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兽行天下 >兽行天下_第131节

兽行天下_第131节

作者:逐没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5: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2
看见这么一个怪影,石刚打出的拳头忽然少了几分力道。

石刚发出的魔气瞬间迎上了杨戕发出的青色劲气。

两道劲气相交,石刚立即明白自己今日必败无疑。杨戕发出的青气虽然不及他的魔气看起来如此霸道威猛,但是所蕴含的力量却是异常的狂暴而且斑杂,让石刚也不知该如何化解,只能凭借本身的魔气来抵消那种狂暴的力量。

“好,在接我一枪试试!”

杨戕冷哼一声,身体从飞云豹子背上弹出,人枪合一向石刚击了过去。

先前的一击,已经让石刚难以消受了,而这一枪,正是要彻底地击败他,将他擒拿之后,改造成对自己忠心不二的死士。

石刚万万也没有想到,尸妖的一个徒弟,竟然有挑战中原各个大派掌门的实力,眼见一道青光激射而来,自己连逃逸的时间也没有,只得勉强提聚全身魔气,准备困兽一搏。

就当石刚认为必败之际,却见青光忽地飘回,杨戕的身影已经落回了马背。

杨戕忽地说道:“陆离,既然已经来此,为何还不现身,难道你以为能够给我暗地一击么?”

“陆离竟然来了?”石刚心头一惊,自己竟然浑然不知。但是他也知道杨戕所说乃是实情,否则杨戕绝对不会在这时候放过自己的。

果然,片刻之后,陆离就里奇般地出现在了杨戕的身后十丈之处。

“区区小计,竟然瞒不过杨兄,本想合师兄之力给杨兄致命一击的,谁知道竟然让杨兄笑话了。”陆离淡淡地说道,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动机。

杨戕并没有回转身,说道:“你虽然隐藏了行迹,但是我杨戕本就是精于刺杀之人,怎么会让你得逞。既然你已经来了,今日就放过你的大师兄吧。”

“合我师兄弟二人之力,今日定将你斩杀于此,以洗刷你辱我圣门之罪。”陆离的手掌一伸,已经变成了一把两尺多长的手刀。

杨戕仍然无动于衷,平静地说道:“即使合你二人之力,也未必能够胜我,何况你大师兄未必肯跟你携手的。”

果然,杨戕话音一落,就听见石刚叫道:“陆离!有我在此,还轮不到你说话,没有你,老子就杀不了姓杨的小子么!噗!~”

石刚怒火攻心,加上先前为杨戕的兽气所伤,竟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陆离暗想:“这杨戕真是一个怪物,不过少许时日不见,想不到修为进展如此神速,已经直追群山各派的掌门人,如此厉害的对头,今日不能除外,翌日只怕更是难上加难。”

陆离虽然有杀杨戕之意,但是他深知师兄对自己猜忌颇深,要与他联手,只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长叹一声,很快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石刚此刻也不敢再逞强,也悄然而去。

击退了石刚,逼走了陆离,杨戕心头却无丝毫的自得。群山之中卧虎藏龙,光是雕性的两个弟子已经能够让自己缚手缚脚了,要对付黄山剑派这类根深蒂固的门派,若无强大的势力,全凭自己之力,只怕难以报仇雪恨。

何况,雕性的弟子还有一个冷骜,至于魔门的两大护法,只怕修为更在三人之上。

想到此处,杨戕脸上平添了几分忧虑,不禁为赶往道泫剑派的无道担心起来。

若是魔门大举进攻道泫派,自己究竟该如何,管还是不管?

第七卷 狼子兽心

第二章 父子连心

经天山一役,邪道中人损失惨重,但是因为从正面击败了群山正道之士的联合进攻,令邪道的人“邪气”大增,竟然不住地有隐居山野的邪道中人投向杨戕的派系,期望他日邪道中人能够一统群山,将正道之士踩在脚下。

如此一来,经过了这些时日,损失的邪道势力竟然又渐渐羽翼丰满,甚至超过了天山决战之前。

所有的邪道之士都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着翌日能够一举攻破昆仑、峨嵋,吐气扬眉。

但杨戕深知现在仍不是时候,魔门的人已经公然入主中原,跟群山之间的正道之士形成了抗衡的局面,但是雕性和魔门中人都如同狮虎一般,一不小心只怕就会被他们所吞噬,眼下邪道势力虽然已经成了气候,但是仍未达到跟魔门和中原正道势力抗衡的局面。

