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86节

兽行天下_第86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6: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那金角龙身上的鳞甲坚硬之极。

不过绕是如此,那金角龙仍然被劲气击得生疼,痛呼一声,向杨戕喷出了一口黑色的毒液。

幻巳见杨戕已经动手,担心被昆仑派的人所察觉,操控着飞剑,将金角龙给围了来。

杨戕深知若是让这金角龙潜水水中的话,必定是难以找到它的行踪,于是对幻巳打了一个眼色,示意先将这家伙引上岸再说。

于是杨戕出掌将那些毒液迫散之后,立即装出狼狈的样子,向金角龙再发出一道枪劲之后,“狼狈”地向岸边退去。

那金角龙虽然已经通了灵性,但是却并未发现其中有诈,还以为是杨戕不敌,想上岸逃走,连忙飞开水面,向杨戕的方向追了过去。

幻巳并不出手,只是跟在金角龙后面,防止其返回潭水深处。

杨戕踏足岸上之后,立即做出要向树林中逃窜的样子,不过他仍然没有忘记再向金角龙击出了一枪。

“嗷!~”

那金角龙发出一声怒吼,摆动庞大的躯体向杨戕追去,速度丝毫不比在水中慢。

杨戕看见这家伙上岸,心中大喜,装着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岸边的沙砾之中。

那金角龙已经被杨戕惹怒,猛地一张嘴,向杨戕咬了下去。

杨戕心道:“这畜生定然是被昆仑剑派的人‘照顾’过头了,若是任它生长在野外的话,只怕他就不会这么容易上当了。”

金角龙的嘴张得很大,似乎它非常喜欢将猎物生吞的感觉。

蟒口虽然还没有靠近杨戕,但是发出的腥臭味已经扑面而来,并且那金角蟒的口中还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带得杨戕的衣襟都不住向它那里飘飞。

杨戕看见那金角龙的凶横样,一动也不动,冷冷道:“小心磕崩了你的牙齿!”

但是那金角龙如何听得明白杨戕的话,猛地一口将杨戕咬入口中。

杨戕道:“看看是你的牙齿硬,还是我的玄铁长枪硬。”

说着,杨戕将长枪一竖,立即将金角龙的上下嘴巴给撑了起来。

如此一来,那金角龙上下嘴就再无法合拢了,它愤怒的向口中的杨戕咬去,但是那玄铁长枪却将它刺得痛吼连连。

毒液,金角龙再次狂喷毒液,可惜如何能伤得了杨戕,他只是将体内的真气释放出来,就将那些腥臭的毒液完全逼回。

幻巳见杨戕如此对付金角龙,不禁心中暗自感叹,杨戕出手虽然喜欢冒险,但是却也是一招致命,让金角龙的角和尾巴都无用武之地。

不过幻巳知道此处不宜久留,也怕惊动昆仑山上的人,到时候功亏一篑,所以决定先斩杀了这个畜生再说。

杨戕制住了那金角龙的头,而幻巳正好去钳制它的尾巴,免得它扑腾翻滚,惊动山上的人。

“嗡!~”

幻巳背后的飞剑离鞘而出,将金角龙的尾巴死死的钉在了地上。

那飞剑不过三尺来长,但是任凭金角龙如何发力,却始终无法挣脱飞剑。

而此时在金角龙口中的杨戕忽然猛地开声吐气,“呼~”的一声,竟然将将金角龙的嘴巴撕裂,而且那道裂缝开声不住地向金角龙的身体延伸,在一阵“嘶嘶!~”地声音中,那头强横的金角龙竟然被杨戕生生地撕裂开。

原本昏迷的吴信刚刚醒转过来,却忽然看见杨戕撕裂金角龙的一幕,只吓得两眼一黑,再次昏迷过去。

幻巳惊叹道:“好一个杨戕,举手之间竟然有万斤力道。”

他用飞剑钉住金角龙尾巴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金角龙挣扎的力道,若非杨戕双手有万斤的力道,只怕根本无法撕裂金角龙那坚逾岩石的躯体。

伴随着一阵腥臭,那金角龙已经被杨戕分成了两瓣。

血水之中,先前那锺元的尸体赫然还在其中,不过浑身的肉已经开声腐烂,显然是被金角龙消化了不少。

杨戕轻松地将蟒筋从金角龙的身体中抽了出来,然后放进了随身的羊皮袋中,对幻巳道:“这什么金角龙的力道不错,用来续接你的肩膀,想必是错不了。”

然后,杨戕又将金角龙的独角给挑了出来,决意回大同城后研究一下。

幻巳看了看金角龙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吴信和锺元,道:“这下如何处置?”

“好说。”

杨戕提起长枪,在先前那块“碧落寒潭”的石碑上刻下了两行字:“昆仑剑派,名不副实。”

幻巳不解道:“写这两句,有何用处?”

