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76节

兽行天下_第76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5: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中的双枪,会会他的单枪,三年前他任职禁军统帅时日尚浅,错过了较量机会,今日正好与他一较高下!”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二十章 初战(二)

“林将军,你有如此争胜之心甚好。不过——”

桓齐淡淡的说道,“不过有时候争胜之心却会害死人的。你们林家这一代可就你一个子嗣,本帅可不想到时候把你的尸骨带回京城。你要跟杨戕对战,那可是必死无疑!”

“末将学艺二十年,就是为了与高手一战,若是果真死在杨戕枪下,那末将也是死而无憾!”

桓齐叹道:“与高手一战,难道对你真的如此重要?纵然你胜了杨戕,又能得到什么,能得到盖世高手的头衔,还是能得到什么好处?杨戕不过是一个待死的反贼,莫非你还要让一个反贼给你公平决斗的机会,然后将你的性命送于别人手上?”

林仑还想要说什么,桓齐毫不客气地打断道:“你要与杨戕决战一事,那是提也别提,因为我不想你白白死在他手上。至于如何对付他,我心中早有计较。”

“后军代替中军,继续攻城!”

桓齐终于下令后军出动。林仑提起双枪,抢先向城头冲了过去,面对迎面而来的劲箭,他抖动双抢,将其击落,眼光一直落在城墙上那个一身黑衣的对手。

桓齐看见林仑的动作,就知道他求战心切,想与杨戕一较高下。只是桓齐自己已经领教过杨戕的厉害,知道如今杨戕的修为实在诡异之极,而且动则就是一枪分生死,毫无转圜的余地。

“算了,看在他老子是工部侍郎的份上,我就帮他一把好了。”桓齐对身后的一个亲兵装扮的人说道,“将林仑救回来,切莫跟杨戕硬拼,到时候我自然有对付他的办法。”

那亲兵领命而去。几个起落,已经跟在了林仑后面,从其身法就可以推测其修为已经远胜林仑。

桓齐心道:“修真和练武之人的差距实在太大。”

对于练武的人来说,先天境界几乎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境界,但是在修真人看来,先天境界不过是入门而已。正因为如此,修真门派的修炼方法如果用在了这些练武之人身上,就很容易地让他们进入先天境界。所以,桓齐和他师傅孟启才利用修真的功法,在人间秘密地培养了一批先天或者接近先天境界的高手,并且为他们所用。

日色已经转到了头顶。

虽然是秋季,但是中午的太阳仍然让人感觉到酷热。庸王的玄甲军已经是第三次抵挡住朝廷大军的进攻了,但是人人脸上都显现出了疲惫之姿。

只是朝廷大军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玄甲军留下,更逞让他们有时间休息或者吃饭了。

虽然城中尚有五万兵马,但是庸王并不打算现在就将他们换上来。一则那五万兵马中有一大半的新兵;二则日后的战斗将会越来越艰难,所以一开始就必须磨炼他们的意志。

大同城一旦失守,庸王也就失去了他最后的屏障、根基。虽然还可以退出长城以外,他日再谋图东山再起,但是那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了。

杨戕依旧重复着他杀人的习惯性动作,将一个接一个的尸体挑下城墙。

然后,杨戕看见了从城墙下飞身而起的一个年轻将军。

此人一身的锁金铠甲,手持双枪,容貌俊朗,颇有少年英雄的味道。

杨戕心道:“曾几何时,我也是这般意气风发、勇猛无惧。然而世事无常,谁曾想到竟然会生出如此多地变故呢?”

就在杨戕回忆之际,那林仑已经跃上了云梯,然后拨开城墙上射下来地箭矢,在云梯上一运劲,猛地再次拔身而起,向杨戕所在之处扑了过来。

杨戕想也不想,长枪猛地从一个士兵的头颅中穿过,丝毫不做停顿,向飞身扑来的林仑电射而去。

林仑只看见那一道乌光猛地向自己头顶射来,这才警觉到是杨戕手中地长枪,他无暇去思考杨戕为何能达到如此诡异地速度,慌忙之间,左右手同时运劲,抖枪迎了上去。

“呜!~”

林仑似乎是听见了杨戕那柄玄铁长枪发出地破空之声,那声音就如同招魂的鬼音,令人浑身发寒。

仓皇之间,林仑只能将两支长枪运转如风,希望能抵挡杨戕着催命般地凌厉一击。

“锵!~”

一声响亮地金属交击之声在耳边响起,林仑只觉得两耳都被振得生疼,而双手更是不住地颤抖,几乎无法握住手中的花枪。

“这是什么古怪的真气!”

