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现代修真史 > 现代修真史_第97节

现代修真史_第97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0:2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13
要修炼到大成境界,需要的时间虽然漫长,但对修真者来说,漫长岁月转瞬而过,有的是时间。

而想到这般仙境是我悟出仙灵园第二重法决,那如果悟出第三重,第四重,那时,又是何等情形,想到这里他们都望着我,希望我能悟出后面的法决,但也知道我的修为还浅,不是很容易悟出。一般来说,仙器的威力与持有者的修为悟性有很大的关系,而我缺少的就是修为。

我自是不明白他们的内心想法,也不知道他们对我寄以厚望。而想的是自己悟出了仙灵园第二重法绝,不再惧怕玄炎火,但想到老鬼在外面死守,等着自己出去。虽说阵法阻挡住老鬼对自己的暂时纠缠,可是自己也出不去,绝域内是不是还有其它玄妙,不能得知,连回家的时间也耽误了,想到这里,内心急不可待,心中大骂老鬼可恶至极,但自己除了骂以外,对这老鬼还真没有其它办法可以使用。

洞外守候的老鬼,这时候心里也忐忑不安,他先前想到我在玄炎火中绝无生望,想及失去一个打斗对手,怒火之下,朝着山峰连连轰炸,直到冷静后才停手。

这时候见到玄炎火恢复原状,心里期望我还活着,虽说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心里也不明白为何独对我这个小鬼有好感,亦有几分喜欢。

想到烦躁处,吼叫道:“小鬼,你死了没有……快说……”

老鬼的吼叫惊醒了仙灵园内沉思的我们。

银老等元婴体望着我没有说话,我也知道他们的意思,虽然有了应付玄炎火的法宝,却对老鬼无可奈何,我苦笑着心想,这老鬼可恶,在大骂我死……呃,老鬼真糊涂,也不想想,我死了还能说话呀。

寒儿听到老鬼的喊叫声,跳到我怀里,抱着我的脖子扭来扭去,叫道:“哥哥。”

她还记着先前骂老鬼的事,想起来感到很好玩,想再去骂,我想起来也感到好笑,笑道:“好,那咱们再出会会老鬼。”

我抱着寒儿跳出仙灵园。

银老等元婴体见状大摇其头,对我和寒儿敢捉弄雷魔君既惊讶又好笑。

山洞里经历了玄炎火流后,温度灼热无比,但比起玄炎火流来千差万别。洞内虽灼热,我运功护体自是不怕,寒儿身上有极寒之气,更是无所谓,而且很舒服的样子。

看到老鬼在外面暴跳如雷的模样,寒儿大感有趣,喜喜直笑。

我也忍不住笑道:“老鬼,你发什么神经病,很希望我死呀?”

老鬼在失望中突然间听到我的声音,内心狂喜,心想,原来这小鬼没死,哈哈,没死就好。奇怪,他怎么顶得住玄炎火的威力,安然无恙,但想及我没死,内心鞍钢比什么都好,狂笑道:“小鬼,你没死呀,哈哈……”

我心想,这老鬼一再提到我没死,好像很不希望我死的样子,见到我没死虽然和先前一样凶神恶煞的,但语气中带着一丝喜悦,难道老鬼是因为我死了没有陪着他打斗才这么高兴,骂道:“老鬼,你很希望我死呀?”

老鬼神情状似很高兴,对我的话也不以为意,狂笑道:“没死就好,快出来跟我打,哈哈……”

我听老鬼提到打,身上一阵无力感,这老鬼刚才还在关心我没死的事情,现在马上想到的是打,我怎么这么背,无奈道:“老鬼,除了打你就没有其它事情吗?”

老鬼一愣,不解我的话,也不多想,道:“小鬼,管它什么事情,那有比打一场带劲,快出来。”

我心里气结,老鬼除了打其它的都不理不睬,提醒道:“老鬼,你就没有想过要出去,永远呆在绝域内?”

说出这句话的目的是为了转移老鬼的注意力,也不对老鬼抱有希望,以我的对老鬼的了解,打是唯一让他感兴趣的,老鬼听了我的话后,应该是大声反对才是,我很笃定地这么想。令我惊讶和意外的是,这次老鬼不但没有狂吼,而且脸上露出迷惘的神色,低头不语。

我大感奇怪,心想,老鬼那一根神经有问题,这不是他的性格嘛,忍不住问道:“老鬼,你在玩什么花样?”

