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神婚物语 >神婚物语_第99节

神婚物语_第99节

作者:金鹰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3: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这就不对了,我们可是一个小队的成员,要风雨同舟、福祸与共才对,你这么说也太绝情了吧?”凿穿见傅小鱼突然又舍弃了牠,不由紧张万分的央求道。

傅小鱼却毫不留情的冷笑道:“小队也是之前的事情了。拿了自由点后,难道你还肯替我付酒钱?若是真的绝情,刚才就看着你被毒死好了,说不定役蛰还能多分我一点儿。凿穿,做这一行你应该比我经验丰富吧?还看不透所谓的行会规矩,都是强者给弱者立的,所以弱者绝不能违背,要违背只有强者自己才可以。风雨同舟、福祸与共这种事,只有在弱者之间才会偶尔出现哪!”

凿穿顿时被他说傻了。但是心中也突然有了一种明悟,牠抬头看了看役蛰,忽然向傅小鱼拱手道:“今天我凿穿算是长见识了,多谢太帝天兄弟地一番教导,今后凿穿若有成就,当拜太帝天今日所赐。”

说完牠又向役蛰说道:“自由点是我付出鲜血赚来的,请你兑现魔行者行会的奖励承诺,今天的事我凿穿发誓当作没有发生过,只是以后你役蛰的事情也不要再找我熊魔族加入,我们以后大道朝天。各走半边。”

役蛰只是盯着傅小鱼看了半天,忽然失笑道:“好!好!役蛰果然没有看错你太帝天,事情最好是这样,如此大家都皆大欢喜,何必你死我活呢?”

说着牠从兜里掏出两个袋子,随手扔到桌子上。里面发出了一串清脆的响声。

傅小鱼还没见过自由点的模样,便首先拿起来打开看了看。他发现那所谓的自由点,竟然是拇指大小的黑色水晶,样子很像原子笔,带着六面地棱角,其中还夹杂着几个蓝色和红色的,色彩十分眩目。

他猜测这些颜色不同的水晶,可能代表不同的面值,就如同赌场的筹码一样。

虽然数目多了带起来不方便,却比以太值更加实在。至少自由点是实实在在拿在手里的东西,让人心里踏实。不像若是特行局倒闭了,那以太值就连影子都没有了。

“自由点我收下了,就不打扰你们兄弟继续进行未完成的任务了。”他也不说废话,收起自由点后便转身离开了小酒店。

凿穿也跟着走了出来,大踏步向广场走去。

二人出门后,爆杀从里面跳出来恶狠狠的说道:“役蛰,让我在半道杀了他!”

“胡涂!既然人家有了提防,你还能成功吗?先前两只胳膊都奈何不了人家。更别说现在了,等回去把胳膊复原后。再找他们也不迟,现在最重要的是控制界塔。”役蛰毫不留情的反驳了牠地提议,转身向里屋走去。

很快牠又脸色铁青的跑了回来,愤恨之极的说道:“***!小娇那婊子也跑了,一定是太帝天那家伙大声嚷嚷时吵醒了她,说不定还是他故意的呢!”

爆杀也不由变色道:“那还不把她追回来?答应黑山老妖的事情若是没办到,那我们亡灵魔族在五千万层MCJ里,可就不好混了!

“我岂能不知道这点厉害,可是现在正是夺取冥灵军控制权地时候,一旦被后来的冥神差先下手,我们就等着帝尊的魔刑吧!”

最后,役蛰终究选择了先完成帝尊的大业,与爆杀一起再次赶回了界塔城。

傅小鱼出来后并没有与凿穿一起走,他绕了一个大圈后,来到小酒店附近的一条胡同里隐匿起来。

时间不长,役蛰和爆杀从后门悄悄溜了

只见牠们身前忽然卷起一团黑雾,托着牠们轻飘迅滑去。

“这两个家伙果然门道不少,这种魔技若是学会了,恐怕比开汽车还要方便。”他随口嘀咕了一句,却没有立刻跟上去,仍然隐藏身形站立不动。

又过了一会,一个娇小的身影忽然从酒馆后门溜了出来,步履甚是蹒跚不稳。

傅小鱼这才转出身形,来到她的面前微微笑道:“冥狐族果然机智过人,懂得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的道理,不过妳现在受伤严重。恐怕走不了多远,役蛰又对妳势在必得,不如先找个地方修养一下再做打算。”

小娇见来人是他,这才丢掉惊恐地情绪,羞涩地鞠躬道:“多谢太帝天大哥的提醒,否则小娇还不知道自己即将生不如死呢!那黑山老妖变态之极,最喜欢虐玩三界生灵,以他人痛苦为最高享受,所以小娇真的打心底里感谢太帝天大哥。”

“小娇也知道这副伤体很难远逃。可是躲避在这里会更加危险。那役蛰号称灵魔神,乃是魔帝撒修麾下的四大魔神之一,擅长操控亡灵。那界塔城里的冥灵军本就是亡灵出身,没有八位死神的掌控,必然会被役蛰控制,到时这方圆万里都将是牠的天下,我们还能躲藏在哪里?”