离报仇的日子越近,杨戕就越发小心翼翼,因为一招走错的话,可能就会将全部的辛苦付诸流水。

实力,他需要蓄积更多更大的实力。

杨戕不由得捏紧了拳头,开始筹划着如何网罗更多的帮手。

※※※“齐儿,赵言德乃是平庸之人,不值得你辅佐于他,既然朝廷将灭,就随他去吧。”

孟启见桓齐闷闷不乐,出言安慰道。

桓齐目光中满是愤怒,想起甄善公主的自尽,杨戕对自己的羞辱,就觉得浑身如同针扎一般难受。他道:“师傅,赵言德的死活我已丝毫不在乎,不过我大哥和父亲尚且在朝为官,总不能就此弃之于不顾吧。”

“齐儿,你天资本是上上之人,唯独一个情字不能勘破,才致使你修为停滞不前。”孟启平静地说道,“你知道为何杨戕能够突飞猛进超越常人吗?因为他已经绝情绝性,愤怒和仇恨不仅没能影响到他的修为,反而成为了他精进的动力。哎,为师亦不得不承认,此人的确是天纵奇才。以他的二十多年的修为,竟然能够驾驭愤怒和仇恨,委实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孟启却并不知道,杨戕之所以能够将仇恨很愤怒驾驭,是因为他体内潜伏着跟仇恨、愤怒相当的原始力量——来自百兽的兽性。

“师傅,还是将我父亲和大哥他们接上黄山吧。”桓齐此刻心乱如麻,仇恨难当,但是始终不愿家人惨死在赵言德手上。

孟启的神色忽然变得有点奇怪,异乎平静地问道:“齐儿,师傅对你如何?”

“师傅待弟子如同再生父母。”桓齐不假思索地答道。然而这也是实情,虽然赵言德名义上也是孟启的徒弟,但是孟启根本就不关心他的死活,而对桓齐,孟启可谓是用心良苦。

孟启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你想过这其中的原因吗?”

其中的原因桓齐早就想过了,不过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无论自己犯下多少过错,孟启都会袒护自己,不会深责的。而对于黄山剑派的其余弟子,甚至是元老,孟启都没有这么好的脾气。

“弟子愚钝,不明白师傅的苦心……”桓齐茫然地说道。

“因为你并不知道,师傅就是你的生父。”孟启的语气虽然装着很平淡,但是却掩饰不住他的激动心情。即使修为到了他这个地步,也无法超脱“情”这一关。

“什么?”桓齐大惊,甚至连对杨戕的仇恨都暂时抛掷到了脑后。

虽然群山的修炼之士中,有不少的人生有子女,但是如同孟启这般行事怪异的人,却不免让人疑惑。

孟启看出了桓齐的惊疑,叹道:“若是你不相信,倒可以滴血一试。”

“不必了。”桓齐道,“师傅待齐儿如同亲子一般,已经不需要任何证明了。只是齐儿有点诧异,为何师傅……父亲一定要瞒着齐儿这么多年。”

“这正是为父要告诉你的。”孟启见桓齐如此就认自己做父,心中大为欢喜,道:“为父执掌黄山剑派以来,黄山剑派实力大增,已经追至昆仑、峨嵋了。但是为父身为一派掌门,却仍然有诸多的顾虑。若是让黄山剑派的人知晓你是我之子的话,日后你要继承黄山剑派的掌门,就会千难万难了。”

“难道黄山剑派有什么古怪的规矩不成?”桓齐不解地问道,隐约猜出了什么。

“正是如此。”孟启叹道,“黄山剑派的规矩,就是凡黄山弟子,包括掌门在内,都不得娶妻生子,否则将被逐出黄山剑派。但是,我们历代的掌门,却都是一脉相传,每个掌门都会传位给自己的儿子。我的师傅,其实也是我的父亲。”

“这……”桓齐一时无语,他不知道黄山剑派为何会订下如此古怪的规矩。

孟启此刻却并未多做解释,将桓齐带去了掌门密室。

密室之中,放满了黄山剑派的诸多典籍,然后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一副壁画。

那壁画深入石壁一寸有余,虽然年深日久,但是画中的景象依然栩栩如生。

画中的内容描绘的是一副仙境,在广袤的云海之中,大地和山峰若隐若现,云海之上,有仙人穿梭其中,而那些仙人的模样也是千奇百怪,喜怒无常。而云海的远处,隐约可见一扇白色的石门,那石门上面好似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

乍看之下,这不过是一副寻常的壁画,但是桓齐一眼看过去之后,立即就觉得有某种东西映入了脑中,久久挥之不去。

“这是什么画?”桓齐问道。

“你一来就注意道这幅壁画了,可见它的确是非比寻常了。师傅当年初次来此的时候,也被这幅看似平常实则深奥的壁画所吸引了。据闻,这幅壁画乃是我黄山剑派的第七代掌门所绘,而壁画中所刻画的,正是他在仙界所见之景象。”

“仙界的景象?”