林仑还是头一回碰到如此狂暴无匹地真气。一击之下,他只感全身血气翻滚,体内的真气四处乱窜,根本不受他控制。

而就在林仑异常难受之际,杨戕的那只玄铁长枪余势未衰,向着林仑的额头猛刺了过去。

杨戕似乎已经习惯了长枪贯入别人头颅的声音。

林仑眼见避无可避,几乎只得闭目受死,什么护体真气此刻已经丝毫不起作用,心中更是万念俱灰,谁曾想到二十年苦练地结果,竟然是无法抵挡别人的一击。以前在京城中享有的“京城第一使枪高手”,更是完全成了虚名。

“嗡!~”

林仑的耳畔再次响起了一声沉闷地气劲交击之声。迎面而来的死亡气息似乎完全在那一声中震碎,他勉力睁眼看去时,只见一柄长剑挡在了他额前,替他阻挡了这夺命的一击。

“林将军速退,让我替你挡下杨戕。”一个士兵挡在了林仑前面,手中的长剑跟杨戕的长枪绞在了一起。

林仑认得那人,似乎是桓齐的亲兵,无论其剑法还是功力,都已经是进入了先天境界,无怪能抵挡杨戕的长枪。但是林仑念头刚起,就将那人已经被杨戕横扫下了城墙,口中更是狂喷鲜血。

再不敢有丝毫地犹豫,林仑收枪向跟杨戕相反的方向杀了去。

城下的桓齐看见了眼前这一幕,忍不住叹息道:“好个杨戕,真是一个不可思议地怪物。除了师门的那些剑仙,只怕也没有人能在数招之间轻易地将一个先天高手击败。看来,非得要将师门的人请下山来,才有办法对付杨戕这个不死怪物。”

“火箭、火油包准备!……”

拉锯战一直持续了下去,一直到深夜,桓齐都没有要鸣鼓收兵地意思。

这是一个不需要点灯地夜晚。

明月高悬天际,凄冷地月光照耀下,整个大同城上下仿佛是森罗地狱一般。

林仑身上地战袍已经血迹斑斑,此刻他刚从城墙上撤下来。看见桓齐如同雕塑一般立在阵中,忍不住问道:“大帅,要不要先收兵,准备明日再战?”

“为何要收兵?”桓齐平静地说道,“如今我方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我们有士兵可以来损失。但是庸王呢,他地玄甲军可就只有为数不多地几万人马,杀他一人就少一人。我这样轮番攻城,就是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也是为了对庸王军营造一种无形压力。所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只要他们的士兵感觉到毫无胜算的时候,这大同城可就容易攻破了。”

“传令下去,先前攻城的士兵回营休息,三日后继续攻城。太原府等地方兵马立即补充上去……”

庸王看见一批朝廷兵马退了下去,另外一批又立即攻了上来,心道:“桓齐果真不是省油的灯,难怪如此受赵言德重视。只是如今除了死守,实在是别无他法。”

想到此处,庸王又看了看正在疯狂杀戮的杨戕,上前道:“杨兄,如今桓齐是想把我们拖垮,你看如何应付才好?”

“先死守城墙。”

杨戕平静道,“若是不能将朝廷大军的消耗在城墙下,纵然我们弃城逃亡,只怕也难以逃脱他们的千里追杀。不过,只要你有办法坚持到黎明,我自然有办法让桓齐退兵的。”

“都是那些该死地墙头草,明明答应助我对抗赵雍吉,却又临阵反悔!”

想到那些跟墙头草一般摇摆不定的地方将军,庸王就是一肚子的火。那些人先前见庸王连取奉圣州、折津州,就假意讨好,答应助庸王打拼天下,谁知道朝廷大军一到,立即就变卦了。

杨戕道:“若是庸王你能胜得此战,他们自然就会乖乖地向你投诚了。对于这些人来说,只有绝对地力量和利益才是最可靠的。你想他们为你效力,除非你能表现得比赵雍吉强大,否则,一切都是空想。”

庸王挥剑道:“好,我就先撑到天亮,到时候就看你如何退敌了。”

杨戕若无其事道:“那到时候你就看我如何‘退’敌吧!”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二十一章 黎明屠杀

