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125节

兽行天下_第125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5: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淡地说道,望着天上的明月,“既然我们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自然也就不怕落下什么骂名了。所以,以后对待每一个仇人,都千万不要有仁慈之心。如果连报仇都不能报得痛快的话,岂非对不起这么多年的折磨?”

“你放心,就算吕珀那小子跪在地上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幻巳狠狠地说道,看不出有一点的佛兴。

杨戕叹道:“若是你那以前的妻子呢,要是她求你不要杀吕珀,你却要如何?”

“怎么会?怎么可能!”幻巳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道:“不可能!吕珀是我们的仇人,她应该时时刻刻都记住的!”

“那么,她还会记住你吗?”杨戕不带感情地说道,“一百年了,她还是以前的她么?”

“一定会的!一定会的!”幻巳反复地说了几遍,但是总是似乎总是无法说服自己。

“我只是不想你因为任何人和任何感情,而死在吕珀的收下。”

杨戕道,“如果你做不到绝情绝性的话,只怕不仅杀不了吕珀,反而会死在他的手中。”

幻巳终于冷静了下来,点头道:“放心,我不会让自己白白忍受这一百年的痛苦。”

既然已经提醒过了,杨戕也不再多说,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对幻巳道:“今次你们普陀山一改往日的懦弱作风,先后灭了点苍和武陵等山头,也算是他们开窍了。不过,你要去告诉你师傅一声,暂时不要跟魔门的人冲突,另外我们邪道会按照约定,不会跟你们佛宗的人为敌。所以,让他们把力量放在对付道门剑派上面,不要错过了这次瓜分中原群山的机会。”

幻巳有点担心道:“我们跟魔门携手,会不会是与虎谋皮?”

杨戕道:“谁说要和魔门的人携手了?雕性和白道心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让他们两个去对决吧。至于我们,只是明哲保身,不去得罪魔门的人而已。况且,他们再笨,也不至于现在就会出手对付我们吧?”

幻巳点了点头,又道:“那世间的战事呢,还管不管?”

“当然要管,而且这次再不用有任何的顾忌了,我们去将朝廷的势力连根拔除。一是图个痛快,二是也将京城牢牢控制在我们手中。”

杨戕冷哼一声,“正道之士很多人还在京城找寻仙界圣门,我们去将京城占据之后,就可以利用庸王来控制京城了,那时候就可以利用这个‘圣门’来做点文章,从中获取一点好处。”

“难道我们不参与群山之间的这次大战么?”幻巳有点不解,道:“邪道上的那些人,谁都指望着日后能够分得一两个山头呢。”

“只要有足够的实力,还怕没有山头么?”杨戕淡淡地说道,“现在我们已经打开了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保存实力,让他们去拼一个你死我活好了。另外,就是准备我们的报仇大计,首先就是从黄山剑派开刀。不过再这之前,一定要摧毁朝廷的一切,让桓齐在世间无法立足。”

说完,杨戕指着天上的明月,道:“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了,正是大开杀戮的好日子。留一些人守山,其余的人明日出发,最好能够在下次月圆之前,将朝廷的州郡全部纳入庸王的手下。”

第六卷 三兽渡河

第十四章 飞絮

第二日,庸王在府中大摆宴席,款待杨戕和邪道上的一众人马,当然也还有留在府中的普陀山僧众。

自从上次攻下了河间府、真定府以后,庸王大军士气高涨,向南又一举攻破了德州府、青州府,向北则攻下了来州、锦州府,朝廷军队闻风丧胆,已经无人敢于庸王军正面相对,因为都听说庸王帐下有一群野兽魔鬼一般的军队,以杀人为乐。

此时,庸王军已经扩充至二十万人,而且各方的势力也都看好庸王,不断地依附过来,形势跟去年相比,已经是截然不同了。

“本王能够有今日的局面,都是托了各位‘上仙’的福。日后各位如果有用得着本王的地方,本王一定会鼎立相助的。”庸王满脸红光、踌躇满志,举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众人轰然相应,一饮而尽。

而后,庸王又再次举杯,来到了杨戕面前,诚恳地说道:“杨兄,你能不计前嫌,助我成就大业,本王正是感激不尽。当日若无你力抗朝廷数十万大军,就不会有我赵雍吉的今天了……来,干!”

“你我先前的恩怨,早已经一笔勾销,可谓是两不相欠。”杨戕淡淡地说道,“至于其他的嘛,日后你登上了皇位以后,莫忘了许诺给在座诸位的地盘。中原的这么多仙山福地,当然应该由在座的诸位接管了。”

“那是自然!”庸王笑着应承道。反正这些人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封给他们几座大山又算得了什么,就算是封王封侯,他也只得答应的。

宴会之后,庸王对杨戕道:“杨兄,请留步。”

杨戕现在对庸王已经没有什么好感,停步淡淡地问道:“庸王还有什么吩咐?”

