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116节

兽行天下_第116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只因为天山地处偏远,即使有人求援,也无法在顷刻间赶来。

更何况,天山剑派向来自负,根本没有把邪道中人放在眼中。

不过这也难怪,天山虽然在中原边陲之地,但是天山剑派却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并非是天台、雁荡之流可以比拟的。并且,天山剑派之中,曾经也出现过几个修为超绝之士,甚至还有“剑出天山”的说法。不过,“剑出天山”的说法惹怒了峨嵋剑派,峨嵋剑派的第十八代掌门曾经上天山印证过剑道。结果,两派掌门双双受伤,但是总算“剑宗之祖”的峨嵋剑派掌门略胜一筹,于是自那以后,就没有人敢提“剑出天山”的说法了。

但是由此也可观之,天山剑派的确是非同小可。若是受到地理制约,难以收到满意的弟子,天山剑派的威势应该不会在华山、黄山诸剑派之下。

但是对于杨戕来说,此战乃是势在必行。

天山剑派毕竟是各个大剑派中实力、弟子相对较少的剑派,若是连天山剑派都应付不了,自然也没有可能去对付黄山、昆仑之流。所以对于杨戕来说,这次就等于是进攻黄山的一次预演。

另外,天山剑派之外,就是西域魔境。

除掉了天山剑派,就等于给雕性送了一份大礼,方便魔门的人进入中原,最好还能够跟道门的人发生点什么冲突,那样的话,杨戕几更有利可图了。

雕性绝对不是什么喜欢忍耐的人物,这点杨戕可以肯定,只要有机会入主中原仙山,他一定是不会错过的。更何况,还有仙界圣门的事情,他绝对不会错过。

朽木道人得知杨戕进攻天山剑派的计划,先是提醒杨戕要小心谨慎,因为他知道天山剑派的厉害之处。另外,他也很兴奋,因为他知道天山剑派中一定有真正的剑道高手,如果能够借机“印证”剑道的话,他必定能够打破现在的境界,迈入新的境地。

真正的对手,可遇而不可求。

而对于阴姬来说,天山就是一个仙山,一个可以让她尽情享乐的地方。

天上峰顶的“雪海”,有四季不会消融的积雪,烟雾缭绕,可比仙界圣地。至于天池,传说乃是王母娘娘沐浴过的地方,乃是天上的瑶池。这样的地方,虽然不比峨嵋灵气充盈,但是却也算是仙山佛地,阴姬怎么会错过呢?

所以,为了顺利攻下天山,她还亲自游说了几个邪道高手前来做帮手。其中有崂山的鬼虎,万邪洞的毒蝙蝠,还有无日谷中的/蒙氏四兄弟。

还有有一人非同小可,因为他是天山剑派的弃徒林飞,此次上天山,正是要杀人泄愤的。林飞本是一个剑道奇才,三百年前曾经拜在天山剑派现任掌门路尘封门下。后来因为林飞太过出众,结果把路尘封的儿子路沉渊的风头给压下了,后来路沉渊串通天山剑派的几个长老,陷害了林飞,并废了林飞的毕生修为,将其赶下了天山。

不过谁知道林飞命不该绝,被魔门左护法萧逸然所救,并且恳请雕性以魔门秘法将林飞身上的伤势医治好。然后萧逸然将毕生剑术传于了林飞,让他可以继承其魔剑修为。

林飞虽然是萧逸然弟子,但是却一直未入魔门,只是发誓要亲手斩杀路沉渊,毁掉天山剑派。

正巧阴姬邀请他助拳,他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由于阴姬找来了好几个厉害的帮手,所以先前杨戕才说他不敢轻视阴姬这样的女人。

一行人御风而行,终于来到了天山地境。

邪道人物仍然是以“尸妖”和阴姬为首。所以都等待“尸妖”示下,看如何将天山剑派一举攻破。

杨戕心知,攻破了天山剑派之后,麻烦就会接踵而至,因为正道中人会感觉到危机的来临,那时候纵然是不愿意,也不得不举起“降妖除魔”的旗号。

不过,这一步是必须要走的,若是不能抵抗住来自正道的压力,又何谈跟这些人对抗呢?况且,佛宗的人,现在跟杨戕他们这些邪魔走得很近,甚至还想利用他们的势力去对抗道门剑派的人,所以,至少杨戕等人还不会立即陷入孤身奋战的境地。

“天山的风景真是不错!攻下天山之后,我一定要在天池旁边盖一座华丽的楼阁。”

阴姬在一旁赞叹道,以此来提醒杨戕该做出决定了。现在的“尸妖”已经成了一具躯壳,没有了杨戕的驱使,根本不会做出什么决定。

“天山峰顶上布有剑阵,我们就从半山杀入。”

