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87节

兽行天下_第87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6: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5
是普陀山的四大首座弟子,修为实在非同一般,慧明方丈将四人派下山,自然是大有深意,就看灵真如何处理了。一旦灵真建功,他就会成为普陀山的新任方丈。

辞别慧明之后,灵真稍作安排,立即与灵正、灵妙、灵怒、灵渡四人赶往大同城。

灵真很清楚慧明的意思,佛宗弟子太过隐忍了,所以才会隐忍到灵气不足的“小山头”上。

佛门弟子,本不应该有贪念,但是为了佛宗的繁荣,为了佛祖的光辉能普照更多的世人,他们已经不能再继续隐忍了。

…………大同城外。

朝廷军营之中。

桓齐此刻正坐在营帐中,脸色铁青。手下将领都一言不发,生怕触怒了在盛怒之下的大帅。

桓齐将手中的圣旨放在了书案之上,环视着帐内的朝廷将领,强忍着怒气道:“这是刚才到的圣旨,大同城久攻不下,皇上已经龙颜大怒,责令我等十日之内必须攻下大同城,否则人人俱要受罚!”

帐中各个将领彼此观望,人人的脸色都变得有点难看。朝廷大军以众击寡,六十万大军对庸王的十万兵马,却一直不能攻下大同城,也难怪皇上会大发雷霆了。

这些京城将领本都想随同桓齐一起升官发财,在此战中混点军功,谁知道大同城竟然不是一块肥肉而是一块铁板,不仅咬不动,还把人的牙齿给磕崩了。

不过,无论谁也不曾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得如此古怪,交战之后竟然接二连三地出现一个个超乎想象的强悍人物,军中的将士们已经在他们面前变得微不足道了。

众位将领沉默了一阵。终于有人上前道:“大帅,若是大同城中没有杨戕那一类人物,别说是十日,三日也足够攻下大同城了。”

其他将领也连忙出声附和。这些人几乎只要一看见杨戕,就远远的避开了,除了林仑几乎还没有人敢正面对抗杨戕。

“是啊。现在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桓齐冷冷地说道,“杨戕等一干妖人实在不好对付,不然朝廷大军早就将大同城给铲平了。但是皇上圣旨已下,若是十日之内无法攻下大同城的话,只怕我等都是罪责难逃。传令,三军整顿兵马,五日之后与赵雍吉的叛军决于死战!”

帐内的将领没人谁热血沸腾,有的只是恐惧和忧虑,一想到要面对杨戕那个煞神,人人都是惴惴不安。

桓齐自然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提高声音道:“放心。杨戕等一干人,自然会有国师和我应付。不过,要是谁攻城不利的话,我就将他军法论处!”

众将得令,谁都不敢再多说什么。

杨戕遣散众将,向孟启所在的营帐而去。此刻他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若是有孟启助他的话,复原起来才能事半功倍。

“噗!~”

桓齐刚到孟启的营长门口,就见孟启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原来师傅竟然受了如此重的伤!”桓齐心中大惊,以为孟启遭受杨戕突袭,受伤不轻。

桓齐上前道:“师傅……”

孟启收功起身,问道:“齐儿,你的伤势还没有痊愈,让为师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桓齐仍然站在那里,看见孟启满脸的关切之色,心中不禁一热。

“怎么,快过来坐着,让为师为你疗伤。”孟启道,“男子汉大丈夫,又是三军统帅,怎的如此婆婆妈妈,像个妇道人家。”

“师傅你伤势还未痊愈,就要为徒儿疗伤,让徒儿如何能坦然接受呢?”桓齐近年来虽然性情大变,但是却并非是绝然无情之徒,眼见师傅如何对自己,心中难免感激不已。

“谁说师傅伤势没有痊愈?”

孟启若无其事地看了看喷在营帐上的鲜血,说道:“刚才的那一口鲜血,正是为师借此化解杨戕留在为师体内的枪劲。说来好生奇怪,那杨戕也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奇遇,竟然能将体内真气练到如此霸道的地步,若非为师借鲜血化解,只怕还要费几天时间,才能完全消解其中的暴戾之气。”

桓齐不禁露出骇然之色,道:“杨戕竟然如此厉害?难道以我目前的修为,仍然还是无法胜他?”

孟启叹道:“莫非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杨戕的修为本应该才突破道家的玉清境界,其修为应该比你还低出一筹才是。但是他的实力,却又好像比你高出一筹,尤其是他出招之间充满暴戾之气,极其不容易化解。或者只有魔门中人,不,即使是魔门中人,也没有他那般暴戾的气息!”

