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婚物语 >神婚物语_第58节

神婚物语_第58节

作者:金鹰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3: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6
让他好一阵劝说才匆匆离去。

傅小鱼看着围观的人终于离去,便长出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就想报警,却被突然出现地一只柔荑按住了通话键。

“呆子,若是警察来了。光记笔录就够你受的,虽然因为你的身份他们奈何不了你,可是他们一定会把你的数据记下,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就不胜其烦了。”花木兰一脸娇嗔的埋怨道,看那模样倒像个撒娇的小媳妇。

傅小鱼对她地突然出现并未感到奇怪,因为近段时间以来,这个历史名女一改过去那亲和有度的作风,反而变得火热暧昧起来,经常找一些勉强的不能再勉强的理由跟着他。让他越发小心谨慎了。

“那就请花大姐帮小弟处理这件琐事吧!”他故作亲切的说道,身体却礼貌的与她保持着“安全”的距离。

花木兰哪能看不出来他的疏远。却只能不满的娇哼一声。只见她掏出手机将过道的景象照了一张,然后放在过道入口地地面上,按动了一个按钮。再看过道内横着两具尸体的景象忽然诡异的晃动了一下,却没有发生异常的变化。

“不用我告诉你接下来怎么毁尸灭迹了吧?”她淡淡的撇了他一眼说道,同时掏出一个精美绝伦的金色烟盒,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根绝不是市面牌子的香烟,叉腰挡在了过道的入口,一派职业放风人地模样。

傅小鱼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不由感激的笑了笑,走进了过道之内,可是在路人看来,过道里根本就见不到他地身影。

几秒钟过后,傅小鱼已经收回冥核护腕走了出来,并且弯腰拣起花木兰的手机,用衣服擦了擦上面的尘土,递到她的手中。在他拿起手机的一瞬间,过道里瞬间变了模样,这时别说两具劫匪的尸体了,就是原本遍布垃圾的地面也已经干净的连个病菌都不剩了。

“木兰妹子,又麻烦了你一次,不如我请你吃顿饭吧!”

傅小鱼知道这个人情还是赶紧还上好,否则利滚利之下,将来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要命的威胁。

“哼!这点儿小事至于要你一顿饭吗?陪我吃一顿星巴克就可以了。”花木兰一贯豪爽的说道,顺手抱住了他的一只臂膀。

“其实我还是喜欢你战斗时的样子,那么高大威武,很有男人气概,和这样的男子逛街,想必一定惹女孩子忌妒吧!不如你还是变回原样好不好?”花木兰一派小女人的模样晃着他的胳膊央求道。

傅小鱼只觉得脑袋发晕,却也不敢断然拒绝她。

“木兰,这里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们还要遵守特行局的保密条例呢!还是不要了吧?”他保持着绅士的微笑,轻声劝说道。

“不要,我就让你现在变回来,若你怕当众不雅,我们就返回刚才那个过道里去变好了!我也不要你的星巴克了,你要想回报我刚才的帮忙,就用战斗时的身体陪我逛一个小时的街,否则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说到这里,她扭头转过身躯,一副很生气的撒娇模样。

傅小鱼有点儿搞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生起气来,可是让他穿着适合一米七八身材的衣服,去变回两米多高的魁梧模样,那结果可不是尴尬就能形容的。而且他也不想用这种方法讨女孩子欢心,因为他根本就没想过要讨花木兰开心,他更希望此女就此生气离开才好。

想来想去他不由摸了摸鼻子,迟疑的说了一句与眼前事情毫无关系的话来:“木兰妹子,我昨天查了一下特行局的休假记录,好像姜子牙除了给我三个月的婚假外,还给了一个女超界斗士二个月的婚假。我也不知道咱们局内对这种同事结婚有没有什么惯例,比如随礼金什么的,平时都要包多少?还有这个女同事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你若是知道就给我这个新人讲一讲……”

不等他说完,花木兰突然摆了一下手臂,头也不回的直接跑开了,只留下一句可笑的理由:“我忘了局里还有事情,你自己逛街去吧!”

傅小鱼却坏坏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道:“都有未婚夫的人了,还这么跟别的男人套近乎,换做我是那个未婚夫,岂不是郁闷死了,即便本太帝天魅力难挡,也是有原则的,我的快乐总不能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吧?……”

不料,这时突然有人接话道:“言不由衷,真乃小人之举!难道刚才你杀人时的快乐,不是建立在那两个普通人类的痛苦基础上的么?”

