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兽行天下 > 兽行天下_第117节

兽行天下_第117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4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18
    

路尘封看见林飞那飞剑是上的剑光,连剑罡都没有结成,不以为然地说道:“米粒之光,也敢与日月竞辉。就让本掌门见识一下你的魔功吧。”



    “不会让路掌门你失望的!”林飞身后的七把见忽然飞速地旋转着,交织在了一起,在林飞身后,漫天都是飞舞的剑光。

    

林飞低声念动魔功口诀,不住地将天地灵气注入身后的飞剑中。

    

刺耳的声音再次出现,并且越来越响,越来越尖锐。

这次声音给人的感受与先前截然不同,不禁充满了杀伐戾气,而且里面饱含了不可抗拒的天地之音。

    



    “轰隆!~”

一声炸雷在空中响起,直接击向了路尘封。

那声音虽然不是真正的雷鸣,却比雷鸣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观战的人之中,功力稍次的人,都不禁身体微微颤抖,而较差的几个天山弟子,更是觉得胸前一阵烦闷,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观战之人尚且如此,身在其中的路尘封就可想而知了。

被林飞的天雷之音轰个正着,绕是路尘封几百年的修为,也不禁身体微颤,受了一点轻伤。

    林飞的七绝魔音虽然厉害,但是也还未到能伤到路尘封的地步,只是路尘封大大意,又因为不了解七绝魔音的厉害而轻视了林飞,如此一来,却正好中了林飞的手段。

    



    “孽徒!今日不将你斩于剑下,我路尘封今生就再也不用剑了!”

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被

    “徒弟”击退,路尘封老脸自然是挂不住了。暴怒之下,已经生出了杀人之心。

    他本想放林飞一马,以显示他的仁慈之心,但是现在他已经改变了注意。

    

林飞也没有想到自己忽然的全力一击竟然只给路尘封造成了很轻微的伤害,虽然那一记

    “天雷音”看似威力不是很惊人,但是却包含了林飞的毕生功力。七绝魔音的真实厉害之处,就是要以天地之音的威力,让对手感到胆怯,击溃对方的心神、信念,然后再致对方于死地。

    

那情形就好像,普通的凡人陡然听见头顶传来一声炸雷,必定被吓得惊慌失措、跪伏在地;又或者在雪山行走的人,忽然听见雪崩呼啸而下,也必定吓得心惊胆颤,两腿发软。

    

而萧逸然的七绝魔音,却是将这些天然的雷音、风声、雨声融入了魔功之中,并且将其威力扩大了千百倍,而且可以凝聚成一点进行攻击,让受到天魔音攻击的人防不胜防。

    

可惜林飞一击没有凑效,而且还惹来了路尘封的暴怒。不过他并不气垒,凝神敛气,不住地催动着身后的剑,发出了各种令天地变色的魔音。

    



    “轰隆!~”

随着一声巨响,天上的雪峰在七绝魔音的催逼下垮塌了下来,呼啸着很快席卷了杨戕等人所在之处。

    杨戕和阴姬等人,已经上到了半空,至于天山剑派的弟子,也都远远地站在掌门人身后。

    

而那些不能御剑飞行的人,已经没有人去管他们的死活了。

路尘封这次显然动了真怒,白羽剑上剑光大盛,然后凝聚成三把丈许长的剑罡,呼啸着向林飞斩了过去,所到之处,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林飞瞧见路尘封这包含天地之威的一击,知道若是不能地挡住的话,必定会落得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路尘封举重若轻,轻易地就发出了丈许长的剑罡,而且是三道,让林飞不禁明白和路尘封的差距仍然很大。

    



    “七绝合一!”

林飞大吼一声,背后的七把飞剑弹射而起,竟然合七为一,聚集在林飞胸前。

    同时,在他胸前立即出现了一股水桶粗的龙卷风,呼啸着冲向了路尘封的剑罡。

    

原来林飞竟然以飞剑快速旋转,形成了风啸之威。

只是风本无形之物,又如何能够抵挡由剑气凝聚成实物的剑罡呢?

    

但就在众人疑惑之极,林飞发出的那股剑气形成的龙卷风,迎上了路尘封发出的三道剑罡。

    

出乎意料的是没有听见任何劲气碰撞的声音,路尘封所发出的三道剑罡,都从林飞的身侧射过,竟然失去了准头,而林飞发出的龙卷风也消失不见。

    

好家伙!

