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玄门大师 > 第二十六章 生死攸关

第二十六章 生死攸关

作者:令狐小样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1: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0
    张陵脸色苍白地喘着气,先是在落云峰上狂奔,又被雾妖吸血,再加上跳崖和催动体内为数不多的法力,他感觉身体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疲惫感,关键是手中那座法宝小山因为多次使用,而变得只有鸡蛋大小了撄。

    铁郎也就比张陵好上一点而已,那也是他原本体质和法力都比张陵要强的缘故,而他那团扇也由原先艳丽的荷花红缓缓褪色成了黄白。

    很明显,他们手中的两件法宝也要到极限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身后轰隆隆的声音依然还在,那是水妖的穷追不舍,而前面的雾妖也锲而不舍带着妖雾气势汹汹。

    “水来土掩啊!”张陵就眼看着自己手中鸡蛋大的小山“咻”地一声成了黄豆大小,而身后在此筑起一座比先前都小的土坝。

    “万里狂风。”铁郎一扇之下,雾妖也不过被扇飞个几十丈远。

    如今已经过了午时,太阳热烈的很,峡谷中两个人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张陵回头看身后,随着上流河水的不断涌入,水妖简直是无可阻挡了。

    随即再次催动黄豆的小山,“吧唧”一声响,脚下出现一座迷你大的土坝,还不到他的膝盖,不会吧!这个时候!

    当时张陵就想流泪了,可下一幕就更悲催了,眼看着雾妖再次出现在眼前,铁郎催动了团扇猛然一扇,雾妖纹丝不动……

    “怎么办?”张陵与铁郎背靠背,他双手握住烟云伞的伞柄,盯着眼看又要冲破土坝的水妖。

    铁郎双手握着长剑挡在身前:“要知道怎么办就不会等到现在了。偿”

    “你看这边的山势我们能逃出去的几率有多高?”张陵瞥了一眼一旁的突兀的岩壁,刀凿一般的整齐啊,打磨过一般的光滑啊。

    “我觉得应该爬另一边。”铁郎当然也看到光滑的岩壁,另一边虽然岩壁陡峭,但还是有借力的地方。

    张陵毫不犹豫的道:“我就是从那边跳下来的。”开玩笑,难道花力气再次爬上去让雾妖吸干净?

    铁郎闻言就沉默了。

    张陵急道:“大哥,这会儿你还有空想?”

    这不,刚说完,倒数第三道土坝直接被冲垮了,白花花的水浪滔天啊,就看见浪头上露出个半身的女孩毫无感情地看着他们,高十几丈的浪头“轰”一声就冲了过来,倒数第二道土坝根本已经拦不住了,更别说张陵脚边的迷你小土坝了!

    而这边死人脸雾妖也集结浓郁的白雾,挥手间向着他们滚滚而来!

    “上!”

    铁郎收了长剑第一个猛冲了出去,借力一口气手脚并用直接冲上光滑的崖壁十几丈的距离,张陵也紧随其后,不过运气就没铁郎那么好了,他才冲上几丈,水妖张口一道水箭就向他射了过来,他就势一个翻滚,脚下一滑,竟然再也无处借力,“溜溜”一路下滑,“噗通”一声掉进了排山倒海一般而来的水里,瞬间就被淹没了进去。

    而雾妖的妖雾也冲着铁郎席卷而去,几乎瞬间就裹住了铁郎的四肢,狠狠往回一卷,原本就在光滑岩壁上的铁郎直接妖雾卷入到了空中。

    看来水妖和雾妖也是认准了让他们吃了不少苦头的张陵和铁郎了。

    张陵是一落入水中,就开始努力向上划水,被土坝拦截了数次的水流跟泄洪一般的湍急,本来就不容易控制身形,侧过头还看到一个上半身是人形而下半身则好似蛇尾一般浑身发蓝的水妖甩着尾巴冲着他迅速游过来,惊的他瞪大了双眼,扭动着身子也赶紧地顺着水势狂游。

    眼看着水妖在水里好似离弦的箭一般飞速而来,张陵就觉得崩溃啊,就算他水性不错,那也不能跟一水妖比特长啊,眼看着水妖再扫一下尾巴就能冲到自己跟前的瞬间,他四肢也跟着猛划,蛙泳仰泳自由泳,总之只要能甩掉水妖就行!

    可下一秒他就感觉到腰间一紧,不好,水妖的尾巴缠住他的了,划水,划水,拼了老命地划水!

    只不过还没开始挣扎紧接着整个人被极速的拽了回去!

    完蛋了!

    脑海里闪过这三个字的瞬间,手中已经捏着一张爆裂字符了,他用来写字符的纸是特制的,坚韧异常,就是为了保证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下也能使用。

    可紧接着“哗啦”一声响,他竟然被拽出水面了还直线往上升!

    脚下跟着“哗啦”一声响,水妖也冲出了水面激射而来,张口就是三道水箭,幸而他也毫不犹豫将爆裂字符甩了出去!

    “轰”一声响,三道水箭被爆,水花四射!

    “喂!你们两个没事吧!”

    这声音,真他妈的熟悉啊!

    这妹子,真他妈来的及时啊!

    张陵仰头看去,阳光刺眼水花四溅,可他就这么清楚的看见上面岩壁裂缝间突出的树杈上站着一个穿着冰蓝色劲装的漂亮妹子,从没觉得这妹子像今天这么可爱,东皇菲菲啊!

