵马,实在是形势堪忧。”

“杨兄,对于此战你有何看法?”

庸王走进了杨戕的营帐,径直向杨戕挂的那幅地图走了过去,道:“朝廷七十万大军,不知道你可有破敌之法?”

杨戕道:“纵然我们有三座城池可以依托,但是却决计无法讨好。兵力悬殊实在太过庞大,要是我是桓齐的话,必定采用三城齐攻的办法,让我们首尾无法相接,各城兵力自顾不暇。只要桓齐每个城派上十多万兵马进攻,我们就无法抵抗了,毕竟我们若要防守三个城的话,每个城只能有三万守军。”

庸王点头道:“不错,桓齐必定会采取如此的办法,他并非是一个庸人。一旦我们分兵,就更不可能抵挡得住他们的进攻了。唉,说到底仍然是我们兵力不够,否则的话,定然要桓齐知晓我们的厉害。”

杨戕道:“是否是那些本来想向你投诚的人,又开始犹豫不决了?”

庸王恨恨道:“不错,这些人果真是墙头草,一听见朝廷大军压境的风声,立即摆出了一副跟我们划清界限的样子,深怕会惹祸上身的。”

杨戕道:“求人不如求己,现在桓齐如此托大,必定料想我们不敢出动出击。好,我正要给他点厉害瞧瞧!真定府到河间府尚有百里许的地,这段路正好让桓齐尝尝苦头。”

庸王道:“但是桓齐大军现在至少也在六十万之众,纵然是半路伏击,以我们的兵力,也难以伤其元气。”

杨戕冷冷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十九章 扰敌

朝廷大军此刻正快速向河间府开进。

桓齐骑马走在军中,正在思索着如何迅速破敌,以便早日凯旋回京。这时候一匹快马飞奔而至,马背上的斥候连马都来不及勒住,就神色慌张的跪倒在桓齐面前,道:“大帅,不……好了。”

桓齐皱眉道:“慌什么,说清楚点。”

那斥候道:“禀告大帅,我们的粮草,让人给烧毁了!”

桓齐惊道:“怎么可能!粮草运送不是已经在河间府境内了么?而且还有一万人马押送,怎么可能不动声色的就让人给烧毁了呢?河间府的赵震在做什么,怎么会让匪徒轻易将粮草给毁了呢?还有,来攻击粮草的人马有多少,一万人马竟然如此不堪!”

斥候道:“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对方来的都是骑兵,事先毫无预兆,而且来的都是精兵,我们那一万押送粮草的人根本就来不及抵挡,就让他们给冲散了。至于赵震,听说庸王大军正在秦干河对岸厉兵秣马,准备攻打河间府,赵将军守城为先,所以不敢轻易派兵离城。”

桓齐怒道:“这不过是佯攻而已,赵震这混帐东西居然看不出来。那粮草运送的人马伤亡如何?”

斥候面有惧色,道:“一万人马,几乎无人逃脱,而且全都被人砍掉了头颅,实在是残忍之极。”

桓齐想了想,叹道:“这事也是我一时大意,没想到敌军竟然如此大胆,敢绕过河间府对我们发动袭击,而且战机把握得如此分毫不差。传令下去,粮草被烧一事,切不可声张,否则杀无赦。另外,迅速派重兵征集附近城池的储粮,不得有误!”

桓齐传令下去,那斥候和桓齐身边的几个将领立即领命而去。

“好个杨戕,只怕这又是你的杰作吧?”

桓齐阴阴地说道,“不过你终究不过是血肉之躯,且看你如何来跟我争斗。有的力量,并非是你杨戕地血肉之躯可以抗衡的。”

说着,桓齐又对身边的几个黑衣人道:“你们几人,立即在河间府一带进行搜索,一旦发现敌踪,立即回报。”

那几个黑衣人都是孟启秘密训练出来的人,专为桓齐所用,人人都是功力高绝之人,有的甚至已经突破先天境界,成为了武林中的顶尖高手。桓齐派他们出去,一则是打探杨戕军队的行踪,二则是查探沿路的情况,以防再次受到莫名的袭击。

朝廷大军行了三十多里,忽然前面队伍一阵骚乱,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桓齐纵马奔到队伍前面,一看之下,不禁头皮发麻。原来此处正是粮草被烧毁之地,如今烧得一片漆黑,倒也看不出烧的是粮草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不过令人感倒恐怖的,却是那一具具没有了头颅的尸体,死尸已经被摧毁得残破不堪,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桓齐强忍住心中的不适之感,命令道:“继续行军赶路,谁敢在延误行军时间,立斩不赦!”

大军又开始缓缓向前,桓齐又看了看这些尸体,命人草草的敛葬了。

只是,这成群的无头死尸,却给朝廷大军笼上了一层阴影,攻心的战术已经慢慢地展开了。

※※※“主人,有高手追来了。”

绝天显得有点兴奋,好像迫不及待的想跟人交手了。

杨戕自然直到绝天所谓的“高手”是什么水准,这些人必定是桓齐的贴身护卫,而并非是那些剑仙之流,否则绝天自然是回不来的。

杨戕冷笑道:“你们四人和贤修、贤智一同前往,将那几个‘高手’活捉过来。如今正是用人之极,至多只能残他们的肢体。”

四绝和贤修、贤智几人领命,向着朝廷大军的方向摸了过去。

杨戕心道:“桓齐如今还不知道我可以将这些人控制住,以为自己所用。他派这些人来,可真是为我做了嫁衣了。”

“传令下去,将河间府周围这些快要成熟的粮食统统焚烧干净!”

