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婚物语 >神婚物语_第55节

神婚物语_第55节

作者:金鹰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3: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6
情绪”的存在。以提高自身制造魔能的能力,她甚至都有点儿淡忘了自己身为黑帝教魔造士地身份了。

然而黑帝教皇并未忘记他们这两个莫明失踪的魔造士,在她与朱达幽频繁出现在天海市的

体上时,黑帝教廷的“训诫教父”已然来到了他们的

这一天,冰蛛女在位于天海市商业中心的办公楼里签了一上午的文件,开了两个环山区改造的会议后,来到公司对面的一家西餐厅吃午餐。

虽然朱达幽地办公室就在她的楼上,相距非常近,可是两个人除了公司业务上的接触。很少在一起吃饭聊天。

两个人的关系在战略核潜艇上就起了矛盾,本来冰蛛女一直很欣赏朱达幽的男人气概,却因为他的傲慢无礼而放弃了交往和沟通。

傅小鱼对两人的任用也是以朱达幽为主,虽然冰蛛女身居要职,却始终是朱达幽的下级,而且公司都是以他的名字注册地,只有几个不起眼的小公司用了她的名字,可见待遇相差有多大了。

但她也有自知之明,并且没有任何不满。自己确实没有朱达幽忠心,而且能力也差了许多。这个以前看似战斗狂人,只知道提升战力的银发男子,在失忆之后竟然显露出惊人的管理才能和商业眼光,即使放在黑帝教,凭他的才能也会成为魔造师的领袖。

所以她对朱达幽还是蛮佩服和尊敬的,在工作上也没有因为隔阂而消极怠工。现在她可以说很享受自己在工作中的成就感,那可是以前只知道战斗杀戮的魔造士生活所无法比拟地。

咀嚼着美味的五分熟牛排,她想着下午的工作安排。由于管理人才的逐步到位,她的空闲时间立刻多了起来。下午除了还要开一个会议外,就可以去商店购物和打保龄球了,这是她身为女人的正常爱好,即使成了魔造士也没有丧失这种本性。

这时,一个侍应生走过来递给了她一朵全黑色镶金边地稀有玫瑰花,并告诉她这是靠近窗边的一位男士送给她的。

她有些诧异的向临街的窗边看去。看到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穿风衣的黑脸中年男子,正露出两排雪白炫目的牙齿,向她一脸嘲弄的微笑着。

见状,她心里猛地一紧,手中的刀叉不自觉的掉落在盘子上,发出一连串地叮当脆响。

随后她猛地站起来,连身旁的包包都忘了拿走,就慌慌张张的冲出西餐厅,迅速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

侍应生刚想拿起包包追上去。却被正好走来的餐厅经理制止了脚步,因为冰蛛女经常在这里吃饭,又是街对面高级办公大楼里的公司副薰事长,所以这位经理与她非常熟悉,要不然她连账单都没结,侍应生怎么会让她轻松离开呢!

“将冰董事长的包包寄存在柜台,她可能很快就会回来取的,她这么慌张离开可能与赠花的那个男顾客有关,也许我们应该报警……”细心敏感地餐厅经理有所察觉的说道。

可是当他看到那名男顾客地座位空空如也时。不由惊诧莫明的问道:“咦!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个中年男子坐在那里的,怎么这会儿功夫就凭空不见了?你看到他离开了吗?”

被问的侍应生也是一脸茫然。不可思议的答道:“经理,我当然看到了,要不这朵黑色的玫瑰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个人还点了一杯血色浪漫,我记得很清楚,平时很少有人点这种烈性混合酒的。”

“我是问你有没看到那个人出去,不是问你他点了什么酒水!”经理因为恐惧,语气有些慌乱的责问道。

“没……没看到啊!就这么几秒的间隙,只有冰董事长出去过!……妈呀!这条黑蛇是从哪里钻出来的?”侍应生回答的时候,目光再次落到了那朵稀有品种的黑色玫瑰花上面,然而他却惊恐的发现,桌子上只有一条金色花纹的尺长黑蛇,正盘身向他吐着猩红的蛇信。

“该死!你拿给冰董事长的明明是一条黑蛇,哪里是什么黑色玫瑰花?难怪她会惊慌跑开了!……笨蛋!还呆愣着干什么!赶快把蛇打死啊!”经理见状,慌忙后退了两步,脸色铁青的训斥着侍应生。

这个倒霉的侍应生吓的面无人色,不过为了工作着想。他只得操起夹在腋下地不锈钢托盘,全力向昂然吐信的黑蛇砸了下去。

“轰!……”一声猛烈的爆炸将天海市商业中心附近的一家西餐厅炸的面目全非,所有在一楼用餐的顾客和餐厅服务人员全部被炸死,大火蔓延而上,将在二楼用餐的顾客也烧死了好几个,直到消防队员连续喷了半个多小时的水才扑灭了火势。

