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蛊与史 > 第六十一章 魂蛊与觉醒

第六十一章 魂蛊与觉醒

作者:道之左 发表时间:2018-12-08 09:40: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徐覆究竟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事,竟能让这个一直冷静得近乎冷漠的少年,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这就要归咎于他的能力了,但在此之前,必须要明白蛊能力从何而来。

    蛊能力是由觉醒者魂海之中的‘魂蛊’产生的,而觉醒者和魂蛊之间,是互利共生的关系,魂蛊的孵化和成长离不开智慧生物的魂海与灵魂之力的滋养,反之。魂蛊能够让共生者拥有与之对应的奇异力量!至于魂蛊的来源,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按下不表。

    徐家的血脉,无分直系旁系,都有着觉醒‘雾之蛊’能力的可能,然而,每一个人所觉醒的‘雾能力’都不会完全相同,这不仅是因为每个人的特异性,还因为每一只‘魂蛊’的特异性,还有血脉与‘魂蛊’之间的共生程度与适应程度。很好理解,就像是交朋友,对上眼了就能够好上,对不上眼就永远成不了朋友,‘魂蛊’与觉醒者之间的关系也与此类似。魂蛊是通过血脉传递而增殖,一般来说都是一只魂蛊寄生一个人。当然,就像生孩子有可能生出同卵双胞胎一样,一个人也有可能在魂海中产生两枚‘魂蛊之卵’。魂蛊之卵,就是‘魂蛊’‘出生’之前的形态,以后简称‘魂卵’。

    所以,一个徐家婴儿出生,他的魂海之中就至少已经寄生了一枚‘魂卵’了。随着婴儿不断的长大,魂海之中的灵魂力量越来越强,给‘魂卵’提供的成长必须物质。若是他的灵魂力量足够强大,属性与蛊相合,再遇到一个适当的时机,就可能突然觉醒蛊能。具体的灵魂力量要求,就是达到‘内观魂海’,相对于武者来说,就是普通三重天境界武者的灵魂里修为。而觉醒成功的表现就是,内观魂海之时,灵魂之力和‘魂卵’融合。

    融合,是觉醒最关键的一步,因为有着危险。为何?因为幼生的‘魂蛊’会对宿主进行最后一次‘考验’!因为‘魂蛊’也是智慧生物,虽说远远比不上人类,但论起奇妙,人类却比不上它们。它们本来无法与宿主沟通,但它们独有认主能力,只要宿主的灵魂力量足够,加上足够的忍耐力,就能够成功认主,与‘魂蛊’进行精神沟通。为何要忍耐力?因为它们魂蛊都拥有着传承记忆,在认主的过程中,只要能够忍住记忆冲击的苦痛,那就没问题了。

    那是个危险的过程,一旦失败没能挺过,那至少都是魂海崩溃的下场!当然,这也是为何能够成功觉醒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家族重用的原因了,因为这样的人,就算是是发展了几代的庞大家族中,也不会很多。

    说完了魂蛊和蛊能力跟觉醒者间的关系,就回到徐覆的身上。

    前面也说了,徐覆的家族号称‘辰龙’,能力是雾。但实际上,徐家始祖徐市曾经留下手记,记载了他一生对自身蛊的研究。他说,徐家的能力本该是‘云’,云从龙,风从虎,从这个角度,正好验证了这一点。

    ‘云’和‘雾’,从结构上看,并没有大的区别,两者相差的,只是规模。

    而徐家能让‘雾’进化到‘云’的人物,至今为止,还没有出现。直到徐家覆灭之后,年幼的徐覆在失去家人的刺激之下提前觉醒了能力,结合他武学的天赋和与魂蛊之间格外高的相性,终于,他成功的成为了徐家的第一个‘云’能力者!

