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127节

兽行天下_第127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5: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宋鼎吓得脸色苍白,先前的一剑,差点就被人削去了脑袋。

杨戕冷笑道:“终于出来了吗,我还以为你们几个要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呢!”

随着杨戕的这一声冷喝,几个白衣剑仙从太原城上面冒了出来。

    



    “本想放你们这些邪魔外道一条生路,偏偏你们如此冥顽不灵,看来今日我们昆仑剑派只能大开杀戒了!”其中一个人冷冷地说道,态度高傲之极。

    

幻巳以一见昆仑剑派的人,立即怒从心来,喝道:“原来是昆仑的几个小杂毛,早知道是这样的货色,根本就不用试探了,我一个人就足够应付他们了!”

杨戕道:“看来昆仑剑派也是怕了魔门的人,这世间已经乱成了一片,他们也只是派了这么几个没入流的角色下来。不过,好歹也是百年修为的人,杀了有点可惜,还是留下来练成干尸吧。”

不待杨戕说完,幻巳和邪道的一众人已经向城墙上扑了过去。

    

昆仑剑派的这八个人,在门派内都不过是二流弟子,本以为能够靠着昆仑剑派的名头在世间横着走,哪晓得一下山就遇到这些邪派的煞神,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已经被人痛揍了一顿,然后被扔到了杨戕面前。

    

而城墙上的那些普通士兵,看见这些敌人竟然不怕弓箭,还能飞檐走壁,力拔千斤,早就已经丧失了斗志,无论宋太守如何命令,这些人都各自跑了开去,四下逃命要紧。

    



    “轰隆!~”

陈隋终于用大锤砸开了城门,并且将门内的几个士兵砸了一个半死。

    他也不管后面有没有人跟来,举着大锤就一路砸了过去,见人砸人,见马则杀马。

    

杨戕挥手发出一道剑光,轻易地斩断了一截城墙,对身后的人道:“将城里的朝廷士兵都俘虏起来,日后正好用他们去攻打皇城!然后去报知庸王,让他派兵来驻守太原城吧,今日我们还要占他好几个城!”

干坏事,本来就是邪道人物的家常便饭,他们当然不会有什么不满。

    能够顺手欺负一下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当然就更加让人神清气爽了。

    

只要想到日后能够在峨嵋、昆仑这些仙山福地上占据一席之地,现在杀几个人,打几次架算得了什么。

    

前后不过一个多时辰,杨戕已经将整个太原府控制在手中了。

    并且,大部分的朝廷士兵都被俘虏了回来,杨戕命人将他们押了下去,让随行的那些毒医郎中们给这些俘虏灌食迷失心智的药物,将他们逐步训练成毒刺军的野兽士兵。

    

轻松地收拾了太原府,杨戕一路南下,又轻松地攻下了汾州和晋州。

    

沿途也曾遇到一些修炼之士,大多是奉了师门之命前来阻止邪道众人,说是要除魔卫道,避免邪道的人荼毒生灵。

    可惜这些人很快就落入了杨戕手中,成了一具具没有思想意识的战斗工具。

    

不过,一路上却都没有遇到过桓齐,也不知他究竟在部署什么。

    

杨戕并不急于要置桓齐于死地,因为他已经下决心要将整个黄山剑派铲除,并且让桓齐两师徒生不如死,永远遭受无边的折磨。

    

※※※一日下来,杨戕连取三城,朝野上下,无不惊慌失措。

    

此刻皇帝赵言德已经没有半点欣赏歌舞的兴致了,他一把将面前的酒盏打翻在地,大声吼道:“桓齐呢?来人,谁告诉朕,桓齐那该死的东西去哪里了?”



    “启禀皇上……”

一个太监颤声说道,“桓大人在尚在府中休息,今日就不曾上朝。他……他大逆不道地说……”



    “说什么,他说什么了?”赵言德怒道,“快说,不然把你拖出去砍了!”



    “他说,要是皇上想保住江山的话,就去丞相府中请他。”



    “混账!竟然要朕去请他,莫非他想造反不成!”赵言德龙颜大怒,但是偏偏他知道桓齐的厉害,而且现在也只有桓齐能够力挽狂澜,帮助他稳固江山。

    

赵言德舒了舒气,终于道:“起驾去丞相府!”

为了他的江山,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赵言德终于向桓齐妥协了。

    

在去丞相府的路上,赵言德心中极是不爽。想当年他和桓齐自小相识,那时候桓齐处处讨好他这个太子,到后来两人同时拜孟启为师,桓齐也是处处以他这个太子为先,为他出谋划策,对付宫中的其他几个皇子。

    在赵言德心中,桓齐所图的,不就是荣华富贵么。

而现在,赵言德已经将桓齐封为丞相了,官位已经到了极致,难道他还想要什么不成?

