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认错2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1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两年前在酒吧的那次,其实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你。很久以前我就知道你是他的女朋友。为了得到你,我骗了你。”

    说完这一句话,他声音渐渐放轻,最后闭上嘴,仔细观察对方脸上每一丝表情。

    她继续闭着眼睛追随冥想乐,淡定的神色看不出喜怒,胸口也在平缓地起伏。

    他在怀疑她有否听他讲话。他小心翼翼问:“你在听?”

    “怎么不继续?”她淡淡问。

    他深呼吸,也不打算留退路,换个位置,跪坐到她眼前,将黑历史全盘托出。

    “第一次见到你,你正在斯坦福慈善社团做义工。哦,那时我来斯坦福是为了探望阿淳。你们慈善社在举行活动,本来我没有注意到你,因为阿淳一句:哪里都能见到这个女人,我才注意到你。你在呼吁儿童保护,我第一感觉是欣赏你的活力自信。”

    “阿淳说曾经听过你的演讲,内容有很多他不认同的个人观点,所以嘴上一直反感你的强势。可是我也注意到,他第一次这样评价和关注异性,目光没有从你身上移开。”

    “我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对你有感觉,他说他不会自寻烦恼,就拉我离开。同一天晚上我们在vallybar又遇见你,你在吧台和朋友谈笑风声,大家都围着你听你说话。你很会跳舞,我有看到,每当她和别人跳,他会灌自己一整杯酒。我知道,他对你动心了。”

    “那时我对你的感觉是你很靓很气质很风情万种,卷发很美,眼睛会说话,给人强势的感觉,却又不乏亲和力,阿淳有理由动心的。从小到大,如果他喜欢某样东西,能满足他我都会满足他,帮他争取,或者鼓励他自己争取。即便他想做董事局主席,我都会让给他,虽然奶奶和他自己都认为他不适合。不过很奇怪,那一次,明明知道他对你动心,我却没有说话,没有鼓励他去争取你。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感觉,只希望你快一点离开酒吧,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呵呵,当然你没有离开。你继续和别人谈笑,聊天,喝酒,跳舞,青春又活力,我借去洗手间装作不经意路过你,听到你和你的同学谈各种话题,政治,经济,女权,娱乐,声音很好听。”

    “我想拉他离开,说他喝的有点多,建议去兜风。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做,但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不希望他认识你。可是阿淳毕竟是阿淳,任性狂妄,居然真的走向你,和你说话,甚至强势地带你离去。而你居然没有拒绝。”

    “过了几个钟头,我收到他的口汛,他只说:自寻烦恼未必没有意思。我知道,他成功了。至少,你们开始交往。我说不清自己是怎样的感觉,我安慰自己,你们这么快决定交往,未必认真。他的性格不适合拍拖,愿意顺从他的女生他不感兴趣,强势独立的女生和他脾性相冲,所以你们不会交往很久。”

    “不出我所料,从你们交往第三天开始,我就听到他抱怨,说你难相处,说他拿你没有办法。我推迟回纽黑文的时间,会悄悄跟在你们身后,亲眼看到你们吵架。我听见你训斥他,你会丝毫不留情说他的性格缺陷。对你了解越多,我就越感觉,其实你更需要一个温柔又懂你的男人。如果我们交往,一定合得来。最重要的是,我爱上你了。”

    “可是你们始终在交往,他毕竟是我弟弟,我不会横刀夺爱,故意拆散。但是每当他向我诉苦,我会借机劝他同你分手,说服他放手。他不愿意。很多次他说要介绍我们认识,但每次我会找借口拒绝。因为我知道,一旦我们通过他相互认识,我同你的机会会更加渺茫。”

    “他会抱怨你保守,只肯同他接吻牵手,不肯跟他更进一步。一方面我很开心你不同他更进一步,另一方面我嫉妒他可以吻你。是的,我没有得到你的初吻,直到现在我都感觉遗憾。我承认,我也很大男子主义,希望能拥有我爱的女人的一切。不过你不同他更进一步,这是给我的最大安慰。”

    “终于有一天,你们决定去日本旅行,我能听出,他很期待。他说,这次一定要让你成为他的女人。那一时刻,我很绝望。其实我有跟你们一同去日本,看到你们在那里也吵架,我居然很开心。我也找借口同他保持联络,侧面打听你们的进展,知道你们在东京京都的时候,你都拒绝了他。我松了口气。可是我最绝望的一刻,是你们在北海道喝完酒,去了同一间房,那是季氏名下的温泉度假山庄,我一直在外面,看你们房间的灯光。我忍痛祝福了你们,正打算离去,就看到他出来。我知道,他又一次落空。”