    不过,徐家已经只剩下徐覆姐弟二人,所以他的传奇,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一般的雾能力者,能够将自身的水分提取部分化成雾,当然,他们化出的雾具备一些奇异的能力,比如遮挡人(或动物)的六感,麻痹人(或动物)的神经,乃至探测,感知……总之,虽然都很实用,但实际上限制也很大,比如余莲依,她的能力之一,是能够制造出魅惑人心神的‘诡雾’,让人身不由己的迷醉于她。但这也是建立在她本身的魅力之上,比如,若是一个丑女拥有这般的魅惑能力,就算让她全力施展,也不一定能成功,那样的话,这种能力的实用性也就大大降低了。

    但徐覆的能力却完全不同。他能够自身化成云朵,就算是刀剑加身,也无法伤他分毫!当然,在对战之时,他这种还从未使用过,因为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一旦用出来,自己的身份就暴露了。目前,他还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复仇,甚至连仇人是谁,他都还没有完全清楚。

    除了完全‘云化’,他还可以将自身的部分散成雾状,除了蒙蔽敌人的六感,还能顺着敌人的呼吸进入敌人的体内,掌握敌人的招式路数和内力的运转。所以在同阶段的武者中,徐覆基本上遇不到对手,因为他知己知彼。

    当然,‘云之蛊’的能力还远远不止这些,最为逆天的,可以说就是‘雾蛊分身术’,哦,现在应该说成‘云蛊分身术’了。这是徐覆用自身一部分血肉化成的分身,具备自我意识。当然,每一次只能分出一个。上一次,徐覆就是通过他的‘云分身’远距千里进行联系的。分身可以修炼,但无法练出内功,但练招式是没问题的,他曾试验过,分身练武一个月之后,他收回分身,就自然多出了分身这一个月的修炼经验!这绝对是帮助武者修炼武学招式最得力的能力!而且,云分身只要不收回,也能够通过进食等维持自身!

    不过,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每当收回分身之时,分身的记忆将会对本体产生非常大的冲击,甚至有可能因为分身的经历和思想,改变本体原本的性格!

    这也是让徐覆最头痛的,上次就是差点没经受住冲击而改变了复仇之心,差点让他放弃了再次施展这种能力。

    但这次的行动,为了不让姐姐‘亲身犯险’,他不得不再次使用了云分身。

    云分身具备徐覆的大部分能力,而云十分善变,几乎可以说是千变万化,可以变成一切外貌!所以,很多次,为了保护姐姐,他都用‘云分身’变成姐姐的样子,再携带余莲依制造的‘诡雾’,两相结合,完全没有破绽!

    不过,为了防止分身再度‘失控’,他还是决定实行‘监视’并且近距离*控。这样的*控只能在短距离实现。却不料,刚才他分心在商人们的消息上了,那分身却趁此机会‘造反’了。

    分身,在大的方面,的确是会听从本体的命令的,但正如人的思想,虽然能够控制人的膀胱不将尿液放出来(不就是憋尿嘛,说一大堆),却也是有着一定的时间和量的限制,时间太长,就憋不住了,定然会尿出去!而分身,说白了,就是这样的情况。在人意识最薄弱的时候,分身就如同装满了的膀胱,自然而然的就将尿液放出去了,它难道还会管你面前是不是有马桶?

    而失去了本体*控与监视的分身,是以完成自己‘假扮余莲依’这条命令为主,其他的一切,都是不予考虑的。因此,进府没多久,卢俊义以免夜长梦多,将余莲依带到了密室。这是连他夫人都不知道的所在,专门存放他最珍视的宝物。

    自然,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下,卢俊义当然就像直接‘上手’了。

    虽然是分身,但她还是拥有许多本事的,尤其是歌舞琴曲的方面,因为徐覆耳濡目染,懂很多,这些记忆也都跟随着这个分身。分身虽然没有‘礼义廉耻’的概念,却也不觉得这样讲衣服脱掉是什么好玩的事情,毕竟,大街上那么多人,有谁脱掉了衣服呢?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脱,定然,这脱衣服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她还是尽量想用自己的‘才艺’来打动卢俊义。

    可惜,卢俊义现在正‘焚身之火熊熊不息’,怎么会轻易放过?

    “良辰苦短,就从现在开始吧!”卢俊义发出了宣言,浑身不挂一丝,已经装枪填弹完毕了。

    分身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本体下达的反抗命令。她被分出来总共不到两个时辰,自主能力根本就不够,这时候完全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了。

    卢俊义冲上来就抱住了这具喷香的娇体,手上动作不停,就要将她身上的衣物褪去,里面的白嫩鲜肉充满了活力与弹性,让卢俊义心中颤抖不已,这时候,小师妹什么的,全都被抛诸脑后了。

    徐覆也就在这时候回过神来,感应到自己的云分身竟被一个大男人抱着,那种肌肤相亲的触感是那样清晰,让得他浑身都是鸡皮疙瘩。桌子上的茶杯都被他打翻了,他嘴里也干呕不已,因为那种内心的恶心感觉,实在是太过难受了!