冰蛛女身穿职业套装,跑起来并不方便,但是她自有办法,在奔出西餐厅不远后。扭身钻入一条楼群间的狭长过道里,避开了所有路人地视线。

接着她利落的将套装撕成两半,连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留下,彻底将自己变得赤身裸体。

随后她“嗤嗤”吐出一团灰白色的冰蛛丝,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在手里编织成一套露背的紧身短衣,瞬间套在身上。

接着一道白线射向楼顶,而她也紧随其上,彷佛蜘蛛侠般消失在楼群的过道里。

借着身上灰白色战斗服的掩护,冰蛛女飞快的跃过一座座高楼大厦。迅速向市郊跑去。

在郊区她私下买了一间很普通的民宅大院,就是为了将来遇到危险时有个安全地藏身之地。这是她多年战斗的本能,也是为了将来对付傅小鱼之后留下的后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那个送给她黑色玫瑰的人,是黑帝教廷的训诫教父,掌管所有魔造士的刑罚惩处,是所有魔造士闻之色变的恐怖人物。

平时犯大错的魔造士,一见到他亲自出动,早已面无人色的跪地求饶了,像她这般逃命而去的会受到加倍地惩罚。可她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跑。

倒不是她留恋现在的安逸生活,而是因为她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若是现在就被抓回黑帝教廷,就只有接受惩罚的一条路了。唯有先逃脱追捕,再献上傅小鱼这个罪魁祸首,说不定还会得到奖励。

虽然她设想的很好。却有点儿信心不足,训诫教父拉吉喀本

一名高阶魔造师,魔技之强悍据说仅次于教皇,面对怖人物,能不能顺利逃脱谁也不敢打保票。

冰蛛女抛弃心中地种种不安,全身心投入到逃跑的运动当中,腹部的冰蛛丝神速而准确的不断射向远处的楼顶目标,将自己的移动速度带动的越来越快。

就在她逃逸到城郊的一座废弃工厂时,冰蛛丝的下一个锁定目标,突然被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脸男子现身挡住。她想也未想立即转身弹射而回。没想到身后不远处也站着一个一模一样地男子。接下来她不断左突右冲,却被越来越多的黑脸男子截住去路,彷佛对方有无数个分身,将她团团围住。

最后,她被迫钻入了一栋三层高的破败厂房里,想利用里面杂乱无章的机器设备缓解一下堵截的巨大压力,然而当她来到二楼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相当空旷干净,而那个黑脸男子正好整以暇的挥舞着扫帚清扫着地面。

“抱歉!冰蛛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这间房子实在太大了。所以本教父还没有来得及打扫干净,只能委屈你将就一下了。”拉吉喀微笑着放下扫帚,面向她不紧不慢的说道。

此时冰蛛女也避无可避,只能停步站住身形,因为周围的门窗洞口都有拉吉喀地分身钻进来,总数不下三十几个。

“教父大人,我不是为了逃避责任才逃跑的,而是我正在施行一个潜伏计划,很快就会把导致上次任务失败地罪魁祸首抓住,所以才敢触犯您的忌讳。”她急切的解释道,希望对方能够宽恕她的叛逆之举。

“呵呵!……原来你也知道见到本教父还逃跑,是一种很不礼貌、很不要命、很忌讳的做法呀!既然如此,你这个放肆的有罪之人,是不是该有一个有罪人的样子呢?”

说话间,几个拉吉喀分身蜂拥而上,将她的手脚扭转过来,立刻制住了她的全身,而她却不敢有丝毫挣扎。

“我……我真的不是要叛逃,教父大人!上次任务中发生了很多意外的变故。教皇想要劫持地航母也都被真正的叛徒摧毁了,请您一定要听我解释。”她惊恐万分的解释着,却没能阻止拉吉喀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他掏出一根猩红色的尼龙细绳,以一种创作艺术作品的神圣表情,将冰蛛女捆绑成一个极尽女性诱惑的挑逗姿态,极像某些SM色情片里的经典捆绑镜头。

冰蛛女本来只穿了一件由冰蛛丝编织而成的网格紧身衣,里面更是一片光溜溜,此刻再以如此羞人地姿态被人捆绑,立时忍不住落下了羞辱的泪水。

“不要!教父大人……请您不要这样绑着我……我愿意接受其它的惩罚……”她悲切的乞求道。心中却没有任何指望,她这么说只是因为她知道拉吉喀喜欢别人向他无助的乞求。

拉吉喀将她吊在半空中,以欣赏艺术品的姿态绕着她走了几圈,然后突然露出省悟的表情,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创可贴,认真的贴在了她地肚脐眼上。

“差点儿忘了你的魔技还没被封闭,对于你们魔造士,本教父从来不敢小看,为了抓你我可费了不少力气呢!”