庸王长叹了一口气,道:“二弟……你何必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想以前,你我兄弟把酒论天下,是何等的英雄豪迈,何等的壮志凌云!如今,眼看天下就要归我们兄弟之手,二弟你为何反而如此消沉呢?大哥知道你怒发冲冠只为红颜,但是男子汉何患无妻……”

“够了。庸王,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劳烦你以后不要再叫我二弟。”杨戕打断了庸王的话,继续道:“你放心,我请来的这些人,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都是拥有几百年道行的修炼之士,对世间的权力纷争毫无兴趣,根本就不会威胁你的帝位,当然你也更不会蠢到去惹他们吧?”

杨戕的话正中庸王下怀,不过他仍然热情地说道:“杨兄……你这是说什么话呢,这天下都是你帮我打下来的,自然应该有你的一半功劳,日后封王封侯,那是理所当然的,甚至你要平分天下,那也是不可无可的。”庸王看见杨戕的脸色有点不耐烦,又道:“既然杨兄对权力毫无兴趣,那么美女总是有兴趣的吧,秋晓晓姑娘,如今可还在府中呢?”

“怎么,她还没有离开吗?”杨戕微微有点诧异,然后道:“不知她现在何处?”

“正在府中的‘萧逸院’。”庸王笑道。

看见杨戕远去的背影,庸王心想:“纵然你杨戕英雄了得,依然过不了这美人关。日后待我夺得了帝位,选取天下各地的美女,让你每日醉心于女色之中,自然也就不足以让本王畏惧了。”

对于庸王而言,现在的杨戕已经不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但是他又不想日后坐了皇帝之后,还要被杨戕给压制住,所以他必须去发掘杨戕的弱点,只要找到弱点,他就自信能够节制杨戕。

此刻,杨戕已经来了的“萧逸院”的大门前。这是庸王府中一处典雅的别院,极是玲珑精致。

院中花香阵阵,春意盎然。

杨戕来到门前,正好听见院中传来了一阵熟悉的琵琶之音。杨戕心念一动,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初见舒茹的日场景,可惜红颜薄命,佳人已经不在,如今再听此音,只是凭空增天了几分惆怅。

触景生情,杨戕禁不住叹息了一声。

“是杨将军么?”屋内琵琶声落下,传来了秋晓晓的声音。

“正是在下。”杨戕举步走进了屋中。

秋晓晓看见来人果真是杨戕,心头不禁一喜,道:“将军来此,真是晓晓三生有幸了。”说着,秋晓晓又对对秀怜道:“快去给将军泡一杯碧螺春过来。”

杨戕道:“上次累秋姑娘和秀怜姑娘落入朝廷之手,真是令杨戕深感抱歉。原本那日就要跟秋姑娘赔礼,只因为有要事在身,迫不得已离开了一段时日。”

“这是哪里的话,将军能够来看晓晓,已经是我的莫大福分了,哪里还敢有别的奢望?”秋晓晓笑道,抚了一下怀中的琵琶,道:“可惜舒姐姐如今不在此处,不然的话,当可合奏一曲,让将军品点一番。”

“是啊,若是舒茹还在人世间的话,一切都不会弄到田地。”杨戕心中微微一颤,脸色微变,然后对舒茹道:“在下不过是一个俗人,根本不同什么音律,哪里谈得什么上品点。”

秋晓晓笑道:“识音之人,并非一定要精通音律。将军乃是非常之人,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想那天地万物,风啸雷鸣,浪涛雨落,鸟声兽语,若是能够仔细聆听,都能听见其中的玄妙之处。”

于平凡之中领悟真妙,本是武学、剑道的至高境界,想不到秋晓晓能够以对音律的体悟,说出这般话来,实在令杨戕感到微微吃惊,对她另眼相看。

当然,这也只是彼此的欣赏而已。

杨戕点头道:“天地万物,自有其不可言说的至理,若是能够体悟到其中的妙处,无论音律也好,武学也罢,又或是各种手工艺术,都能够达到一种微妙的境界。”

秋晓晓见杨戕果然真是知音之人,不仅提起了兴致,说道:“晓晓常年在江南地境,未曾入过北国。这段时日以来,晓晓一路北上,见识了许多的北国风光,尤其是千里飘雪的场景,让我深有感触。比之江南水乡的迷蒙水雾,这北国的雪景,更让晓晓着迷。近来,晓晓心中感悟良多,谱下了一曲《飞絮》,今日正在修缮其中的细节,若是将军不嫌麻烦的话,可否替晓晓改善一番?”