傅小鱼感到有点儿好笑,连忙伸指按住她那喋喋不休的樱桃小嘴,嘻嘻笑道:“我是让妳躲避。并不包括我,我看妳就躲在狐香里,那里是妳族人开地,有许多外形相似地族人,只要稍微化妆一下,就不会被人看出来。而且这时候役蛰牠们也不可能有闲心去那里找乐子,待我将牠们地底细和目的弄清楚后,便一窝端的干掉,到时妳就不用东躲西藏了。”

小娇亲眼见识过他的厉害,只是这时才回想起来。不由脸色更红道:“刚才的话是小娇的冒失,忘记了太帝天大哥的英明神武,真是该打。只是我这伤体不便于赶路,还请太帝天大哥自己先行,我自行赶去即可。”

傅小鱼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托在臂膀上。眨眼间就飞到了千米高空:“若是我自己先行,又何必在此等妳?一起走也慢不了多少,不信妳看!”

小娇一开始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轻薄自己,不料耳边却呼呼响起风声,睁眼向下看去,却吓得大叫了一声,一把抱住了他地脖子,将香喷喷的光滑脸蛋紧紧贴在了他硬硬的胡茬上。

“唉!女妖就是女妖,果然妖媚的要命。下次可不能这么随便就抱她们了,真是自找苦吃啊!”

看着小娇那先是惊恐,后又变得红潮涌动的动情模样,他不得不感叹自己又犯了一把大男子汉的老毛病。

“太老大,要不要绛雪把这个女狐妖也收进神鞘空间里呀?现在她对你可是很动情意呢!”澹台绛雪又忍不住现声挖苦了他一句。

“绛雪,妳好像不明白喜欢与爱的分别吧?其实当初奥莉卡在危机时产生的为爱我而死的想法,并不是真正的爱情,那只是她心中对爱地一种迫切需要,即使换一个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她也会产生这种想法的。”

“死神凰的情况也有些类似,只是比奥莉卡更加目标明确而已。而小娇则是本性多情所致。我身上的异魔战神连女主神都要动情,更别说她这个小小的女狐狸精了。”

“真正地爱情,应该像我和冥碧霞那样,互相为对方付出一切都可以,不惜生命,不计代价,抛除情欲,灵识交融,如此才算真爱。所以到现在,除了妳本身就在灭神兵里以外,只有碧霞才符合妳说的收进神鞘空间的条件。如今的情况,正说明妳先前的判断有误,估计只要心里对我有情欲想法的女子,就能不被灭神兵排斥而收进去,妳想想对不对?”

台绛雪沉默了片刻,似乎不想接受这个矫正,不过她还是答应修正,并且建议他,是不是把神鞘空间改成“情妇空间”更贴切些,气的傅小鱼真想狠狠打她屁股一顿,却又没有地方下手。

以傅小鱼的速度,说话间他们已经到达了狐香的上空,于是他把早已浑身酥软的小娇,放到后院一个安静隐蔽地房间里,这才重新飞到空中,观看界塔城的变化形势。

此时界塔城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住在其中的妖魔族商人,正在收拾细软,赶着大车小车向城外撤退。而八大城区的冥灵军,就像一锅开了的黑米粥,乱哄哄的到处乱窜,即使还有几万名冥差在维持秩序,却因为没有上头的命令,不知道该如何整顿军队。

傅小鱼绕着城区飞了一圈。很快在坤城区发现了异常现象,只见一股黑烟从坤死神府邸里缓缓冒出,很快就扩散开来,变成淡淡的黑雾,将整个坤城区笼罩起来。

稍后,其它几座死神府邸也相继出现相同地现象,最后整座界塔城地外城都被完全盖住,看起来就像那些被空气污染了的重工业城市。

见状,他又飞进黑雾中感受了一会儿。发现这些雾气中有很多微小地生物,犹如病毒一样能够钻进冥灵军人的阴身里,最后聚集在脑部,完全控制其神智意识。

不过他身上故意散发出来的核幅射,却是这种小东西的催命符,只见他飞到哪

里就空出一大块洁净的空间,如不是他还想看看役蛰么,他早就一顿乱飞。将牠们通通吸进兽神铠冑里,彻底消灭光了。

时间又过了几个小时,界塔城里的混乱已经缓缓平息,所有地冥灵军已经回到自己的军营,整齐划一,十分听话。那些冥差虽然不是阴身,但是本身的冥神力却极其微弱,所以神智也受到了黑雾的影响,只是没有达到俯首帖耳的程度罢了。

