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19节

现代修真史_第119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2: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为了救人而给上千人带来了恐怖,内心世界只有优美动人心弦的琴声在荡漾,在流淌。

优美的琴音将我带回了家乡,和家人团聚,过着幸福愉快的生活,在父母亲的身边享受着天伦之乐,和小如军哥等人一起上学,无忧无虑,快乐的度过每一天,和梁成等人一起驰骋风云,和炎龙队维护着家人,维护着国家,维护着……

我猛然一惊,在优美动人心弦的琴音中惊醒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村,这人好厉害的琴音,几乎可以和绝域内的梵音媲美,自己一时间不防便着了道,可惜,琴音带来的生活太美好了,美好到实现自己内心的所有愿望,如果自己不是在被琴音带来的美好生活中想到了炎龙九队,想到自己的责任,会一直沉浸在琴音带来的美好生活幻境中。

我转头四顾,发现除了老鬼,所有人都沉浸在琴音带来的美好生活幻境中,而老鬼修为高深,在梵音曲中瞬间即醒,何况琴音虽然厉害,但还不及梵音的威力。

除此之外,我怀里的火儿和肩膀上的寒儿两个小家伙好奇地看着闪烁着的金光,偶尔看看上千人发呆的样子,感到好笑,显然这两个小家伙没有受到琴音的影响,我稍微一愣,便明白这两个小家伙没有世俗中的各种欲望,心灵很纯洁,是以不受琴音的任何影响,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心里便释然。

哼,想以琴音来示威,但你没有想到,世间根本就没有这样美好的生活,这只是人的一种期望,一种想象中的追求,现实的残酷时时刻刻存在,自有人以后就有斗争,有斗争就有残酷的一面。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一方面在追求与世无争,没有血腥,没有斗争的生活,一方面却又你死我活的互相争斗不息,就在这种矛盾中生活着,斗争着。

想到这里,我对来人有些不屑,脱离现实就是一种无知,这种琴音对修为较低的修真者,可以凭借高超的修为强行带入幻境,对修为较高的修真者便很难起作用。

我的修为不高,但是在梵音阵中静悟了两个月,了悟梵音曲,自后,以空明箫谱凑梵音曲,可以说,梵音曲已经成为我技艺的一部分。所有,我对类似于梵音曲一类的曲子有一定的抗拒和了悟能力,也能轻而易举的在琴音的幻境中醒过来。

琴音是很优美,但在迷幻作用方面,毕竟不如梵音曲,因此我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惊醒。内心连连冷笑,脸上冰冷的神色中带着一丝嘲讽,一点大印决,空明箫根据琴音发出的节奏,发出缕缕箫音,不是很优美,但正好插入琴音节拍中,箫音破坏了琴音带来的美好幻境,因为我是既时发挥,不能完全体现现实生活残酷的一面,但每一缕箫音正好击中要害。

琴音一滞之后,便没有先前的流畅,也没有先前的优美,奏琴的人似乎了解我用箫银破坏琴音的美感,不断地改变着琴声的节奏和节拍,让我的箫音很难捉摸到琴音的节奏感。

我内心暗赞此人好快的反应,瞬间便知道了我的意图,故意让琴音节奏捉摸不定,让我一时间找不到琴音的破绽,哼,你也太小看我了。

一挥空明箫,空明箫脱手而出,在我头顶盘旋,腾出右手,拇指和中指一扣,再凭空弹出,气劲在空气中发出砰砰的轻响,每一响令对方的琴音一滞,而空明箫发出的缕缕箫音不断地插入琴音中。

琴音,箫音,弹指声,互相交织在一起,箫音在琴音中缠绕,弹指声寻找机会在琴音节拍中狠狠一击,正好击中琴音的要害处,每一次令琴音一滞,在箫音和弹指声的配合下,与琴音对抗起来。

第六十四章琴音箫声(三)

对方大概没想到我会有此一着,从琴音的浮动中可以看出心情激动起来,显得有些焦急和气恼,不由自主的在琴音中释放出真元,强大的气劲一波接一波的向我压迫而来。

我心中冷笑不已,斗琴赢不了,便斗起功力了,我岂是怕你之人,知道对方是在急躁时,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气劲,并不是有意的,但也不甘示弱的调动真元对抗起来。

老鬼的脸上的神色愈来愈轻松,甚至露出微笑,暗忖,来人气势不小,架子更大,修为是不错,但也没什么了不起,主要是一开始先声夺人,让人不知不觉中以为对方有很高的修为。现在看来人和小鬼的琴音对抗,有争强好胜之心,根本不像一个高手,到像一个小孩子,不错,可能是一个小孩子,在琴音被小鬼的箫音破坏了节奏感后,心情浮动,急躁起来,如果是成熟稳重的成年人,便不会这样了。