桓齐心头暗狠,拳头捏得咕咕直响,道:“那应该如何对付他呢?若是这个心腹大患一日不除,徒儿实在是难以安寝。”

孟启道:“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如今杨戕虽然修为大进,但是你手中有赤犀古剑,假以时日,只要你能发挥出赤犀剑的真正威力,杨戕只怕也就奈何不了你了。更何况杨戕虽然修为了得,现在却也远远不是的师傅的对手,三日之后,为师就亲手为你斩杀此人!”

“多谢师傅!”

桓齐转怒为喜,笑道:“如今有师傅亲自出手,想必杨戕在劫难逃了。”

说着,桓齐上前盘坐在炕席上,让孟启运功替他疗伤。

第四卷 率兽食人

第三十四章 佛光普照(一)

毒刺军军营。

“幻巳,你的这只手臂如何了?”

杨戕看了看幻巳才接上去两天的手臂,心中很是满意自己的这一件“作品”。

幻巳的手臂如今还是被缠满了绷带,但是幻巳已经能感受到来自这只手臂上的力量,说道:“虽然还不能用,但是我已经能感受到这只手的不同寻常了。”

杨戕平静地说道:“你这手臂乃是用那金角龙的‘龙筋’伙同虎骨、‘龙皮’而成,自然是非比寻常了。不过,你这手臂中染有我研制的厉害毒药,若是半年不服用解药的话,就会从手臂一直溃烂至全身。”

幻巳沉声道:“我答应助你三年,自然不会失信。”

“我亦相信你不会失信,只是——”

杨戕语气一转,道:“只是我并不想有朝一日死在你手中的时候,才开始后悔。毒药这东西,总是比任何承诺都要可靠。三年之后,你手臂内的毒性自然会完全消失,你也可做回你自己了。”

“我自己?”幻巳苦笑道,“我自己是谁,我虽然是佛宗弟子,但是却只知道大开杀戒。投入佛门,也只是为了报仇雪恨。”

杨戕道:“仇恨是最折磨人的东西。只有复仇的快感,才能洗刷掉仇恨和耻辱。昆仑少主又如何,异日他在你剑尖之下的时候,仍然会告饶的,仍然会像一只土狗般摇尾乞怜。我已经将吴信送回了昆仑山,日后的事情,可就精彩了。”

“你将吴信送回了昆仑山?”幻巳不解道,“那岂非昆仑派就要立即找我们麻烦了?杀金角龙的事情,他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

杨戕道:“不错,以前他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但是现在,他却只知道是黄山剑派的人恃强凌弱,不仅将锺元打入水中,而且还将金角龙给杀死抽筋了。这样一来,即使昆仑派与黄山剑派不起冲突,也必然产生嫌隙,日后必定生出事端来。”

幻巳道:“你给吴信服了毒药不成?只是昆仑派的高手如云,略施小术就会发现其中的端倪,吴信修为还低,只怕很容易就将实话说了出来。”

“放心,对付吴信这类人,何必还需要毒药呢?”

杨戕冷笑一声,道:“难道你忘了你那几个师兄弟的遭遇?现在他们几个已经回了普陀山,任凭你普陀山高手再多,只怕也无法让他们记起在大同城这段时间的事情。吴信现在也跟他们差不多,他现在就记得是黄山派的人故意找茬。”

幻巳道:“难怪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过,为何你当初不对我也施展你的‘奇术’呢?那样一来,你不是可以控制我一辈子了?不过由此看来,你应该的确是只想借助我三年。”

“并非我如此好心。只是一来你修为不在我之下,我未必能将你制服;二则你心中有仇恨,仇恨会促使你不住修炼,提升修为,比单单的一个傀儡岂非是有用得多?”杨戕话音一转,又道:“不过你放心,我会助你报仇的。”

幻巳冷冷道:“你倒是坦诚得很。”

三年,如果能报仇,区区三年算得了什么,幻巳已经下决心为助杨戕三年。正如杨戕所说,若是一味在普陀山修炼,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报仇,到时候只怕率珀果真都已经一命呜呼了。

杨戕也明白幻巳自己会权衡其中的利害关系,何况幻巳的手臂中已经放进了杨戕炼制的毒药,杨戕也不用担心幻巳会反悔,因为幻巳绝对不想在大仇为报之前就殒命的。

杨戕正要与幻巳商议如何应付桓齐的报复,却听见帐外有人禀报道:“启禀将军,军营外有人求见将军和幻巳大师。”

杨戕道:“何人?”

那士兵道答道:“好像是五个和尚。因为其中有两个穿着僧服,但是却没有削发,所以很难确定其身份。”

幻巳惊道:“应该是灵怒、灵渡几位师叔来了!”