    “你们吵架争执越来越频繁,让我已经无法忍受的是,他开始打你。他给了你第一个巴掌后,即刻就call了我,他对我哭,说他很后悔,他不想打你,但是他生气,忍不住。我当时第一个感觉是心疼,然后是恨。我心疼你,想狠揍他。我训了他,说这样的事情有一必有二,说不如放手。他说他会改,不再打你。然而事实是,他没有改。他真的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打你,每次他打你,你坚决分手,他就想尽一切方法留住你。然而事情没有变的更好。虽然你有回手,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再争取,你会身心受伤。”

    “于是我不再遵守原则,开始让自己卑鄙。让你们终于决定暂时分手的那一次,应该算是我故意拆散。那次是我从中作梗,让你误会他。你去了英国冷静,他还在美国。我劝他回香港,他却开始醒悟,说他一直在伤害你,他错了。他决定改变自己,重新追求你。他真的努力改变了自己,尝试让自己不再霸道。他的改变应该很成功,因为周围的人一度将他认成了我。”

    “我怕了,虽然不知道他的改变能坚持多久,但如果他用新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难保你不会因为感动而再次心动,甚至心动到失去控制。无意中打听到你要回美国,我就旁敲侧击让他去英国找你。他刚去英国,你就回来。那天你去了vallybar。而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那天我尽可能展现我的温柔和礼貌,让你耳目一新,骗取你的感动,让你心动,加上你喝了酒,就把你骗上了床。在车里,当你完全属于我时,那种感觉,即便让我去死,我都是甘愿的。”

    长长的一段话落幕,他感觉到解脱后的轻松。

    当望向眼前的女人,他的心纠了起来。

    她依旧闭着眼睛,一丝不苟地打坐,平静的脸色看不出喜怒。

    “老婆?”他试着问。

    回答他的只有清幽婉转的冥想乐。

    他做好被她怒视,被她责问甚至捶打的准备。某一瞬间他还想过如果她闹分手,他该怎样追回她。

    但是他设想的所有场景,都未有出现。

    乐调节拍一换,她居然淡定地换了动作。

    这次的动作是要身体悬空,他连忙有眼色地让出位置,给她空间。

    “老婆?”他又“卑微”地问了遍。

    “继续说。”她淡淡道。

    他遵命,继续招供。

    “骗了你后,我即刻坦白我的真实身份,说我是季尹则。我清楚,你自尊心强,一时不会接受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我情愿让你一开始就受打击,也不愿意让我自己背负其他男人的身份追求你,和你交往。我要让你知道,我就是我,我是季尹则,是季尹则在追求你,在爱你。”

    “对不起,我没有其他办法。我要在他回到美国前,快刀斩乱麻。我不能让你看到改变后的他,不能让你因他感动,重新接受他。我知道这种手段真的很小人,但是我没的选。当然,如果我从一开始就坦白我是季尹则,你会有顾虑,不会接受我。我只能先占据主动,先得到你,让你没得选,让你永远不再给他机会。以后的烂摊子,由我一点点收拾。”

    “当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果然无法接受,对我又抓又咬,匆忙逃离。又用最快的时间转学到普林斯顿。我决定不逼你,给你足够的时间消化和适应事实,让你先顺利毕业。他一直在找你,我封锁了所有信息渠道,或者暗中误导他,给他错误信息。总之,他找不到你。”

    “我会经常去那里悄悄看你,用尽方式不折手段让你的众追求者知难而退。当然,你不要误会。我的不折手段是有底线的。我奉公守法。”

    “终于等到你毕业,我又用了一些手段,引导你的弟弟和他的合作拍档来香港组建公司。当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当你们来到香港,我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和你在最自然的场合同你相遇。这个时候,阿柔再次惹事,居然进了警局。生气的同时,我忽然感觉到,这是一个机会。我没收她的信用卡和车,同她说只有找到工作,并且通过试用期,才会将没收的东西还给她。她开始找工作,查到她应聘的所有公司,我暗中让这些公司都不录用她,又引导她应聘你们公司,我相信,以她港大的学历和曾经在季风实习过的履历,你们应该会录用她。”

    “然后的事情,你都清楚了。”

    说着,他靠近了她一点,讨好而亲昵道:“然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话音落下,她的反应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瑜伽动作。

    她的睫毛甚至没有一丝颤动。

    他的心下沉。

    最大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此刻,他切身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

    宁静的气氛中,他感受到了隐隐的肃杀。这暴风雨前的平静。

    “老婆,我错了,错在不该欺骗你。我很卑鄙,你想怎样惩罚我都好,但是不要抛弃我,也不要不理我。你现在这样,我真的很怕。你说一句话,好不好?”

