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31节

现代修真史_第131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2: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时,我知道惊天动地的变化就在此时,我毅然决然咬破口中含着的一颗九转丹,真元得到补充,利用真元得到补充的时机,运用九天拳谱内的身法急速幻动,只有在急速的幻动中让自己有被动局面转为主动。

与此同时,伴随着青色劲装中年人的呼啸声,三人六掌齐出,轰轰轰轰轰轰的六声巨响惊天动地,气劲四射,灰尘飞扬,巨响在我刚才立身处爆炸,在六道强烈的气劲炸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

闪开六掌,但强烈的气劲四射,余力毫不留情的泼及我,全身发出刺骨的痛处,接着是麻木,身形略滞后,继续幻动不停。

内心暗叫好险!侥幸!好在自己刚才闪动及时,不然……在这一击之下不死也会身受重创,这三个高手合力之后,威力增强了好几倍,如果被击中,粉身碎骨也不为过。

三人六掌落空,心里大吃一惊,这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的结果,虽然他们是临时性配合,但以他们三人丰富阅历,临时性的配合却十分默契,可圈可点,即使与超级高手对阵,也会让对方多少带点伤,但这个年轻人却毫发无伤的及时闪避开了,这怎么让他们内心不惊骇,难以置信。

众人见到我及时闪开这一击,心里一松,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为我的及时反应和好运感到吃惊。

桑珂倩紧皱的柳眉舒展开了,芳心亦不例外的放松下来,她和白云仙子一样,知道这仅仅是全盘战局中的一个微妙的变化,更凶险的也许在后面,想到还有更凶险的情况会发生,她的芳心又紧张起来。

竹剑两丫头也忘记了对我有成见,心神同样被变幻莫测的战局所吸引,见我以毫米之差避开极为惊险的一击脱出困境,紧张的心情缓和下来,连连拍着酥胸暗叫好险,差一点儿就要中招了!

老村夫见我及时闪开攻击,昏晕的头脑稍微一清醒,内心一喜,知道小公子又一次化险为夷,但紧张的心情并没有因为这一次的好运气而有所好转,相反,他只要战局还在继续进行,他是不会放下心的,除非马上结束战局,那么他才会彻底放心。

老鬼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得意之情,但也没有因为失望而恼火,他内心因为不能出手而失望,但弟子能在三大高手的突击下安然而退,在三大高手无可预测的合力攻击下闪避的轻而易举,这就给他带来了意外的骄傲,毕竟是自己的弟子,弟子有出色的表现,那是做师傅的光彩,何况战局还在继续着,后面会发生怎么的异常变化谁也不知道,他有耐心。

我闪开三人的一击,气劲余力带来的打击让我感到全身不舒服,但没有因此而以为自己危险已经过去,相反,后面的攻击更为犀利。

身形不停,急速幻动,瘦小老人的身形已经够快的了,我的身形比他的更快,快到难以捉摸,只有快速的移动身形,才是避开他们下一次攻击的最佳选择,同时,双掌挥动,回敬三人,气劲不断的袭击向三人。

三人合力一击无功,瘦小老人身影幻动不停,白闪中年人和青色劲装中年人两人在在原地攻击,也配合瘦小老人的身形闪动起来,在躲避开我的攻击同时,三人六掌朝着我的幻影攻击。

由于我的身形快速闪动,他们三人感到四周都是我的幻影在闪动,根本无法判断出那一个才是我的实体,他们三人选择了最笨的办法,那就是见到影子就攻击,不管是虚是实,虽然是笨办法,但最为有效。

这最有效的办法对我的幻影移动带来致命的打击,三人六手在闪电般的挥动,漫天的掌影见到我幻化的影子就攻击,几次差一点儿就被击中,让我在闪动的过程中时时刻刻提防着对方的掌影。

好在我一边闪动,一边控制着九转阴阳塔释放出冰火雷三决不断地与幻形如意,鼎,青龙交相对抗,当三人刚适应了九转阴阳塔的攻击时,九转阴阳塔又变换对象,让三人在攻击我的幻影时又要指挥着法宝对抗九转阴阳塔释放出的冰火雷三决,时而是雷,时而是火,时而是冰,让三人手脚忙乱,而我利用此机会挥动着双掌反击对方。