杨戕冷冷道,“既然赵震只敢龟缩不出,那我们就将这河间城周围弄个鸡犬不宁。”

两个时辰之后,整个河间府都是烟雾弥漫,杨戕派出骑兵,四处放火,已经将无数良田烧毁在了大火之中。虽然他知道桓齐自然有办法补充粮食,但是这些火光足够影响那些朝廷将士的士气了。

杨戕见此行目的已经达到,却也不恋战,下令整个军队退回折津府。

杨戕的军队仍然驻扎在城外的军营中,这样一来,他的军队不仅可以自由出击,而且杨戕也可以放心地试验一些不为人所接受地东西。

一到营寨中,杨戕下令将那些斩下地近万头颅交给了那些被抓捕回来地毒医和郎中,让他们以火油和毒药浸泡,日后以做他用。

这些毒医平日里在江湖精研各类毒药、迷药,都是颇为自负之人,最初被杨戕派人抓来此处,本来心中颇有不甘,甚至一直都在想办法逃离此间。但是后来这些人却慢慢发现,杨戕向他们提供的一些方子和药物,简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实在是高出了他们许多。这样一来,这些毒医就逐渐安静了下来,开始疯狂地研制毒药,迷药,还有一些杨戕要求他们炼制地古怪东西。

本来杨戕可以将这些毒医完全控制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但是由于迷心的药物往往会影响人的思想和智力,所以杨戕并不想人让这些毒医成为惟命是从的奴隶,只是用一种奇妙的精神异术,也就是巫术却控制着他们,让他们为自己所用,这些毒医虽然精通毒药、医术,但是却并不了解苗疆的巫术,所以不知不觉之间,仍然被杨戕所控制着。

训练士兵,一年方有小成,还需有实战的磨炼,方才能成为真正的战士。其中的周期实在是过长,要想靠训练、战斗来建立一支军队,实在是需要太过的时间。

而杨戕却想另辟蹊径,以医术来改造军队,让这些士兵个个都成为骁勇善战之士。所谓训练,也即就是不断的提升士兵的体力、格斗技巧,可以说也是通过训练激发士兵的潜能;而杨戕确是通过毒药和迷药,再加上一些残忍的训练来直接达到这样的目的,但是时间却是少了很多。

今日在河间府外一战,杨戕的四千兵马对上了桓齐的一万押送粮草的队伍,虽然对方毫无防备,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但是杨戕以不到一千的死伤,换了对方一万人马的性命,实在是划算之极。到了营寨之后,杨戕立即便让人为这些受伤的士兵医治,以免能尽快投入到新的战斗中。

如今,离兵临城下之日已经不远,杨戕虽然有信心应付桓齐到几十万大军,但是却全然无信心对抗桓齐和孟启手下的那些剑仙,虽然这几年杨戕的修为进境已经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了,但是离那些剑仙的境界仍然是相去甚远。

“除非能找到与这些剑仙流派抗衡的势力。”

杨戕想了想,终究是没有任何结果。虽然四绝、贤修等师兄弟在武林中已经是无人能敌了,但是要对付那些剑仙,仍然是不够看,就算是杨戕自己,也知道并非那些百年修炼的怪物的对手。

“要是两个师傅还在就好了。”杨戕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然后向折津城而去。

此时庸王等人正在商讨守城之事,杨戕如今在庸王军中地位超然,营帐外的士兵并不敢阻拦,直接让他进入了庸王的营帐。

此时营中两派人正在为守城之事争论个不休。有人提议分兵分城把守,有人建议退守大同城,与朝廷大军在此城一战定胜负。

庸王原本沉默不语,听两派之人各抒己见,见杨戕进入帐内,问道:“杨兄,你对此战如何看法?”

杨戕道:“自然是退守大同府。我军不过区区几万人马,而朝廷却是六十万大军,若是还要分兵的话,只怕更是不堪一击。折津府、奉圣州一带,我们刚刚占据,并不能完全控制,而大同府却是完全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并且在防守上固若金汤,正好与桓齐的朝廷大军决战城外。”

看着有些人不解的神情,杨戕继续道:“先前我之所以力主进攻奉圣州、折津府,一则为了提高士气,二则为了借两州富饶之地补充兵力。如今我们尽快将粮食征集完毕,然后退守大同府,给桓齐留下两座空城,这样还可以迫使他们分散兵力镇守两城,何乐而不为?”

“分散兵力?不错!”

庸王点头道,“我们虽然是将奉圣州和折津府拱手让给了朝廷大军,不过已经无人、无钱、无粮可用,还不得不留下几万人马把守这两座空城,对于我们而言,实在是利大于害。”

段瑞对杨戕地佩服已经到了无与附加的地步,接着道:“并且,退守大同府还有一个莫大的好处,各位看看不妨看看地图——大同府除了城防上远胜其余两城,而且背靠长城,不会腹背受敌。纵然我们此战不敌朝廷大军,也并非会输得一塌糊涂,因为我们只要越过长城,那后面的宽广之地,足够我们修养生息了。如此可守、可退的局面,应该才是杨将军决心退守大同府的真正原因吧。”

杨戕点头道:“正是如此。桓齐并非庸人,又有六十万朝廷大军作厚盾,兵力相差悬殊,不得不想一个万全之策那。如今,我们当务之急是尽快将粮草转移至大同府,然后趁朝廷大军粮草未至之前,继续对他们进行阻击、骚扰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兽行天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