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12节

现代修真史_第112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1: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两眼发黑,内腑几乎挤压到一起了,全身的骨头几乎散了架,一丝红色的液体从我嘴角流了出来。

我知道自己在对方一击之下受伤不轻,这些人合力一掌本不是我能受得起,但身在阵内,并不因为受伤而逃避,反而更激起我心中的怒火,为了救凤嫽大婶我不会罢手。这一击虽然厉害,但比绝域内的流星球的威力相比之下,还差一点儿。

飞鹰山庄的人却精神大振,内心狂喜。和我交战以来,首次占到上风,怎么能不欣喜若狂,尤其是在一旁观战的朴瑁护法,这时才放下一颗被吊在喉咙的心,知道自己不用亲自上场了,回去也有理由交代,不然,今天单凭死了这么多手下,就无法向分院主交代,现在他放心了,不由自主的抬手擦拭头上的冷汗,暗叫侥幸!

阵内的二十人在一击之后,忍着内心莫名的欣喜,再次变换阵法,琅元森喊道:“群鹰碎石,破!”

随着琅元森的喊声,二十人四人五组变为五人四组,将我围在中间,雄鹰来不及收回,继续在九转阴阳塔释放出的熊熊燃烧着的烈火中挣扎哀鸣,想再次给我一击。

我冷哼一声,岂能给他们再留下攻击的机会,大印决一点空明箫凑出梵音曲。以老鬼的修为,在冷不防之下着道,这些人那能和老鬼比。

二十人立即在梵音曲响起后,神色不由一愣,随之而来的深沉悠远,发人深思的梵音,如行云流水般从他们的心田荡漾,让他们紧张的心情为之一阵舒畅,不由静静地享受着这份宁静的气氛,如淙淙水流,流过心田,洗掉心中长久以来堆积如山的欲望,让他们在恬静的花园中体会着苍穹缥缈的伟大,感受到自身是多么的渺小,回忆着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接受良心的谴责,期望在这发人深思的梵中悔过自新。

局外人除了老鬼以外,其他人同样着道,在发人深思的梵音中回想着自己过去的一点一滴,每个人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有喜有怒,可见在梵音的魅力下不由自主的接受心灵谴责。

二十人在梵音中前身形缓下来,心情平静和谐,不再有争强斗胜之心,忘记了这是对敌中,神游在梵音带来的美好幻境,沉迷其中,对身外之事不再理会。和我当日在梵音阵中所受的感觉相差无己,不同的是,空明箫谱凑出的梵音曲的威力远远赶不上绝域内梵音阵的威力。

但对我来说够了,争取的就是这一点点时间,在梵音对二十人起到作用后,我身影连闪,立掌为刀,刀气闪现,光芒吞吐,连连挥出。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二十人在接受良心的谴责中失去了生命,在气刀之下,身体被分割的四分五裂,惨不忍睹。

二十个元婴体在挣扎中被九转阴阳塔吸入内部,连带二十只雄鹰一起被吸入,而先前吸收的中年人元婴体已经被炼化成为魂魄。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感到很疲惫,知道自己连番的打斗真元耗损比较多,再加上二十人的一击受伤,所以才有现在的感觉。想到凤嫽大婶还在对方手中没有救出来,后面会遇到比现刚才这二十人修为还要高的高手,忙拿出两个九转金丹吞了下去,稍稍恢复了疲惫的身体,让真元在体内转动。

片刻后,我收回空明箫,梵音随即停止谱奏。

但是发人深省的梵音中的上千人到现在没有醒悟过了,继续神游在梵音带来的美好幻境,沉迷其中,对身外之事不再理会。也不知道梵音已经停止了。

我看了一眼也不理会,望着左边飞鹰山庄的剩余的人,这些人神色变幻无常,脸上一个个冷汗直流,可见平时坏事做尽,在梵音曲下后悔莫及,随之而来的良心谴责让他们心灵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所以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我暗自一咬牙,缓步走了过去,我就不相信在我的铁血手段下,他们不将凤嫽大婶交出来。

唯一在梵音曲下清醒的老鬼,高兴的两只眼睛快要眯起来了,他刚才本为我有些担心,大骂我不释放出法宝将这些打入地狱,后来见我祭出梵音曲,就知道这些人快活的日子到头了,果然不出所料,二十个人在沉浸在梵音曲中被我解决。但他也有失望,我没事他就不能亲自出马了,只好强忍着手痒,继续等待。

此时见我缓步向飞鹰山庄的人走去,内心更乐,狂笑道:“小鬼,有你的,只是下手还不够干脆利落,有些拖拉,这不好,一定要改正过来,哈哈……”

(三)

这老鬼还嫌我手段不够泼辣,真是魔君,魔性十足,想到老鬼帮我按上什么九天邪魔神难听的名号,我就一肚子的气,老鬼这不是趁此机会将我他们的魔字号强加于我头上吗,有这号师傅我已经够烦恼了,又被我取了一个难听的名号,我日后岂不是也成魔字号的人物了,我从内心排斥魔字号的人物,不然,我就不会和老鬼两人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了。

但对老鬼我也无可奈何,只要老鬼不过于狂妄,我还忍受得了,停下前进的身形没好气的骂道:“改你的头,有你这样幸灾乐祸的吗,你给我取了那么一个难听的名号我还没找你算帐,等这件事结束我再和你慢慢算,哼!”

