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33节

现代修真史_第133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3:0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能出面阻止,只好自己亲自出面阻止了,希望事情不会太糟就好,这位姑奶奶真会给自己找麻烦。

阵中的三人并不知道他们生死存亡就在片刻间,青色劲装中年人不敢在阵内乱动,他颇有心计,知道在没有摸索清楚是什么阵法之前,最好不要乱动,心里暗骂,这小子再自己疯狂攻击之下能轻而易举的布下阵法,真是不简单,也很佩服这个恐怖小子,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形下遇到,他真想和这个恐怖小子交个朋友。

圣手鼎烙跋拓开始也担心我对他们不利,忙着擦看阵法,想找出生门,但愈观察愈惊讶,心神不由被阵法所吸引,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也忘记了要逃出去,不由自主的研究起阵法来了,口里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没有见过,修真界有我没有见过的阵法吗,即使没有见过也应该听说过呀,这个王小子真不简单,拿出手的东西都是我闻所未闻的,真是奇怪!”

童脸神偷蓝宕却在阵内坐下来靠在一块石头上,翘着二郎腿,将目前的处境不当回事,饶有兴趣的看着青色劲装中年人和圣手鼎烙跋拓忙的满头大汗,不时的嬉笑两句,逗弄着两人,这时听到圣手鼎烙跋拓的自言自语声,怪笑道:“炼铁的,你现在才知道王小子不简单呀,我神偷看得起人没几个,而这个王小子就是一个,你看他那冷酷的个性,恐怖的手段,妈呀,想起来就让我心惊胆裂,不过,嘻嘻,我愈来愈喜欢这个王小子了,最好能将他收为弟子,不不不,结拜兄弟,他……他是我大哥,哈哈……不错,王小子是我大哥,只要他愿意学我的神偷技术,我叫他师傅师祖也没有问题,可惜,难呐,这个王小子不买任何人的账。”

童脸神偷蓝宕愈想愈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只要我向自己学习偷技,其它的事情都好说,哪怕是反过来叫王小子为师傅,想到得意处,他怪笑不断。

青色劲装中年人懒得理会他,知道和他一搭言便会没完没了,继续忙着观察阵法,找出去的生门。

圣手鼎烙跋拓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正迷惑不解这个阵法怎么他没听过,也没见过,他刚才自言自语只不过是有感而发,根本没有听到童脸神偷蓝宕说什么,即使听到也懒得理会这个无聊的老人。

童脸神偷蓝宕一想到让我学习他的偷技,便躺不住了,跳起来大嚷道:“王小子,王大哥,不不王师傅,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老商量……不对,是求你,你打开阵法让我出来。”

我刚欲点出的大印决听到童脸神偷蓝宕后一停,这老小子怪言怪语乱说一通,不过,可以猜测出大概意思,暗忖,我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大哥或者师傅了,但瘦小老人的话也让我内心忍不住想笑,考虑要不要听他说什么。

众人看到我停止点出大印决,心里一松,不是没有人阻止我,是来不及阻止我,我布下阵法后急于想离开,想到的是结束这里的事情,根本没有多耽误时间。

但童脸神偷蓝宕却等不了,想也不想向前跨去,想出阵向我当面询问,他也忘记了自己在阵法中,这么移动会启动阵法。

圣手鼎烙跋拓还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当然不知道童脸神偷蓝宕在干什么,青色劲装中年人却清楚的看到了童脸神偷蓝宕的举动,知道老小子这一动会坏事,吼道:“不要动,会启动阵法……”

但已经晚了,童脸神偷蓝宕已经跨出了,九天大阵随着童脸神偷蓝宕的跨出而启动,火焰狂吼,雷声轰轰,荒沙翻卷,浪涛翻天,翻天覆地的各种威力铺天盖地的袭击向阵中的三人。

青色劲装中年人的话还没喊叫完再也来不及说下去,想拿出法宝青龙护体,但是一手摸空,这才想起青龙法宝在先前对抗九转阴阳塔时没有收回,但也应该返回来呀,他立即想到我收取齐齐金哈的银色剑的事情,可以肯定自己的青龙已经被九转阴阳塔吸取了。百忙之中龙吟呼出,调动真元护体。

圣手鼎烙跋拓还沉浸在阵法的研究中,愈研究愈迷惑不解,他赞叹这个阵法严密谨慎,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摸索清楚,为了搞清楚这个阵法的布局,他想着,只好厚着老脸向我请教了,突然间,他感到阵法有变动,这是阵法启动的现象,不好,难道……我想致我三人为死地,太狠了吧。

