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婚物语 >神婚物语_第61节

神婚物语_第61节

作者:金鹰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6
面后,似乎相信了你是傅小鱼的哥哥,所以放下心事,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开朗性格。后来她被一个叫南官明月的女舞蹈教师看中了,便做了她的经纪人,带她进入了娱乐圈。”

“最近的情报表明,阿雅在拍了几个封面杂志后,又出了一张音乐专辑,现在的销量非常好,已经有了数以百万计的FANS,不过我不太喜好流行音乐,所以没有亲耳听听。”

傅小鱼闻言更是吃惊,不由诧异道:“阿雅以前可是出了名的五音不全哪!在神府美食楼里只要她一唱歌,所有人都会夺门而出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成为了大受欢迎的歌星呢?难道……难道是因为现在流行五音不全这种调调?”

花木兰听后,立时啐了他一口道:“傅大哥!她可是你的朋友啊!你怎么能这样损人家呢?五音不全难道就不能训练好了?那个南官明月必然是一个音乐舞蹈界的高人,单从阿雅现在的成功就能看出来。不要忘记了,每个人都会进步,看看现在的你,再想想一年前的你,你就能够理解阿雅的巨大变化了。”

傅小鱼被她教训的抬不起头来,自知理亏便连忙歉然道:“是我看人太老眼光了,但是阿雅的变化也太快了,实在不能让人相信这个事实。特行局查过南官明月的身份吗?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她一定是阿雅彻底改变的关键人物。还有,阿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南官明月倒没什么特别,虽然是个小有名气的舞蹈教师,却不是那种大明星,而且我们也从未听说她在音乐歌唱上有特别的造诣。不过因为阿雅已经脱离与你的关系。所以特行局也没有浪费太大精力去收集她地情报,因此并不了解她转变的具体细节。”

“她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在这里读书的缘故,而且是跟南官明月一起转校过来的,南官明月现在是她的监护人和经纪人,也是这所贵族学校的舞蹈教学主任,听起来确实有点儿奇怪,但这和我们的任务毫无关系,也与你没什么关系了,难道你还想重新介入阿雅的生活吗?”花木兰很直白的提醒他道。

他叹息地转过身去。不再与阿雅照面。

不料,校门口的众多FANS一见阿雅出现,立刻不顾门卫的阻拦,纷纷挤进来向她的摩托车涌去。

此时阿雅正好走过傅小鱼的身边,见到这种状况连忙单腿撑地,原地掉转过车头,向他这边的一条小道冲来。但是慌乱中她没有注意这边还站着两个人,等她看到二人时,已然来不及躲避。只能强行扭开前轮,立时失去平衡向地上摔去。

傅小鱼虽然背向着她,却凭借灵敏的感官有若目睹的关注着整个事态的发展。见状他也没有多想,立刻一个后仰翻滚,及时抱住了阿雅地身体,顺势滚到一旁躲开了摩托车的碰撞。

冲上来的FANS见状都不由惊呼起来,当看到偶像被人救下后,便想齐声欢呼一把。不料偶像旁边站着的一个短发美女,忽然抬起一脚将撞向她的摩托车高高踢起,再看那摩托车竟然凌空翻起十几米高。然后落在坚硬的水泥道上摔成了一堆零件。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当场张着大嘴不能动了,他们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向花木兰,却发现此女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这惊人的一幕阿雅并没有看到,当她被傅小鱼压在身下,关心地看着她时,她地眼中已经没有了其它任何活物。

“小鱼……不。是……是小鹰大哥吧!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阿雅迷惑了瞬间后,立时清醒过来,但是她的心跳实在太激烈了,如此近距离的被这个同傅小鱼有九成九相像的男人压着,她怀疑自己随时都会脑溢血,所以根本就无法利落的说话。

“呃!我……我来这里是上学的……跟着我地表姐。”当傅小鱼也省悟过来后,立刻想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以及身后还站着的花木兰。

“喂!你们两个可以起来说话了,又不是拍电影,不需要这种英雄救美的特写镜头!”

花木兰明显酸酸的说道。同时有点儿后悔自己刚才的发泄一踢实在有点儿过分,搞不好明天就会上媒体的头版头条。

想到这里,她连忙掏出兜里的手机,按了一个键,然后走到众人的面前高举手机说道:“大家看看这是什么!”