老鬼对我的喊骂不以为意,本来他自己就是理亏的一方,对我所说的事后算帐的威胁根本不当回事,大不了打一场,那是他最乐意奉陪到底的美差,得意的笑道:“小鬼,不要一副兴师问罪的鬼脸摆给我看,嘿嘿……我也是为了你好,这可是你成名的机会,怎么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号,我可是好心。”

我说老鬼先前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原来是这样,自己在不知不觉间按着老鬼安排好的路一步一个脚印踏了过去,什么为我好,我根本就讨厌这个名号,就算为我取名号就不能取一个好听一些的,想到以后自己永远甩不掉这个恐怖的名号,心火大盛,骂道:“老鬼,你少给我自作主张,我讨厌这个名号,要用你自己留着,我不会用的。”

老鬼哈哈大笑道:“小鬼,你不用?晚了,上千人看到了你今天的恐怖手段,亲耳听到了你的名号,你不想要也不行,不是你能摆脱的。呃,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在场的上千人一起解决,我期待也支持,哈哈……”

老鬼愈说愈不像话,我又不是杀人不眨眼杀人狂,干吗要把这些人都解决,何况我的能力能办到吗,这老鬼真是出了个好注意?一想到自己今后背上一个难听的名号甩也甩不开,丢也丢不掉,怒火中烧,想也不想朝着老鬼全力一掌,骂道:“没想到你这个可恶的老鬼一直在阴我,才让我今后背上一个魔的名号,你自己是魔也就罢了,连我也要拉到一起,你去死吧。”

老鬼身影幻动,闪开我的掌劲,狂笑道:“小鬼,什么难听,我觉得很好啊,你不是还有神的一面吗,哈哈……想打架来啊,我手痒的紧,不过,我劝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要紧,打架吗——我随时随地奉陪到底。”

经过老鬼的提醒我将再次拍出去的掌劲收回,是呀,眼前的事情还没有解决,那有时间和老鬼纠缠,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想到这里瞪了一眼老鬼,冷哼一声再次向飞鹰山庄的人走去。

老鬼的狂笑声惊醒了沉迷在梵中的众人,从神色很茫然看出,虽然有些醒悟,但还没完全回过神,当看清楚地仙阶的二十个高手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猛然一惊,出了一声冷汗,这才完全清醒,也想象的出这二十个人就是和他们一样迷惑在魔音中被我杀死,内心骇然,如果我的对手是他们,那躺在地上的尸体不就是他们自己,愈想愈惊,愈想愈骇然。

后来听到我说老鬼是魔字号,他们想不出修真界有这么一位魔字号人物,当听到老鬼建议将在场的人解决,背上冷汗直流,看了我先前的手段,相信我会这么做。想到他们刚才迷惑在魔音中,如果我要下手不是难事,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但看情形我是不想迁怒到飞鹰山庄以外的人,这才放下心来。

而老村夫见我没事,内心极为兴奋,但搞不清楚我和老鬼的关系,明明两人是在一起,怎么一下子像仇人似的,但又觉得不像,很迷惑不解我们两人的关系。

飞鹰山庄的人却内心不好过了,特别是朴瑁护法,他差一点儿被吓的魂飞魄散,周全的计划就在梵音中惊醒后发现破灭了,也知道下一个轮到他出场,身边的门人都是不入流够不上档次,能派上用场的护法已经死了。

但他发现了一个可以对付我的招数,那就是不用法宝,直接用剑格斗,他清醒的认识到,我一直是凭借着法宝的威力无往不胜,修为和他相比还有一段距离,唯一担心的是我会不会按照他的想法行事,但知道使用法宝无法讨好,只有冒险,所以,看我缓步向他们走来,压下内心的惊骇,拔出后背的一把闪烁着银色光芒的大剑,遥遥指向我,阴沉的脸色更可怖。

(四)

我内心冷笑不已,已经猜测到对方的目的,欺我修为不够,想舍法宝而用剑,哼,那就让试试看,想到这里我从戒指内拿出一把仙剑,真元通过仙剑,仙剑立即金光闪闪,光芒四射,释放出刺眼的金色光芒。

