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48节

现代修真史_第148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

我不得不佩服蓝鹰萨峻锋利的言词,三言两语就将不利的局面化为无形,并将话题移动到桑珂倩身上。

    

桑珂倩内心也很惊愕,她很少在修真界走动,这次如果不是偶然性出来散散心,也许不会走出龙剑城,但刚一露面就被飞鹰山庄的人认出来,但这不是主要的,她内心不希望我一再杀人,也看出我现在的伤势,不宜参与剧烈的打斗中,在我说出刚才的一番话后,她内心极为欣喜,现在听闻蓝鹰萨峻的锋利言词,接口道:“这次王公子来凼鹰分院,主要是救回被你抓去的人,并不是来挑战或者故意找上飞鹰山庄,但是你们不但不放人,而且一再派遣高手想将他击毙,我们这些人与王公子的事情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好奇心跟着来看热闹,但见到的情形很让人失望,飞鹰山庄不但与神女门合作对付王公子,而且……连黑魔功也出现在凼鹰分院,萨峻院主,题外话就不要多说了,以你们飞鹰山庄的威望,不需要找这些借口,黑魔功是整个修真界的公敌,你凼鹰分院今后有的解释了,一个解释不好群起而攻之,现在,你还是与王公子打交道吧,最好是将人交给出来给他带回去,大家和平解决,这是最佳的办法,当然,给不给在你,不过,你如果硬要将王公子的事情按到龙剑城的头上也无不可,龙剑城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情找上门。如果,飞鹰山庄是靠着黑魔功肆无忌惮,我想,这不仅仅是王公子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所有修真界的事情,分院主最好瞧着办。”

桑珂倩的一番话在众人中引起轰动,如果像桑珂倩所说,那真的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整个修真界的事情,但不管怎么说,黑魔功出现在凼鹰分院是实,凼鹰分院与这件事情多少也有关系。

    

老鬼在桑珂倩出面时大皱眉头,他最讨厌这样婆婆妈妈的说个没完没了,根本就没她什么事情,听着就是了,何必多事,要吗打就是了,内心极为不耐,什么公敌黑魔功的,管那么多做什么?

    

白云仙子内心却极为赞赏桑珂倩,这个美丽善良的姑娘能够出面说出这么一番话,不仅仅是为了龙剑城,更主要的是为了王冰着想,她的话明明白白的点出王冰来飞鹰山庄是为了救人,不抱有其它目的,再点出神女门和黑魔门,以此来降低今天王冰制造的一系列杀戳在众人心中留下的恐怖血腥形象,希望众人知道王冰是因为以上几个方面的原因不得而为之。

    

白云仙子暗忖,这姑娘为了王冰费尽心血,可是……王冰会理解你的这番心意吗,会领你的这份情谊吗?

    

而飞鹰门弟子好像并知道黑魔功的事情,神色很是惊异,本来松散的阵形更加散乱,黑魔功的恐惧他们知道的,如果,真如桑珂倩所说一样,那么他们就不得不考虑了,飞鹰山庄的刑罚是很可怕,但他们更怕黑魔功和整个修真界的人群起而攻之,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论更是激烈,将对付我的事情放到了一边。

    

蓝鹰萨峻几人被桑珂倩的一番话震惊的哑口无言,桑珂倩说话的声音温柔悦耳动听,丝毫不含火气,但听在他们耳中比任何语言都锋利。

    

蓝鹰萨峻忍着内心惊骇狡辩道:“我飞鹰山庄是何等的门派,怎么会与黑魔门的人有关系呢,在前面一关中,出现使用黑魔功的黑牡丹,连我等都感到意外,感到不可思议,这与飞鹰山庄没有任何关系,飞鹰山庄也被黑牡丹蒙蔽了,至于与神女门有合作的关系是实,这没有隐瞒的必要。”

蓝鹰的话让众人半信半疑,拿不定要不要相信他的话,也许是真,也许是假,众人也并不因为蓝鹰的极力否认而相信他,也就是说存疑。

    

我内心感到不耐,蓝鹰将话题移动到桑珂倩身上转移视线,桑珂倩为了龙剑城的威望出面反击,结果谈论到黑牡丹身上,这与我救人有什么关系,我现在想的是救人,当然,桑珂倩的一番也让我感到意外,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孩子讲起正来有条不紊,点点击中对方要害,让对方方寸大乱,失去原来的冷静,我真的小看她了,同时也感激她站在我的立场上将我这次救人的事情三言两语说的明明白白,省去了我的不少麻烦。

    

但我想再在黑牡丹的事情上辩驳下去,冷声道:“事情就是这样简单,只要将我的人交出来,我二话不说就走,至于你飞鹰山庄想报今日之仇,我随时恭候,但是,我的人如果有丝毫的损伤,那么……你飞鹰山庄等着的是连番的打击报复,你飞鹰山庄今后还能在修真界有立足之地,那我就不叫王冰了。”

