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真史 >现代修真史_第149节

现代修真史_第149节

作者:异路风情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4: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1
庞大无比,知道对方是利用自己拉开距离闪动时以吞吐的剑气圈定自己。

但我为了速战速决,一直等待机会,此时不会给他再有任何纠缠下去的机会,不等仙剑袭击到冷言,双手一挥,两道犀利的掌劲击向冷言前后两侧,他无论进退都会受到掌劲的袭击,虽然他可以抗拒我的掌劲,但随之而来的金色剑气会击中他,而左右和上方都在仙剑的剑气威力范围内。

他只有停止闪动接受仙剑一击,这样一来不会受到两面夹击,与仙剑相触就不会受到掌劲的袭击。

冷言知道这是对方故意逼迫自己与他的剑相接,他内心虽然不服,但只能这样,才能摆脱两面夹击的困境。

仓!两剑再次相接,冷言手中握着半截剑,他的剑在仙剑的威力之下断为两截,这正是我希望的结果。

同时,我感到身后有庞大的气劲袭击而来,也听到众人口中发出的惊呼声和桑珂倩急切的喊叫小心的声音,百忙之中来不及调动真元,也来不及祭出空明箫护体,疾速转身双掌顺势推出。

轰!响声震耳欲聋,两条身影快速闪动,刹那间,一条人影下落,一条身影在气劲下急速后退。

下落的是蓝鹰萨峻,是他无声无息的偷袭了我,此时他落在地上冷着脸,因为一击没有将我击毙感到惊愕和意外。

向我急速退却的是我,受不了蓝鹰萨峻突然袭击的庞大气劲,四掌相接后产生爆炸的余力夹杂着萨峻犀利的气劲,我在后退的同时闷哼一声,嘴角流着一丝丝的鲜血,脸色极黑,面孔上浮动着一层黑色气体,同时,在右胸骨断裂旁再次同到断裂声,我知道有断了几根胸骨。

脸上有一层黑气我不知道,但黑牡丹击中我所留下的黑色气息,给我带来的内腑巨痛和寒冷现在翻天覆地的折腾着,让我感到全身的肌肉在收缩着,那种感觉极为难受。

仙剑在我后退的同时返回我手中,我落地之后冷冷的望着冷言和萨峻,内心怒火狂喷,又是一次偷袭,但这次偷袭的人是身份极高的凼鹰院主,让人真不敢相信。

三人行人三角形,我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目光在冷言和萨峻身上移动,猜测是他们提起商量好对策,利用冷言和我对决的时候,进行偷袭,作为战术无可非议,对敌使用这种手段也极为正常,没有什么可计较的,而且,萨峻虽然算是偷袭,但我在打斗中将心思并没有完全放在冷言身上,身在虎穴我岂能不多加小心,不然的话,我就不会接下刚才的一击了,现在已经躺在地上了。

众人看到我及时接下了萨峻的一击,才松了一口气,他们刚才看到达峻的偷袭,心情紧张到了极点,不由自主的惊呼出来。

老村夫和龙凤三十六子见装想跑出来帮忙,被面无表情的老鬼一道真元罩在原地不能动弹,桑稞倩也被白云仙子阻止,因为已经来不及救援了,当看到我及时接下了萨峻的一击,内心不由一松,但看到我脸上浮动的黑气,知道由于决裂运动黑魔功发作了。

场中的三人表情各自不一,我浮动着黑气的脸上带着不屑和嘲笑,萨峻阴森狠狠的盯着我,冷言冷着脸望着手中的断剑,接着望着我和萨峻,冷酷的神色转化为悲痛,是在为他的剑悲痛还是因为两人配合之下没有将我击毙而悲痛?

我收回仙剑,空明箫在掌中闪现,内心冷笑,早就想到你们的个性,一个不行两个,两个不行群攻,不管多少人我接下来就是。

正当我欲出手时,冷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萨峻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一愣,心里一动,难道刚才的偷袭不是他们先前商量好的?冷言这么问,应该不是,便停止发动攻击,望着两人不语。

蓝鹰萨峻冷涩的目光望了我一眼后移动到冷言身上,不以为然道:“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你也知道十大护法就剩下你们两个,不利用此机会将王小子致死,接下来死的是我们。”

冷言摇摇头,冷冷的望着萨峻,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道:“我早就看不贯你们的作风了,如果不是为了报答某人的恩情,我早就离开了,现在,我声明,我不再与飞鹰山庄有任何关系。”

萨峻一征,内心大急道:“你要想清楚,你是凼鹰分院的十大护法之一,有责任维护分院的声誉,在有困难的时候你怎么能离开呢,再说,这不是普通的打斗,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分院考虑,你……”

冷言冷声道:“你不用再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了,这些年来你们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动不动抢人回来,这那是修真者的作风,我内心很失望,但还是忍着,但是你今天的行为彻底让我失望了。”

冷言伸手指着周围的几万弟子道:“你再看看这些人,他们平时在做些什么,那一个在修炼,除了欺负一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还能做什么,我早就想杀他们了,但碍于某人的面子我强忍着,今天人家终于找上门要人了,你们为什么不放人,为什么自己不亲自出面,却让这些东西去送死?”

