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13节

现代修真史_第113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1:3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惊的瞠目结舌,他没想到有人敢狂妄的声言连根拔起飞鹰山庄,但想到我的手段,也深信我会这么做,而我说一是一,绝不食言,他心里还在犹豫不决,说了,自己就要手到飞鹰山庄的制裁,飞鹰山庄对待门人手段决不下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说,灾难会马上降临到自己头上,左右为难。

我知道从朴瑁口中得知凤嫽大婶的消息很难,急于救人不想在耗下去,大印决一点,喊道:“好,既然你致死悟,一心一意为飞鹰山庄着想,我成全你,执我法则,冰活雷……”

上千人被我血腥手段惊骇的面无人色,早将放在我身上的各种想法放弃了,觉得离开我愈远愈好,我的恐怖手段将是他们这一生的难忘的噩梦。

但并是每一个人这么想,也有例外,想主持公道的人大有人在,现在就有两人看不过眼跳了出来,两人都是中年人,一个一脸的温和,一看就知道自以为是的糊涂虫,老好人。另一个浓眉大眼,破有气势。

看到我要将飞鹰山庄最后一个人也要致死,看不过眼,正义感突发,两人同时腾空而起向我这个方向扑来,喊叫道:“九天血魔神,手下留人。”

第六十一章年轻师祖(1,2)

第六十一章年轻师祖(一)

配合着喊叫,随之而来的是两道摄人魂魄的掌劲从背后袭击而来,犀利的掌劲夹击着刺骨的沙石尘土,源源不断,翻天覆地的向我吞噬而来。

雷魔君高兴的哈哈大笑,他本来想给我取一个杀气腾腾,震撼人心的名号,九天邪魔神是他机灵一动临时想出来的,想不到现在有人将‘邪’改为‘血’,无论是气势还是带给对方的压力,邪比血显然更高一筹。一听九天血魔神的五个字,一股好浓厚的杀气摄人心魄,他哪能不高兴呢,想到小鬼以后有这么一个让人吓破胆威风凛凛的名号,忍不住狂笑起来,是得意的狂笑。

但我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九天邪魔神已经让我很讨厌了,九天血魔神更让我感到不舒服,本来想住手,看是什么人阻止我下辣手,但想及喊叫的人不负责任的给我随便取名号,再加上配合喊叫声手掌阻止,激起了我内心的怒火,大印手略一滞之后继续点出去,并身影闪动,避开犀利的两道掌劲。

飞鹰山庄一直飞扬跋扈,肆无忌惮,在修真界没有人喜欢他们,敢怒而不敢言,是以,上千人从内心对我的铁血手段不以为然,但也不出手阻止,当然,我的恐怖手段让他们内心暗自警惕也是一个原因。这两人不但出声阻止我的动作而且遥遥发掌阻拦,在我想来与朴瑁护法或者飞鹰山庄有一定的关系,不然的话就不会在此时有所动,既然如此,我岂能让他们得逞。

所以,朴瑁护法在九转阴阳塔冰火雷三决之下元婴体被打离开肉身,吸入塔内,接着被炼化成魂魄。

待我站稳脚跟,脸色很不好看,这个时候谁阻拦我救人,就是我的敌人,即使是天王老子我也不留情面。现场再也没有飞鹰山庄的门徒,想救出凤嫽大婶,必须找到其它线索,而直扑飞鹰山庄的老窝是最佳的选择,找到鹰窝我就不相信救不出人来。但是,上千人一开始就打着主意针对我而来,这些人得不到满意的答复,不会放我走的,不要看他们很怕我,为了满足私欲,其它的可以不予考虑,这就是人的贪婪之心,没有比人心更为险恶的了。

也好,就借此机会将这些人打发后再救凤嫽大婶,处理不好这些人,要救出凤嫽大婶也难,我可不想在救凤嫽大婶的时候节外生枝。但是我的内心因为这些人打扰了我救人,怒火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他们最好不要得寸进尺,不然,哼,即使老鬼不发火,我也会再次开杀戒,也提醒自己最好不要发展到这一步,和上千人作对,后果可以预见,那时候不但自身难保,更谈不上救人了。

我压内心的怒火,面无表情,冷冷地打量着扑来的两人。

两个中年人一脸的怒气,似乎为刚才没有阻止我而生气,两人好像在修真界很有身份,在上千人面前合二人之力不能阻止一个后生晚辈,颜面扫地,大失面子。

面色和蔼的中年人还好一些,两道眉毛稍稍上扬,站在我五丈外,似乎有些尴尬,想是以一个前辈从背后出手已经很失颜面了,现在不但没有阻止,还背上一个偷袭的嫌疑。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从这人的面色可以看出,他虽然没有阻止我是有些尴尬,也为他从背后出手感到惭愧,不是诚心和我作对,这就够了,我也不想生事。