他和青色劲装中年人一样想拿出法宝护体,一样摸空,随即想到自己的法宝百分百被王小子的法宝收取了,时不我待,他举起双掌,呼呼呼的火气从掌心发出。

童脸神偷蓝宕一脚踏下去后,随之而来的各种翻天覆地的攻击,他这才想到自己忘记在阵法中,刚才触动阵法了,好在他的幻形如意一直在手中,忙护在胸前,心里叫苦不迭,口里怪叫道:“喂,王小子,你什么意思,快停下,我……我真的有事找你商量,不,求你,喂……”

阵法启动后让阵中三人狼狈不堪,阵外人的感觉虽然没有阵中人的体会深切,但看到阵中三人的狼狈像就知道阵法的威力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是,童脸神偷蓝宕虽然启动了阵法,也为他们自己的生命争取了一定的时间,起码他们的门人得到了阻止我的机会和时间。

几百人在此时扑了过来,我心里冷笑,又有不怕死的人来了,哼,你想找死我成全你,怒火在心中狂燃,冷冷地看着扑出的人群。

紫炎派和岌山院的弟子看到这么多人围向自己的师祖长老院掌令,想也不想,扑出来挡在我身前,不止此,仙云阁方云云,神剑派化丹等人也带着本门的弟子挡在我前面,还有天道元白眉可真等其他各门派的弟子亦扑出来想护住我。

这些人的亲人或者祖师的下落都想通过我知道,他们怎么会让其他人伤害我,如果我有意外,那岂不是断绝了他们寻找亲人或者祖师的下落线索,这怎么可以呢。

还有一部分人在微观,老鬼和白云仙子等人也没有动,但看出趋势更为复杂,而这场纠纷能不能和平解决,就看我的态度了。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相视一眼,心里都很惊骇,如果龙剑城和我的过节不是和平解决的话,向龙剑城讨还公道的不止我一人,还有这些与我有关系的门派弟子,声势浩大的惊人,后果真不堪设想。

老鬼脸一黑,他最讨厌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在里面搅拌,起不了什么作用,只是骚扰一番,讨厌的紧,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是纸老虎,但也好,就让这些人混战一番,吃些苦头。不过,小鬼很看重朋友,可能不会让这些人参与在一起,结果还是没戏。

老村夫等人心里极为高兴,看到帮助我的人这么多,声势浩大的惊人,有些这些人帮忙,小公子还有什么怕的。

连一旁在和小安利卡冉撒玩的寒儿和火儿也被现在的局面吸引,但看到这些大人剑拔弩张的站在那里像傻子一样,便没有兴趣了,继续玩他们的。

我也没有想到这么多人挡在自己身前,也知道大部分人是因为自己与他们的亲人或者祖师有关系的原因,我有闪失他们的期望就破灭了,出来护住我也在情理之中。

扑出来的几百人看到我身前当住这么多人,心里骇然,但为了救人他们不得不出头,其中一老人抱拳道:“小哥,请不要误会,我们没有向小哥出手的意思,只是关心阵中的人,请小哥网开一面,将他们放过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只要讲理就好,我一挥手,封虎等人知道我的意思,带着紫炎派的弟子退开一旁,他们有过几次的经验,知道我不喜欢其他人帮忙,只是刚才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扑了出来,现在在我的示意下只好退了。

岌山院的弟子在元青长老的带领下也随着紫炎派退了下去,长老院掌令的权威是无上的,他们不做任何想法退开一旁,何况他们先前已经见识过我不欲人帮忙的性格。

仙云阁方云云,神剑派化丹等人有些担心我的安慰,望着紫炎派和岌山院的弟子退出,他们迟疑不决。

化丹道:“王公子,我们……是不是待在你身边比较好,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望着这个刚认识的好朋友,我心里一暖,笑道:“没事,你放心,他们刚才也说了,不想向我出手。”

化丹心想,他们是这么说了,但如果你不放人的话,那他们不是要向你出手?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我怎么能放心,张了张口但没有说出来。

方云云却接口道:“王公子,有我们在你安全一些,还是让我们留在这里吧。”

我笑了笑,心想,你们能帮忙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还能将你们拖入这个旋涡,那我太对不起这些热心的朋友了,摇头道:“我很高兴你们这个时候出来帮助我,但是,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再说,我没有事,如果有事我再请你们帮忙。”