杨戕忍不住赞了一声。这个林飞果真是天资不凡,知道硬拼之下自己讨不到半点好处,所以干脆以自己的剑气形成一股力量巨大的斡旋,将路尘封发出的剑罡拨开,让其失去了准头。

    

这本是武林中寻常的

    “四两拨千斤”的手法,没想到林飞竟然用在跟剑仙决战的时候,避免了跟路尘封正面硬拼。

    

三道剑罡瞬间远逝,消失在茫茫天际之中。

路尘封的脸色铁青,冷冷道:“林飞,你果真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不过今日,我路尘封定要将你斩杀于剑下,否则日后我天山剑派定然会受你的荼毒。”

林飞冷笑道:“路尘封,你那套大仁大义的东西收起来吧,免得我听得想吐。三百年前你废除我一身修为的时候,还说那是为我好!哈哈!真是可笑之极,今日就算不能杀你,也要让你知道我林飞跟天山剑派势不两立,今日不行,日后也要让天山剑派鸡犬不宁!”



    “看来我今日非杀你不可了!”路尘封的神色忽然变得阴霾起来,白羽剑此刻忽然变得犹如羽毛一般,轻轻地漂浮了起来。

    

林飞忽然神色凝重,似乎感觉到了路尘封的变化。

朽木道人低声对杨戕说道:“路尘封果然了得,竟然也懂得了化气为虚的剑道境界,看来今日总算没有白来,如此对手,真是可遇而不可求。”

杨戕再次提醒道:“千万莫要林飞死在路尘封手中了,不然以后跟魔门的人就不好交代了。”

朽木道人点了点头,如果林飞不敌的话,他自然会在关键时候出手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白羽剑飘然得如同一片羽毛,在路尘封的头顶上空翻飞着,发出了另外一种剑气,如同雪花一般

    “轻柔”的剑气。

那些剑气就好像羽毛,又或者是雪花一般,飘飘然,轻若无物,向着林飞飘了过去。

    

杨戕不禁回想起当日朽木道人对付尸妖的时候,也能将剑气变得

    “柔软”而有形,如同丝带一般,莫非这路尘封也达到了这般神奇的境界?

    难怪朽木道人说对手可遇而不可求。

林飞的周围,很快就被这种特殊的

    “雪花”给包裹住了,任凭他的七绝魔音如何施展,也无法震开这些轻若羽毛,却又锋利如剑锋的

    “雪花”。很快,林飞的青衫上就已经多了几个窟窿,并且鲜血从窟窿那里透了出来。

    

朽木道人见状,知道林飞已经支撑不住了,正要催动黑石剑,忽然听见一阵厉啸从天山门人身后传来。

    他定睛一看,已经认出了那人正是魔门的左护法萧逸然。朽木心道:“这样一来,可就热闹了!”

路尘封也听见了身后的啸声,知道来了强敌,便收回了白羽剑,凝神以待。

    



    “是你!”路尘封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萧逸然,这个面相冷峻的书生。

萧逸然淡淡地答道:“不错,就是萧某。百年前天山后山的一战,还历历在目,那时候路掌门就是以这一招以气化虚的手段伤了萧某。不过,萧某也没有让路掌门失望,还了一击绝音煞。今日前来,只是想带走林飞我徒,希望路掌门不要阻挡。”



    “如果我定要阻挡呢?”路尘封冷冷地说道。林飞今日让他颜面扫地,非杀了此子不可。

    

萧逸然一横手,已经多出了一根翠绿的洞箫,道:“那萧某只好再次领教路掌门的绝学了。”

路尘封死死地盯着萧逸然,再看了看眼前的邪道众人,忽然叹了一口气道:“算了,你带林飞走吧,日后我再向你讨教。”



    “多谢路掌门,希望日后你还有挑战我的机会。”萧逸然带着林飞,向西域方向而去。

    

朽木道人对杨戕道:“路尘封老奸巨滑,看见我们人多,不肯跟萧逸然斗一个两败俱伤,看来这个刺头只有我老人家去碰了。”

第六卷三兽渡河

第四章血洗天山

朽木道人凌空走上前去,对路尘封木然道:“白羽剑,果然名不虚传,今日我正好领教!希望路掌门不要让在下失望了,否则我只能在你的弟子身上试剑了。”

路尘封见朽木道人形神内敛,目光如炬,知道此人修为不弱,但是却偏偏不知道对方的来历,道:“恕路某眼拙,阁下是那派的高人?”



    “路掌门的废话真多。”朽木道人拔出了黑石剑,冷冷道:“等你死在我的剑下之后,自然就明白我是哪一派的高人了。”

邪道的人早已经见识过朽木道人的厉害,但是看见他竟然敢对阵天山掌门,不由得暗自惊叹,莫非这个没有脸面的道人,还能比尸妖更厉害?