    “这能力,不能用了,真心不能用了!这是在是太坑自己了!”徐覆俊脸发绿,接管了分身的控制,却更加明显的感受到了肌肤相触的细节,让他更是恶心。

    在他控制之下,这具身体反抗不停,却怎奈卢俊义武力值太高,宣布了反抗无效。

    “我靠!这样下去该如何收场?”徐覆很为难,要是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还是和一个男人……就算现在是女人的身体形态,但那种心理上的恶心阴影定然会笼罩一辈子!他还年轻,还没有喜欢的人,若真是有阴影导致今后失去了男人的能力,那他就是徐家的千古罪人了。

    但若是反抗,必须使用‘云化’的能力,那么,姐姐的身份就会暴露,那样,她定然会有危险。

    两难之中的徐覆,心中的恶心暂且消减了。

    忽然,一个词语如同彗星一般闪过,照得徐覆心中一亮。

    “葵水!”这是他一次无意间听姐姐说过的词,似乎是女人的大日子,在那个日子,女人都非常讲究,想必卢俊义也不会因此而怀疑。

    “大官人,且慢,奴家有话要说!”忍着恶心,他控制着身体说出了这句话。

    卢俊义停了下来,但下方男人之物却斗志昂扬着,矗在分身的腰间。“何事?且快说来,莫耽搁了良辰美时。”

    “奴家今日犯了葵水,却是不能侍奉大官人,还是为大官人弹唱几曲,也表达我对大官人的仰慕之情。”说起葵水,她的表情毫无羞耻,毕竟真的不知道那是代表了什么意思。

    卢俊义听得一愣神,他自然不会不知道女人的月事,毕竟当初他的夫人也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特别的难伺候。

    这下,就连威风凛凛的‘小卢’也低下了它一直高昂着的头颅。

    终于,徐覆松了口气,硬撑着的想吐的感觉这时候终于消减了。

    对于男人的*,徐覆自然没有什么怕看的,脸也没有丝毫变化的就表演起弹唱来。这和余莲依的表演相比也并无二致了,就算是卢俊义,也根本看不出任何不妥。

    要是宁雨飞知晓了徐覆的这个能力,就当明白为何前后两次的余莲依会带给他不一样的感觉了,因为那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人!不过,卢俊义因为修习功法的原因,在感官方面没那么细致,加上他并非觉醒者,对于灵魂力的应用简直就是粗浅,更别说他一直受到了‘诡雾’影响,这才一直没能发现什么不对。

    卢俊义起初赤着身子看着表演,但见到花魁面不改色的模样,想起对方的出身,一时间,*也消减了很多。毕竟在他看来,再怎么美丽,也是经历了很多人的‘光顾’过了,并不新鲜了。

    所以,他穿上了衣服,坐在一边,随手开了一坛窖藏的好酒,边喝边看。

    若是徐覆知道自己刚才的脸色让得卢俊义将他的姐姐看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ji nv",定然不会管他是什么‘圆外’‘扁外’,直接冲上去一脚,先废了他的命根,然后就是一脚两脚三四脚,五脚六脚七八脚,让他鸟窝变成空巢,才会平息心中的愤怒。

    一连半个时辰,分身的力量消耗得差不多了,卢俊义的兴致也磨完了。他现在想起了小师妹,想起师父的脸,心情很糟糕,安排人将‘花魁’送回庄楼,这才罢了。

    ……

    大名城外的军营中,闻达和李成两人坐在一起喝闷酒,这时候探子回报说卢俊义已经将花魁送回了庄楼。

    “哼,看来卢俊义果然还是中看不中用的货,才这么一会呢,真够丢脸。”李成阴沉的脸这时充满了阴险。

    “没错,要是我,怎么也要把这一晚度过啊!”闻达也是心情好转了不少,露出了笑容。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蛊与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