我不知道,我的一句话令老鬼心潮起伏,情绪不定,表面上虽然看不出什么,老鬼沉封多年的记忆被我揭开。老鬼心想,我以为自己将心事深深埋在心底,永远不在意了,想不到小鬼一句话犹如一道耀眼的强光,毫不留情地揭破那一层记忆。

他又想到,自己何尝不想出去,可是也由不得自己,被困在这鬼地方,令自己烦躁不堪,想当年,自己何等的逍遥快活,随心所欲,任意漂流,现在……孤零零地在绝域内呆着,发狂的时候只有对着漫山遍野发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

想到生气处,心火大盛,跳起来吼道:“小鬼,你以为我愿意呆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你以为我乐意……哈哈……”

狂笑声响彻云霄,山石为之变色,草木怪叫,狂笑声中带着一丝无奈,一丝苍茫,还有高傲,随即,轰轰的爆炸声在老鬼的双手舞动中响起。

我正在对老鬼的反常感到不解时,老鬼突然发狂,这一次的怒火好像比以前更盛,狂笑不再是得意,而是无奈和苍凉。

寒儿在老鬼发狂时两眼向我望来,想问老鬼怎么突然发狂。

我也对老鬼突然间发狂不甚了解,无奈摇摇头,不过,听他笑声中的悲伤无奈之情,及他的在绝域身处多年,可能是身不由己,隐隐约约猜到他是因为出不去而发泄。

心里一动,如果老鬼愿意不和自己打斗,那么自己试着用法宝带他出去,对大家都有好处,自己也可以早日回家,但也担心以老鬼的性格,出去后会给修真界带来什么后果,不无担忧。

老鬼狂笑不停,双手乱舞,周围尘土飞扬,头发胡子零乱,形象极为狰狞,狂到极处,雷珠出手。

老鬼的法宝雷珠看似不起眼,威力却大的吓人,雷珠一出,轰轰的爆炸声更胜前前十倍,煞是惊人魂魄。

我不由咋舌,如果老鬼一开始遇到我时,这样一阵轰炸,自己那有机会逃跑,早就被捉住了,看来当时老鬼是逗自己玩。

老鬼这次发怒的时间很长,一直等到老鬼发泄完后黑着一张脸又坐到洞口。

我暗骂不已,这老鬼人虽然在发狂,却时时刻刻不忘将自己捉住,看看,发泄完后又坐到原来的地方守候,这老鬼真的难缠之极。

我嘲讽道:“老鬼,发火是没有用的,除非你把整个绝域炸掉,不然……你还是老实代在这里吧。”

老鬼似乎发泄一通后心情好转,哼了一声便不再出声搭言,心里想,小鬼,你以为我不知道炸掉绝域,可是这鬼地方奇就奇在这里,被下了禁事炸不掉,不然,哼,我早就出去了,还要你说。

接着又想,小鬼,现在由你冷嘲热讽,等我捉到你时有你受的,随即想到这小鬼不怕玄炎火,又缩在阵内不出来,自己还真没办法,也罢,我就在这里等着你,除非你永远缩在里面不出来。

我见老鬼不言不语,脸上有不以为然的神色,宿是不相信自己的话,便道:“只要你同意不为难我,我有办法带你出去……你想想,我能进来自是能出去。”

老鬼神情不以为然,心想,小鬼想的美,你以为你能进来就能出去,我看你小小年纪被永远困在绝域,知道以后会发狂,所以不告诉你,哼,你以为你真的能出去。

老鬼不说话,我以为他非要和我打斗,气道:“老鬼,难道你宁肯被困绝域也不愿意出去,”说完后心想,难道老鬼能出去,那他为什么不出去,或者说禁制就是他布的,不然他为何没有任何反应。

老鬼被我一激,吼道:“小鬼,你以为你能进来就能出去,做梦去吧。”

我一愣,老鬼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出入不同,还是自己进来时毫无反应的第二重禁制出去时启动了,以老鬼之能也破不了,他知道凭我的修为也破不了。想到这里,内心狂震,有一丝不安的情绪进入心头,问道:“老鬼,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老鬼说出来后心想,自己怎么告诉他实话了,也罢,说就说了,听到我的问话,毫不犹豫道:“小鬼,实话告诉你,绝域内的双重禁制是两个人布下的,第一重禁制还好,厉害的是第二重禁制,如果说有人能闯过第一重禁制,决难突破第二重,我知道小鬼你是怎么闯过第二重安然无恙的进来,但是要出去,却又不然,因为……因为当年布下禁制的人主要是防着绝域内往外闯的人,所以小鬼,出去比进来要难上一百倍,明白了吗?”

难得的是这次老鬼没有发火,说的和颜悦色,虽然和他头发胡子零乱的形象不符,但由于他先前的狂傲,这时一本正经的娓娓道来反而觉得较为可信。

内心不安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不由心情烦乱,千头万绪不知如何说起,突然想到,老鬼不是说除了我没有人闯过第二重吗,我可以凭借金莲法宝进来,也可以出去,再说老鬼也不知道我的法宝是仙器,想到这里失望不安的心情得到了一丝安慰。

同时想到,老鬼说下禁制的人是为了防止由内向外闯的人,那岂不是指的是他自己吗,难怪有些吞吞吐吐,这老鬼也有脸皮薄的时候……难得!