说话间他突然一挥手。再见那三十几个分身立时化作一片虚影,与他的本身重合到一起。

“本教父知道背叛的人是重力皇,那小子生就一副反骨,早晚会做出这等叛逆之事。我真正想知道的是谁在暗地里帮助了他,凭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完全控制航母船员的。”他冷冷的问道,左手捏着一根洁白的羽毛在她的腋下和脚底,以及羞人的私处轻柔地来回撩拨着。

冰蛛女知道那根羽毛上必然洒了什么药粉,将她的神经末梢敏感度提高了好几倍,对于这种轻柔到极痒的折磨,她难过的哭都哭不出来。所以她没做丝毫犹豫,咬牙切齿的将整个任务过程完全交代出来,其中也包括傅小鱼救她的事情。

拉吉喀在听到傅小鱼能够发动精神攻击后,不由皱了一下眉头,他从来没听说特行局派出过这种使徒,这说明傅小鱼很可能是新加入地。其实力远远超出了一般初级使徒的水平。

不过,他真正担心的还是重力皇背后的那股黑暗势力,本来他们黑帝教信奉的就是“暗黑冥神皇”,接受的也是冥神皇赐给他们的暗黑魔能,但是这股力量竟然可以渗透进由暗黑魔能组建的一级魔造士队伍里,这岂不是说明对手更加暗黑吗?

“冰蛛女,你接近傅小鱼是为了套情报,还是色诱他?凭你的魔技还对付不了他吧?而且你的魔能很久没有补充了,却不见你有丝毫枯竭地迹象,难道你找到了自我转换魔能的方法吗?”他不动声色的随口问道。

冰蛛女见他不再用羽毛骚扰自己。便长出一口气回答道:“本来我是想色诱他的,但是因为他身边不断有绝色的女使徒出现,而且他指派给我很多工作去做,使得我根本没有空暇接近他。只要您能够多给我一点儿时间,我一定会成功干掉他的,因为我使用的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御的魔技。”

“至于魔能的补充,那是傅小鱼不知用什么方法制造出来地,可能是使徒的组织拥有这个能力吧!反正我现在定时去他那里领取魔能块,并不是我自己有这个能力。”

她现在可不会说出自己能够转换魔能地秘密。只有在她有能力竞争魔造师的时候,才能让这个秘密曝光。

“哦!特行局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呢!现在连魔能也能制造了。想必朱达幽也是因为这个缘故,才死心塌地的为傅小鱼卖命的吧!可惜了这个潜力极好的魔造师苗子,本来这次任务过后,本教父准备推荐他直接进入魔造师阶层的,现在却要无情的将他扼杀在叛徒的行列里了。”说完他狞笑了一声,丝毫看不出所谓的惋惜之情。

第五集

第五章 苏醒的叛离

教父大人,朱达幽不是叛徒,他只是因为失忆才被傅的,这是我亲自验证过的,绝对错不了。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屑做这种卧底的事情,更不会任由傅小鱼那个少年肆意奴役了。”

冰蛛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护着朱达幽,现在她自己都自身难保,还去为别人求情,根本就是犯了魔造士的动情忌讳。但是她听说拉吉喀要动手除掉他,便忍不住求起情来,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言。

拉吉喀别具意味的笑了笑,贴近她的脸孔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这才令她觉醒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

“没想到平时对男人不假辞色的毒寡妇冰蛛女也会为男人动心,还是同类中的男人,真是可喜可贺啊!这说明你的人性值越来越高了,完全可以重新投胎做人了!哈哈!……

“他毛骨悚然的笑道。

冰蛛女吓的不由蜷紧了身子,却没有后悔自己的求情之举。因为朱达幽救过她,而她是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女人,至于其它情绪外的东西,她觉得已经没有必要去想了。

拉吉喀笑到一半突然停止下来,然后猛地贴近冰蛛女的身体,抬起两只漆黑修长的双手,揪住她的两颗乳头,狠狠的向外揪了起来,疼的她立时惨叫了一声,眼泪再次流的一塌胡涂。

“你是魔造士,不是人类的普通女人!不想被处死就不要妄想爱情,或者本教父现在就毁了你这女人的骄傲和祸根,免得再有哪个男人对你骚情爱怜!”他一边狞笑着说道,一边使劲拉扯扭转着冰蛛女的乳头,疼的她连连摇头乞求,再也不去想什么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婚物语】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