    



    “哼!等你能有本市击退庸王的叛军再说吧。”赵言德心中暗恨。打算先利用桓齐对付了庸王,再想办法对付桓齐这个忤逆的大臣。

    虽然他有黄山剑派做后盾,但是赵言德才不信天下没有比孟启更厉害的异人。

    

想着想着,赵言德已经到了丞相府门口。

太监已经去通报了,但是桓齐仍然没有出门迎驾。

    

看来已经等不到桓齐来迎驾了,赵言德再次暗骂一声,起身向丞相府中走去。

    

桓齐这时候终于出现在厅堂了,他慢吞吞地行了一个礼,然后笑道:“皇上,微臣最近身体抱恙,上不了朝,还望皇上见谅。”



    “这个……朕早有所闻。”赵言德既然打定主意忍气吞声,也就不想在这时候开罪桓齐,“我已经令人带来了千年人参和成人形的何首乌,希望能让桓爱卿身体尽快好转,然后为朕分忧,尽快击溃反贼逆党!”

桓齐微笑着接过了皇上的赏赐,说道:“皇上,桓齐并非是贪得无厌之人。其实这人间的富贵,桓齐也享受得差不多了,要说留恋,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不过,皇上可就没有微臣这么洒脱了,不是吗?”



    “桓爱卿这是什么话。”赵言德尽量和颜悦色地说道,“你是本朝的重臣,也使朝廷的支柱,怎么生起了归隐之心呢,难道朕对你桓家不好么?”

桓齐道:“皇上言重了,我们桓家已经是位极人臣,而且皇恩浩荡,我们家得到的尊宠已经远非其余的朝臣能够相比。如今朝廷有难,我们桓家的人,本应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是因为微臣尚且有一心事未了,即使上了战场,只怕也不能奋勇杀敌。”



    “什么心事?桓卿家你但说无妨?”

赵言德意识道,桓齐是还想从自己身上捞取点什么好处。

    

桓齐正色道:“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如今我桓齐虽然位极人臣,但是却偏偏还未成家,如今朝廷危在旦夕,我本该当仁不让,但是眼下却未成家,若是不幸战死沙场的话,我桓家岂非就要因此而断后了?”



    “原来桓卿家是为了这事。”赵言德心中大定,本以为桓齐是想封地的,既然只是要成亲,那有什么不好办的。

    他道:“只要桓卿家乐意,无论哪家的姑娘,朕都将她赐予你。”



    “微臣的心意,难道皇上还不明白?”

桓齐轻笑道,“以微臣的家世和才貌,若是要取一般的女子,早就成亲生子了。之所以现在还孤身一人,全都是为乐甄善公主,若皇上能够将公主许配于微臣的话,纵然赴汤蹈火,微臣也在所不辞!”



    “桓卿家的心意,朕怎么会不了解呢?”

赵言德说着,微微迟疑了一下,道:“不过皇妹的脾气,你也清楚得很,若是她执意不肯,那是谁都勉强不来的。而且,太后那一关,也是不好过的。”

桓齐淡淡地说道:“让皇上为难,微臣真是罪该万死。既然这样,微臣也只好今晚就远去黄山,从此忘记所有的世间之事。”

赵言德浓眉一紧,道:“桓齐!如此说来,你是要逼迫朕不成?你虽然能够逃走,但是你的老父和大哥他们也能逃走不成?莫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是吗?”桓齐冷笑道,“皇上难道不知道,我只要微微使点力就可以取下皇上的首级。你身旁的这些侍卫,在我眼中,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不过皇上乃是万金之躯,想必不会如此不智吧?”

桓齐说话之间,赵言德身旁的那几个侍卫腰间的佩剑已经不翼而飞,落在了桓齐的手中。

    然后只见桓齐手中冒出了一道白光,几把剑立即就变成了一堆铁渣。

赵言德脸色大变,这才发现桓齐的实力已经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此刻,为了自己的皇位和生命,他不得不妥协道:“桓卿家,你这是用的什么戏法啊,竟然将几柄剑都变成了铁渣。嗯,先前你的提议,并非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样吧,朕答应了这门婚事,然后过两日就为你们主婚。”



    “多谢皇上!”桓齐喜道,然后又提醒了赵言德一句,“杨戕那厮一日之间连下三城,以这个速度来看,皇上可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哦。”



    “这……”

赵言德脸色瞬息之间变了几次,终于下定决心道:“好,明日,明日朕就为你们主持婚礼。”



    “皇恩浩荡,微臣感激不尽!”桓齐终于遂了心愿。

第六卷三兽渡河

第十七章一得一失

赵言德一回到皇宫,就径直去了甄善公主那里。

    