但又觉得不对,小孩子能遥遥发出真元阻止小鬼吗?以小鬼的年龄来说,能修炼到地仙阶的境界,已经是天赋奇高的奇才,不可能有比小鬼修为更高的年轻人。想到这里暗自皱眉,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在我的箫音破坏了琴音的节奏后,便醒悟过来,也不完全算是醒过来,因为箫琴在互相斗争中不断的纠缠,时而琴音占上风,时而箫音占先机,众人便在琴音占上风时又沉浸在优美的琴音中,而当箫音占先机时清醒过来,就在这样一时沉浸在琴音中,一时清醒,在不断的变来换去中,被搞的晕头转向,个个内心叫苦不迭。

修为较高的人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马上凝神调动真元,保持警惕,不让箫琴之音影响到自己,其他人有样学样,也催动真元保护自己。

每个人心里感叹不已,这样也可以斗输赢,以往根本没有遇到过的,对这种新奇的打斗方法感到新鲜,也对我这个恐怖人物佩服的五体投地,敢与这种超级高手斗争,勇气可见一斑。不管今天无论结局怎么样,这个年轻人能不能安全离开,但凭这一连续性的打斗,就让人永世难忘,这种别开生面的打斗,让人一生回味无穷,也让人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是,这个年轻人能轻松的离开吗?

在众人的注视下,琴箫争斗愈演愈趋于紧张气氛,真元的对抗令我与来人中间产生气旋,在两人中间旋转,尘土飞扬,像沙漠中的风暴,肆无忌惮的狂吼着,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产生的旋转力带着飞扬的灰尘逐渐向上空盘旋,像一个巨大的圆柱,煞是惊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逐感不耐烦起来,不能和对方就这么耗着,机灵一动,口中发出梵音曲,瞬息间,琴音,箫音,弹指声中多了梵音曲,而且,箫音,弹指声,梵音曲互相配合,对抗琴音。

对方的琴音本来在箫音和弹指声中已经不敌,再加上梵音曲,不由的琴音大乱,心情似乎更急躁,有些气急败坏,不自觉中释放出的气劲更强。

除了老鬼,上千人在我梵音曲响起时,便感到不妙,这才发现梵音曲和琴音相比,宁愿听琴音也不愿意听梵音曲,如果说琴音带来魅力还让人能支持一下,才进入幻境,那么梵音曲在瞬间就可以让自己放下一切,任人宰割。

好在梵音曲中间夹杂着琴音,弹指声,箫音才能让人勉强保持清醒,但几种声音带来不同的威力和效果,让众人在这几种威力和效果中挣扎,显然不好受,修为底的人更惨,神色都变得很难看,都希望快些结束这种让人发疯的斗争。

对方的琴音越来越乱,心情更急躁,似乎赌气般的一阵急奏,琴音中隐隐约约带着怒气,恼火,释放出气劲极为强烈。

在强烈的气劲下,我控制不住身形往后连退出三大步,心里在冷笑,你这是最后的挣扎,恼羞成怒了,哼,排场大,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果然,对方一阵挣扎后,琴音无声无息的消失,释放的真元也停止下来。但在我们两人间产生的气旋得不到支持后,在上空啪的一声巨响炸开来,尘土漫天飞扬。

我脸上带着嘲笑,收回在头顶上盘旋的空明箫,冷冷地望着闪烁着的金光,心想,你现在应该露面了吧。

但是来人并没有如我想象中一样,在怒火中烧之下,散去金色光团向我以惊天动地般的威力疯狂攻击,将我这个让他大失颜面的人打入地狱,而是保持沉默不语。

这种情形大出我的意料,不由奇怪这人怎么会有如此好的涵养,从刚才琴箫争斗中,琴音不敌时便急躁起来,表现的很任性,这样性格的一个人,现在还能保持沉默,这……不能叫我不奇怪。

围观的众人在琴音,梵音停止后才清醒过来,不由都松了一口气,也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要将心中的那种难忍的感觉通过深呼吐出来,难看的脸色过了半天朝恢复过来。

这才心想,他们别开生面的琴箫相斗终于结束了,这种感觉真不好受啊,真不是人受的,如果再斗下去,不死也脱层皮!

同时,他们心里也明白,在这一场别开生面的琴箫斗争中,显然是来人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只是,在恼羞成怒下,可能会和这个年轻人又有一场好打,而且是疯狂的打斗,来人虽然在琴箫相斗中输了,但修为明显比这个恐怖的年轻人高出不止一踌,在接下来的打斗中会不会对年轻人手下留情呢?还是这个恐怖的年轻人又奇迹般地制造一场奇迹,化腐朽为神奇,度过难关?

