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订婚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难得防个盗~~~~~

    聂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脸颊挨了巴掌后的疼痛,早已被另一个男人真挚表白所带来的感动悄然覆盖。

    她承认,她真的被感动到,被感动得不是一点半分。他的表白如若一股潺潺流水,装满她整个跳动的心涧。

    跟所有女孩一样,她喜欢美的东西,喜欢帅气的男人。两年前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第一眼就被他出众的外表吸引,他追求攻势强烈凶猛,不容拒绝。情窦初开,她自然而然也就接受。

    每一段恋爱都是人生的一次课堂,催人成长,教人成熟。通过三个月针锋相对的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她逐渐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什么对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样的男人才最适合自己。

    终于,当一个卓尔不凡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优雅风度,对她温柔以待,让她选择,她无法不着迷,无法不沉沦。

    然,理智告诉她,如果说先前是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那么这次,便是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如果她接受了他,却隐瞒真相,那是欺骗,是对他不公。她做不到。

    如果对他如实相告,让他知道,她与他的那个晚上,不过是一场错误,是她认错了人,甚至认错的不是别人,是他的双胞弟弟,这是残忍,比欺骗更可怕,比隐瞒真相更加无耻。尤其对男人,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侮辱。

    她做不到坦白,绝对做不到。

    她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去揭开这道骇人的伤疤,她无法想像他知道真相后的感受和表情。

    虽然目前他还不是她的信仰,但是他是她的感动和心跳,她不能也不愿意去侮辱和伤害这样一个男人,她做不到。

    月亮静静高悬在夜空,透过窗户,怜悯地望着这个纠结又难安的女孩,轻柔的月光是对她的安抚。

    为什么,为什么两年前,初识的偏偏不是这一个他,为什么老天总喜欢捉弄世间的痴男怨女。她真的不甘心,她很痛苦。最终,她猛然拉过床单,将自己的脸深深捂盖。

    今夜注定无眠。

    --

    两兄弟一前一后回到家,神色各异。一个脸上的笑容还未有散去,一个脸色阴沉似乎随后可以发火。

    “我有点累,先去休息。明天我回欧洲处理那里的事务。”季尹淳淡淡一句便要上楼。

    这个孙子一向话少又酷拽,行事随性不羁,季老太太听到这个也没有觉得不对劲,笑眯眯地目送小孙子上楼后,退散佣人,再一把拉住大孙子,悄悄又神秘道:“今晚邀请人家跳开场舞了?”

    季尹则只是微笑。

    季老太太又问:“送人家回家了?”

    他还是微笑,代替答话。

    季老太太急了:“不要不说话,今天奶奶为了让你们没有压力,也为了给你保密,特意帮你把弟弟妹妹支开。你还不快点告诉奶奶,今晚进展怎样?至少,有没有同人家说?”

    “说什么?”他问。

    季老太太一拍他的肩,嗔怒:“什么说什么!不要跟奶奶装糊涂,有没有同人家表白?”

    他垂眸笑笑,低声说:“她需要时间考虑,我给她时间。”

    老太太面露喜色,频频点头,赞许道:“她做的对,是应该先考虑。女孩子家总归要矜持些,尤其书香门第出来的女孩。”

    季尹则无奈一笑,“奶奶,这个事情我自己会处理,你不要管,也继续保密。我不想给她太大压力。”

    老太太瞥了他眼,“奶奶当然知道!”随即抬起手,理了理孙子的衣领,叹气道,“看到你开心,奶奶就放心了。两年前你从美国回来后的那个样子,真是要吓死奶奶。现在看到你没有看不开,还能接受新的感情,很好,很好!好了,你也早点休息,不要担心,奶奶会为你们保密,不会给她压力。”

    --

    第二天一大早,聂桑带着两位自己公司创意部的员工,与季风的设计师先去港九西部工程现场实地勘察测量,整个上午就耗在那里作业和讨论,离开时已接近晌午。下午两家公司合开预案会议,为节约时间,工地结束后便直接去季风。

