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婚物语 >神婚物语_第63节

神婚物语_第63节

作者:金鹰 发表时间:2018-11-30 16:14: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3:26
好。不过我这个人更喜欢唱歌和音乐,却在嗓音方面有点儿缺欠,听说你把我一个五音不全的朋友,用了仅仅一个月时间就训练成了红歌星,不知道你能不能也教教我怎么唱歌?”

瑶圣母看着他微微一笑,用一种只有他能够听到的耳语声说道:“今夜子时你脱光了衣服来我的别墅,我打开二楼的窗户让你进来,到时只要你听我的话,我自然会传授给你快速成为红歌星的秘诀。记住,一定要脱光衣服,连内裤也不许穿。”

说完她脸色恬然的就那么走了,彷佛刚刚说的是些“好好吃饭,快快长大”这种无关痛痒的客套话。

傅小鱼呆呆的看着她的背影,一瞬间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在诱惑自己。那么自己该不该去呢?也许献出一夜处男的汗水,就能换来所有他想知道的幕后隐情呢!

就在他满心挣扎矛盾的时候,超界卡突然发出提示音,传送来一份他迫切等待的任务详情:“一级紫牙骑士黑客傅小鱼,立即接替八级紫牙骑士黑客花木兰,执行东陵女子高等学校待定任务。任务目标:舞蹈课程教学主任南官明月;任务内容:三日内最少与她发生肉体关系一次,方法手段不限;奖励金额:一百万格以太值,失败则扣除五十万格以太值,不能拒绝任务的执行。”

~下期预告~

花木兰露点裸背,南官明月蒙面露乳,一切都是送上门的艳福,可是傅小鱼为何如履薄冰,视之如陷阱黑洞?

为救阿雅,傅小鱼不得不面临肉体、意志和道德上的考验,屠刀向无辜的生灵砍去,一边是情义,一边是良知,他究竟如何抉择?

一切都是阴谋的开始,傅小鱼、主灵神、特行局,还有花木兰,到底谁在猎谁?

一次任务前的驴客之行,却引出了一件诡异多变的危急事件,几百万人的生死就在傅小鱼的一念之间,他来得及去拯救吗?

第六集

第一章 考验

小鱼满腹心事的回到教师公寓,想找花木兰好好谈一

他在看到超界卡上的通知时,就觉得事情大有蹊跷,这次的任务很像他第一次对付冥碧霞时的情形,而且要求更加过分,已经超出了他的道德底线。

他现在只是在帮助花木兰而已,这么大的“献身之举”姜子牙却不在事先与他商量,实在让他很恼火。

走到公寓房间的门前,他看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传出扫地的声音,以及花木兰那特有的兰花体香。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悸,推门的手不由贴在门板上没敢发力。

谁料那房门竟然无风自动,缓缓向里侧滑开,露出一幕让他血脉贲张的春光美景。只见花木兰身穿三点式,正背向门口缓缓解开乳罩的背带,那雪白裸露的窈窕身姿,任谁看了都不免口干舌燥。

花木兰似乎也感受到了门口的异常,慌忙转身看去,却忘了掩盖胸前的无限春光。

“啊!……”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只不过花木兰是羞臊加惊慌,而傅小鱼则是惊叹加尴尬。

接下来的情形更加古怪,傅小鱼并未因为礼貌而转过身去,花木兰也似乎忘记了挡住胸前的春光,直到过了几秒钟后她才醒觉过来,满脸羞红的用双臂挡住双峰,扭身又将裸背朝向了他。

“傅小鱼!你……你进屋的时候为什么不敲门?你真是太过分了!”她羞恼的责问道。

傅小鱼现在的感觉当真郁闷之极,本来他在看到花木兰的裸背时,便想要立即转身避开,谁料想霍勒斯的身体竟然不听使唤,而某个部位更是“怒不可遏”地支起了帐篷,让他只能哀叹不已。

“嘿嘿!木兰。这都是误会,本来我听到扫地声,还以为妳在干家务,谁想到……”

说到这里,他忽然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因为以花木兰地敏锐,不可能在房门虚掩下,还察觉不到他的接近,而且谁又会在刚刚清扫完毕时。就立刻脱衣换衣呢?

“对不起,看来我确实犯了大错,以后我会注意敲门的。”他故作歉意的说道,想看看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花木兰沉默片刻,竟然捂着胸部转过身看了看他,然后紧咬樱唇羞涩的说道:“我要换回被你看去的便宜!你现在就脱光衣服让我也看看!”