他们今天见到我每次在困境转危为安,每每在最危险的时候,出人意料地转危为安,这次也期待见到我的神来之举,似乎也相信我能做到。

老村夫的心情一时欣喜,一时忧愁,一颗心七上八下随着场中我的情形变化着,这时候见我胜利了,也暗自欢喜,希望来人就此罢手最好,在刚才的琴箫对抗中,他和耷伽几人受到的影响不大,所以不知道琴箫相斗的严重性。

当我清醒过来祭出空明箫对抗来人的琴音时,老鬼就感觉不对,他知道耷伽四个小子修为很浅薄,受不了箫琴之音,便发出一道真元将他们罩起来,但老鬼很可恶,并没有完全阻止箫琴之音,他成心想让这个四个小子吃一番苦头,所以老村夫耷伽几人多多少少在箫琴之音相斗中吃了一些苦头,只是没有其他人那么严重罢了。

现在不但众人在好奇金光中的是什么,等来人散去金光,一观来人的面目,我也等着来人露面,我可不想耗在这里,同时也好奇这个来是气势很大,现在输给了自己,会是怎么样的表情,应该是面色充满怒火,很狰狞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来人在琴音结束后一直没有动静,保持原装,沉默不语,金色光芒继续闪烁着,里面的人没有任何表示,谁也不知道他想什么,接下来要怎么做。

寒儿和火儿对闪烁着的金色光芒指指点点,在互相嬉笑,他们对金光里面的人没有什么兴趣,而是对闪闪发光的那团金光感兴趣,似乎他们多了一项以后游戏的项目。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有些不耐烦了,你有时间沉默,我可没时间等待,就在我准备要离开时,对方终于有动静了。

围观的众人也睁大了眼睛,紧盯着那团闪烁着的金光,接着发出‘咦?’的一声惊叹声,感到大出意料之外……

我也不由睁大了眼睛,在心里‘咦’的叫了一声,但冰冷的神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冷冷的注视着……

第六十五章竹剑双丫(一)

难怪众人惊讶,能遥遥用琴音救人,再以架着金光缓缓而来,接着与我用特殊的方式斗了一场,不管怎么说,我今天一直以来所使用的血腥手段让众人心有余悸,能阻止我的自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

所以,众人期待一观来人的面目,但等待到的结果是大出意料之外,因为从金光中跳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这是众人不曾想到的,是以有些意外。

我先是一愣,奇怪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能遥遥用琴音阻止我伤人?能遥遥发出摄人魂魄的庞大气劲?看着小女孩跳出金光后,金光并没有散去,心里恍然,真正的高人还没有露面,这个面目娇美的小女孩并不是与我用琴音相斗之人,我暗自一笑,这个小女孩一看就知道修为浅薄,还不足以发出刚才那样强烈的气劲。

我强忍着内心的怒火等着金光中的高人露面,暗自骂对方架子未免太大了,打发一个小女孩出来与自己打交道,有些抬高他自己,而看不起我,心里也不以为然,也不理会小女孩,冷冷的望着那一团金光,脸上带着一丝嘲讽。

这个小女孩一身绿色劲装,收拾的干净利落,小脸上带着怒火,出来后先打量了众人一眼,接着看到飞鹰山庄的尸体,惨不忍睹,血腥的场面让小女孩内心发麻,不由自主忙收回目光,不敢再看血肉横飞的恐怖场面。

然后将目光定在我身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当看到我肩膀上的寒儿和怀里的火儿时,脸色一喜,忍不住露出喜爱的神色,显然寒儿和火儿的可爱吸引了她,让她情不自禁喜欢上寒儿女和火人这两个小家伙。

可惜,寒儿和火儿对她不感兴趣,这两个小家火本来对闪烁着光芒的金色光团颇感兴趣,但见到跳出来一个小女孩时,两个小家伙顿时失去了原来的兴趣,立即将注意力转到抢来的七彩龙剑和玄龙金剑上,讨论给两把剑取个什么名称,看来,两个小家火自抢来以后还没有想到一个令他们满意的名称。

小女孩见寒儿和火儿不理会她,自觉无趣,将目光又移动到我身上,而喜悦的神色立即转为怒火,狠狠的盯着我,咬牙切齿道:“你赢了,心里是不是很得意,是不是很了不起?”

这是什么话,简直是小孩子争强斗胜,我暗忖,又是一个不讲理的,就没有一个讲理的人吗,难道在修真界都忘记了修炼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