傅小鱼闻言转身看去,发现说话之人是一个身穿风衣,头戴鸭舌帽的黑脸男子,而对方说话的同时,身上也散发出冰刀一般的杀气。

第五集

第七章 蒙面淫徒

即便那两人是劫匪败类,可还是普通的人类,你发现不将其绳之于法,反而生生将他们折磨致死,难道这也是使徒保卫人类世界的本意吗?”拉吉喀继续侃侃而谈,一副卫道士的模样。

傅小鱼瞄了他几眼,忽然笑道:“知道本太帝天是使徒,而又称呼我们为使徒的只有黑帝教廷的魔造士,看来你也是其中一个。我对你的胆气十分佩服,这里可是使徒集中区,除非你也带了足够应付的帮手。”

“哼哼!你太自大了!傅小鱼,自称太帝天难道想称霸天下吗?你是本教父见过的使徒当中最狂妄的一个。不过我也很佩服你的手腕,我手下那两名最得意的魔造士,竟然都背叛了教廷而投靠了你,还死心塌地的不肯悔改,身为训诫教父的我,在惩罚他们叛离的同时,也要消灭你这个叛徒之源。”

傅小鱼闻言不由变了脸色,赶紧问道:“你是说冰蛛女和朱达幽已经被你抓住了吗?你到底把他们怎么样了?”

拉吉喀得意的大笑道:“你很想知道他们怎么样吗?等本教父砍下你的头颅前,保证会讲清楚的,哈哈!……”

傅小鱼瞪着眼睛恼怒道:“不用那么麻烦,现在你就告诉我好了!”

说话间,他的身形化作一道虚影,瞬间出现在拉吉喀的背后,单手掐住了他的脖颈,令他根本动弹不得。

不料拉吉喀的身影突然碎裂成烟,倏忽间来到街道旁边的一栋商业楼顶,融入了另一个身影里。他冷笑着向下望去,想看看对方惊愕的表情,虽然对方的速度出乎他意外的快,但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败在速度之下。

谁知街道上根本不见傅小鱼地身影。而他一直盯着下面的战况没有眨过眼,却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消失的。没等他想明白,只觉后脖颈被人狠狠的捏住,连气也喘不上来。

“噗!”他的这个分身再次碎裂遁去,同时幻化出五十几个分身,遍布了整条街道的楼顶。

可惜就在他幻化分身的同时,一道比光电还要快速的身影,迅速出现在他的每个分身之后。只是眨眼功夫,傅小鱼已经捏爆了他地所有分身。最后将他的本身死死抓住。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分身全部消失了,甚至没有正常的回收一个。他彻底觉悟到自己根本就不是傅小鱼的对手,这个使徒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层次,恐怕连高深莫测的黑帝教皇也完全不是傅小鱼的对手。

但他并不担心自己地安危,因为他的魔技就是“虚无魔影”,一旦施展便等同没了实体,即便对手再强大也抓不住他。

可是稍后无论他怎么使出心法,也不见丝毫奏效。而傅小鱼的冷笑脸孔却凑到了他的近前。

“在我这招绝技下,即便主神也无可奈何,更何况你这个小小的黑帝教廷走狗了。要生要死现在只是我举手之劳的事情,该怎么讨饶你应该明白!”

傅小鱼冷冷的说道,并没有具体让他说什么,可是拉吉喀早已信心崩溃,他现在已经失去了魔造师的冷静坚韧,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的魔能正被对方缓缓吸走,而且不是那种简单的夺取能量,被吸走地还有自己携带魔能的魔技。

“求你不要……不要吸走我的魔技。我都交代就是……”他挥汗如雨的喘息道,身体颤抖的像个发羊风的病人。

不一会儿他已经说出所有地事情经过,然后被傅小鱼狠狠的摔在了楼顶的水泥台上。

“一个小时内你若不离开这座城市,就永远不用离开了!还有,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这里,否则就是你神形俱灭的死期。”说完。傅小鱼纵跃而起,直往冰蛛女所在的工厂奔去。

“教皇大人!我们真的不是特行局的对手,而且真正的威胁才浮出水面而已!”拉吉喀颓废的想道,奋力挺起身体,想逃离天海市。不料在魔能几乎被吸光的情况下,他竟然无法跃过相距十多米地两栋高楼,竟然失足摔落下来。

“彭!”一阵烟尘溅起,他的身体砸进一辆垃圾车的车厢里,随后垃圾车迅速启动离开,最后在郊区拐入一个普通的厂区。就此没了踪迹。

冰蛛女无可奈何的任凭红色尼龙绳吊绑着自己,由于拉吉喀在她的肚脐上贴了一个特制的创可贴,使得她无法喷射冰蛛丝,所以也就无法拯救自己的糗态。而她只有这么一个有攻击力的魔技,这也是她一直是个三级魔造士地原因。

就在她恍恍忽忽的胡思乱想地时候,窗口忽然闪进一个身影,正是去了大半天的拉吉喀。

拉吉喀满脸怒气的来到她的身前,猛地揪住她的乳头,又是一阵惨无人道的揪扯:“快给我叫的再惨烈一点儿。妈的!连本教父都敢背叛,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我以后怎么折磨死你们!”

