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法隐瞒 > 46|风雨欲来2

46|风雨欲来2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看到众人忽变的脸色,聂桑心里微微下沉,又感觉莫名,下意识望了眼身旁的男人。

    深蓝衬衫,黑色细型领带,正装稳重,简洁果断的微碎发型。

    她亲手搭配的衣服,她最着迷的发型,与早晨道别时别无二致,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她的老公,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她感觉好笑,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问。

    季尹柔脱下墨镜,张大了嘴巴,眼睛向后望去,抬头指向身后,“大嫂,那个......后面......”

    聂桑蹙了蹙眉,扭头望去,愣了。

    又一个深蓝衬衫,黑色细型领带,微碎发型。两两相对,如若没有分割线的镜子。

    聂桑心头沉到谷底,极力克制住震惊,忙松开挽着身旁这个男人的手臂,不动声色隔开一个距离,坐到季老太太身侧。

    季老太太气定神闲,开口说:“好了,婚纱和褂裙都选定,设计稿上的金饰每样定制一件,待成品做出再试戴修改。今天就先到这吧,辛苦了。”

    “老夫人客气。”

    婚纱珠宝设计师一众人等收拾完毕,各自离去。

    聂桑望向两抹如出一辙的身影,目光在其中一个脸上定格。那个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目光寒冷。

    她动了动唇,没有来得及说话,季尹柔悄悄捏了捏她的手,对后面那一个喊道:“大哥。”

    季尹则勾起唇,迈步过来,“奶奶。”

    季老太太点点头,“难得你们两兄弟一同下班。”

    季尹淳坐到季老太太另一边,若无其事道:“确切说,我和大哥一前一后到,我快一步。听说奶奶在大哥这里陪大嫂试婚纱,所以顺道来这里,约奶奶喝茶。”

    季老太太笑呵呵,拍了拍聂桑的手背:“长兄结婚,弟弟妹妹都变得又乖又懂事,这个新抱是福星。”

    季尹则伸出手,托住聂桑的掌心,将她从沙发上拉起身,“老婆,婚纱试穿得怎样?我还想看一看。”

    聂桑顺势挽住他,娇俏道:“只有你不可以看。我要给你惊喜。”

    老太太笑:“桑桑一听说你回来,连忙跑去换下婚纱。”

    聂桑转过头,用意味深长,直接看穿的眼神望向季尹淳,语气却轻松幽默:“小叔,你穿得和你大哥一样,我差点认错了人。”

    季尹淳挑了挑眉,话中有话:“大嫂难道不是已经认错了人?”

    聂桑心下一凛。

    季老太太蹙眉,“阿淳早晨出门穿得并非这件衬衫。”

    季尹淳语声平常地解释说:“今天午餐会议,秘书不小心打翻红酒,弄我一身。助理在我办公室衣帽间选了这件衬衫送来给我。那个助理是男生,在这方面不会太细心。如果他有注意到大哥今天的穿着,相信他不会为我选择这一件。”

    季尹则接过话:“ck每个季度都会给我们送来还没有上市的最新设计,所以我和阿淳偶尔会撞衫。”

    几个年轻人一搭腔一附和,气氛自然,季老太太不疑有他,点点头,提醒道:“今后只要有桑桑在的场合,你们两兄弟尽量避开相同的穿戴。阿淳,你避开你大哥的发型。这一次好在桑桑反应得体,足够镇定,否则今天这么多外人在,让外人看笑话。”

    季尹则敛了敛眸,“奶奶,阿淳向来分寸,他会注意的。”接着又说:“阿淳,跟我去书房,关于大屿山开发项目,还有几个问题我要确认。”

    季尹淳扯了扯领带,勾起唇,似笑非笑。

    路过二楼主卧,季尹淳顿下脚步。主卧门半开半掩,他不由向里望去,神色落寞。

    书房连接主卧一侧,季尹则掌心扶在书房门把手,正要开门,看到卧房前停留的人影,他蹙眉问:“你看什么?”

    “介不介意我参观你们的卧房?”季尹淳笑问。

    “介意。”他面不改色地答。

    “开玩笑而已,不要介意。”

    进来书房,带上门,季尹则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这样做你很开心?”

    季尹淳扯下领带,“不开心,我最烦戴领带,很不舒服。”

    季尹则冷冷道:“你这样做,穿成这样,想告诉我什么?”

    “她今天又认错,把我认成了你,喊我老公,呵呵。”季尹淳轻笑出声。

    “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季尹淳坐进沙发,双腿交叠,慵懒地叹息:“当年她认错人,把你认成了我,被你骗上了床,被你骗走第一次,被你骗走一颗心。今天我不过是骗她喊我一声老公,怎么看,都是你赚的多。”

    季尹则斥道:“你想一辈子就这样过?折磨我们?也在折磨你自己?”