“当然是栽赃了,昆仑派若是知道我们两人干的,只怕我们两人就只能亡命天涯了。”

“但是——”幻巳疑惑道,“栽赃给谁呢?”

杨戕指了指昏迷的吴信,道:“先把这个人带走吧。有了他的话,就可以顺利栽赃给黄山剑派了。”

那金角龙和锺元的尸体,仍然留在碧落寒潭岸边。

杨戕和幻巳已经带着吴信离开了。

昆仑派的人,最后肯定会发现金角龙和锺元的尸体,并且他们就会立即怀疑到吴信。可惜吴信的修为实在有限,就算他能杀得了锺元,也无法杀得了金角龙。昆仑派的人顺理成章地就会发现碧落寒潭石碑上的字,然后,他们会如何做呢?自然是搜寻吴信的下落。

由于带上了吴信,杨戕和幻巳两人在日落的时候才赶回大同城。

不过,大同城外依旧是难得的平静,看来孟启和桓齐两人正在秘密疗伤,所以不得不暂时忍耐。

杨戕和幻巳回到军营后,幻巳忍不住道:“既然你要让黄山剑派的人背黑锅,为何不干脆在石碑上刻下黄山剑派的名号?”

杨戕道:“昆仑的人并不傻,若是直接写上黄山派的名号,只怕他们反而未必相信。我不写黄山剑派的名号,他们昆仑派反而会怀疑,因为这些仙剑流派一向自大,觉得寻常的旁门左道未必敢去招惹他们。所以,他们必定会怀疑是大门派所为。然后,只要他们找到吴信,而吴信一口咬定是黄山剑派所为的话,那刻就有热闹看了。”

“不错。”

幻巳点头道,“昆仑派的人确实一向都目中无人。”

杨戕道:“好了,材料都准备齐全了,先让我为你接上手臂再说。免得到时候机会来了,你却没有办法去报仇雪恨。以后你有了这只蟒蛇臂,用起剑来必定会得心应手的。”

…………普陀山。

普济禅寺的正厅中,贤修、贤智、贤武等人立在场中,正在接受慧明禅师的询问。

作为普陀山之主,慧明已经多年不问世事,潜心修炼佛法,一切都交由灵真禅师打点。但是今日之事,他却不得不出关问个明白。

“贤修,你等师兄弟八人是否都是从大同城回来?”

慧明淡淡地问道,同时眼光从贤修、贤智等人的脸上扫过,只要他们几人神情稍有不对,慧明禅师那洞悉一切的目光就将发现端倪。

贤修恭敬地回答道:“启禀方丈,弟子不敢有所隐瞒,我们几人正是从大同城回来。”

“这些日子,你们师兄弟几人在大同城所为何事?”慧明继续问道。他看得出来,贤修并没有撒谎。

贤修道:“弟子与几位师兄弟下山除魔卫道,但是一到大同城之后,似乎发生了什么古怪的事情,我们几人都忘记了在大同城发生的事情。弟子不敢有丝毫隐瞒,但是事实的确如此。”

“果真是忘记了?”

慧明声音忽然提高了少许,同时双目如电,照向了贤修。

贤修跪伏在地上道:“弟子不敢欺瞒方丈,实在是忘记了。”

“起来吧。”慧明又回复了平静庄严的一贯样子,道:“贤修你入门已经多年,一直以来潜修佛法,也算是小有所成了。你师父辛苦栽培你多年,实属不易。本方丈再问你一次,大同城的事情,可有隐瞒?若是你的话中有半句虚假的话,立即废除你的修为,并且驱逐出普陀山!”

“方丈……”

贤修本已经起身,听见慧明后来的话,立即又跪伏在地上,垂泪道:“弟子所言句句属实,实在没有欺瞒方丈。”

灵真终究是关心爱徒,上前道:“启禀方丈。弟子已经对贤修等人使用过‘移神术’了,他们几人的确是已经将前段时间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你们几个,先下去吧。”慧明对贤修等人挥了挥手,示意几人可以下去了。

灵真知道事关重大,方丈定然不打算让贤修等人知晓。

果然,慧明连其余的僧众也一并遣退,只剩下了灵真一人。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三十三章 佛光初现

“灵真,前日里黄山剑派掌门梦玑子亲来普陀山,你可知道所为何事吗?”

