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08节

现代修真史_第108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1: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身形不停,连连闪动,幻影移动间,把围攻捉弄耷伽几人及组成剑阵缠着老村夫的飞鹰门徒一个个像丢垃圾般扫了出去。

    

跌成一堆的飞鹰门徒被我闪电式丢出,他们只觉一阵强大的气劲加身,来不及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晕头转向的飞了起来,然后被摔倒在一起。

    

我三两解除老村夫等人的威胁,怒气难消,全力一掌拍向跌在一起搞不清楚状况的飞鹰门徒,气劲直指每一个飞鹰门徒。

    

飞鹰门徒的人被莫名其妙中扫出,他们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捉弄过,骂骂咧咧慌忙想爬起来找敢在老虎嘴里拔牙人的麻烦,在此时,庞大的气劲加身,胸口一阵窒息难忍,骂出脏话的嘴巴大张着发不出声音。

    

首当其冲,前面的几人在我庞大的气劲下内脏受伤,口中喷血如下雨,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原谅的错误,来人不但不怕飞鹰山庄,而且修为高深,不是他们能够对抗。

    

寒儿感受到我的愤怒,毫不犹豫的跟着我向飞鹰门拍出一掌,一道极寒之气罩向飞鹰门徒,让他们本来酸痛的身体如临冰窟,全身僵硬,又痛又冷,一个个全身冒着白气,牙齿格格响着,紧接着头发眉毛全成白色,脸上有一层厚厚的冰霜。

    

不止如此,火儿看到哥哥和姐姐在向前面那些人拍掌,不由感到有趣,好奇之下,在我怀里双掌向飞鹰门徒一阵乱拍,一道道红色极灼的气息接连不断的加于飞鹰门徒身上,口里高兴的喊道:“哥哥,很好玩,嘻嘻,我也拍……我拍……”

他好玩,飞鹰山庄的门人却不好玩,可以说欲哭无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在飞鹰门徒口中吼出来!

    

第五十八章血腥魔神(三)

第五十八章血腥魔神(三)

本来在我一掌之下吃尽苦头,接着寒儿的一掌让他们掉入地狱,而火的极灼之掌让他们生不如死。

    极寒与极灼加身,身上发出‘噗哧噗哧……’的怪异响声,既要抗寒又要防灼,纷纷惨叫不已,真是惨不忍睹。

    

老鬼随后赶到,见我已经将人救下,本想在徒弟面前表现一番,目的不达,火就大了,暗骂这些脓包垃圾,就不能多支持一下让自己赶到,现在却一点忙帮不上。

    愈想愈火,不由狂吼起来。

看似狂吼,但老鬼在怒火之下,震耳欲聋的吼叫声直对飞鹰门徒,刻意在吼叫中发出庞大的真元,聚向飞鹰门徒发泄怒火。

    

飞鹰山庄的门徒本来就生不如死,这时候直觉得脑门一炸,双耳像针刺般生痛,不由一个个抱头在地上惨叫滚动起来。

    

响彻云霄的嚎叫声让驻足观望的上千人心惊胆裂,一个个脸色如灰,背上凉嗖嗖的,有些人甚至双腿打颤,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鬼的怒吼声不是针对他们而来,对他们来说影响不大,但是他们如同己受,心中暗叫侥幸,幸好有人出头露面,不然的话,这些就灾难会降临在自己身上,那时候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自己,而不是飞鹰山庄的门徒。

    

我气飞鹰山庄的门人下流卑鄙,无耻狠毒,也不制止老鬼,任老鬼让这些飞扬跋扈,一直肆无忌惮的小人多吃些苦头。

    

老村夫几人见飞鹰山庄的人被我阻止,心里一松,这才发现筋疲力尽,全身无一丝一毫的力道,一个个喘着粗气软到在地上。

    

我忙拿出丹药,喂老村夫几人服下,接着手一挥,一道白气罩向几人,帮助他们尽快恢复。

    事情还没有了结,周围上千人在虎视眈眈,飞鹰山庄肯定不止这些下三流人物,在绝域传出有异乎寻常的变化的时候,风闻而来的修真者多达上千人,以飞鹰山庄的飞扬跋扈和庞大势力,不可能坐着不动,任其他人拿走仙器。

    

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他们不但来了高手,而且不止一部分,大批的高手在此也未可知,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老村几人的疲劳,自己少了后顾之忧才放心应付后面的麻烦。

    

片刻后几人才恢复,疲惫一扫而空。

老村夫首先站起来,神情激动,内心波涛翻涌,他自从在天突峰和妻子自居下人,跟随公子没几天就让公子闯入绝域涉险,他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极力阻止,也为何不跟随公子一起去涉险,只要跟着公自身边,哪怕遇到天大的危险他也心安一些。