    “如果你是我,你会甘心?如果两年前她没有认错人,她知道那个人是你不是我,她会同你上床?”他笑意不再,呼吸开始急促,握起拳,步步逼问:“又或者,如果那天在那里的人是我,那她与之上床的也必定是我。今天要和她结婚的也可能是我。”

    顿了顿,冷笑一声,嘲讽道:“季尹则,你抢走了我的爱情,偷走了本该属于我的女人。这个本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如今我要喊她大嫂,我应该甘心?我怎么甘心?”

    季尹则闭了闭眼睛,“所以,要怎样才能让你甘心?你要补偿,你说出,能做到的我会做到。”

    “把她还给我。”他迅速答。

    “她也不会愿意。”

    “我退一步,我们共同拥有她。你在明,我在暗,她分不出谁是谁。”他笑着建议。

    季尹则不由怒火中烧,一把扯住他的衣领,拳头停在半空,最终未有落下。

    他松开对方衣领,将他推开,“你继续疯。”

    说完,要打开书房门。

    “真正爱一个人,怎会分不出谁是谁。”说话声在身后幽幽响起。

    季尹则不自觉脚步一顿。

    季尹淳不紧不慢道:“那天在餐桌上,我以酒为例,让她猜哪一杯酒属于她,就是为了告诉你,如果在乎一个人,就不会认不出他。两年前,我对她不够好,让她没有信心多爱我一点,多了解我一点。所以她认错人,将你认成我,我认栽。可是今天,你们爱得痴缠,都已经结婚,她还是认错了人,我都为你感到难堪。你不希望我一辈子纠结,但是你也不会希望,她一辈子认错人。我纠结是我的事,她总是认错人,那就是你们之间的问题。今天我只是让你正视你们之间的问题。”

    “我同你大嫂之间的问题,我们自己会解决,不需要你的参与。”他冷沉。

    “我有参与?明明是你们影响了,干涉了我。”他嘲讽:“我穿怎样的衣衫,梳怎样的发型,本该是我的自由,可是因为你的老婆傻傻分不清,我连这些最基本的自由都被限制。你说,这还是不是你们之间的事情?如果和我没有关系,那为什么要限制我?”

    季尹则沉默了一会,随即深呼吸,说:“你需要时间静一静,明天回欧洲。”

    “大哥,她不爱你。”他忽然开口。

    看到对方僵硬住的后背,他一声笑,认真道:“她爱的不是你,她只是爱你的温柔体贴。我不够温柔,所以她离开。你用温柔的形象出现,她以为是我,就和你情不自禁上了床,本质上讲,她接受的不是你,而是我,是改变后的我,也是被你伪装后的我。她一而再,再而三认错了人,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她总是靠我们不同的着装风格和发型区分我们,那只能说,你们还不是真正契合的夫妻。真正的爱情,是能用心去分清谁是她的男人。她用心了吗?显然没有。”

    气氛一时陷入静默。

    他继续道:“对你来说,难道只要得到她的人,就足够?原来我这个大哥要求很低。不要求女人的爱情和心,只要得到人就足够。你的自尊很廉价呢。”

    “我不懂你说什么。”猛拉开门,要离去。

    他不依不饶,“她这个样子,呵呵,一旦你不在她身边,而我只要稍微伪装,她分分钟会毫不怀疑同我上床,你信不信。”

    门再次关上。

    “你不要乱来。”他冷声警告。

    季尹淳一声叹气,“我自然不会乱来。我只是可怜我的哥哥,一辈子只能用一个外表和虚无的性格去维持爱情和婚姻。只不过骗来的爱情,偷来的婚姻,怎会心安理得。”

    “是你不甘心。”他说,声音隐隐地颤抖。

    “是,我承认,我不甘心!两年前的阴差阳错,对我不公。你利用我,用我的身份去追求她,她将你当做我,接受了你,最后还和你结婚,我不服!”他怒吼出声,声音似乎哽咽,“我每天灌醉自己,学会吸烟,还是无法释怀。明明一切都属于我,却被你凭空抢夺。凭什么!”

    顿了顿,冷笑:“可又怎样?你得到她又怎样?她依旧在认错人,她分不清你我,她根本没有用心对你,她没有真正爱上你,她爱你的一半,但是也爱我的一半,难道不是?为什么赢的人是你?我不服。可我还要帮你们在奶奶面前隐瞒,又忍不住讽刺,我放不下。这样是很幼稚,可是我真的不服。”

    季尹则说不出话,脸色阴沉沉,唇间挤出几个字:“你想怎样?”