局势在双方反击闪动中继续进行着,我顾忌的是对方的犀利掌劲,而三人却时时刻刻提防者九转阴阳塔释放出的冰火雷,一时半会谁也奈何不了谁。

众人被我们四人快速闪动的身影看的眼花缭乱,分不清谁是哪个,修为较高的还好,修为浅薄的人已经感到目眩头晕,更不用说能分清是谁了,心里惊叹,我的修为不高,能抵抗住三人的攻击主要是因为法宝的威力太过厉害,但是,我现在的身法不是我现在的修为能够使用出来的,他们内心很不解这是为什么。

老村夫也和众人一样难以分清敌我,更不用说知道我的情况了,这是让他最不能忍受的,心里很着急,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移动到来鬼脸上,但看到老鬼那阴沉的神色就心里发麻,有过一次的教训,怕被老鬼再定在原地一动也不能动,也不能说话,那感觉很难受,心里一怯,不敢向老鬼张口。

不过,他看到一旁的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眼睛不由一亮,白云仙子脸上的神色可以看出对小公子很感兴趣,不因为先前小公子击毙了龙剑城的弟子而怒,相反,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但他对这些修为高绝的修真者心有余悸,不认为像表面上一样和气,谁知道突然间向你发火出手攻击。

他心想,还是不要问白云仙子了,不问白云仙子可以问龙剑城的大小姐桑珂倩呀,他不是笨人,看出桑珂倩对小公子的关心已经超过了一般人,此时她紧锁着柳眉神色变换不定,任谁也知道她是在担心,当然不会担心三大高手,三大高手与龙剑城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三大高手联合力斗小公子,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既然如此,那就有一个可能,在担心小公子的安慰,衡量再三,觉得问龙剑城的大小姐最为稳妥。

老村夫有了这一番想法,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的想法很切合实际,便迫不及待的向桑珂倩一抱拳,弓身道:“桑小姐,这个……小公子……”

桑珂倩正全神贯注的关注着战场中的我,对目前的趋势她也知道时一时的权宜之计,双方现在谁奈何不了谁,不是长久之计,但可以想象得出,王冰修为不足,时间愈长对他愈不利,这正是她最担心的。

这时候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一看是老村夫,有些意外,不知道王冰的这个家人找自己有什么事,当然,她也知道老村夫口中的小公子指的他家的公子王冰,她芳心一动,向这个家人了解王冰的事情是最好不过了,作为王冰的家人,又在身边扶持照顾着,对王冰的一切那是很熟知的,想到这里她心里一喜。

两人各有想法,共同的目的是我,但是,老村夫跟在我身边才几天,对我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想来会让桑珂倩失望。

但桑珂倩不知道这些,以为自己找对人了,因为是我的家人,她大有好感,很有礼貌的对老村夫还了一礼道:“这位大叔怎么称呼?”

老村夫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龙剑城的大小姐会对自己这么客气,不由一愣,接着一喜,桑小姐这么客气,问小公子的事情应该不会被拒绝,喜道:“我是公子身边的下人王天突,桑小姐像小公子一样叫我老头,或者名字都可以,大叔就不敢当了,桑小姐千万别折煞小人了。”

桑珂倩暗忖,王冰的这个家人怎么这么客气,想来是因为王冰家里的礼节很严格的原因吧,王冰这个家伙怎么称呼王天突为老头呢?有些不礼貌,也不对呀,自己听见王冰先前和自己一样叫王天突为大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事情,微笑道:“王大叔刚才想问什么?好像是小公子什么的……”

老村夫正等着桑珂倩这句话,忙道:“桑小姐,小公子现在的情况如何,不会有事吧?”

桑珂倩明白了老村夫的用意,原来他在担心他家公子的安慰,想通过自己来了解现场的打斗趋势,她也明白,以老村夫的修为是不足以辨别出敌我双方的情形,说实话,她也很担心,尽管比老村夫知道的多一些,但为了让这个忠实的,担心自己家小公子的下人安心下来,笑道:“现在的趋势是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一时半会都不会有问题,你放心吧。”

老村夫看桑小姐不像是骗自己的样子,而且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应该不会骗人,心神松了不少,神色也缓和不少,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谢谢桑小姐!”