    

但是杨戕却并不担心,因为他见识过朽木道人的真正实力。

路尘封不清楚对方的底细,发出一道剑罡斩了过去。

    

朽木道人看也不看那道尺多长的剑罡,左手一抬,凌空虚抓,竟然将那道剑罡抓入了手中。

    

朽木道人露了这一手,在场之人无不骇然,连路尘封也不例外。

    

如此厉害的人物,绝对能够匹敌昆仑、华山掌门的功力,但是路尘封却根本没有见过此人。

    

朽木道人不屑道:“天山剑派,难道技穷于此?既然路掌门如此谦让,我也不能太失礼了。”

说着,朽木道人的黑石剑已经离鞘而出。

    

无数道剑气和剑罡纷纷从黑石剑中发出,但是却聚而不发,围绕在朽木道人的周身旋转。

    那些白色的剑气本是无形之物,但是此刻却令人感觉到它们就是一根接一根的丝带。

    

似乎剪不断,理不开。

路尘封大惊,知道眼前这个朽木道人是在是生平遇到的最厉害的人物。

    即时是魔功的左护法萧逸然,也没有让他有如此震撼的感觉。

路尘封提聚全身功力,心如止水,白羽剑再次飘然而起。

    



    “雪花”再次飘了起来,而且比先前的威势大了不少,让人感觉到似乎真的在飘雪了。

    

阴姬嫣然一笑,道:“天山果真是仙山,不仅有瑶池的水,还有这么漂亮的风光,就连天山剑派的剑术,都是这么漂亮。可惜啊,要是天山被灭门了,日后不是就见不到这么漂亮的剑术了?”

无道在一旁

    “奸笑”道:“为了保存好天山剑派的剑术秘籍,只能我辛苦一点,将他们藏好的典籍统统都找出来,然后传授给我徒弟,日后也免得天山剑道失传了。”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无道老鬼。”阴姬笑道,继续观看两人的

    “优美”的剑术。



    “路尘封,全力出手吧!天山剑派之中,我看得上眼的,也只有那一式‘冰封万里’!”朽木道人看着路尘封,似乎并不太满意对方现在的表现。

    他道:“路尘封!这些花拳绣腿的东西,就收起来吧,我怕你的冰封万里还没有使出来,就已经被我斩杀于剑下了!”

那冰封万里本是天山剑派的镇山剑招,当年天山剑派跟峨嵋剑派两派掌门对战的时候,曾经使用过此招,虽然败给了峨嵋剑派掌门,但是也算虽败犹荣。

    

朽木道人别无他求,正是要用这一招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不过他并不知道,路尘封修为虽然高,但是也还没有达到能够随心所欲使用这一招的地步。

    

路尘封见对方如此猖狂,大喝道:‘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本掌门就让你见识一下天山剑术的厉害,也好让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顷刻之间,路尘封周身都冒起了一阵白烟,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众天山弟子也连忙抽身后退,免得为路尘封周身的寒气所伤。

    

冰封万里乃是引发天地至寒之气,以寒气化为剑气,可以令万物冰封其中。

    



    “妈的,怎么这么冷!”邪道中人有人叫道,往后退了开去。

杨戕不敢托大,站在了

    “尸妖”的背后,操控这这具干尸来抵御寒气。



    “轰隆!~”

整个天山忽然颤动了起来,冰封了万年的雪峰开始不住地垮塌,无数的冰柱从积雪之下冒了出来,缓缓飞上了天空,停留在路尘封的周围。

    

这些寒冰常年掩盖在积雪之下,已经冰冷刺骨了,但是在路尘封的周围,却还不住地冒着白烟,显然温度还在不住地下降。

    

朽木道人缓缓地点了点头,知道这些寒冰所蕴含的极寒之气,足够让碰到他的人立即冻为冰块。

    

路尘封周围的白烟越来越浓,渐渐连他的整个人都融入到了那一片白色烟雾之中。

    

冰柱

    “滋滋~”地响着,越来越多,足足有万千道之多。

朽木道人的脸上泛出了兴奋的神色,无论他能不能接下这一式冰封万里,起码路尘封的表现并没有让他失望,这毕竟是真正的剑道!

    



    “佛光普照!”

朽木道人低吼一声,全身忽然变得金光耀眼,如同一尊佛像显灵一般。

    这一招并非是峨眉剑派祖传的剑招,而是朽木道人自创而来。自从被白道心斩掉了手足之后,朽木道人每次看见峨眉佛光的时候,就会若有所悟,最后他竟然以剑道体悟了佛法,自创了这一式佛光普照。

    

朽木道人身周一片光亮,异常的耀眼。

而后,只见云层之中涌出来无数道金光,向朽木道人冲了过去,似乎难得一见的佛光,竟然出现在了天山上空。

    

此刻,环绕在朽木道人身周围的剑气也忽然变成了金色,生出了一种威严的感觉。

    

杨戕明白,此刻两人都已经引发了天地之力,就看谁能更好的控制这种毁灭性的力量了。

    正如当初朽木道人以霞光千道对付尸妖,也都是天地之力的互拼。

寒气越来越甚,金光也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兽行天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