化丹等人看到我毅然决然不要他们在一旁助威,对我的傲然个性他们多少也了解一些,无奈地将人带到一旁,想在我为难需要的时候在帮忙。

众人看到我将欲帮忙的打发到一旁,拒绝助威,佩服我的勇气,也惊叹我的个性,这个时候一般人巴望有人能帮助,那有拒绝的道理。

老鬼内心狂笑,果然不出所料,小鬼不让他们帮忙,这就是小鬼的个性,宁愿自己受伤也不会让朋友因为自己受到任何伤害,他心里不以为然,但也冷着无语。

白云仙子和桑珂倩也对我的这一手感到佩服,只有像我这样的人,才有如此大的气魄,正因为这样,才显得与众不同。

老村夫心里在嘀咕,眼看对方有那么多人,小公子怎么不要人帮忙呢,即使不要他们帮忙,让他们站在身边助威也好,气势大一些吗,现在一个人对这么多人,如何是好?

我冷冷的望着刚才说话的老人,这个老人看起来很和蔼,脸色平和,没有丝毫的火气,就知道如他所说,不想向我出手,只是关心阵法里面的人。

和蔼老人道:“小哥,在下是童脸神偷蓝宕师兄蓝天,我师弟是一副小孩子的个性,喜欢胡闹,他并不是有意为难小哥,希望小哥能放过他。”

众人一惊,童脸神偷蓝宕师兄蓝天,此人比童脸神偷蓝宕更有名,人称无手君蓝天,意思是他根本没有手,而另一个意思是他的手可以伸向任何地方,一个没有手的人偷东西你怎么抓住他,看不到他动手当然无法抓住了。但他多年已经不动手了,众人只听过他的名,并没有见过他的人,这次师兄弟两人出现在绝域,可见绝域仙器出世的消息多么吸引人。

其他人看着我,想知道我怎么说,只要我能放过童脸神偷蓝宕,那么其他两人也会一并放了,他们不想再引起我的反感,所以没有说话。

我也从童脸神偷蓝宕的古怪行径看出他对我没有敌意,但恼火的是,他这么一胡闹却打扰了我救人,心里在衡量是不是将他们放了。

桑珂倩一直不希望我多树强敌,本来她先前就要阻止我,后来被白云仙子阻止,而白云仙子为了桑珂倩以后考虑,决定自己出面,结果还没有出面,便刚才的事情打扰了。

现在无手君蓝天以礼相待向我请求放人,桑珂倩见我在考虑中,有些急了,心想,王冰应该利用对方以礼相待请求的的情况下将人放了,到时候皆大欢喜。

白云仙子一直注意着桑珂倩的神色,看到她现在的神色变化,就知道这姑娘的菩萨心肠又泛滥了,也不等桑珂倩出面,说道:“王公子,能不能听老身一言。”

我听到白云仙子的话一愣,没想到白云仙子会出面,对白云仙子在处理我与龙剑城的过节时没有为难我,让我内心大有好感,便道:“前辈请说!”

老鬼内心很遗憾,有白云仙子出面多事,好好的事就被她搅没了,这个白云仙子怎么这么多事,就不能静静的待在一旁看戏吗?

白云仙子见我态度很好,知道自己出面不会闹个灰头土脸,笑道:“小哥,我想阵中的三人有话想向你说,你是不是先停下阵来,问一下,看他们怎么说。”

我心想,有必要这么多事吗,既然他们一再滞留我在此,耽误我救人的时间,应该承担他们阻拦我的后果,但是白云仙子这么说了,自己是问还是不问呢?

这时蓝天继续道:“小哥,他们也并不想向小哥出手,我师弟是见到你的九转阴阳塔威力极大,想看看,纯粹是好奇。而圣手鼎烙跋拓是炼器高手,见到自己从没有见过的法宝总是想观摩一番,这在修真界人人知道的,至于天龙门的弟子龙青甲我想也是想问你什么,只是小哥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便出手攻击,所以才有现在的局面,还请小哥如白云仙子所说,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

蓝天一口叫出天龙门龙青的名字,让天龙山的弟子大吃一惊,他们很少与修真界的人交往,姓名一般除了自己人外人很少知道,想不到被蓝天轻而易举的叫了出来,他们以为是秘密的事情,在蓝天眼里一切像纸一样透明,他们能不吃惊吗!

我听了蓝天的话后,暗忖,自己是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以为他们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传说中的仙器,在怒火之下,一声不响便攻击,也许自己真给他们一个说话的机会,何况自己也不想多事,能和平解决,就不必剑拔弩张的了。

大印决一点,九天大阵便停了下,阵中的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他们在九天大阵的威力下吃尽苦头,一个个灰头土脸,当阵法一停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阵外的众人也松了一口气,暂时阵中的三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