我的今天的恐怖血腥手段,以及表现出来的气势,使众人相信我能做到这一点,即使飞鹰山庄在修真界的势力庞大无比,声势浩大,但看我今天闯入凼鹰分院,击毙上万弟子的事情,对我的话毫无疑义。

    

蓝鹰萨峻内心一紧,他看出我的修为虽然很高,但在高手中还不是最好的,我这样的高手在修真界很多,飞鹰山庄能有今天的威望,并不是完全靠着横行霸道得来的,自有真正的高手,单总院供奉堂的高手随便出来一个可以让我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他内心隐隐约约觉得,我能做的到这一点。

    

但他也有苦衷,飞鹰山庄抢个人是很平常的事情,这些小事都是门中弟子做的,他一个院主不会去做这样降低身份的事情,凼鹰分院弟子有好几万,谁知道是哪个抢来了什么人,如果刑罚堂堂主单余还没有死,说不准知道抢来对方什么人,但现在单余已经死了,根本就没法查起。

    

当然,他也是这么想,即使知道抢来对方什么人,以现在的发展趋势来说,不可能将人交给对方,飞鹰山庄从没有栽过这样的跟头,被一个年龄不满二十岁的年轻人明目张胆,以霹雳手段闯进来,不要说飞鹰山庄丢不起这个脸面,他蓝鹰萨峻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因此他听到我的话后,冷冷的笑道:“飞鹰山庄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想带走人,要有带走人的能力,小子,现在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我内心火焰往上冒,这就是说对方不会将人给我,一定要一方毁灭才了事,好啊,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冷冷地看着几万飞鹰弟子,这些人还在讨论黑魔功的事情,虽然蓝鹰已经申明否认黑牡丹与飞鹰山庄的关系,但在他们心里留下了疑惑,我皱了皱眉头,就在对方这样的情况下发动攻击吗?

    

沉吟一下我冷声道:“蓝鹰院主,你一定要我将你们这些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弟子屠杀掉吗,我等着你一句话,如果你还认为牺牲这些人的话,我就要开始了。”

随着我话说完,九转阴阳塔释放出强烈的蓝色光芒,冰火雷三决没有发出,但塔内的魂魄发出骇人听闻的惨叫声。

    

众人在我说完后感到心中一紧,飞鹰弟子听到魂魄的惨叫声,面无血色,乱作一团,他们何曾听到过这种骇人听闻的惨叫声,而且我先前的恐怖手段让他们骇然,本来想凭着人动互相壮胆,但事到临头却发现人多也有解决不了的事。

    

桑珂倩担心我真的下辣手芳心中不忍,对着我轻声道:“王公子,还是不要……”

但看到我冷酷的神色,再也说不下去了,知道劝说也没有用,我决定了的事情其他人很难说动,这时候她再不宜多说。

    

我大印手立在胸前,随时会点出,冷冷望着蓝鹰萨峻,等着他表态,我不想杀人,但不是说不杀人,如果认为我下不了手,或者为了试探了解清楚我的法宝威力,愿意牺牲几万弟子的话,我会毫不留情的做给他看看。

    

第八十二章怒斗蓝鹰(1-2)

飞鹰门的弟子在九转阴阳塔释放出的魂魄惨叫声中心惊胆裂,望着蓝鹰院主等待他的决定,希望院主能大发慈悲放过他们,甚至有些弟子内心决定,一旦院主不同意,对面的这个恶魔下辣手的话,他们随时会逃跑,跑到这个年轻的恶魔无法攻击到的地方。

    

在众人的注视中,蓝鹰萨峻内心怒火狂燃,全身释放出强烈的煞气,门下弟子的熊样让他颜面扫地,但也知道此时此刻再也不宜让门下弟子当炮灰,门下弟子没有丝毫的抵抗力量,已经放弃了抵抗,如果还让继续当炮灰的话,这太明显了,传出去对神鹰山庄的威望有损,再也没有人愿意加入神鹰山庄了。

    

在众人的期待中,他咬咬牙,挥手道:“你们……退下去。”

退下去三个字他说的极为吃力,神色极为阴森可怕,门下弟子不敢看他那阴森的面孔,低头不语,迅速退了下去。

    

所有人在蓝鹰萨峻挥手时感到一阵轻松,没有人希望这几万弟子毫无抵抗力量地死在我的手下,成为萨峻等人的牺牲品。

    

我也感到一阵轻松,不和这些无关大局的人纠缠,直接和萨峻打交道是最好的,就让我和蓝鹰萨峻决一死战吧。

    