近日以来,杨戕难以有如此片刻的宁静,说道:“难得秋姑娘如此抬举,在下自当奉陪。”

“咚!~咚~”

几声妙音传了出来,有若泉水呜咽,却正是秋晓晓在拨弄琵琶弦,以正音色。

试音完毕之后,秋晓晓微微含笑,神色悠然。

手未动、音未起,情却先至,不禁让人为之心神迷醉。

杨戕将那些俗世的纷争暂时置之脑后,凝神敛气,眼、耳、鼻、舌、身、意俱臻至颠峰状态,想从这片刻的声乐中,去追思那过往的点点滴滴。

终于,一个接一个的音符飘了起来,回响在厅内,似乎所有的混浊之气,此刻都消失无踪。

琴声渐起,有若莺莺细语。音色清新优美,韵律宛转悠扬,置身其中,让人心神澄澈空明、清丽自然,不禁融入到了音乐的妙境之中。

丝丝音乐传入耳中,说不出的受用,杨戕听到了兴致处,不禁闭目聆听,脑中浮现出一幕幕奇妙的画境。时而好像看见了西子湖畔的柳絮,时而好像又看见了北国千里雪飘的场景,西子湖的春色和北国的冰霜,似乎已经完美的融和在一起了。

而后,杨戕已经逐渐分不清楚究竟是沐浴在春风之中,还是徘徊在冰霜之间。

只是,心底却是说不出来的孤寂,仿佛那美丽绝伦的美景,只有自己独自一人在欣赏一般。

而后,琵琶音逐渐低沉,如同泉水呜咽,窃窃私语,又如同冬虫破冰一般。

终于,秋晓晓纤指按落,群响毕绝。

在此乱世之中,竟然还能听见如此美妙的琵琶音,杨戕不由得心生感慨,赞道:“好美妙的意境,眼下兵荒马乱之中,竟然还能听见如此妙音,实在是一种幸事。”

“小丫头,弹得真是不错,连杨戕这个木头人都不禁为之所动啊!”凤凰的怪叫声在门口响起,它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差点把秀怜手中的茶杯吓得掉在了地上。

“这……这不是神鸟凤凰吗,竟然还会说话?”

秀怜一脸的愕然,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够见到传说中的神鸟。

秋晓晓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对杨戕道:“这……真是凤凰么?”

杨戕心想:“这只死乌鸦总是喜欢出风头,惹来一堆的麻烦。”看见秋晓晓和秀怜期待的神情,杨戕只得点头道:“不错,这就是凤凰了。”

“我为什么会说人话,因为我是神鸟嘛,自然跟一般的鸟儿不一样。”凤凰走了进来还伸展了一下自己美丽的羽毛,绚丽的羽毛看得秋晓晓和秀怜暗自惊叹。

杨戕道:“怎么,你也听得懂音乐么?”

凤凰哂道:“像你这样的粗人,都能够听懂,我堂堂的神鸟,为什么听不懂呢?小丫头这琵琶音,浑然天成,听起来不会乱了视听,是我听见的最好的音乐。要不时因为好听,我怎么会飞过来呢,庸王府的歌姬,演奏得实在太烂了,还不如去听猫头鹰叫春。”

“嘻嘻!~”

秀怜本以为凤凰应该是一只高贵的神鸟,却没有想到它竟然会说出如此粗俗的语言,不禁哑然失笑。

秋晓晓收了琵琶,嫣然笑道:“将军听了此曲,不知有何感想?”

杨戕正色道:“曲是好曲,音是好音。不过,西子湖畔风光,以柔为美,而北国冰霜,却是孤傲不驯。秋姑娘的琵琶音中,柔美已经足够,但是却难以刚柔并进。刚才听秋姑娘弹奏,却让在下想起了几个故人,不由得感叹世事无常,难以如人意。”

秋晓晓也叹道:“是啊,世间之事,当真难以尽如人意。这曲子本是用琵琶和古筝合奏所用,可惜舒姐姐已经香逝,再难找到情投意合的姐妹来合奏了。”

凤凰叫道:“那有什么难处!现在有杨戕在这里,又有我这只神鸟,难道还奏不出来一个曲子么?”然后,凤凰又对杨戕说道:“对了,蒙氏兄弟的老四,不是有一把玉石琵琶么,拿去作武器实在太浪费了,就拿给丫头当乐器吧!”

经凤凰这么一提醒,杨戕果然是想起了蒙老四手中的玉石琵琶,的确觉得作武器有点浪费,便道:“不错,蒙老四用去作武器,的确是有点浪费。”

杨戕心想等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