“尸妖”终于开口下令。

剑阵之说,还是从林飞处得来的。不过这也难怪,峨嵋剑派金顶之上能够布有剑阵,天山剑派为何就不行呢?不过两者之间的威力孰强孰弱,那就不得已而知了。

众邪道人士已经忍耐多时,现在一听“尸妖”令下,人人如同恶狼一般,向山腰处冲杀而去。

山腰把守的不过都是普通的天山弟子,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无数道剑光、爪影、毒物所吞没,落得了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邪道的一众人在林飞的带领下,直接向山头进发。经过了十来次跟正道之士的较量,这些邪派高手们已经回复了信心,不再像以前一般,对正道剑派有种深深的恐惧之感。

“啊,这就是天池么?真是太漂亮了!”

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天池面前,阴姬终于看见了让她心动的“瑶池”面前。

天池中的水乃是高山积雪融化而成,清澈透明,绽现出淡蓝之色,像是一面掩映在山林中大镜子。圣洁雪白的雪峰,翠绿浓郁的云杉倒映在池水中,构成了一幅美丽绝伦的画卷,真是难画亦难描。

不要说是阴姬,邪道众人之中,没有人不会为这天池美景所倾倒。

当然,也有例外的,那人就是林飞。对于天山的一草一木,他都恨之入骨,更恨这天山剑派的人。

阴姬为这美景所着迷,飞身向天池上空掠去。

她的绝色姿容在湖光山色之中,更显得飘然出世,飞飞欲仙。

“何方妖女,竟然胆敢在天山放肆!”

密林中飞出四个白衣天山弟子,持剑向阴姬围了过去。

阴姬在空中优雅地一转身,定立在半空之中,柔声道:“各位,你们看看我,真的像是妖女吗?”

那四个弟子陡然看见阴姬转身,本想收剑防备,但是忽然看见了阴姬那张美丽得令人窒息的脸孔,不由得心中大惊。此刻什么“静心决”都不管用了,可怜他们的这点道行,哪里能地挡住阴姬的媚力,幸好勉强握紧了手中的剑,不然只怕就要当场连人带剑一齐落入水中,出丑无疑。

阴姬依然优雅地笑着,真是如同凌波仙女一般。

但是当那四个天山弟子快要飞到她面前的时候,她雪白的衣衫上忽然伸出了四根阴柔的飘带,带着阵阵迷人心魂的香味,向着四个天山弟子飞了过去。

飘飞的丝带,如同阴狠的毒蛇,温柔地缠住了四个天山弟子的脖子。

“咔嚓!~”

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回想在天池上空,破坏了这良好的气氛。

阴姬一抖手中的飘带,将那四人的尸体扔进了树林,免得污染了天池中那澄净无暇的水。

“不长眼的东西,破坏了本后的心情!”

阴姬冷冷地说道,然后跟着众人继续向山顶进发,她看见这天池美景之后,已经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攻下天山,将这里建成邪道人物的势力栖息之地。

天山剑派果真并非是天台、雁荡之流。

众人刚刚起步,就被闻讯赶来的天山弟子拦截住。

为首之人正是天山掌门路尘封。

路尘封已经有了好几百年的修为,但是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剑客,他手中持有一把通体纯白的古剑,乃是天山剑派掌门的佩剑——白羽。

在他身后,是天山剑派的六个长老,以及天山剑派的八百弟子。

为了打探仙界圣门的事情,路尘封已经将自己的两大护法、四个长老和他的儿子路沉渊派去了京城。

“尸妖”看着路尘封,冷冷道:“路尘封,识相的话,就带领天山弟子滚出天山,否则的话,别怪本尸王毁了你天山剑派的香火!仙山福地,唯有有德者居之,你们霸占了这么多年,也该滚蛋了。”

路尘封看见尸妖如此狂妄,却也毫不动气,淡淡的说道:“若是这天山是任凭谁人都能住的话,天山剑派也不会在群山之中屹立数百年了。尸妖,虽然你和阴姬两人来势汹汹,但是路尘封手中有白羽剑在,就由不得你在此放肆!”

“白羽剑,路尘封,当年你就是用它亲手废除我的一身修为吧?”