    季大公子发誓,此生都绝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他居然也会这般狼狈。

    爱情果真是磨练人们心志的利器。

    计时钟响,冥想乐落,聂桑深深一呼吸,睁开眼睛,伸手去够湿毛巾。

    他连忙敢上前,双手奉上毛巾。

    “老婆,请用。”

    她看也不看他,静静擦拭汗珠。

    “做瑜伽也会出这么多汗?”他调试气氛。

    她没有表情,不理会他。

    他讪讪地闭嘴。

    擦过汗,他有眼力见地接过毛巾,再递上清茶。

    纵横商场器宇轩昂清冷有型的季大公子此时此刻只是一只哈巴狗。

    她接过茶,抿了几口,递还给他。

    “老婆不再多喝一点?”他殷勤地问。

    他想听她说话。

    他害怕未知的恐惧。

    她从瑜伽毯起身,他正要扶,却晚了一步,落了空,双手尴尬地停在半空。

    “老婆,吃晚餐?今晚有你最爱的薄荷百果沙拉。”他小心翼翼地问。

    她已经施施然走出门。

    他战战兢兢跟在身后。

    她在餐桌坐定,铺上餐布,他去厨房端盘,布置餐桌。

    将最后一道菜端出时,他看到,她在为他倒水,她居然在为他倒水。

    胸腔被感动填满,“老婆,你在为我倒水,谢谢。”

    “说了这么多话,我想你会很口渴。”她淡声。

    听出她的讽刺,他咳咳地干笑。

    她一口口用餐,他殷勤布菜,伺候周到,又不时鼻观眼眼观心,观察她的表情。

    看到她胃口不错,他悄悄松口气。

    餐后,她坐到客厅的沙发,唤道:“季尹则,”

    “我在!”

    “你过来。”

    “是!”决定性的一刻终于来临,即将接受审判。

    他不坐下,他单膝跪在她眼前,可怜兮兮道:“老婆......”

    她就让他跪着,“是不是很怕?”她似笑非笑地问。

    他捂着心口坦诚:“很怕。你一直没有说话,我的心一直悬在半空。老婆,是打是骂,给我一个痛快吧。”

    “我一直在回忆和思考。”她说。

    他的心又提起,“回忆和思考什么?”

    “回忆你对我的好,回忆你给我的感动,思考我们之间相契合的程度,思考你对我的重要性,以此衡量,你曾做过的卑鄙的事情,能否被这些美好所抵消。”

    “那答案是......?”他紧张而颤抖。

    她做出终极审判:“你若再欺骗我第二次,罪无可赦。”

    他愣了。

    这一刹那,星光璀璨,烟花绽放。

    他说不出话,他所有的感激和幸福,只化为了最俗气的三个字:“老婆,我爱你......”

    缓了缓呼吸,他又说:“老婆,谢谢你。”

    他忏悔,将愧疚的脸埋在她的膝间。

    摸了摸他的脑袋,她利落淡漠地吩咐:“我去书房继续工作,麻烦为我准备燕窝汤,最近皮肤有些干燥。还有,没有事情请不要打扰我,我很忙。”

    说完施施然地上楼,没有针对他的黑历史多罗嗦一个字。

    他追随她背影的目光久久不收回。越看她越觉得她美,越看她越是爱。

    他想,他这一辈子也就这么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中。他甘愿。

    于是直到她在书房工作结束,他都是一个忠诚的男仆,倨前跑后,虔诚地伺候女王。

    因为瑜伽消耗体力出了汗,工作结束后,她再次冲了澡,抹完睡前爽肤水,就去床上。

    季大公子早已掐准时间整理完自己,在床上等佳人入怀。看到她过来,他半掀开床单,“过来,到老公这里。”

    他相信,今晚的运动一定完美,因为他解脱了,他卸下了心头大石。

    她瞥了他眼,钻进被窝。

    他覆到她心前,手已经伸进她的睡衣,刚要开始前戏,她伸掌心挡在他身前,“既然已经坦白,不妨再坦白得彻底一些。”

    “还要坦白什么?”他停下动作,问。

    她冷冷一笑,“当年我在英国的一举一动,是不是一直在你的监控中?还有,我转学到普林斯顿以后遇到的那些追求者,每一个中途忽然停止追求,甚至见到我连靠近都不敢。敢问季公子是怎样做到这些?”(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