    季风大厦共二百三十五层,工程设计部属于创意核心部门,占据整三层,相较于不过一层的future,规模宏观很多。进入大厦,季风的员工不由望了眼他们。

    聂桑和她的员工神色如常,步伐淡定地进去会议室,坐在该坐的位置上,打开文件,就带回的数据开始交谈。

    公屋推进项目合作的初始不算顺利。季风工程设计部人才出众,历来与房产有关的大小项目皆由他们负责。而这次的大型开发项目,公司boss决定广纳创意,对外合作,在高层的首肯下,该部门也参与了竞争,同同行一试高低。但是“亲生仔”的身份没有给他们带来便利。

    他们不怕输,但却输给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新公司,说服气和甘心是假的。不过公司顶头boss亲自出席和主持庆贺合作酒会,甚至亲自邀请这间公司首席工程设计师跳开场舞,足见boss对这间公司的信任,对合作的重视。所以即便心里不服气,也不能放在脸上。

    秘书进来会议室,在聂桑耳边耳语了几句,听到什么,聂桑思忖半秒,而后合上文件,跟着秘书去办公室。

    这就是某个人特意为她安排的临时办公室,附带独立休息间,设计简洁,安静舒适。

    她想起了昨晚他说的话,唇尾不自觉弯起抹弧度。

    “聂小姐,外卖就放在办公桌上,请慢用。”秘书说完,就退出房间。

    桌上摆着个原木制便当盒,餐盒左上角是个日本语logo,打开盒盖,一股清香的冷气扑面,里面排列有序没有瑕疵的生鲜寿司宛如艺术。

    她认识这间位于东京的顶级寿司餐厅。那里有号称全日本神级寿司大师,对寿司的要求严苛到极致,只此一家,没有分店。

    看到寿司盒上标示的严格到分秒的出品时间,她冷冷地笑。动用私家飞机只为从东京空运一份寿司外卖,只有那个人做的出。当年拍拖时唯次二人旅行,和那个人去日本慕名品尝过这家寿司,一直念念不忘。

    为博佳人一笑,季二公子在结束旅行的两周后再次动用私家飞机,只为将最新鲜的寿司从日本空运到美国。但是佳人没有笑,佳人对这种浪费不屑,某人自尊受损,就这样,一份空运的寿司引发了场你死我活的争吵互抽。

    打开寿司盒边的卡片,里面的字体苍劲有力:“这不是浪费,是我对你的爱。”

    呵呵,他没有变,一直没有变。他永远不会在乎她的感受,他只在乎他自己的感受。

    她撕了卡片,合上寿司盖,将寿司盒装进手袋,然后回去会议室。

    会议室此刻的气氛比方才轻松了很多,大家都在吃午餐。两家员工正渐渐熟悉,边吃边交谈,看到人手一份的寿司餐盒,她愣了。

    同事向她招手,“聂总监,这是你的,寿司很美味,不愧是出品。”

    她看了眼另一种风格餐盒,上面印着“”logo。

    “谁订的外卖?”她问。

    季风的同事笑答:“我们*oss请客。”

    她坐了下来,正拿起筷子,接到手机短讯:

    “无论多忙都要按时用餐。知道你喜欢寿司,给所有人订了寿司外卖,所以你不用有压力,和他们一起吃就好。”

    她弯起唇,微微地笑了。

    会议结束后,将相关事宜交待给副总监,她回去future准备其他项目。公司不会只专注于一个项目,善于用人合理分配也是她身为总监的职责之一。

    回到公司,来到助理文员办公室,季尹柔看到她过来,连忙关上电脑页面,坐了坐直,一本正经道:“聂总监。”

    聂桑从手袋里拿出那盒寿司放她桌前,说:“请你吃。”转身就走。

    季尹柔拿起寿司盒看了眼,对着她背后吃惊道:“这家寿司店在东京,没有分店,你哪里弄来的?喂,我问你话!”

    --

    等结束一天的工作,华灯已然初上,她接到电话。

    “今晚愿不愿意同我共进晚餐?”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她的心砰砰乱跳。她很想答应,但是理智让她拒绝。既然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是错误,那注定不可以深陷,哪怕只是尝试,最终也只会伤痕累累。

    “谢谢,我还有其他事情,下次再约。”她婉拒。

    他利落地回复:“那注意休息,还有,按时用餐。”(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