    但他也知道,以公子的个性,即使他这么多了也无有用处。

公子走的时候声言最多十几天就回来,可是一去五年多啊,他一天天的在等,而公子却不见返回。

    焦心的煎熬让他难以忍耐,他为了进入绝域在天突峰徘徊两百年有余,对绝域的危险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他见证了绝域有进无出的传说。

    

公子一去不复返,他时而焦急失望,时而却深信公子在某一刻奇迹般地出现在他眼前。

    他每次徘徊在绝域外围,希望公子打破绝域有进无出的神话,但每一次他都失望而回。

    他心如刀割,将公子遇险不回的责任归咎于自己这个下人身上,以此来折磨自己,让心里好受一些。

    

在失望和希望中他等待着,一直等待到今天,而在最需要的时候公子却神奇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并救了自己等人。

    

此时此刻,他哪能不激动,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生怕公子又消失在自己眼前,难以置信之下他手一扬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啪的一声,他感到很痛,确信公子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是真的,自己并非在做梦。

    

我被老村夫的突然举动吓了一跳,感到莫名其妙,干吗无缘无故要打他自己耳光,莫不是老村夫被天鹰山庄的人吓傻了吧,刚要出声询问……

老村夫确定他自己并非做梦,木然的脸上出现红潮,颤动着嘴角自言自语道:“我不是在做梦,公子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我……我高兴啊……”

我这才明白老村夫为什么有刚才令我不解的举动,原来他以为看到我是在梦中,这个老村夫后来跟随自己又改名王天突,真有意思,同时心里一暖,虽然自己不喜欢老村夫自居下人做事一板一眼,但老村夫除了这些以外对自己还真关心自己,在自己被困绝域的这几年里一直在等待着自己,单凭这些就让我感到他对我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着。

    

老村夫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激动心情,向我一鞠躬道:“小公子好,谢谢小公子刚才对老奴等人的救助!”

对老村夫的这一套我还真没办法,几年不见,还是不能习惯,无奈的笑道:“谢什么,救你们是应该的,你就不能不向我鞠躬,自称老奴什么的?”

老村夫再次鞠躬道:“不敢,是我应该做的。”

我还能说什么,遇上这个老固执,我的脾气没了。

    以老鬼暴跳如雷的个性不知道遇到老村夫会是怎么样,也许有好戏看,反正两人有的时间在一起,我突然兴起想看老鬼被老村夫的这一套折磨得有火发不出的样子,想起来觉得有些好笑。

    

耷伽四人一直看着我,刚才在紧急状态,只听到老村夫喊叫小公子,知道遇到熟人,但没看清楚我是哪个,也来不及看清楚。

    他们在被我成功的解除威胁后,身体一软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我喂服下丹药又加上一道真元。

    时不我待,他们也知道危险随时会来,忙着恢复精力,这时才看清楚救他们的人是一个年轻人,而且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五年不见我的样子大有变化,耷伽和易腾一时间不敢确定是不是我,他们知道的是,我不懂高深的修为,而眼前的年轻人却有一身出神入化,令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的奇异能力。

    依稀感到很眼熟,却又不敢相认。

而卡冉撒和小安利就没有见过我的本相,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不会把我联席想到是教他们修炼的小公子。

    卡冉撒更佩服一个比自己小的好看的年轻很有本事,他是最佩服这样的人,小安利却盯着寒儿瞧来瞧去。

    

耷伽和易腾在不敢确定我是不是五年前的朋友时,看到我肩膀上的寒儿,两相对症便确定我是他们的朋友,两人心里一阵激动。

    当年自己的朋友在天突峰伤势好了以后突然间离开,他们知道自己的朋友有仇家后,一直挂念着,希望不要出事才好。

    现在,自己的朋友不但无事,而且有一身常人难以比拟的能力。

耷伽忍不住问道:“你是冰……”

我一愣,微笑的脸色不变,内心却震惊不已,这才想起在佛字阵被老鬼一阵催促,急急忙忙出了绝域后释放被困五年的闷气,忘记幻化身份了。

    心里暗骂老鬼害人不浅,这下麻烦大了,在上千人面前露出自己的本相,大违本意,今后休想过上安慰平静的日子,但也是在修真界,自己的另一身份足以完成九天阿姨交给的任务。

    也罢,事以至此就让我勇敢面对一切吧。

想到这里也释然,内心豁然开朗,点点头道:“老朋友,几年不见,你们还好吧?”