随后一道耀眼的闪光从她地手里闪射出来,晃的众人眼前一阵白斑,再看他们的表情全部呈凝滞状,彷佛大家瞬间都成了白痴。

花木兰放下挡眼睛的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如果有更好的办法。她绝不会使用这种能抹去短暂记忆的违禁装备。

这是她身为高阶超界斗士的一种特权,却也因此要承受随后而来的各种麻烦后果。即使十年以后发现这里地某人因为照射而出现了病变,她也得自掏腰包支付各种医疗费用以及巨额精神损失费。

“唉!这一脚踢出去多少钱啊,以后一定不能这么情绪化了!奇怪,以前我可是以冷静机智着称的女诸葛啊!难道是因为他地缘故……”

痛心与反省过后,她有所省悟的向傅小鱼看去,不料却看到他和阿雅都呆愣愣的站在原地,明显是被那违禁装备给误伤了。

“该死!竟然忘了傅小鱼还不知道这件违禁装备的存在,难道异魔战神对这件装备没有防护能力?”

尴尬中,她连忙将傅小鱼拖到附近的一排灌木丛后面,然后跑到散架的摩托车前,掏出一个喷雾器在残骸上喷了两下。随着一团黄色雾气罩下,残骸迅速被腐蚀成黄褐色的颗粒,很快。地面上只剩下一堆类似细沙的物质。之后她用脚将这堆细沙踢散开,便再也找不到那辆摩托车的一点儿踪迹了。

做完这些工作后她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这里,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由于学校采用全封闭管理,平时学生不许走出校门,所以短短两分钟内还没有人接近这里,而学校又建在城市郊区,平时更少有人来这里观望,今天会出现这些FANS。完全是因为阿雅地缘故。

“喀嚓!”花

拿起手机闪了众人一下,然后飞快的躲到灌木丛后面迅速恢复了神智。

“咦!我怎么来这里了?这是哪里呀?”

“呀!那不是澜雅吗?我怎么站在澜雅面前了?我要让她给我签名才行……”

虽然众多FANS忘记了自己来这里的最初目的,可是当他们看到阿雅时,立时重新拾回这个目的,潮水般将她围在其中。阿雅虽然也觉醒过来,却只能无奈的接受各种奇怪的礼物和鲜花,同时还要在各种东西上签名,其中包括两个脸蛋和一个臀部。

花木兰露出得意的笑容。偷偷的拽着傅小鱼跑回了教师公寓,不过让她百思不解地是,那些普通人都清醒过来了,可他仍然一副呆呆的模样。

“唉!该不是那百万分之一的异常概率发生在他的身上了吧?不要啊!那样的话我可就太倒霉了,姜子牙会杀了我的!”

她惶恐的不断拍打着他的脸孔,同时用毛巾包裹冰块为他冷敷头部,希望能唤醒他的意识。

不料经过她这番折腾后,傅小鱼不但没有恢复正常,反而瞳孔放大停止了呼吸,吓地她连忙按摩心脏。并不断做人工呼吸,直到傅小鱼突然咬了她的舌头一下,才吓得她惊叫一声,翻身跳到自己的床上。

两人的床位面对面放在窗户的两侧,相距并不远,本来这是为单身的普通老师准备的双人间。只是在花木兰别有目的的要求下才安排傅小鱼住了进来。

此时,傅小鱼坏笑着从自己的床上坐起来,故作疑惑地对早已脸红到脖子根的花木兰说道:“刚才不知道怎么搞的,一转眼就晕了,醒来就发现有东西在自己的嘴边滑来蹭去的,还以为是龙虾啊生什么的,便咬了一口。木兰妹子,你刚才看到我嘴边有什么东西吗?怎么一转眼就没了?”

花木兰平息了激烈跳动地心脏,猛地抓起枕头向傅小鱼狠狠砸去,同时羞恼道:“臭傅小鱼!死傅小鱼!装死也就罢了。还敢占我的口舌便宜,你是不是活腻味了!这可是我的初吻,连赵云都没享受过,就这么让你给……哼!你等着赵云来找你拚命吧!”

她气恼的将头转过一边,却没有说出特别狠辣的报复话语来。

傅小鱼却不在意,只是干咳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你刚才用的那个超界设备应该属于违禁的一类吧?功能好像与某部科幻电影里描述的一样,都是删除短期记忆的一种,若不是太神技在瞬间为我复制了那段记忆。刚才又为我恢复了,我还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难道这些事情就不重要。只有你地初吻才重要吗?”