傅小鱼虽然心有准备,却不料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想了想他忽然明白过来,不由微微一笑。满脸轻松地走进房间,躺在自己的床上。

“妳们女人还真够奇怪的,虽然我对这次任务极为不满,却也没想过将怨气撒到妳的头上。妳何必为了转移视线而牺牲色相呢?幸好这幕情景没有被赵云兄看到,否则我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你……你说什么?什么转移视线?明明是你……”花木兰神情慌乱的想矢口否认,可是当她看到傅小鱼那戏谑的眼光后,立时没了狡辩的念头。

“好吧!既然你已经看穿了我的把戏,我也没必要再同你演戏了。我知道你心中的不满和疑问,可我实在没有什么好解释地。因为这次任务确实是临时变更的,我只知道我要对付的目标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绝不是黑帝教的那些魔造士可比。如果确认对方是男性,任务就会由我出面完成,如果是女人,虽然我也可以担当下来,却绝没有你出面更有把握,所以我就向姜子牙建议让你接替这次任务。”花木兰一边平静的解释着。一边从身后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一下。

一道闪光过后,她的裸露身体已然穿上了一身休闲服,原来刚才的那一幕不过是她利用超界装备变幻出来的假象而已。

傅小鱼见状一阵无语,连向她责问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他实在搞不懂花木兰是个什么样地女人,似乎随心所欲却又精于算计,对此他只能坚定敬而远之的念头,再也不接受她的好处。

“既然这次任务是妳建议的,而不是姜子牙最初的本意,那么我的接替也仍然是在帮妳。任务结束后。我便算兑现了我地承诺,从此我们互不相欠,妳结妳的婚,我赚我的乙太值,希望妳也不要食言。”

说完他起身向外走去,却被花木兰横身拦住了去路。

“傅小鱼,你先别急着走,我们必须把话说清楚!我爱和谁好是我的自由,你凭什么指手画脚侮蔑我的人格?我接近你虽然是因为任务驱使。可我一直在用心帮你,何时让你吃过亏受过伤害?你现在这般与我划清界线到底算什么意思?如果不说清楚你今天就别想离开!”

她挺着丰满的胸部。毫不顾忌的顶到傅小鱼的身前,使得他不得不向后面退去,直到重新坐倒在床沿上。

“妳……妳这是何必呢?我这人最讨厌被人控制或者利用,妳的所作所为也许不是出自本意,可我还是不能忍受,更何况我也绝不想介入妳和赵云之间的感情纠葛,以后我们保持距离还能做做朋友,否则必然连朋友也做不成地。”他很无奈的说道,不由又想起了当初阿雅对自己表白时的情景,他知道自己最怕的不是被花木兰利用,而是怕她对自己产生感情,那才是他不想面对的局面。

花木兰闻言明显愣了一下,她的眼神复杂而矛盾,似乎傅小鱼给她出了一道极大的难题。

“晚了!……已经晚了!我的心再也不能一心一意的放在他地身上了……你若是一个普通人类该有多好,可你偏偏拥有异魔战神的所有力量……”她神情怔怔地说道,忽然转身奔出房门,只留下几滴润湿地面的泪水。

傅小鱼听到这句话后,不由感到异常的失落。之前释观音也说过类似的话,可是他因为对方地女神身份,感触并不深。然而现在花木兰也这般说起,顿时让他清醒过来。

毫无疑问,现在与他有过感情纠葛的几个女人中,只有阿雅真正喜欢身为人类的他,其他人虽然口口声声说看中的是他,可是若没有异魔战神的强大与魅力,她们又怎么会看上一

通通的人类小子呢?

可是现在他偏偏没有资格去爱阿雅,即使他渴望去爱一个真正爱他的女人。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为阿雅多做点儿什么。既然南官明月身份可疑,有可能伤害到阿雅,那我就更要弄清楚来龙去脉,即使牺牲色相也在所不惜!”

南官明月所住的别墅位于“东陵女校”南面五百米处,背靠一座不高的小山,上面郁郁葱葱长满了各种草木果树,环境甚是幽雅静谧。

天未黑,傅小鱼便来到别墅附近,想先一步潜伏进去。免得对方早有预谋,到时措手不及。

不料南官明月竟然比他回来地还早,一进别墅就关上了所有窗户,拉紧了所有窗帘,根本就不给他丝毫潜入的机会。

如此一来他更加担心起阿雅来,因为对方若不是为了他而接近阿雅,那事情就很容易解决,大不了他狠心干掉此女,也就无所谓威胁了。

而另一种可能处理起来就要麻烦多了,他现在只能自保而无法保人。一旦阿雅成为威胁他的人质,他是一点儿救人的把握也没有。从特行局对待南官明月的策略上就能看出,此女绝对不好对付,否则也不用牺牲他的色相去达到某种目的了。