老鬼以为我还是使用法宝,没想到我拿出剑想斗对方,内心暗骂不已,明明知道自己修为不如对方却舍法宝用剑,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一定跳起来漫山遍野发泄一通。但也知道现在劝说我不会听他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步一步走向对方,黑着脸不说话。

朴瑁护法见我托大拿出剑,内心立喜,他恐惧的是我的法宝,我不用法宝他就放心了,相信斗剑他不会输给我,心怯一去,精神焕发,眼中精光闪烁,阴沉的脸色布上一层喜色。

在对方的等待中,我一扬手中仙剑,真元突运,剑气劈波斩浪般压向对方头顶,身形连闪,变换方位,口里喊道:“接我一招,开天辟地。”

这是《九天仙鉴》内的剑法,自从被九天阿姨总结出来以后,首次亮相,因为用不到,我没有传授给炎龙九队,更没有传授给梁成他们。在我想来,现在是高科技时代,冷兵器不实用,我自己只是记在头脑中,也没有认真修炼过,今天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朴瑁没想到以我的修为能发出具有荡人心魄的一剑,而看似简单的一剑,却含有好几个变化,自己格挡不是,闪避也不是,这种剑法大违常理,其风格他从没有见过,不得已斜身移动,随即反攻一剑,剑气突现,光芒疾向我射来。

我知道对方的剑气不是自己能够招架的住,左脚横跨一步,右脚叉步,身形下挫,对方的剑气从身边擦过,冷涩的气劲刺身,极为不舒服。

我暗皱眉头,不等对方再次释放剑气,身体顺势翻动,手中的仙剑由下向前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剑气从地面划过,卷向对方,地面被剑气划破一道丈余深的裂缝。

朴瑁不愧是护法级别的高手,知道我的剑法很怪,手中的剑不是凡品,突发性的剑气也不是他手中的剑所能抵抗,立即缩短两人间的距离近身搏击。

但是我烦了,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待朴瑁接近过来,两人身影闪动间,两剑接触了,嚓!对方的剑在仙剑下断为两截。

在朴瑁一愣间,我一掌疾速拍在他的胸口,然后九转阴阳塔罩向所有的飞鹰门徒,九转阴阳塔释放出蓝色的光芒,将所有飞鹰门徒包围起来,随即祭出空明箫在上空。

朴瑁在冷不防中被我一掌击中,来不及做出相应措施的便被九转阴阳塔罩住,心里惊骇,想祭出雄鹰法宝,但刚才当胸一掌之下已然受伤,再看到我祭出空明箫,脸色立即如死灰,心中一怯,再也兴不起反抗的念头。

我并没有谱奏出梵音曲,而是向九转阴阳塔一点,九转阴阳塔突然间释放出骇人的声音,雷声吼叫,玄炎火流肆虐,寒冰之气狂舞,紧接着被吸入的魂魄发出惨叫声。;

在冰火雷三决的炼熬下,魂魄发出的惨叫声让每一个在场的人头皮发麻,内心骇然,骇人听闻的惨叫声听在耳中如在鬼域,胆量小的人已经闭上眼睛,双手捂盖住耳朵,这样才好一些。

身在九转阴阳塔包围中的飞鹰门徒内心更是骇然,他们一向飞扬跋扈,横行霸道,以整人为乐,也见识过飞鹰山庄惨不忍睹的刑罚,几曾想到有这种骇人听闻的刑罚,也包括朴瑁护法。

我见到目的已经达到,冷声道:“说,人在那里?”

所有的飞鹰门徒虽然惊骇不已,提到飞鹰山庄的秘密,在长久的积威之下,想也不想往朴瑁护法望去,意思是等待朴瑁护法决定。

我暗皱眉头,想不到飞鹰山庄的对门人的影响力如此之大,这个时候还能顾及到身外的东西,也望向朴瑁。

朴瑁脸色阴青不定,显然内心顾虑重重,一时间难以决定。

我也不在期望他们能说出来,身影闪动,双掌连挥,飞鹰门徒在惨叫声中,魂魄一个个别吸入九转阴阳塔内。

朴瑁没想到我有突然的行动,来不及阻止,狂喊道:“住手……住手……你这个魔鬼,快住手……”

但是他喊叫的晚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我冷笑道:“告诉你,没有人敢抓我的人,即使你飞鹰山庄也不行,我就不相信除了你们就没有知道飞鹰山庄在那里,没有你们这些废物我一样能找到飞鹰山庄。如果,我凤嫽大婶有三长两短或者任何伤害,那就你们飞鹰山庄连根拔起的时候,现在你说……还是不说?”

朴瑁被我的一席话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