“不错。依为父来看,此画的确应该是出自仙人之手。”孟启沉声说道,“师祖留下这幅壁画,实在是大有深意,而这正是我们黄山剑派的一大秘密,这个秘密只有掌门人才有资格知晓。”

“这么说黄山掌门历代都传给掌门人的亲子,而门规却又规定黄山剑派弟子不得娶妻生子,都跟这个秘密有关?”桓齐似乎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

孟启点头道:“正是如此。群山之中,也只有我们黄山剑派还保有这个秘密了。齐儿,为何近千百年来,中原群山始终无人飞升仙界,你可曾想过这其中的道理?”

“此事的确是非常奇怪。”桓齐道,“要说仙界之说乃是虚无飘邈之事,但是历来都流传了不少飞升成仙的事迹,更传说有仙人重返人间。但是越到后面,似乎飞升的人也越来越少,而近年来更是不闻有人成功飞升。同样是修炼,现在群山之中也算是人才辈出,但是仙界之门却始终紧闭,不免让人奇怪啊。”

“这就是结症所在啊。”孟启道,“之所以现如今没人能够成功飞升,只是因为通向仙界的大门,已经封闭了,所以无论修为达到什么境界,始终都没有办法飞升。而我们黄山剑派的这个秘密,就是关于通向仙界的那道门,就是壁画中所示的门。”

说着,孟启指了指壁画中的那道石门。

“不过白道心和雕性也委实厉害,竟然感知到了这道门的存在,可惜他们即使能感觉到,也没有办法开启的,因为这门是被仙人所封闭的。”孟启笑道,“除了为父,其余的人皆不知道这圣门开启之法。”

桓齐道:“如此说来,只要这圣门成功开启,我们都能够出入仙界?”

“也未必是那么简单。”孟启道,“不过只要我们能够开启圣门,自然会从中得到好处的。近年来为父修为大进,都是从这道门后面感知到了仙界天外天地力量,那种力量的强大,让为父也感到莫名的恐惧。”

“不知何日才能开启仙界之门。”桓齐叹道,“眼下杨戕修为大进,只怕不日就会来找我报仇,以我现在的修为,实在无法抵挡他了。而且此人性命极硬,怎么都死不了,实在是一个劲敌。”

“杨戕此人的确是一个异数,想不到四年前竟然没能彻底杀死他。”孟启叹道,“此人修为进展实在太过诡异,连为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我们黄山剑派根深蒂固,他区区的一个杨戕,又如何动弹得了,只要再弄到一颗显神石,成功开启了仙界圣门,区区的杨戕,不在话下。”

“那眼下我们应当如何?”桓齐担心地说道,“杨戕会不会杀上黄山来?”

“齐儿,你怎么一受挫就信心全无了呢?”孟启道,“杨戕既然苦心经营了这么久,怎么会贸然进攻黄山剑派?要知道一旦他势力受挫,在眼下的情况下,就只能被魔门或者群山正义之士剿灭。所以,短期之内,他是不会来报仇的,你就放心在黄山上修炼吧。如何对付杨戕,就交给白道心去担忧吧。对了,你那个朝廷为官的老爹和大哥如何处置,可要将他们也接来黄山?”

“不必了,既然他们不是我的亲人,为何还要管他们的死活?”桓齐冷冷地说道。

※※※三日过后,庸王正式入主京城。

各方投效的大臣和将军纷纷纳谏,让庸王正式称帝,讨伐叛贼赵言德。

于是,赵言德就背负上了一个“弑父篡位,荒淫无道”的罪名。

形势陡然逆转,庸王四方调集人马,准备南下平定战乱。

杨戕拒受了“护国侯”的封号,只是让庸王放榜公布天下,因为峨嵋、昆仑等名山的道士,不休道法,不奉王道,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已经形如流寇,所以庸王决意号召天下正义之师,共同讨伐这些流寇,并将这些名山赐给剿寇有功的人。

这样一来,邪道上的人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去瓜分他们攻占的山头。虽然这道榜文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是却让邪道上的人士气大增,并且有一些亦正亦邪的人物也耐不住寂寞地归顺到邪道之流。

邪道势力已经大增,但是杨戕深知仍未是大举进攻的时候。

因为仙界圣门的事情,各门各派都有不少的人潜入京城来,杨戕丝毫不客气,在京城布下罗网,将不少的修炼之士捉拿,然后改造成为死士。

仙界圣门的诱惑果然非同小可,不仅正道之中有不少的人前来,就连魔门中人,也来了不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兽行天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