既然没法潜入,他只能潜伏在附近的山坡上,静待午夜子时的到来。

在晚上六点钟地时候。他看到阿雅骑着一辆崭新的摩托跑车驶入了别墅大院,估计那辆被花木兰一脚踢爆的摩托车,一定被她记在了某盗贼的头上。

透过窗帘上的影子,他看到了阿雅每天经历的生活,吃饭、练舞、弹琴、唱歌,似乎一切都很正常,都很符合她现在的明星身份。可傅小鱼却越看越心惊,因为他发现阿雅的改变不仅在声音歌唱上,还有舞蹈与弹琴上的巨大成就。

过去的阿雅只会在舞厅跳一些摇头摆尾地迪士可,现在她明显成了一个真正的舞者。一个动作舒展优美,形体柔顺自然的专业舞者。而那旋律多变,流畅欢快的钢琴技法呢?

恐怕没有十年八年的苦练和明师指点,即便肖邦再世也无法在两个月内达到这种水平吧?

现在的阿雅,就像被一个音乐家加一个舞蹈家,再加一个歌唱家地灵魂附体了一样,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若不是他在救她时听到的那几句话,看到的那种羞涩的眼神,他一定会认为她已经失去了本来的灵魂。

疑惑中。他终于等到了午夜子时,却不见南官明月打开二楼的窗户。

阿雅在十点钟时便熄灯睡觉了。她住在一楼的一间向阳的卧室里,傅小鱼用耳朵就能锁住她的脚步声,判断她所在的位置。南官明月则住在二楼地东南角,在十一点半时也熄灯睡觉了,至少他感应到的情况是这样。

“靠!这个女人一点儿也不守信用,非得本太帝天用砖头砸碎妳家的玻璃,妳才高兴吗?”他不爽的叨咕了一句,只好悄悄向别墅靠去,想办法自己撬门开锁割玻璃。

可是当他经过别墅的另一侧时,却看到二楼西北角的一间客房开着窗户,让他感到十分吃惊。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竟然可以在我严密监视下,不知不觉的打开了这扇窗户,搞不好她早就察觉到了我的潜伏。若是那样,这次任务可就凶多吉少了。”

他毫无信心的叹息了一声,纵身跳到二楼窗台上,弯腰从打开地窗户钻进房间,向东南角的南官明月卧室潜去。

别墅内虽然漆黑不见五指,却无碍他地行动自由。在“天堂仙苑”大战神魔佣兵团的时候,他的人类感官系统已经被“太神技”改造,达到与异魔战神同步反应的效果。

从这一点来说,他现在仅剩的人类脑袋已经不那么“纯净”了,而这种趋势也会越来越严重,只是他不敢去想而已。

卧室的门被无声无息地推开。傅小鱼警惕万分的缓缓步入,将眼光锁定在窗前的一张睡床上。

那是一张仿欧式宫廷的雕花铜床,上面垂下的圆形纱,将一具凹凸有致的曼妙身躯隐隐罩住,阵阵女体的香气充斥着房间的每个角落,香的有些异乎寻常,让他感到微微地眩晕。

傅小鱼站在房门处静立了片刻,感受着脑内涌起的一股股强烈的亢奋情绪,他知道这才是自己身为人类的切身感受。比起这种异常的亢奋,虽然霍勒斯的身体也昂然翘首,却显得淡定从容的多。

“香气里一定含有催情的药物成分,要不自己绝不会在未看到女人的裸体前,就这般亢奋莫明。好个南官明月,本太帝天倒要看看妳还有什么花招!”

他冷笑一声,完全闭住呼吸,上前一把将纱扯落,露出一具雪白赤裸地诱人女体。有点儿奇怪的是。南官明月虽然完全赤裸着身体,却用层层黑纱裹住了头面,透出一种神秘而刺激的气氛。

“你让我满足,我就会满足你的愿望!”她低沉着嗓音缓缓说道,在黑暗中显得很不真实。

傅小鱼早就预计到会有这一幕,本能上他自然愿意扑上去尽情享受,这样也等于完成了特行局的任务。可是他又直觉这是一个危险的陷阱,跳进去的结果虽然未必伤及身体,却可能在其它方面造成更大的伤害。

到底是什么伤害呢?他强忍着头脑里和身体上的冲动,艰难的思考着。

南官明月见傅小鱼一直犹豫不定。便继续开口诱惑道:“傻瓜!还犹豫什么?难道做这种事还能让你吃亏吗?我特意把脸蒙上,就是不让你在第一次地时候感到害臊,你可以把我想象成任何你喜欢的女人,我不要什么情爱,只要原始的快乐!”

傅小鱼听后大感难堪,连忙分辩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婚物语】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