慧明淡淡地问道,似乎是在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两人沿着悬空于山涧的廊檐走着,白云拂面而过,如同行走在仙界胜景一般。

灵真自然知道孟启,也就是梦玑子来普陀山所为何事。但是慧明如此一问,当然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灵真沉吟了片刻,说道:“梦玑子前日来普陀山,说是普陀山的弟子私自下山干预尘世之事,并且在大同城的时候,他曾经遭遇本门弟子偷袭。贤修等人不用说的确是去了大同城,看来袭击梦玑子的人的确是贤修师兄弟几个。不过,贤修经弟子一手调教,绝对不会胡来,何况对方还是黄山剑派的掌门。”

“照你说来,此中缘由还颇为曲折了?”

慧明又问了一句。此时两人已经来到了山峰上的一座亭子中,慧明微笑道:“这是我亲手泡制的茶水,我们边饮边谈吧。”

灵真小饮了一口,只觉得清香阵阵,直入脑门,令人神清气爽。

“好茶!~”

灵真忍不住脱口称赞道,然后指着茶杯中那翠绿的茶叶,“云雾山茶果真是茶中异品,难怪放眼整个普陀山也只有三株,不过若非是方丈你近年来以灵药补养于它们,只怕这云雾山茶早就枯萎了。”

慧明点了点头,忽然叹息道:“你想必也知道为何云雾山茶要枯萎了,只因为这山茶乃是靠吸收天地灵气为生,以日月精华为食。百年以来,山茶树日渐枯萎,可见普陀山间的灵气,已经颇有减弱的倾向。”

灵真道:“弟子也发现了这种微妙的变化,但是却不知其中缘由,还请方丈指点迷津。”

“天地灵气减弱,那是世间混浊之兆。”

慧明道,“如今世间之人多奸、妄、恶……之流,是以天地间怨气冲天,灵气、正气就开始溃散。我想不仅是普陀山,其余仙山也不免有如此的情况吧。”

灵真道:“照如此说来,这灵气一日一日消退下去,我们普陀山岂非要因此而消失?若无天地灵气,我们如何能修炼成佛呢?”

慧明道:“这正是本方丈多年以来所思虑的问题。一旦普陀山的灵气尽失,普陀山佛宗也就到了尽头,说到底,普陀山在众仙山之间,并非什么大山,这也是为何黄山剑派胆敢在普陀山如此嚣张的缘故。佛宗之人,一向隐忍,向来不与道门剑派之人争风头,但是如此一来,道门中的一些人,就开始不将我佛门中人放在眼中了。”

“方丈言之有理。”

灵真道,“前日里梦玑子亲来普陀山,要我等好生管教门下弟子。虽说他在大同城遭遇本门弟子袭击,的确是有理上普陀山来讨回公道,不过他乃是一派掌门,为何这事亲自上普陀山,未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吧?”

慧明道:“梦玑子此人实在是有枭雄之才,他亲上普陀山,并非表面那么简单,只是想借此事来警示微妙普陀山佛宗的人,最好不要下山干预他们黄山剑派的事情。这些年来,本方丈虽然不曾离山,但是也知晓梦玑子的动静,先前他就一直隐匿皇宫之中,也不知道在图谋什么。而现在,他干脆成了朝廷的国师,公然干预世间之事,大同城的事情,只怕贤修他们乃是被动出手,结果还被梦玑子所擒,然后又消除了他们的记忆。否则,其余诸人哪里有如此高墙的法力将贤修等全部捉住,而且还消除了他们的记忆。”

慧明侃侃而谈,将其中的缘由分析得头头是到,不过他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不知道医术之中还有比“移神术”更玄妙的法门。

“如此方才能说通其中缘由。”

灵真道,“先前弟子也怀疑过此事的真伪。要知道贤修等人并非是争强斗胜之徒,怎么会去触怒黄山剑派的掌门,惹来如此严重的争端。只是弟子却万万没有想到以梦玑子的身份,竟然会颠倒是非黑白。”

慧明眼中闪过一丝阴冷,道:“就罚贤修师兄弟八人到后山面壁思过三年,也好借此机会让他们好生修炼。梦玑子此次分明是‘贼喊捉贼’,要将普陀山的势头给压制下去,以后不敢过问他们黄山剑派的事情。不过,本方丈岂能让他如愿以偿?灵真,你与灵正、灵妙、灵怒、灵渡四人,今日一同下山,前去大同城弄个清楚明白。”

“那幻巳呢,他一直还没有回普陀山?”

“不要去干预幻巳的行动,他是我们普陀山佛宗唯一的一把‘利剑’,有他在的话,道门剑派的人或者会改变一下对佛宗弟子的看法。”慧明一脸的高深,令人无法触及他的“佛心”。

“记住,下山之后,你们五人要‘见机而行’。”慧明补充道,“本方丈已经打算潜心修炼佛法,不过问门内之事了,希望灵真你不要让本方丈失望。”

灵真心中一喜,道:“方丈请放心,弟子必定不会堕了普陀山的威名。”

灵正、灵妙、灵怒、灵渡四人乃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