“刚才我倒不是吓你,不知道太神技是太先进还是怎么的,它瞬间复制下来的竟然不是刚才发生的一小段记忆,反而是我一生的记忆。在复原的那一刻,我与死了确实没什么分别,只是你的急救对我毫无作用,难道异魔神的肺部还需要你人工呼吸吗?都是你自己献上的初吻,可与我没什么干系。”

花木兰闻言立时没了言语,她知道这段话大部分都是实情,可是一个女人地初吻就这么失去了,让她也无法甘心认命。

“那你咬我那一下算什么?这总该要算清楚吧!”她犹自寻思着报复道。

“这怨不得我吧?我可从未听说过人工呼吸还需要将舌头伸进对方嘴巴里的,而且你地舌头长的像蛇信,我刚刚睡醒怎么会弄清楚所有状况,自然要咬一下了!只是咬过之后才弄清楚状况,所以你也不用这么害羞了。”

“再说,人工呼吸怎么会同初吻一样呢?初吻是刺激而罗曼蒂克的,到时你就知道不是这样子了,我们之间的接触只是像握手一样,谁能说握手就是抚摸对方的肌肤呢?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个道理,而我也就不追究你闪我的过失了。”

傅小鱼之所以转换口风,主要是想息事宁人,不在这种敏感尴尬的话题上纠缠下去。他那一咬自然是故意的,那是男女的鼻息在近距离接触时,难免有点儿冲动的小过失,冷静过后就不会那么头脑冲动了。

花木兰咬着樱唇想了片刻,有些底气不足的问道:“真的吗?初吻不是那种……那种感觉吗?……唔!也对,谁又听说过咬舌头算是初吻呢?那好吧!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以后谁也不要提,否则就烂舌头烂全身,死无葬身之地!”

傅小鱼心道:“有必要发这种毒誓吗?”

不过他知道女人这时候是不可理喻的,便含糊的答应一声,故作肚子饿去找东西吃了。

他在经过这番折腾后,反而下定决心要把阿雅的突然转变调查清楚。阿雅躺在地上对他说话的声音他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一种绝对清脆悦耳的美妙女声,如果唱起歌来根本无法想象。

他直觉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彷佛暗中有一张大网正在悄悄张开,而阿雅就是网中的诱饵。

第二天他借着花木兰上击剑课的功夫,偷偷发动冥核护腕的喷射动力遁空而去,时间不长他又悄悄飞了回来,只不过手里多了一张阿雅的专辑CD。
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至ωωω,ūdtxt,Còm
他也不用机器播放,而是利用超界卡的播放功能将CD上的信息扫瞄进去,然后将声波定位传到他的耳鼓里复原,连戴耳机的麻烦都省去了。

这是何等美妙的歌声啊!旋律的优美动人就不用说了,单是阿雅那纯净轻灵的声音,就足以让人魂牵梦绕、意犹未尽,很快便将他带入了畅想的天地里。

“这绝对不是阿雅的声音!”听完专辑后他毫不怀疑的断言道,但是从昨天阿雅的话音里他也很肯定,这就是阿雅现在的嗓音。

最后他决定去找阿雅的经纪人南官明月谈谈,可她虽然也是这里的老师,却并不住在教师公寓里,她和阿雅在学校附近有一座别墅,却也不是接近她的好地方。

“看来只有去学芭蕾舞了,但愿自己不要像电影『出水芙蓉』里那个傻主角一样,在一群女孩子中丢尽男人的脸面。”

他哀叹的想道,却下定了一定要接近南官明月的决心。

第五集

第十章 色诱与陷阱

什么?你要去学跳芭蕾舞?你……你脑袋没毛病吧?明白了,你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接近阿雅吧?哼哼!可惜你的算盘完全打错了,虽然阿雅也接受南官老师的舞蹈训练,但她们都是自己在家单独训练的,阿雅在这里只学习马术和社交礼仪,我看你还是挑这两个课程之一吧!”花木兰听说傅小鱼的打算后,顿时冷言冷语的嘲讽道。

傅小鱼早有预料,只是让她为自己选择芭蕾舞班,而其它的贵族课程并未挑选。

花木兰这才感到有些不对劲,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很快就省悟道:“原来你是想调查南官明月呀!如果是她我倒不阻拦你,那我就以监护人的身份为你选择这个选修课程吧!”

傅小鱼大度的笑了笑,没有在意她的口头便宜,就在她转身要离开时,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问道:“对了,木兰妹子,你能不能向我透漏一下这次的任务啊?虽然我是来帮你的,可也不能老是蒙在鼓里,万一我做了什么影响任务的事情,不就得不偿失了。”

花木兰转回身,没好气的回应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在任务未结束前,你要管我叫妈妈,即使不好意思也要叫花妈妈,总之不能叫木兰,更不能加上妹子两个字,否则你这句话就是破坏任务的第一罪魁祸首。”

傅小鱼毫无自觉的催问道:“知道了,木兰妹子,你快说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婚物语】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