他摇头晃脑的狂吼乱叫了片刻,忽然又转身跳出窗外,只是留下一句让她惊骇莫明的话语:“朱达幽已经彻底背叛了教廷,现在你将成为他的替罪羊,你就等着本教父回去如何折磨你吧!保证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朱达幽!傅小鱼!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冰蛛女心惊的几乎忘了胸前的疼痛,她听得出来拉吉喀因为奈何不了朱达幽才如此愤恨的迁怒于自己,现在他去找傅小鱼的麻烦,而回来之后就要拿自己去顶替所有人的罪过。

心惊了片刻,她忽然又放下心来,因为她想到拉吉喀找傅小鱼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傅小鱼的厉害她很清楚,连千万当量的核弹都奈何不了他,又怎么会怕一个小小的拉吉喀。

想到这里,她又觉得自己很无能,拉吉喀对她来说已经是不可想象的强大了,可是朱达幽却不怕他。而傅小鱼更是强大的远超她地想象。虽然自己可以利用肉体上的魔技对付他,但是如果双方的力量层次差距太大的话,就很难说了,至少她以前从未做过类似的验证。

稍后她又想起了自己还有能够转换魔能的新能力,这一点比许多魔造师还要厉害,这让她又生出些许希望,决定事后一定要抓紧这方面的锻炼。

“扑啦啦!”

一阵鸟类拍动翅膀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

放眼看去却没有看到一只鸟雀。这时一个用黑布蒙从楼梯口缓缓走进厂房,来到了她的面前。

这让她羞臊的脸红脖子粗。却又无可奈何,而这人的装扮明显不是什么误闯进来的闲杂人等,只从他那狼视的眼神就能看出他的野兽本意。

“你……你是谁?是拉吉喀的手下吗?若不是,就请求你救救我,将我放下来,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她怀着一丝侥幸,开口乞求道。

然而那蒙面人根本不搭理她,而是在她前后来回走了几圈,仔细欣赏着她地曼妙玉体。以及被红色尼龙绳勒出来的扭曲姿态。

“求你不要看了,我会给你钱的,我是一家大公司的副董事长,只要你能救我,我可以给你上亿美金!”

她想用金钱打动他,但对方彷佛是个聋子,只知道下流而放肆的看着她的身体。过了一会儿,那人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猩红嘴唇,然后靠上近前开始舔弄她全身的肌肤。

到了这时候,冰蛛女反而不再惊慌失措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毒的目光,已经决定将这个人吸成人干。于是她故作疼痛地呻吟起来,嘴里不断求饶着、哀怨着,同时扭曲着身体,诱惑的那人两眼放火。

那人身材高大,也不用放下她。直接站在那里将她死死顶住,当火热撬开她那多年冷寂的门扉时,她也忍不住呻吟着失了魂魄。

烈火越烧越旺,终于到了爆发的边缘,冰蛛女的表情突然平静下来,将一切复杂的表情全部抛弃地无影无踪。她那原本火热的身躯也同时转为冰冷,就像三伏天突然转换为三九天,任何激情烈火都要因此被冰冻熄灭。

就在这关键时刻,那个蒙面淫贼猛地刹住了爆发的冲动,竟然从她的体内撤离出来。等她省悟过来后。他已然跳出窗外没了踪影,若不是下面还保留着湿漉漉的温热,她几乎认为是自己在幻想骚情呢!

“***!这世上还有这种能耐的变态男人吗?老娘这次可亏大了!竟然白让他占了身子,早知如此我就快点儿发动魔技,也不用像现在这般丢人了!”

虽然她对这次失败恼火之极,心中却有了另一种想法,因为她已经在两人激烈的近身搏动时,看清了那人的眉眼。

那是一双很熟悉的眼睛,虽然化了装。蒙住了头,却仍然让她觉得眼熟。而且对方越是这样做。越说明他是自己熟悉的一个人,尤其是关键时刻能抽身离开地,根本就是知道自己那个魔技的熟人。

“自己认识的人中只有少数几个拥有这种身手,有可能是拉吉喀带来的魔造士吗?因为垂涎自己的美色又怕被拉吉喀惩罚,才在化装后又蒙面来强奸自己。”

她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因为拉吉喀独断专行惯了,从未听说他把自己的猎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婚物语】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