望向另外一个中年人我就不舒服了,这人和蔼的中年人正好相反。因为没有阻止我,本来紫红的脸色因恼羞成怒,气上顶门,热血上脸,显得更加突出,整个脸色看起来因为生气而在颤动,眼中闪烁着精光,一道道的刺向我,魁梧的身材绷紧如一张弓弦,随时有爆发出的可能。

我沉默不语,内心却心思急转,这两人的修为在朴瑁护法之上,想来身份也不简单,和蔼的中年人还好,另一个怒气冲冲,恼羞成怒,我想平心静气的解决问题看来很难。想到这里我的眉头锁的更紧,暗自戒备,既然不能避开,那就面对现实,这是我一贯的原则。

气氛陷入尴尬,上千人静悄悄无声,两眼望着场中的三人,似乎可以预见,接下来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犹如飓风暴雨随时来临,现在的静止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凑,这时候欲静寂,狂风暴雨来势会更猛烈。

有心人已经大摇其头,为这一场本来不该发生的打斗而感到遗憾,事情本来就没有这两个中年人的事,是他们强行将事情揽到手中,而且为了面子放不下身份恼羞成怒,想对年轻人出手。

也有人期望着狂风暴雨来临,他们想从我身上知道某些事,但看了我的铁血手段后打消了这个念头,有人出面最好,到时候自己来个渔人得利,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也有人在我和雷魔君身上不断的扫视,想象着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推断一旦我不敌后,雷魔君会不会出手,尽管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知道雷魔君的真正来历,也不知道他就是闻名于世,大名鼎鼎的雷魔君,但观他的气势便知道不简单。一旦我有事,他出手的可能性占很大。

场中三人都静立无言,两人等我首先开口,而我也等待两人出声,各有打算,各怀有戒心,不想处于被动局面。

就在三人都无法忍耐的时候,和蔼的中年人首先打破沉静的气氛,他摇摇头,不难看出是因为受不了这种寂静,他吸了一口气道:“这位……九天血魔神,刚才吗……是出于无奈之举,这个……这个……我也不是故意的,不过,九天血魔神,飞鹰山庄的行为不端是事实,但你……赶尽杀绝是不是有些太狠心了。”

他说完后,感觉身上轻松了许多,好像这些话有千斤中,一直压在他的肩膀上,但他先说明出手的原因,也就是承认自己是无奈之举,有道歉的意思,然后向我质问,有主持公道的嫌疑,尽管他说出来的理由连他自己也感到底气不足。

而且,他说了半天也没有介绍自己是什么人,可见真是一个糊涂人,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就以公道人向对方质问。

我心里感到好笑,这人前言不搭后语说了一通,只是指出我太狠了,我还以为他会用强硬态度厉声质问,但我心里也有些明白,这人喜欢多事以外人并不坏,也对我并没有成见,想到这里心里的怒火稍有收敛,冰冷的脸色缓和多了。

我徐徐道:“是吗,我可以原谅你的无奈之举,那好,你告诉我,怎么样做飞鹰山庄就放回我的人?”

第六十一章年轻师祖(二)

大概这个中年人没有想到我将事情一下子从霹雳手段扯到救人上,微微一愣,自以为是的说道:“当然是和平解决最好。”

我问的是怎么做,他却说和平解决,没说出怎么和平解决的方法,点头道:“我也希望和平解决,你认为什么方法是和平的,飞鹰山庄可以放了我的人?”

中年人想到飞鹰山庄,不由紧皱眉头,被他们抓去的人想以和平友好的方式放回来那是不可能,不由道:“这个吗……这个……”

我看对方这个了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为然来,心里冷笑不已,这就是公道人的嘴脸,自以为是,不为当事人的立场考虑,单凭感觉来判断事情的好坏,真让人失望。

中年人本来就感到没趣,再看到我不屑的神色,脱口而出道:“飞鹰山庄在修真界势力庞大,没有人敢对抗,你……你为了一个下人得罪飞鹰山庄,有必要给自己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吗,我看不如……”

我心火在胸口燃烧,缓和的脸色又冷起来,这就是公道人的理由,因为对方势力庞大,为了自身利益,避免灾祸就是和平解决的办法,忍不住狂笑道:“哈哈哈哈……这就公道人的嘴脸,你偷袭在先,主持公道在后,谴责我的手段太狠,却告诉我和平解决的方法是因为飞鹰山庄的势力庞大而避开对方,放弃救人,而且更可笑的是,你连自己是谁都没有告诉对方,却大不咧咧地以公道人自据,有这么可笑的人吗,就因为是下人,就不用救了,我告诉你,谁也不能挡住我救人,除非他能让飞鹰山庄将人放了,不然免谈,天王老子来也不行。”

