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玄门大师 > 第十八章 出局(2)

第十八章 出局(2)

作者:令狐小样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0: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0
    武曲之这一剑自信满满,他观察了张陵许久,才主动出招,既然出招,就一定要伤了对方!

    哪里知道,他忽然听到对方朗声叫道:“烟云伞!”

    “砰”一声,三道火光砸在了黄油大伞的伞面上,而他的剑也紧跟着刺在了上面,他积蓄地无数力道瞬间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那是滑腻腻,很不舒服的感觉撄。

    “法宝?”青衣剑客讶异出声,他一直有关注这个叫张陵的年轻人,不可否认,仙道术很弱,不可否认却是一个任何人都不能轻视的对手。

    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身后背着一把看起来有些怪异的大伞,不过修道之人怪异的太多了,所以,他并未在意,只是没想到那柄破旧的大伞,竟然是一件防御性的法宝!

    是的,坐在高高的祭坛三层的五位正副盟主都聚精会神在比试中,因为这是最后的比试,每一轮都很精彩。

    因为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比试台上,没人看见东皇太一看到烟云伞的瞬间,差点一惊之下站起来,多年来在盟主之位上蕴养而出的定力却让他看起来好似无动于衷。

    可内心中,翻江倒海呐!

    记忆几乎在一瞬间就把他拉回到二十多年前…偿…

    远远的,远远的,那个吊儿郎当的人越来越近,他横剑而立,声音冷酷道:“师弟,我不会让你下山的。”

    那人呵呵笑道:“东皇,你明知道拦不住我的。”

    他眉目一凛,满心的怒气:“你叫我什么?”

    那人抬头看看天,似有些无奈一般:“我已经被师父逐出师门,以师兄弟相称恐怕已有诸多不便。”

    “荒唐!你竟然!”他又惊又怒,随即提剑而上:“跟我回去,去向师父认错!”

    当时,那人手中握着的就是烟云伞,他始终没能赢了那人。

    他跪在地上,剑也跟着掉落在一旁,他始终不如那人,悟性、道法统统不如,那人从小就是这般惊才绝艳大放异彩,他这个做师兄的,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望其项背,就连这五岳仙盟盟主的位置,师父也是要传给那人的!

    而现在那人竟然毫不在意的要走,这是施舍吗?只有那人走了,他才能站顶端的位置,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人所给的施舍吗?

    而那人,叼着根草,将烟云伞挂在了身后。

    他猛然起身,低吼道:“师弟!你一身所学尽得师父真传,你要带着这些背叛师门吗?”

    那人停在那儿,缓缓转身看向他,定定地看着他,说出了这辈子他都无法忘记的话:“那就请师兄废去大顺一身所学吧。”

    他当时暴怒异常,甚至感觉一种羞辱在心间,这样的人,这样不顾天下苍生,不顾人间正道的人,的确不配拥有五岳仙盟所给予的一切!

    一掌拍在那人的额头,他似乎听见经脉错位的声响,那人闷哼出声,嘴角缓缓溢出鲜血……

    那人走了,没有回头,再也没有回头……

    他早该想到的,张大顺,张陵,原来这个手持烟云伞的年轻人是当年他的师弟张大顺的儿子,那玩世不恭,不把一切放在眼中的模样,果然与当年的张大顺一模一样!

    这样的人,怎么配成为闯阵者!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问道者!

    比试台上的张陵可不知道五岳仙盟的盟主能凭借烟云伞牵扯出来一段与他息息相关恩恩怨怨,也并不知道这位盟主已经对他心存偏见了。

    他这厢比试可并不轻松,虽然有烟云伞护身,可对方也极为机智,当然,相比之下,这位武曲之比他狼狈多了。

    尽管形象已经被他破坏殆尽,却依然保持着微笑,很不容易吧,他从武曲之的眼神已经看出来这人处在暴怒的边缘了,还真是好涵养啊!

    紧接着武曲之又是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逼他后退,逼他下台。

    实在没办法啊!

    “轰”一声响!

    众人看到明明占了上风的武曲之连退数十步,脸色难看的盯着肩头,肩头上的白衣被轰出个洞来,血肉散发出一股焦臭味。

    而躲在烟云伞之后的张陵,露出个脑袋笑道:“冲天筒的滋味不错吧!”

    冲天筒?!

    果然,就见张陵手中拿着的,不就是万兽峰比试五岳仙盟发给参赛者的用来发射求救信号的冲天筒吗?

    这人,竟然在比试中用了出来。

    这样近距离迎接冲天筒,任谁恐怕都经不住吧!