但我的如意算盘在蓝鹰萨峻身旁的魁梧面带极为浓厚煞气的年轻人走出来后破灭了,魁梧年轻人迈开大步踏进广场中心,冷冷的望着,眼睛中又出现一丝异彩,伸手拔出腰间的黑色剑,剑出鞘,剑刃吞吐着银色的光芒。

    

魁梧年轻人将吞吐着银色光芒的剑一指我,剑气闪烁,沉声道:“护法冷言,你……上。”

这个年轻是十大护法之一冷言,果然人如其名,又冷又少言谈,短短的的六个字表明他自己的姓名和在凼鹰山庄的地位身份,并急于和我一战,点名让我快些上场。

    

我内心冷哼一声,拿出一把仙剑,缓步走到冷言的对面,冷冷的望着他,以静制动,冷言浑身的煞气在汹涌翻涌,剑身颤动,这是真元急速转动的原因,可见想与我急于一斗,有些迫不及待。

    

而我以静制动,正是针对他的这一点所设下的,而我受到黑牡丹的黑色气劲的折腾,内腑巨痛难忍,寒冷的气息让我不时的颤抖,以静制动是最佳的选择,也想速战速决,希望和冷言的战斗在短时间内结束。

    

但出乎意料的是,冷言并没有像我想的一样急于攻击,手中的剑不再颤动,遥遥指着我,极为沉稳,剑刃吞吐的光芒依旧,眼睛中精光连连闪烁,罩在我身上。

    

我暗骂自己,一个少言冷静的人怎么会冲动呢,对方明显刚才那一番动作是故意做出来给我看的,我因为对方沸腾的煞气而忽视了少言冷静的一面,真是一个可怕的敌人,但冷言的一番举动也激起了我内心的深处的那份无名杀气,仙剑遥遥指天,剑气撕破了平静的空间,气旋在仙剑上空一尺处翻腾着。

    

冷言面孔上和刚才一样冷酷,但内心一惊,收起内心中狂妄之傲气,正视起眼前的这个对手,不明白的是,对方的剑上方怎么会产生气旋,难道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一个新的水平,自己无法看出来,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样奇异的现象出现。

    

两人内心各有所思,遥遥相视着,冷静的看着对方,寻找对方身上的弱点,想一击击败对方得手。

    

众人在我们对持中感到莫名的严肃,静静的注视着,没有人出声,生怕打扰到我们两人,也想看到这种难得一见的高手对决。

    

老村夫等人担心我受到伤痕,而白云仙子和桑珂倩知道我中了黑牡丹的黑魔功,随时随地会发声意外,两人暗中调集真元,准备我有意外时急救。

    

老鬼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心思,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想些什么,飞鹰门下的几万弟子死里逃生,心有余悸的看着,他们清楚冷护法的修为,但今天冷护法能赢吗?

    

蓝鹰萨峻和白衣书生相视了几眼,明白了彼此之间的想法,然后望着斗场,有什么想法呢?

    或者白衣书生又想出了什么妙计?但和老鬼一样,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明白。

    

在众人的注视期待中,我和冷言动了,各自冷喝一声,身形急速闪动,剑幻飞虹,光芒闪烁,仓!

    的一声脆响。

一触几分,两人相交一剑,遥视着对方。刹那间的一击两个内心各自明白,这一剑不分胜负,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冷言扫视了一眼他的剑,内心一痛,因为剑上出现一个缺口,那是两剑相接后在对方的剑下留下的,这把剑他极为珍爱,一直陪伴着他,也是剑中的极品,锋利之极,想不到一触之下就损坏了,他明白,对方的剑比自己的更好。

    但对方的剑有损坏吗,不由扫视了一眼对方的剑,内心极为失望,对方的剑没有丝毫损坏。

    

我看到了冷言扫视了一眼剑后的表情,但我没有看自己的仙剑,不用我也知道完好无损,如果连仙剑都有损坏的话,那就不叫仙剑了,除非冷言手中的也是一把仙剑,但我一开始就看出他的剑虽然很不错,但难以和仙剑相比。

    

冷言知道自己的剑无法和对方的相比,也不忍自己心爱的剑再有任何损坏,不敢再硬碰硬,便绕着我急速转动,想找攻击的机会。

    

这正是我想要的,刚才一击,表面上不分胜负,但我的内腑在相击中过于用力,感到一阵巨痛难忍,如果继续硬碰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能不再坚持下去。

    

我的身形亦在随着闪动,速度比冷言有快不慢,仙剑脱手而手,疾速地袭击向冷言,吞吐着金色的光芒,将冷言整个罩了起来。

    

我在放出仙剑的同时一声冷叱道:“去!”

冷言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我喊叫的意思是告诉他自己的意图,也不想让对方折在自己的突击之下。

    

冷言闻言一惊,看到袭击而来的金色剑,急忙身影连闪,他虽然明白对方的剑比自己要好,但没想到释放出强烈的金色光芒,剑身吐出的气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