晨曦之光再一次从东方亮起。

晨风吹来,空气中满是血腥味道。被石头和硝烟侵毁的城墙,以及城墙下堆积如山的尸体,见证了一个昼夜地疯狂拼杀。

大同城上的旗帜少了不少,守军也少了不少。

但是喊杀声和惨叫声却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拼杀仍然在继续。

庸王果然没有食言,在朝廷大军如潮水一般地攻击下,仍然坚持到了黎明,虽然代价就是两三万士兵的伤亡。

虽然朝廷大军的损伤是庸王军的好几倍,但是庸王知道再继续下去,大同城就会失陷。

现在,庸王只希望杨戕真的能再一次创造奇迹,帮助他摆脱眼前的困境。

而庸王此战的对手桓齐,却正安然地坐着马背上,指挥着朝廷大军继续向大同城发起新一轮的猛力攻击。庸王军已经出现了疲惫之态,桓齐看的分明,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一旦庸王军坚持不住,此战胜利就将属于他了。

一旦攻破大同城,桓齐首先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杀死杨戕这个心腹大患。上一次在苗疆遇刺,让他感受颇深,至今都还记忆犹新。杨戕的“复生”,让他寝食难安,他曾经问过师傅孟启,后者只是高深莫测地说了四个字——“天命难违”。

天命难违?

桓齐不禁冷笑两声。纵然是违背天意又如何,只要能杀了杨戕这眼中钉,别说违背天意,就算让他少几年阳寿也愿意。

“嘎嘎!~”

忽然,大同城正门的吊桥开始向下放,铁索的在空中铮铮着响。

“大帅,敌军放下吊桥,莫非是要出城与我们决战么?”一个副将上前禀报道。

桓齐冷笑道:“如果他们是要出城决战,那可真是求之不得。传令下去,摆阵!”

“哐当!~”

吊桥猛地砸落在地。

不待桓齐下令完毕,一支身着黑恶盔甲的骑兵从城门口杀了出来,为首之人更是全身黑甲,却骑着一匹黑白斑点的怪马,手提玄铁丈二长枪,却不正是桓齐的心腹大患杨戕。

“锵!~”

桓齐拔剑在手,高声吼道:“截住逃窜敌军,杀一人赏银百两!”

桓齐将杨戕这队人马说成是逃窜敌人,自然是为了增强己方将士的士气,让己方之人都知道敌人守城不住,已经开始突围。

听桓齐如此一说,朝廷大军果然是来了精神,纷纷向着城门的方向杀了过去。

杨戕这一队人马一出城,吊桥立即又被吊起,显然是如果不能击溃朝廷兵马,就只能身死城外了。

杨戕看见如同浪潮一般的大军向自己涌了过来,高声道:“保持阵形,向中军杀去!”

中军,正是桓齐所在之处。

几乎所有人地眼神都立即被这一队奇怪的兵马所吸引了。

这一队让人心生寒冷的军队,就如同猛兽扑食之前,那冰冷无情的眼神。

四千兵马,组成冲锋阵型,冷静地冲入了朝廷的几十万大军之中。黑色的盔甲下,无法看清楚他们的脸,但是却能看见他们明亮的兵器上所泛出的幽蓝之光,还有阵阵腐臭之味。

幽蓝,那是剧毒的征兆。而腐臭,却是从这些士兵的身体上所散发出来的,毒药的淬炼,已经让他们的身体成倍的增强,而这些正式归功于杨戕所捉来的郎中、毒医,还有杨戕亲自提供的一些毒物配方。

这段时间一来,“毒刺”军中的士兵都只能得到一点点维持生命的食物,并且无论饮食之中,都有各种催发兽性的毒药,例如一种可以激发人疯狂性情的“狂神酒”。

饥饿和残暴不住的折磨着“毒刺”军中的士兵,催逼着他们身体内最原始的战斗欲望。

朝廷兵马并不知道这队疯狂人马的恐惧,从四周围绕了上来,意图将其轻松歼灭。

忽然,无数个漆黑的圆形东西从这队人马手中抛向了半空,向着周围的朝廷军队砸了过去。

“人头!是人头!”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起来。这些朝廷军队在晨光中看见的,竟然是无数个漆黑的人头,而且这些头颅正散发这一种奇怪的腥臭之味,显然是被何种药水浸泡过。

朝廷兵马看见腥臭的人头向自己砸过来,无不心中骇然,下意识举起刀剑去格挡。

“砰!砰!~”

就在格挡之际,那些被药水泡得腐烂的人头中竟然溅射出不少的黑色毒汁,凡是被毒汁溅到的地方,无不立即开始溃烂,令被溅之人疼痛难忍。若是被溅到眼睛的,几乎是立即失去视力,从马背上摔落在地。

一时间朝廷军中痛哼连连,被这上万个“毒头”逼得阵型大乱。

而那些黑甲战士,却是丝毫不为所动,人人都如同死尸一般,即使被人劈砍,也不会发出一声呼叫。而这些人手中的毒刃,却如同镰刀一般,迅速地收割着朝廷军将士的性命。

“他们的兵刃有毒!”“有毒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