周围的几万弟子听到冷言的斥骂,不由底下了头,他们今天在我的霹雳手段下怕了,第一次知道飞鹰山庄也不是强到无人过问,敢杀飞鹰山庄的人高手不是没有,一般人不敢来,来的人就不怕飞鹰山庄的威名,再加上院主一遇到强大的敌人先牺牲的是他们,他们有十条命也照样死。

蓝鹰萨峻没想到冷言会说这么一番话,不禁气道:“你……”

冷言也不待他说下去,一挥手面向我一抱拳道:“我知道你很不屑,但我也不做解释,我承认我输了,输在你的犀利剑下,但并不是输在你的修为下,当然我也知道你身受重伤,没有发挥出你的能力,这已经不要紧了,你与飞鹰山庄的纠纷不再与我有任何关系,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只能说对不起了,但是,他日当我找到可以匹敌你的兵器时,我还是会来找你的,就此别过,他日再见。”

说完后也不看萨峻一眼,转身就走。

从冷言的话中我明白他是为了报答一个人的恩情才加入飞鹰山庄,成为十大护法之一,但也不耻飞鹰山庄的所作所为,也明白萨峻的偷袭他并不知道,不是他们提起商量好的,但没有想到的他会向自己道歉,如果他不知道萨峻会偷袭,就用不着跟我道歉,可见他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想到他说要找到可以匹敌仙剑的武器后再找自己比试高下,就知道他难以实现这个冤枉了,也不忍他这一生背着这个包袱度过,喊道:“等等……”

冷言以为我还不放过他,停下脚步,缓缓的转过身,冷冷的望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打斗的意思,很明显有剑在手的时候难以取胜,现在……剑都毁了,没有一斗的条件了。

我微微一笑道:“你想找到一把能抵抗我的剑的兵器来再找我比试,很难的。”

冷言不明白我的意思,冷声问道:“什么意思?”

我道:“因为我的兵器太特殊了,不过,我毁了你的剑,我的这一把剑权当赔给你,免得你将时间耗在寻找兵器上,当然,我现在没空和比试,让过今天,以后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拿出仙剑丢给他,心里在想,让我今天我就走了,你想找我也找不到,不过,我也不是英勇好斗的人,不斗也罢。

冷言没想到我有此一举,一愣伸手接住我丢给他的剑,入手就感觉到此剑的不凡,内心一阵激动,他知道此剑的分量,也对他今后的修为发挥出多达的作用,一个刚刚还在剑拔弩张的对手现在却给自己难得兵器,太意外了。

当然,他如果知道这是仙剑的话就不仅仅是意外而已了,我也不是仙剑多的没地方放乱给,而是看出冷言是一个热血汉子,单凭刚才对萨峻说的那一番话我就在内心喝彩,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除了作为寒儿和火儿的玩具外,再找不到其他用途,还不如个冷言算了,何况,这种仙剑我多的是,在别人眼中是了不起的东西,但在我眼里却不算什么。

冷言抚摸了一阵子剑身道:“这太贵重了,而且是你的兵器……”

我知道他内心喜欢,但是不好意思,摇头道:“这个你放心,我这人不喜欢用剑,再说了,放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我小妹和小弟把它当作玩具,现在呢,他们也看不上眼了,还不如送给你。”

冷言听到这么难道的剑被当作玩具,不由握剑的手紧了紧,暗叫可惜,怎么能当玩具呢,我那把剑和这把剑相差悬殊,但也不让其他人动,他也打消了再推辞的想法,脸上肌肉抽动,显然很激动,想向我说一些感激的话,但最终说出了两个字,一抱拳道:“谢了!”

我心里暗笑,冷言不愧是少言冷静,刚才慷慨激昂的对萨峻说了一番话后,现在有恢复冷静和寡言了。

第八十二章怒斗蓝鹰(三)

我道:“也不用客气,给好剑找个好主人,我也感到高兴,不过我也要提醒你,这把剑如果使用者能炼化的话会更好,但是,在炼化的时候不要强来,循序渐进就好,另外,最好不要在自己完全没有能力自保或者无法发挥剑的威力随便拿出来,不然的话……我想就不会是你的,也许会成为别人的心爱兵器了。”

仙剑具有仙灵之气,有它自己的灵性,如果强行炼化的话反会伤在剑下,当然,虽然仙剑我不希奇,但也不希望被其他人夺取走,如果到萨峻这样心狠手辣的人手里,那会给别人带来灾难。

冷言对我的话不完全理解,但见我慎重从事的提醒自己,暗自记在心里,但后面的几句话他听懂了,是提醒自己不要在没有能力自保前不要随便亮出来,心里暗惊,难道这把剑珍贵到他人眼红,引起争夺?那就太珍贵了,但真的有这么珍贵吗?