    他腰间缠绕着淡黄色二指粗的筋条,同样被这筋条缠绕在腰间的还有铁郎,而这筋条的尽头正是东皇菲菲,这筋条从她双肩绕过,而她本人则强势的拉住筋条的两端,那双手戴着一双白色的手套,如今正泛着淡淡的光芒。

    如此强势的拉住两个大男人,东皇菲菲真的很吃力,虽然她用来缠绕张陵和铁郎的是在逍遥门内购买的法宝缚龙筋,缠绕是此法宝本身的属性,倒是不用她施太多的法力,可从水妖和雾妖手中抢夺出他们,又这么吊着他们,尽管戴着飞羽手套减少了不少的分量,对她来说也并不轻松。

    “是你!”铁郎已经认出了东皇菲菲,他知道这个姑娘是五岳仙盟的,先前在无泪之城安排住处就是她,而且她与张陵应该认识,交情似乎并不深,没想到在他无计可施陷入到妖雾的瞬间,拉他出来的竟然是她!

    看起来有些冷若冰霜不近人情的东皇菲菲!

    张陵笑地灿烂啊:“你来了,我们当然就没事了!”

    搞得好像已经脱离了危险一样!

    可实际上,他和铁郎吊在空中,雾妖已经再次来袭,水妖也浮在湍急的河面上,面无表情仰着头看着他们呢!

    “先上来!”东皇菲菲飞羽手套的光芒大盛,紧接着她猛然一甩,张陵和铁郎直接躲过了雾妖和水妖的攻击飞了上来,张陵直接落在了东皇菲菲的身边,而铁郎没有找到借力点,在甩到最高点的时候,直接从后腰处拔出一柄短剑狠狠地扎进了岩石中。

    至此,所停留的位置竟然比张陵和东皇菲菲还要高一个身位。

    东皇菲菲刚收了缚龙筋就看到水妖露出半身的周围,湍急的河水慢慢形成了漩涡,而她身下竟然形成了龙卷水!

    “这妖怪想上来!”

    是的,东皇菲菲在岩壁上的位置较高,在他们先前攀爬的那一截光滑岩壁之上还要高出十几丈。

    果然,搅动出来的漩涡竟然在水妖的身下形成了声势浩大的龙卷水!这股强力的旋转,就好像龙卷风一般!

    就见那水妖仰着头整个身体却在龙卷水下呈直线升空,周围无数道水箭向着张陵他们三人射去。

    “叮叮叮!”

    铁郎和东皇菲菲挥舞着长剑将水箭挡掉,而张陵则打开了烟云伞防御,顺便将东皇菲菲纳入到伞下。

    只不过雾妖也借着水妖的力量,不断用妖术将河水转化为妖雾,很快,原本只是一团的妖雾,身形不断地膨胀,竟然已经遮住了他们头顶的阳光!

    “不能被这妖雾吞进去,会吸血。”张陵提醒道,东皇菲菲冷然的小脸很是凝重,脸色也微微发白,看样子应该刚刚结束一场战斗,而且并不轻松,尤其是两个人近在咫尺,他清楚地看见她咬着银牙,握着长剑的手似乎微微在发抖,这并不是害怕,而是耗力过度的征兆。

    心底涌上来一股说不清的感觉,不声不响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却是来找他……

    握了一下手中的拳头,张陵隔过烟云伞看着直冲上来的水妖和在空中不断凝结着妖雾的雾妖道:“菲菲,你手里有没有能够凝冰的法宝?这两只妖怪一个离不开水,另一个借着水的力量凝结妖雾,要是能找到瞬间让他们结冰的方法。”

    比他们高一个身位挂在岩壁上的铁郎边挡水箭边道:“如果有的话,还能等到现在。”很明显觉得张陵的想法很不靠谱。

    却听东皇菲菲冷静道:“能凝冰的法宝没有,不过距离这里不远有个山洞,因为山洞中有个涌冰泉,所以一年四季里面都结着厚厚的冰。”

    张陵闻言差点忍不住大叫出来,天啊,有这么好的地儿,竟然现在才知道!

    “那还在这儿拼什么,勾引他们入洞啊!你们在前,我断后!”

    好么,到底是与张陵默契合作打败过桃树妖的东皇菲菲啊,竟然毫不怀疑张陵能不能防住水妖和雾妖的攻击,竟然还真的转头甩出了缚龙筋。

    “我只能带一个人。”东皇菲菲道。

    “我跟得上!”铁郎毫不犹豫地回道。

    下一秒,东皇菲菲已经带着张陵借着缚龙筋就飞身出去,张陵则用烟云伞防御住来自水妖的攻击。

    而铁郎手中竟然又多了一把匕首,两把匕首并用,整个人在岩壁上飞快地跟着东皇菲菲而来!

    身手矫健。

    这是张陵给铁郎的评价,想到铁郎拼命三郎一般的个性,也不难理解明明已经浑身酸痛的铁郎,还能坚持在岩壁上以极快的速度追赶着东皇菲菲了。

    何况,生死攸关。

    当然,雾妖和水妖对他们照样是紧追不舍,一个顺着河道身下裹着龙卷水飞速而来,另一个则直接化为铺天盖地的妖雾!

    妖气冲天!

    不多时,就听到东皇菲菲道:“快要到了!看见前面那块像断桥一样的岩石了吗,就在那下面!”

    果然,斜着向上看前面还真有一块凸起的岩石好像断桥一般立在那儿,就好似多年前这里的确有一座桥连接这两座山,但却不知为何断掉了一半一样。

    张陵道:“我来引他们进去,你们堵在门口别让他们出来!让他们在里面给小爷冻瓷实了!”

    “嗯,小心。”东皇菲菲只回了这三个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玄门大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