    再好的涵养连番受挫也有绷不住的时候啊,武曲之脸色微变,肩头上传来的疼痛告诉他,眼前这个叫张陵的,已经超出他想象的奸诈狡猾。

    他强忍住疼痛,长剑在空中划了半圆,抽动嘴角道:“到此为止了,因为你不会有第二只冲天筒!”

    说完,飞身而起,这一剑他用尽了毕生所学,眼前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能小觑,哪怕这个人的仙道术真的弱爆了!

    “轰”一声响,火光闪烁,正中半空中的武曲之,随着这般冲力,武曲之竟然直接被轰出比试台了……

    毕竟先前他距离比试台的边缘,就很近了呀。

    就见张陵收了烟云伞,眼神奇怪道:“我就不明白了,谁告诉你说我没有第二只冲天筒来着。”

    你就让武曲之吐血吧,比试台外的武曲之已经昏迷不醒,真昏迷还是假昏迷就不说了,反正这个时候保持昏迷要比保持清醒要好的多。

    东皇菲菲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人却冷淡道:“我就知道对他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这个世界没有比他更加狡猾的人了。”

    一旁的云奇看到这一幕的脸色就怪怪的,这一场比试,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昆仑也微微沉吟,而后才道:“菲菲,你这个朋友。”又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啊:“嗯,很独特。”

    是啊,很独特,那一脸笑容怎么看,都有点贱,这是在场其他人的想法了。

    青衣剑客都莞尔了,冲天筒,能够在比试中审时度势,并且迅速做出判断,甚至将对方的想法都算计进去,这个人的能获胜,可不是侥幸。

    假以时日,他的仙道术也修行起来的话,还真是,连他都觉得可怕的对手啊。

    他很期待这个人成为闯阵者之后的表现。

    而他也看的出来,不论是怪癖在身的不死婆婆,还是脾气火爆的神火老祖,就是一向眼高于顶的练辟邪对这个小子微微侧目。

    至于东皇太一,他一直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这位盟主的想法。

    不过,东皇一向以拯救苍生为任,这等救世之心比任何人都坚决,想必他对这个年轻人也动了惜才之心吧。

    呵,还真是令人期待啊。

    时间一直持续到了将近黄昏,第二轮的比试才完全结束,经过三天的比试,整个演武场中只剩下五十名参赛者,而在接下来的测仙缘中,只需要淘汰掉一个人,这四十九名闯阵者就完全被定下来了。

    比试快结束的时候铁郎就回到了演武场,这会儿抽小石头他就排在张陵的前方,看到张陵还算整洁的一身,微微抽动唇角,总感觉又有人被张陵给气败了,跟张陵比试输的没法心服口服,有的是不甘心和屈辱,这一不小心说不定还能影响将来的道心啊。

    “诸位。”

    听到这么一声,所有人都看向祭坛,开口说话的正是东皇太一,他眸光没有任何波动看向在场的五十人,就是掠过张陵时,也没有任何变化,就听他缓缓道:“袋子中小石子有五十枚,四十九枚是白色,只有一枚是黑色。”

    就见他将手中的灰色袋子放在的祭坛前的檀木桌上:“抽到黑色石头的,出局。”他看向众人,威仪无比道:“开始吧。”

    张陵随着队伍的前进而前进,很快就轮到了他们,就见铁郎的手伸入到了灰色袋子中,握拳而出,翻手为掌,掌心中躺着一颗圆润的白色石子。

    “轮到我了。”张陵笑道,伸手摸进灰色袋子,后面还有十几个人,不过袋子中没有任何石子让他挑选,只有一个石子在静静地等着他。

    东皇太一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年轻人,看着他两根手指夹着一颗石子出来,而那颗石子赫然是黑色。

    而他,毫不留情地开口道:“张陵,出局。”

    站在三岔口,张陵深吸了一口气,呀呵,今天的风儿有些喧嚣啊。

    被判定成出局,他便看到了铁郎惊愕的目光,以及东皇菲菲的美眸中闪过的不可置信,就是菲菲身边的两位师兄也一脸惋惜的看着自己,可能大家都觉得,他是个运气极好的人吧,哈哈哈。

    怎么说呢,心中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爽快,毕竟他也劳心劳力参加了这么久的比试,三天的时间,很漫长啊,哪里知道,竟然只有一个淘汰名额还被他给搞到手了。

    呵呵,还真是。

    摇摇头,好了,不想了,赶紧选择条路走吧,眼看着天都要黑了。

    随手摘了一片树叶,吹了口气道:“叶兄啊叶兄,帮小爷选条风光大好的路吧!”

    说完,往空中一抛,“咻”一阵风,树叶往前飞去,身后是前往泰山的路,不过他可要大步往前冲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玄门大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