中年人也觉得自己的理由太牵强,但脸红脖子粗的强辩道:“我是为你好,你……你怎么这么不识时务……”

我冷笑道:“你的好意免了,留给你自己吧,在我眼中凤嫽大婶不是什么下人,而是我的长辈,谁敢伤害我的长辈,我要让他百倍千倍的偿还,任何人都不可以。”

中年人没想到一个下人在我眼中有如此的份量,也对我深感佩服,但一时放不下身架来,也不想在上千人面前被一个小辈说的一无是处,恼羞成怒道:“九天血魔神听名号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为你是谁,谁赋予你执法的权利,不要以为凭借着九天血魔神的字号就能吓唬人,紫炎派的人没有被吓倒的,我封虎更不是被吓大的,让我看看九天血魔神的手段。”说着就欲动手动脚。

我心里一动,紫炎派不就是封龙前辈的一派吗,百拉星紫炎派封龙前辈在佛字阵内交给自己他的掌门信物,让我转交给他的师弟,眼前这个糊涂的中年人叫封虎,又是自称是紫炎派的,应该是封龙前辈的师弟,不知道封龙前辈有几位师弟,如果是将掌门信物交给眼前这人,紫炎派的未来可以预见到会什么样的。

百拉星紫炎派封虎看到我无视他的存在,怒吼道:“小子,欺人太甚,接我一掌。”

我暗自摇了摇头,手一挥,一块银色牌子,上镶嵌一把释放火焰图案标记,是封龙前辈交给我的一件信物,出现在我手上,对着封虎气势汹汹的一掌迎了过去。我确实不想和这个老糊涂发生不愉快的事情,为了封龙前辈也不能,再说,不看封龙的面子也要看白老的面子。

封虎在怒火中全力一掌击向我,心想,小子,我让你知道我封虎的厉害,什么九天血魔神,是唬人的玩意。

在得意中无意看到我手心的令牌,像见了鬼一样,惊叫一声,急切收回发出的掌劲,但是为时已晚,不由喊叫道:“小子,不,九天血魔神,快躲开……”

我当然不会等着挨打,心里早有准备,只不过是想试试这块令牌的作用,当时封龙前辈只是说明这块令牌作为传信人的信物,并没有说到其它作用,我想到既然这块令牌能作用传信人的信物,应该能阻止封虎,如果和我想象的一样,和封虎就没必要发生纠纷,果然不出所料,封虎一见我手中的令牌大吃一惊,并喊叫我避开他的掌劲。

在封虎的喊叫声中,我身影幻动,离开原地,封虎的掌劲与我原下的地面接触,轰的一声巨响,尘土飞扬。

我暗忖,封虎人很糊涂,修为却不糊涂,这一掌的威力就不是常人能所比拟。

封虎急切中看到我疾速避开他的掌劲,内心暗叫侥幸,也不理会其它,在上千人的不解中,对着我双手一抱拳,脸色严肃,一本正经道:“紫炎派弟子封虎参见师祖,师祖金安!”

众人一惊,想不到先前剑拔弩张的封虎一反常态喊叫这个年轻人叫师祖,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只看到我手一扬,并内有看到我手中的令牌,所以感到很奇怪。

老村夫等人本以为解决了飞鹰山庄就可以放下心了,没想到奇峰突起,事情又有变化,想象中一场打斗是免不了的,正在为我担心,更想不到的是,封虎叫我师祖,在不解中放下心中的包袱。

我也吃了一惊,本意是想用这块令牌阻止封虎节外生枝影响自己救人,那想到封龙前辈给我的令牌另有妙用,但这时也不想那么多,对封虎道:“你先退到一旁,其它事情等事后再说。”

封虎想也不想道:“尊师祖金令!”

第六十一章年轻师祖(三)

封虎说完后一抱拳退到一旁,心里在狐疑不解,这个年轻人手中怎么有本派的师祖令牌,本派一共有两块师祖令牌,一块在掌门师哥身上,一块随着本派祖师进入绝域而不知下落,这个年轻人手中的令牌是掌门师哥身上的一块还是师祖带入绝域的一块,无论是师哥的一块或者是祖师手中的一块,对自己来说都很重要,因为师哥和祖师都是本派的重要人物。

师哥这几年不知去向,令派中大乱,自己几年的奔波就是为了寻访师哥,可惜,师哥好像在人间蒸发似的,全派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