心里有各种想法,但也没有问出来,一抱拳道:“珍重,他日见!”

说完后潇洒的走了,望着冷言的背影消失后,我冷冷看着蓝鹰萨峻,现在论到我和他单独面对的时候了,十大护法我击毙了六个,冷言走了,桃花两姐妹站在一旁旁观,声明不再插手我的事情,只剩下一个了,就是白衣书生,即使他们两人同上我也不怕,但看白衣书生一副互不干涉的样子,只有萨峻一个人了。

蓝鹰萨峻亦冷冷的望着,内心感到不妙,他不是怕我,而是怕我身后一起来的白云仙子和老鬼,心里很清楚,即使将我击毙,事情不会了解,但现在他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两人都想的是速战速决,所以,冷望了一眼动动了,两条身影幻动,追逐,一跺一追,快速之极,并没有接触。

我不想和蓝鹰萨峻硬碰,以我现在的伤势,不宜和他硬碰,而蓝鹰萨峻正是看出了这一点,双掌挥动,一道道的强烈气劲袭击向我,我在闪动中躲避着蓝鹰劲萨峻的气劲,气劲察过皮肤表面,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灼烫。

在躲避的过程中我祭出空明箫,梵音曲立即响起,同是点出大印决,就转阴阳塔释放出冰火雷三决,三决的威力肆无忌惮的攻击向蓝鹰萨峻。

但梵音曲无往不胜的威力对蓝鹰萨峻没有丝毫的作用,他无视梵音曲的威力,伸手一挥,一只金色的雄鹰展翅长鸣,同样是雄鹰法宝,但蓝鹰萨峻的金色雄鹰高大威猛,长鸣声震耳欲聋,翅膀所夹带的气劲极为强大,以前我遇到的雄鹰法宝无法和蓝鹰萨峻的相比。

随着雄鹰庞大无比的气势与就九转阴阳塔释放的威力相接,产生各种怪异的响声,而蓝鹰萨峻继续在闪动身形追赶我,双掌不停的挥动,轰轰隆隆的响声不断地在广场上响起环绕。

我心里暗惊,梵音曲怎么会对蓝鹰萨峻没有作用呢,萨峻的修为虽然很高,可以抗拒梵音曲,但不会没有丝毫影响,他的修为与老鬼相比还差的远,以老鬼的能力都会着梵音曲的道,他怎么会没有着道呢,除非他是聋子,听不到梵音,那梵音不会对他产生影响。

难道……

想到这里,我在闪动中望向萨峻的耳夺,果然,萨峻的耳夺用东西封住了,难怪他在梵音曲下没有丝毫影响,无奈中我收回空明箫,全力以赴用九转阴阳塔攻击。

但是萨峻的雄鹰法宝威力超绝,再配合他犀利的掌劲,我的身形在闪动中感动束手束脚,对萨峻的不断挥动的掌劲感到防不胜防。

一阵子追逐后我的身形逐渐慢下来,这是真元不足的原因,再加上我一再决裂的运动,黑色气息在体内作怪,在内腑的收缩中,几乎感到无五脏六腑被一刀刀的刺着,砍着,难以忍耐的痛处不断在刺激着我的神经,冷汗在额头上不断溢出。

现在要改变局势,要吗拿掉萨峻耳中的塞子,要吗破掉萨峻的雄鹰法宝,以我的修为想接近萨峻拿掉他耳中的塞子那是很难,只有破掉他的雄鹰法宝了。

我心里一动,忍着来自内腑的巨大痛处拿出天刃,急速的迎击向雄鹰。

萨峻看到我的身形慢下来,内心暗喜,知道要不了多久,我就会被他手到擒来,看到我迎击向他的法宝雄鹰,以为我想收取他的法宝,内心冷哼,身形继续在接近我。

接近雄鹰,感到犀利的气劲不断的刺入我的皮肤中,与内腑的巨痛内外配合,一阵窒息难忍,差一点儿没让我倒下去,咬咬牙,忍受着巨痛右手一挥,天刃的气劲中夹带着银色的光芒,从雄鹰的身上划过。

当萨峻看到我手中拿着一把小刀,想砍他的法宝雄鹰,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以一把小刀想破掉他的雄鹰法宝,太可笑……

啊……怎么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现代修真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