虽然他向来对这个唯一的皇妹不错,但是事到如今,为了朝廷和自己的江山,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这个皇妹了。

    更何况,桓齐那人的做法虽然可恨,但是无论家世和人才,放眼整个朝廷,已经无人能够超过他了,皇妹嫁给他也算是门当户对吧。

    



    “皇兄,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就寝,莫非是为了朝廷战事所担忧?”甄善公主问道,令宫女上了一些糕点上来。

    



    “这……嗯,的确是为了战事的问题。”

赵言德觉得这事有点难以启齿。

    一则是自己这个皇帝居然被桓齐给威胁了,二则是还要强迫自己的皇妹去嫁一个不喜欢的人。

    

甄善公主看见皇兄面有难色,说道:“皇兄若是有话,就请直说吧。”



    “唉,这件事情让皇兄如何开口呢?”赵言德道,“皇妹,皇兄已经替你选了一个夫婿,准备明日就为你们成亲了。”



    “什么……?”

甄善公主脸色大变,半响没有说话,然后道:“是不是桓齐让你这样做的?”

她冰雪聪明,看出来眼前的形势,皇兄皇位可能不保,所以打算请桓齐出山帮忙,而桓齐却在此时威逼皇兄答应了这门亲事。

    



    “唉,皇妹果真是冰雪聪明,一猜给中。”赵言德叹道,“若是我有皇妹的这份头脑,也许就不会弄到今日这般田地了。不过事到如今,光是悔恨已经无济于事,现在的形势,只有桓齐才能对付杨戕和庸王的叛军,所以——”



    “所以皇兄就打算牺牲皇妹的终身幸福了?”甄善公主冷冷地接道。



    “皇妹……”赵言德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皇妹解释。

甄善公主接着说道:“这件事情上,我也不想责怪皇兄了,一切都是那桓齐的可恶。若是他对我以礼相待的话,我还能敬佩他是个人物,想不到他竟然会有如此卑鄙的想法,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哼,他这样做的话,只会让我更加瞧不起他了。”

赵言德叹了一声道:“皇妹你如此深明大义,真是让皇兄感到惭愧。不过,别怪皇兄多嘴,你日日想着那个叛贼杨戕,也不见他有什么好处。他跟赵雍吉两人狼狈为奸,成了朝廷的头号大敌,就连皇兄的江山,只怕都有可能被他们给毁了。”

甄善淡淡地说道:“杨戕虽然大逆不道,但是总算是一个英雄,而桓齐不过是一个真小人罢了。皇兄,我今日虽然答应了这门婚事,但是仍然要提醒你一句,桓齐此人实在是奸恶之徒,根本不足为信。”



    “唉,是啊。原本以为他对朕是忠心耿耿,我一直待他们桓家不薄。谁知道到了朝廷危难之际,他竟然要坐地起价,令朕不得不向他妥协。”

赵言德忽然觉得心头烦乱不堪,对甄善说道:“算了,皇妹你早点歇息吧,明日你就要大婚了,好好准备一下。”

※※※

    “今日我终于得尝所愿了!”

酒意微澜的桓齐大笑着走进了新房。

    

虽然这次的做法算不上光明正大,但是也算是得尝所愿了。想起赵言德在自己的胁迫下妥协,桓齐就觉得心中异常的满足,虽然赵言德贵为皇上,却还是要要看自己这个丞相的脸色,岂非是大快人心?

    

自从懂事以来,桓齐就一心想娶甄善公主为妻,若非后来出现了一个杨戕,他也不会落到今天逼婚的这个地步。

    他本以为杨戕消失的那三年中,甄善公主会回心转意,但是显然甄善公主比他还有固执,根本没有给他桓齐任何的机会。

    

现在好了,无论如何,她都成了自己的妻子。

甄善公主端坐在龙凤床边缘,红头巾下的她,似乎是高贵又美丽。

    

桓齐睁着酒意朦胧的眼睛,上前挑开了甄善公主的头巾。



    “娘子!……甄善,你怎么了?”

桓齐脸色大变,因为他看见甄善公主的嘴角分明有鲜血流出。

    

甄善公主冷冷地看着桓齐,笑道:“桓齐,你想不到吧,虽然你现在得尝所愿了,但是你马上又要失去我了。小的时候,你是我崇拜的对象,无论剑术还是学识,在同年龄的人中无人能及。可惜,你却不是真正的英雄,你现在的做法,更是让我感到很失望,很失望……”



    “我不会让你死的!”桓齐怒吼一声,将体内的真力源源不绝地输入到甄善体内,替她逼出体内的剧毒。

    

甄善公主道:“没用了,已经太迟了,毒已经蔓延到了五脏六腑了。”



    “不可能!”桓齐大吼道,“我就不信,以我的修为,竟然都救不了你!”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