此时城里的妖魔族商人,几乎都转移到了城外。傅小鱼寻思着是不是也把小娇转移出去,可是当他来到狐香之后,却发现里面人去楼空,一个冥狐族人也找不到了。

“应该是被老狐娘带走了吧?反正不会是役蛰牠们就是了!”想到这点,他便放下心来,静待城里的变化。

时间不长。各城区忽然响起号角声,此起彼伏,极有节奏。接着大地开始轰隆隆震颤起来,仔细一听,不过是冥灵军同时移动脚步的声音,只是几千万人同时移动,那声势自然惊人。

震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八大城区之间都有兵力调动的现象,动作都很整齐迅速,可见役蛰控制亡灵阴身地手段果然了得。

又过了一会儿。脚步声突然停止,界塔城顿时静到极点,大有风雨欲来前的宁静气氛。

“呜呜呜!……”连续的呜咽风声,从界塔内城排山倒海般传出,彷佛大地一下子裂了个口子,狂吹起九天罡风来。

再看界塔庞大的塔基开始缓缓转动起来,彷佛有上百个圆环在同时逆向转动,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正在转动某种密码锁一样。既壮观又奇异。

风声就是从基座地下的无数风眼里吹出来的,无穷的阴森寒气被夹带出来。彷佛隆冬忽然降临,温度遽然降低了几十度。

“卡嚓!卡嚓!……”一连串的顿挫声接连响起,旋转的圆环塔座也纷纷停止了转动,固定在了一个特殊地序列里。

这时界塔的第一层门户已经完全打开,露出一个十米多高的巨大门洞来,彷佛吞人的猛兽,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压抑感。

两道身影在这时迅速掠进内城,向界塔开启的门户飞速冲去,傅小鱼轻飘飘地跟在上方,也跟随着钻进其中。

界塔内极其空旷,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品,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建成的,连一丝灰尘也没有。一对螺旋而上的石梯,就像人类DNA的基因排列,无穷无尽的向上延伸而去,半途不见一根支撑的柱子或者横梁,完全违反了建筑力学的常识。

傅小鱼不紧不慢的跟着役蛰缓缓向上飞去,也不去碰那些石头旋梯,不一会儿已经到达了大约千米的高度。

这时役蛰停住了脚步,来到一处略微突出地界塔外壁前,伸手将一个圆环放在一处同样形状的凹槽里,然后逆向转了两圈,再看那处凸起的墙壁,顿时缓缓收入外壁里,露出一个不宽的夹层通道来。

役蛰见状十分欣喜,闪身钻入其中,爆杀却等在外面,静观放风。

傅小鱼等了半天,也不见役蛰出来,终于不耐烦的靠近爆杀的身后,伸出一只手轻轻扣在牠的后脖颈上。

“告诉我,役蛰进去到底在干什么?”他故意露出邪恶的笑容问道。

爆杀直到被抓到时才警觉过来,可是身体已经莫明失去了控制,而体内的魔能也在迅速流逝中。

“你……你还是来了,役蛰说你一定会来,本来我还不信,可是现在……哈哈!你终究还是落入我们地算计里了!”爆杀不惊反喜的大笑了两声。

“你笑地这么惨,是要向里面的役蛰发出警告吧?可惜不管我陷入了什么陷阱,我保证你第一个当垫背。好了,快点儿说役蛰干什么去了,只要你说的清楚,我就放了你。”傅小鱼毫不在乎的威吓道,根本就没把牠的话当回事。

“你……你说的是真话吗?其实这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役蛰进去不过是放出来两个人而已,他们曾经都是魔帝的手下,在上一次的斗魔大会战中被藏冥皇擒住,关在了这里。”爆杀也不隐瞒的说道。

“那你们怎么有打开界塔的方法呢?应该只有藏冥皇才知道吧?那八位死神也不过是指挥者,但是八卦变动组合的顺序,却只能从藏冥皇那里得到才对,你们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魔帝帝尊给我们的,至于帝尊如何得到的,我们就不知道了。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你应该信守承诺放了我吧?”爆杀有些担心,又有些渴望的颤声问道。

“哼!我太帝天的话,比劳什子圣旨都算数,说放你就放你,绝不轻放!”

说着他抬手一扔,将爆杀扔进了那个夹层通道里,然而爆杀却满脸的惊恐,惨叫一声“你骗人!”,便忽然没了声息。

“我怎么骗人了?我确实放了你啦!只不过没说一定放在哪里而已!”他故作叹息的嘀咕了一句,忽然闪身向上方激射而去。

这时,那夹层通道里也电闪出两个骷髅般的身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神婚物语】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