林飞忽然站在了路尘封面前,目光中满是恨意,道:“放心吧,要是今日天山剑派毁于一旦,我一定会亲手斩杀了路沉渊,断绝了你们路家的香火。”

“你……”

路尘封听了林飞如此恶毒的话,立即怒从心来,但是很快他又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叹道:“林飞,当年我废除你的修为之后,也曾反思多日,知道其中可能有什么隐情,也曾将沉渊那个不孝子放置后山悔过。二手,我还亲自下山找寻你的下落,希望让你重归天山门下……”

林飞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路尘封的话头,冷冷道:“路尘封,你们两父子都是一路的货色,就不用在这么多人面前假慈悲了。今日我林飞早已经改投别人门下,跟天山剑派和你都毫无瓜葛,这次前来,就是要用手中的剑将天山剑派夷为平地。”

“好!好!好!”

路尘封连说三声好,叹道:“你本是我最中意的弟子之一,现在居然带待人杀上了天山,也算是报应不爽。不过我绝对不会让我路尘封教过的弟子来毁掉天山剑派,所以,我只有亲自出手将你斩于剑下。拔剑吧,今日你既然敢上天山,想必是已经有恃无恐了。”

“你想救你的儿子,对吧?”

林飞冷冷地说道:“三百年多年前,你明明知道是你儿子故意陷害我,想赶我出天山,结果你还是亲自动手废除了我的一身修为。如今,你以为杀了我,就不会有人找路沉渊的麻烦,那根本就是妄想!即使今日我死在你的剑下,我身边的这些人,也必定会斩草除根,杀了路沉渊。”

“拔剑!”

路尘封的脸色显得极其古怪,已经分不清楚是是怜惜还是悲痛,但是在儿子和徒弟之间,他只能选择自己的儿子,所以就必须斩杀掉林飞。三百年前如此,三百年后仍是如此。

杨戕见此情形,心知林飞未必是其师傅的对手,便给朽木道人递了一个眼色。

朽木道人以迷音之术道:“等林飞不敌,我再出手。现在出手的话,林飞未必肯领情。”

杨戕明白朽木的意思,林飞对天山剑派忌恨已久,现在他必须要发泄一番,哪怕死在路尘封的剑下也不会退缩。所以现在即使有人肯替他上场,他也未必会领情。

林飞的脸上满是杀意,缓缓地说道:“天山剑术追求空灵、轻盈,无尘世之姿。为了对付天山剑术,我这些年来,跟随萧师专研七绝霸剑,就是为了对付天山剑术。”

说着,林飞震裂了外衣,终于让人看见了他的飞剑。

一共有七把剑,长短不一,分别插在他的背后。若非他震裂了外衣,只怕别人也无法看出。

朽木道人轻叹道:“七绝魔剑,终于再次出现在中原,希望萧逸然的徒弟不要削了他的名头。”

第六卷 三兽渡河

第三章 白羽

杨戕还是头一次看见有人如此使剑的。

七把长短不一的剑,依次紧随在杨戕身后,如同林飞的尾巴一般,呼啸着冲上了天山上空。

路尘封虽然身为天生剑派掌门,但是见林飞这“孽徒”的功力之后,也丝毫不敢大意,催动白羽剑飞身而上。那白羽通体晶莹剔透,就如同冰雪所化而成,而路尘封全身白衣,一尘不染,看起来真是如同雪山之上的神仙一般。

林飞身定在半空之后,他的那些飞剑就在他背后横立着,排列出一种奇特的图案。

路尘封的功力,林飞自然很清楚,也明白自己没有半点胜算。若是再跟师傅萧逸然修炼百年的话,以自己的天纵之资或者可以超越路尘封,但是现在,就只能以命相搏了。

“七绝玄音!”

林飞大喝一声,身上的青衫迎风而起,全身上下都包裹在一片乌黑的气雾中。

“叮当!~叮当!~”

随着林飞的一声冷喝,他身后的七把剑忽然在空中震动了起来,并且发出了种种刺耳、尖锐的声音。

“天山弟子,凝神运气!~”路尘封出言提醒天山门人,不要为林飞发出的魔音所困扰。他心中也委实觉得有点可惜,林飞不愧是天资绰绝,即是离开了天山剑派,仍然能够练就一身不错的修为。

但是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路尘封冷哼一声,白羽剑发出了数十道剑气,轻松地割碎了林飞发出的剑气。

林飞见路尘封轻易地破了自己的玄音,没有丝毫的慌乱,因为这本来就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七绝魔音本是萧逸然近年所创,哪能如此不堪一击。

萧逸然曾对林飞道,七绝魔音乃是他感悟了天地雷霆、风啸、水流之音后,以音入剑,用剑气来重塑天地之音,到达神鬼莫测的攻击效果。当年萧逸然七绝魔音练成之时,连雕性也对这门奇功赞不绝口,可想而知其中的厉害了。

“路尘封,你天山本是雪山圣地,今日就让你见识一下雪崩之威!”林飞冷笑一声,那七把飞剑忽然冒出了丈许长的剑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