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蛊与史 > 第四十五章 黎明前的黑

第四十五章 黎明前的黑

作者:道之左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9: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上一章斗笠写成了斗篷,特此说明。顺便求推荐和收藏。)

    马车中,盘坐中的宁雨飞正处在关键时刻。刚才他灵机一动,似乎感应到了突破的契机,当机立断的回去打坐修炼,要抓住那一丝灵光。感觉,源自于精神,而精神所在,乃是魂海。一个人的精神强弱,就体现在魂海的容量。而精神可以通过内力激发,得以壮大,反过来再开辟魂海,提升精神潜能。外界的信息通过人的精神感知,再反馈回来,就形成了感觉。

    而修炼了内功的武者,他们在运转功法之时,通过呼吸,会将自身独特的内力散入空气中,从而被某些感觉灵敏的武者感知到,那些融入了空气的微弱内力,便是气息。只有当武者达到先天之境,可入先天胎息的境界,才能做到在修炼之时完全收敛气息。

    所以,对气息的感觉需要的不仅仅是内力,还有精神。

    这让宁雨飞想到最近的修炼,都是在积累内力,但毕竟已经达到了三重天巅峰,再怎么练都似乎已经圆满了。但是不是应该精神与内力同修呢?

    虽然有祖传的神功《天罡经》,但宁雨飞毕竟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武学指导,所以他完全不明白应该怎么去跨过修炼的瓶颈。其实,只要他能持之以恒,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只需两年时间,他也定会顺利突破。可惜,他并不知道这点。

    他一遍又一遍的运转着自身的内功,一边不断地调动自己的五感,想要刺激‘精神’,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虽然想到了‘精神’也许对自己的突破有很大助益,但一时之间,他竟找不到能够让自己精神得到提升的办法,他禁不住暗自着急。

    忽然,宁雨飞感觉到似乎有一阵狂风从身上刮过,让他从心底里发冷,一时间,他体内劲气不稳,气脉逆行,在经脉之中暴动!

    宁雨飞心中一凝,经脉暴动,若是救之不及,轻则经脉不畅,武功大退,重则全身经脉尽断,武功全失。就在这危急关头,奇迹般的,宁雨飞沉下心来,全力将逆气*出体外,竟十分顺利!

    ‘哇’的一声,他吐出一口鲜血,之后,他感觉体内无比通畅,似乎打破了什么屏障。

    刚才那是什么风?仿佛是带着一阵冻结心扉的寒气,竟能够直接冻结我的精神!宁雨飞受到‘狂风’影响,精神受阻,导致体内劲气失控。

    这时候,宁雨飞的精神终于从寒冷中完全恢复过来。但他不知道那阵寒气是怎么回事。他毕竟没见过四重天以上高手释放气势,想不到那一层,但他检查自己的情况时,竟发现自己的内劲已经小成,完全布满了小成的气海!难道自己刚才因祸得福了?他不知道,就在那生死关头,他力挽狂澜,竟半步踏入了四重天。

    但他毕竟还是没有完全突破,便坐下继续调息,争取尽快恢复最佳状态。同时,他再次将精神凝聚成魂体降临魂海,去研究‘宇之蛊’的能力。

    目前,他只是开发出了‘双重世界’一种能力,虽然很有用,但并未太过于增强他的战斗力。他发现,这个时代高手很多,要想完成自己的梦想,没有强大的战斗力做依托,似乎根本完不成那些预想中的‘计划’。

    ……

    马车中的宁雨飞再次入定,而车外……

    “蚀明之雾!”就算是夜色也盖不住的漆黑,吞噬一切光,那幽光闪闪的人也被包覆了。

    “我的蚀明之雾,就算是初入先天的高手陷入里面,也会被掩住视野!在这彻底的黑暗之中,你会一步步走进我为你布置的死亡陷阱,归西吧。”

    “这雾,根本不是武学,是……是你……是你们这些余孽!”他惊呼出声,显然是完全没想到会遇到那早已灭亡的家族的后人。

    “余孽?你们魔门也有份吗?很好!‘回玄月’!”黑夜中的低喝和一闪而逝的半月形剑光,几乎撕开了那漆黑的雾。

    “啊啊啊!‘天魔劫拳―十方魔刹!’”这是他命状态下最强一招,他使用了‘天魔解体法’,必死无疑,他要以命搏命。

    剑光撕裂一切,率先割破了那人的喉咙,但那一双铁拳,毫无减弱的轰在了后者高瘦的身体上。

    “扑哧”一声,那双拳径直穿过那不算宽广的胸膛,却没有带出一丝血迹。

    “赫赫……扑通!”终于,他不甘的倒下了。

    身体摇晃一下,这高瘦人影化成黑雾融入夜色中,马车再次出发了。

    原来,在最后以伤换伤的关头,高瘦年轻人将胸口雾化,以空空的胸膛迎接对方的这一拳,当然不会有事,当然,不可避免的震伤在所难免。

    余莲依没敢看到最后,进到了马车,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大惊出声。这时宁雨飞刚进入入定,坐着一动不动。斗笠人早已准备好,在那两人打完之后,就已经打马出发了,马车继续前行,留下除了血腥味外变得更加死寂的树林,还有更浓的夜色,继续前行。

    却忽然听到车中的惊呼声,他立即止住马,揭开布帘,看向车内,却迎来一阵扑鼻的血腥味。

    “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浑厚,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不知道,我进来就闻到了血的味道,发现他正在入定,似乎刚才岔气了。”余莲依正用玉手搭在宁雨飞的额头,在他心脏和颈部轻轻触了几下。她丝毫未觉有何不妥之处,反而为没发现宁雨飞的危险而松了口气。

    “嗯,应该是在练功的时候受到了那魔门外门长老的气势冲击,气脉混乱,竟然只是吐了口血,看来他也是个少见的武学天才。”

    “什么嘛,都二十好几了,还没到四重天,这也算天才?”余莲依嘟嘴不服气,她在十七八岁达到四重天,却从未被表扬,这人比她差远了好吗!

    “你还别不服气,天赋这个东西,不在于一时之间的优劣,而是心性与坚韧。看这小子倒是可造之材,差点经脉尽断,居然一声不吭就过去了,真是了不起的坚韧啊,你们姐弟俩其他都很好,但在这方面就要差多了。你们还小,还要经历磨练才行!”少有的,斗笠人一次性说了这么长一句话。

    “好啦,桑明师兄,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师父也不是没说过。放心吧,我们虽没有经历过磨难,但我们有仇恨,只要是为了报仇,就算是人间最苦的苦,我也愿意吃!”余莲依恍然变了个人似的,让得斗笠人也是心中大赞。

    “你再睡会儿吧,明天还要以花魁的身份去为梁中书表演,这是一个机会,不要出问题。”

    “嗯!”

    马车再次出发,天色已经到了最黑的时候,天上的星星也都不见了。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距离大名,已不足三十里。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蛊与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