几年不见现在的耷伽已经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英俊刚毅的面孔,挺拔伟岸的身材,双眼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散发着高熬,让人一看就是天生如此,自然而然。

    

易腾比耷伽稍矮,相貌不凡,沉稳冷静,一双眼睛看起来足智多谋,微微挂着微笑的嘴辰,含着几分和蔼,又有几分冷酷。

    

两人一听我承认是冰,高兴极了,立刻想到当年我在天突峰说懂高深的修炼功法而不懂使用是骗他们的鬼话,但也不计较那么多,喜极之下猛地扑过来想拥抱我,但看到我肩膀上的寒儿和怀中的火儿,瞬地在我身前停下来,苦笑着握握我的手,寒儿和火儿这两个小家伙刚才的表现他们看到了,想起来心惊肉跳。

    

耷伽道:“冰,我们很想你啊!”

就这一句话道尽了一切,不需要再用其他的语言,何况此时此刻不是详细谈论的时候,我点点道:“我也是。”

耷伽两人微微一笑,有我这句话就好,知道朋友安然无恙是他们最开心的事。

    

卡冉撒身材粗壮魁梧,当年的虎头虎脑变成今天方面大耳,两眼如铜铃,一看就知道是个愣头青。

    刚才我的一番表现让他佩服不已,从内心已经把我当作朋友,也不管认不认识我,一拳锤在我的背上道:“哈哈……小子,你行啊,你这么厉害早认识你就好了……小子,你长的很好看,比我们村子里的大姑娘还好看。”

耷伽和易腾了解卡冉撒的个性,这时也被逗的哈哈大笑,老村夫就有意见了,他一皱眉头想出言阻止,但又忍耐住了。

    

卡冉撒没有见过我的本相,但我早就知道他了,他根本不会想到,当年他和耷伽在天突峰下打斗时我就在一旁看着,对他的个性我早已了然,也在他的胸膛回击了一拳笑道:“你现在认识我也不晚呀。”

卡冉撒立刻高兴的摇头晃脑,声如洪钟般的笑道:“够干脆,小子,我喜欢你这样干脆的人做朋友,哈哈……”

小安利不认识我,但认识我肩膀上的寒儿。

    寒儿的可爱她特别喜欢,第一次见到寒儿因为喜欢就被寒儿身上的寒气袭击过一次。

    那时寒儿还不能控制身上的寒冷气息,也不会说话,后来能控制身上的气息后,没几天我又带着寒儿离开了。

    这时见到寒儿喜不自禁的想抱抱,她可不像耷伽和易腾想的那么多,怕寒儿身上的寒冷气息,喜道:“寒儿,来,姐姐抱抱。”

寒儿早就认出了小安利,听到小安利叫她,从我怀里直接跳到小安利怀里,笑道:“小安利姐姐。”

小安利顿时忘记了周围虎视眈眈的上千人和在飞鹰山庄门人那里所受的欺负,和寒儿玩起来。

    

卡冉撒这个愣头青也忘记火儿的可怕,见火儿极为可爱,也想抱抱,笑道:“好看的小子,你怀里的这个小家火很可爱,我能不能抱抱。”

其实不用我同意,卡冉撒的两只大手早就身向了火儿,我笑道:“当然可以,这是我小弟火儿。”

耷伽和易腾在心里嘀咕,怎么冰的弟弟妹妹都很古怪,一个身上有火,一个身上是寒气,不知道冰的身上是什么?

    

卡冉撒一听到我同意,大手伸的更快。

而火儿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动,他的小心眼可不傻,知道是哥哥的朋友,衡量了一番后才跳到卡冉撒怀里。

    

卡冉撒高兴的哈哈大笑道:“好看的小子,你弟弟真的很可爱。”

老村夫听卡冉撒一口一个小子,再也忍不住叱道:“卡冉撒,对小公子不可无礼,你……”

我一抬手阻止了老村夫后面的话,随即想起不见凤嫽大婶,有些奇怪她怎么不在这里,一皱眉头问道:“大叔,大婶人不在这里,怎么不见她?”

老村夫神色一黯,面有难色,支吾道:“这个……这个……”

我心里奇怪,大婶不见,老村夫有吞吞吐吐,心里有不好的预感,脸色一正问道:“大叔,是怎么回事?”

老村夫忧郁了一下,一咬牙道:“没什么,她另外有事不在。”

我一看就知道老村夫在骗我,不想让我知道,不由道:“不是吧大叔,有必要骗我吗?”

卡冉撒这个愣头青不解老村夫大心思,接口道:“好看的小子,大婶被飞鹰山庄的人抓去了。”

卡冉撒的话一出口,老村夫就知道事情难以避免了,暗骂卡冉撒多嘴,叱道:“卡冉撒,住口。”

卡冉撒小声嘀咕道:“我说的是实话呀,好看的小子是我的朋友,我可不能骗他。”

我立刻明白老村夫为什么吞吞吐吐不想让我知道大婶的事情,他担心飞鹰山庄人多势众,怕我知道真相后找上飞鹰山庄,给我带来麻烦,所以不想让我知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他,这老头真能气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