桑珂倩心里好笑,怎么会有这么客气的下人,看王冰那家伙的傲气,不应该有这样礼貌的家人,也笑道:“大叔不用谢我,我只是告诉你情况,并没有帮助你什么……大叔,你们是哪里人呀?我是说你家公子。”

老村夫一愣,这他还真不知道,小公子也没有告诉他是那里人,当时,他和凤嫽一心一意想跟着小公子,也觉得没有必要再问,反正跟在身边,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被桑珂倩问住了,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

桑珂倩并不知道老村夫不知道我家在那里,以为老村夫不好说,在为难之中,她虽然想知道,但温柔和蔼的性格总是为他人考虑,觉得自己不应该让一个下人为难,温柔的笑道:“大叔觉得为难就不用说了,我知道作为下人的难处,是我不该问。”

老村夫见误会愈来愈大,自己想的和桑珂倩想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误会自己没什么,如果误会小公子那就不好了,忙解释道:“桑小姐误会了,不是我不想说,也不是小公子不让告诉别人,是我根本不知道,请小姐不要误会小公子。”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但这又让桑珂倩迷惑不解,家人不了解公子的家在那里,真是奇怪了,俏丽的脸上有些鄂然,不禁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村夫内心极为不想让这个美丽的女孩子失望,但自己也知道的有限,如果知道会有今天的尴尬,当时他就会问清楚了,无奈道:“我是五年前遇到了小公子,然后……”

老村夫很简单的将遇到我的事情,然后救了他妻子到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桑珂倩,当然有些我的秘密他有所保留,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心情也畅快多了。

桑珂倩从老村夫的叙说中了解了遇到我的前因后果,她想不通,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有勇气闯绝域,而且安然无恙的闯了出来,只是五年之后才闯出来,这五年中他是怎么过的?再想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被飞鹰山庄的人打伤,差一点儿就没命了,那真的好险,而现在有得知老村夫的妻子被飞鹰山庄的人抓去,当然很生气。

难怪这个家伙一副找人拼命的样子从老村夫的话中她了解到,是他们自己强迫成为下人,而王冰这家伙根本不同意此事,也没有把他们当成下人看待。

她对我了解的愈多愈不解,只好在芳心中告诉自己,还有机会了解清楚的,现在不急在一时,当然,这也是她自我安慰的自己罢了。

在桑珂倩向老村夫了解我的情况时,战局中几人身影闪动已经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了,首先,相持不下的局面稍有改变,三大高手联合对抗一个年轻小伙子,这已经很让他们丢脸了,再相持不下,那真是颜面扫地了。

瘦小老人和白衫中年人还好,青色劲装中年人内心很恼火,以高傲的个性,以往根本不屑与一个年轻人打斗,但是,现在却联合三人之力不但与一个年轻人打斗,而且相持不下,这让他如何受的了,暗中一咬牙,调动真元,极力向我的幻影攻击。

但这样一来,三人联合宣告结束,意味着各自为政,既然不是配合,就影响到其他两人,瘦小老人闪动的身影在三人中最快,在青色劲装中年人的猛烈攻击下,几次差一点儿被击中,气的瘦小老人哇哇大叫道:“玩蛇的,你什么意思,攻击起自己人来了。”

瘦小老人的话人众人喷饭,将人家的法宝青龙说成是蛇,看出这个老人有着一颗玩童式的心情,与他的童脸很配的上。

青色劲装中年人心里冷笑,谁和你是自己人,如果不是为了联合斗这个年轻人,我才懒得理会你,他心里想着,并没有因为瘦小老人的怒骂而停止猛烈的攻击,相反,攻击更猛烈更疯狂。

这次不但影响了瘦小老人,连白衫中年人也被泼及,白衫中年人冷哼一声,他的身形闪动本来就是三人最慢的,这样一来更慢。在我找到机会猛攻下狼狈不堪,他怒视了青色劲装中年人一眼,急忙调整自己的被动局面。

瘦小可不干了,对抗我已经让他够受了,现在又受到青色劲装中年人的夹击,他哇哇大叫道:“玩蛇的,你是不是想二对二,公然站在王小子一方,成心让我跟炼铁的吃尽苦头,炼铁的,你们两个玩,我走了,走也,走也。”

我心里好笑,这老头人怪,说话更怪,将白衫中年人称呼为炼铁的,再到他手中的法宝鼎,我明白白衫中年人是炼制法宝一类的门派中人,他手中的鼎就是炼制法宝的器具,也被他当作法宝来使用。

白衫中年人一听瘦小来人的话,再见瘦小老人真的欲离开打斗、场心里有些急,三个人对抗一个人已经狼狈不堪了,现在瘦小老人一走,两人更不是对手,忙道:“多了一只手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临阵脱逃吗?”

多了一只手?人有两只手,多了一只手,那不就是三只手吗,那岂不是指瘦小老人是小偷,我再联想到瘦小老人使用的法宝幻形如意,那不是形容他的法宝可以变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