心里有很多的疑问,老鬼是自己跑来还是被人关在绝域,在这里有多少年了,绝域内到地有什么秘密,老鬼真如银老所说是四大魔君之一的雷魔君吗……

但这些不是主要的,当务之急是和老鬼取得和平,问道:“老鬼,你不要管我能不能闯出绝域第二重禁制,只要我出来你不攻击,我自有办法带你出去。”

老鬼内心冷笑,心想,就凭你也敢夸口破除第二重禁制,你那点修为面对第二重禁制太渺小了,我经过多年的尝试难道不明白第二重禁制的威力,小鬼真实大言不惭,嗤之以鼻道:“小鬼,你就死心吧,也许你有不错的法宝,但是第二重禁制的威力太厉害了……哼,你还是出来和打个过瘾才是正事。”

我心想,这老鬼根本不相信我有能力出去,他在这里多年,自是清楚知道第二重禁制的厉害,也看出我的修为浅薄,不足以闯出绝域的第二重禁制。

而我想到在和老鬼追逐中为避开老鬼的纠缠,在第二重禁制被攻击的事,心有余悸,那威力太大了,当时自己不顾里面守候的老鬼往内跑,也不敢硬接,但不管怎么样自己得尝试,有仙器在手多少有些信心和希望,我就不信身上的法宝里面没有一件能克制第二重禁制的法宝,可是老鬼死守在洞口,自己连尝试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一定要和老鬼取得和平解决的机会,不然自己连尝试的余地也没有。打是打不过老鬼,只能说服,可是这老鬼似乎失去了出困的信心,也死心了,现在只想着打来发泄,自己拿什么来打动老鬼那颗对出困已死的心,让他有勇气面对第二重禁制……

银老不是说老鬼是四大魔君中的雷魔君吗,自己也许利用老鬼的好胜拨动他的心弦,只能试试了,冷声道:“想不到横行修真界,自负自傲,大名鼎鼎的雷魔君是个胆怯心虚的人,嘿嘿……”

老鬼心神激荡,情潮汹涌,他内心一直不希望我知道他的名号,至于是什么原因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时听到我冷嘲热讽中依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号,像发疯的莽牛,狂啸一声,然后双眼圆瞪,以不可思议的语气喊道:“小鬼,你怎么知道……我是雷……雷魔君……”

我心想,老鬼终于坐不住了,现在自己还弄不明白他是自原留在绝域,还是被人所困,但依我猜想,后者的可能性较大,知道机会难得,成败看此一举,依然故我的冷声道:知道又怎么样,雷魔君再厉害还不是被人困在绝域不知道多少年了,连闯出绝域的勇气都没有,甘愿被困……老鬼,你是雷魔君吗,我看不像啊,雷魔君自负一世,狂妄自大,随心所欲,来去自如,啧啧,那像你……看似暴燥好胜,内心消极,面对绝域禁制惊骇后怕,只好拿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石头发泄,可怜的花草树木啊……

老鬼被我冷嘲热讽的忘记我是怎么知道他叫雷魔君的事,狂笑道:住口……小鬼,我雷魔君什么时候胆小怕事过,

只有过了老鬼这一关才有机会与尝试着闯过第二重禁制。想到这里不再理会老鬼,抱着寒儿跳进仙灵园内。

第五十三章仙园闭关(一)

第五十三章仙园闭关(一)

仙灵园内银老等元婴体神情愉悦,心情舒畅,流连忘返在优美的环境中。

见我抱着寒儿进来,心想,雷魔君遇到小哥也真是倒霉,而这对兄妹也真是绝了,身在险境却还有心思捉弄雷魔君。

红云前辈却没想那么多,对着我们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我知道她的开心是见到寒儿的缘故,众元婴体中她对寒儿最为喜欢,似乎片刻也难以离开。

寒儿思想单纯,对红云前辈大有好感,见到红云前辈,从我怀里一跳而下,被红云前辈拉着去一旁玩了。

我对银老说道:“老鬼太难缠了,和他谈不拢,这老鬼真是不可理喻。”

银老心想,雷魔君的脾性就是这样,没有人不怕他,小哥敢捉弄他已经是奇闻了,忍不住想笑,这小哥也是一个难缠的人。内心又想,如果小哥被永远困在绝域,那自己等元婴体也被困在绝域了,自己是元婴体,出不了仙灵园,暂时不担心被困的问题,但被困在绝域也同样不是办法。

而小哥似乎急于出困回家,也是,自己等元婴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