“他们要让你回山?”杨戕冷冷地说道,同时开始盘算要是这几个和尚真是来者不善的话,要如何来应付。

幻巳摇头道:“应该不是。师傅一向对我的事情不加干预,如今我还没有做出什么太过火的事情,他没有必要派人下来抓我回山。”

杨戕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会会你的几位师叔好了。”

说着,杨戕和幻巳两人大步向营寨门口而去。

杨戕知道那几个和尚的来路,所以连四绝也未带在身边,因为他知道若是那几人发难,四绝根本连抵挡的力量也欠奉。

一出营帐,杨戕就看见营寨门口的几个人。

先前那士兵说的没错,那五个人真是很难将他们一概以和尚论定。其中两人看起来倒是有道高僧,而有两人不仅留着头发,而且面容峥嵘,看起来好不凶悍。还有一人也很奇怪,虽然是光头和尚的打扮,但是他的僧衣上却还绣着花,连僧鞋也是如此。

幻巳自然知道这几个老和尚的利害,担心杨戕得罪了他们,让自己左右为难,便低声对杨戕说道:“为首的乃是灵真禅师,是下一任普陀山方丈人选。在他旁边那个辞眉善眼的,是灵正禅师;然后那个面目呈现怒像的是灵怒禅师,他脾气暴躁,希望你不要惹怒了他;面带凶横之象的灵渡禅师,脸山的几条剑痕乃是华山掌门留下的;最边上那人,乃是灵妙禅师,他对任何事物都极其讲究,但是却是最不容易应付的人。”

杨戕道:“你的这五位师叔都到了大乘佛境,不用你提醒我,我也知道他们得罪不得的。”

杨戕和幻巳两人来到营寨门口。杨戕拱手道:“几位佛爷大驾光临,实属难得,杨戕真是三生有幸那。”

幻巳也连忙道:“弟子幻巳见过几位师叔。”

灵真先对幻巳道:“方丈已经吩咐了,让我等暂不干涉你的行动,你见机行事就可。”然后,灵真又对杨戕道:“杨将军,想不到你年纪青青就有如此修为,真是难得那。”

杨戕道:“灵真禅师过奖了。几位禅师若不嫌弃的话,可进账喝点清茶。”

“清茶怎么行,老……给我上一坛酒来!”

灵怒浓眉一横,说道:“好不容易下趟山,还让我喝什么鸟茶!”

幻巳知道灵怒的脾气,连忙道:“灵怒师叔放心,自然有好酒好肉的。”

“阿弥陀佛!”

一旁的灵正低宣一声佛号,道:“出家之人,居然还贪图世间酒肉,如何能得正果?罢了,罢了,随你吧,反正世间一切皆虚幻,酒是幻,肉也是幻。”

杨戕本以为这几个“世外高人”会拒绝自己的邀请,却没想到几人都如此爽快的答应了,于是杨戕对一旁的士兵吩咐道:“快去准备酒席,上大同城中最好的酒,最好的肉,还有最好的茶。

灵真双手合十道:“有劳将军费心了。”

杨戕心道:“若非你几人修为太高,不容易对付的话,只怕真要冒险一试,将你几人控制在手。那样的话,可就真正有筹码对付孟启和黄山剑派了。”

灵真等人自然不知道杨戕打什么主意,傲然向营寨中走去。

毒刺军中的士兵动作果真迅速无比,杨戕和灵真等人刚到帐中片刻,已经有士兵连续将酒菜之物送了上来。虽然大同城已经战况日紧,但是却也没有为难到这些“穷凶极恶”的士兵,杨戕也知道他们自然有办法弄伤酒菜来。

灵怒丝毫不以客气,伸手就抄了一个红烧肘子在手,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灵渡似乎也不管荤腥戒律,也动手吃了起来,但是他的吃法却跟灵怒截然不同,居然是用“手刀”将肉斩成岁末,然后猛地张口吞食。他这般吃东西,自然是品尝不到酒菜的味道,但是他却似乎很享受将那些骨、肉做的菜捻成碎末的感觉。

灵真和灵正两人却只是品尝了一下清茶,丝毫不为满座的酒菜所动。

而灵妙却更是奇怪,酒菜也好,茶水也好,他根本就视而不见。他见灵怒吃得性起,叹道:“如此俗物,想不到师弟你竟然如此沉迷。也罢,摆在我面前碍眼,就送与你好了。”

说着,灵妙伸出白玉一般的指头,轻巧地对着面前的酒菜一弹。他面前的酒菜立即轻若羽毛般地飘飞了起来,向着灵怒面前飞了过去。

从出手到收手,灵妙都如同是在完成一件极其幽雅的事情,他的每一个动作看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