    他很快答:“给她一个期限,让她分清我们。如果她能认出你或我,说明她真的爱上了你,用心对你,也彻底忘记了我,我心服口服。否则,你这个婚姻也没有意思,对我也不公平。”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答应。”

    他接过话:“凭你的自尊,凭你希望得到百分百的她,得到她的全部,也凭你希望她百分百爱你,而不是我的影子。”

    --

    一家人凑巧聚一块,季老太太打算带一众小辈去吃粤菜,和助理在平板上远程点餐。

    聂桑借口给季尹柔看过门礼,拉着季尹柔去衣帽间。

    打开首饰柜,拿出其中一副钻饰,“阿柔,那天你对这个很感兴趣,拿去吧。”

    季尹柔眼睛闪闪一亮,刚伸出手,想到什么,作势咳了咳,“大嫂,如果你想用这个让我和leo明天的饭约取消,我情愿不要。”

    聂桑惊讶:“你们明天有饭约?”

    季尹柔忙捂上嘴巴,“......你不知道啊。”

    聂桑头冒黑线,又问一遍:“这个你要吗?”

    季尹柔惺惺作态,“大嫂,你突然对我大方,我好害怕。”

    “你不要就算了。”说罢要放回首饰柜。

    她忙抢到手,嬉皮笑脸,“谢谢大嫂。”

    聂桑抿了抿唇,轻声问:“阿柔,你能不能分清你大哥和二哥?”

    季尹柔正很有兴致地试戴耳环,随口答:“能。”

    “如果他们穿一样的衣衫,梳一样的发型?”她又问。

    “也能。”

    “怎么才能分清?”

    季尹柔停下手里的事情,眯起眼睛,了然地拖长口音:“哦--这才是你突然大方的原因?”

    聂桑坦白道:“刚才很出丑,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季尹柔张嘴望天,思忖了一会,“凭感觉分清?”

    聂桑追问:“怎样的感觉?”

    季尹柔皱眉想了想,说:“说不上来。毕竟是亲兄妹,一起长大,血浓于水,所以能分清他们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上的不一样,外人看不见。外人只能通过他们不一样的穿衣品味和发型区别,比如今天,他们穿一样的衬衫,你就没有分清,哈--”

    聂桑白了她眼,知道所问非人,转身离去。

    季尹柔匆匆将耳环摘下,跟在后面打圆场:“你不要误会,不是说你是外人,而是你不熟悉我二哥,怎么分得清。喂,你不要走这么快。这么容易就生气?”

    刚走到楼梯口,书房门打开,两兄弟先后出来,脸色阴沉,透着不合的气压。

    聂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季尹柔抢先一步,挽住其中一个的手臂,唤道:“二哥,”同时悄悄给聂桑一个眼色。

    聂桑调整了神色,忙走向另一个,拉住他轻声问:“老公,怎么了?”

    季尹则神色略微缓和,牵着她进卧房,“没有事。先换衣服,晚上和奶奶去吃粤菜。”

    --

    睡觉前,聂桑泡完澡从浴室出来,季尹则正半靠在床上看电视,遥控器在手中,换台很快。还没有看清楚面面,又已经跳过了两三个台。

    聂桑拿来吹风机,关掉电视,温柔道:“你的头发还没有干,我帮你吹。”

    季尹则垂着头,任由她细长的手指抚着他的发丝。

    他没有拒绝,聂桑紧绷的心松了很多。

    整晚没有人开口提她认错人的风波,她却感觉到,他在生气。

    她知道,这件事是她的错。新婚燕尔,她挽着其他男人叫“老公”,这个人不是别人,是自己丈夫的弟弟,而且曾同自己有过一段初恋。

    她知道,祸闯大了。

    “老公,对不起。”她先开口,诚恳道歉。

    一只手伸来,接过吹风机,将她拉坐在床边,反过来为她吹发。

    她心里泛起喜悦。

    上了床,她窝在他臂弯里,臂膀环着他的腰,长腿勾住他的腹,八爪鱼般缠绕着他。

    两个人静静聊天。

    “真的很难分清我们?”他望着天花板问,掌心轻抚她裸滑的背。

    她摇头,“不会很难。是我没有用心。我分得清,信我。”

    沉默了会,他问:“桑桑,你爱不爱我?”

    她轻笑一声,“幼稚的问题。”

    “你爱我什么?”他又问。

    她叹息,“不知道。”

    “因为我温柔?”

    “也许?”

    “如果当初我没有冒充他与你相遇,如果那时在酒吧里的人真的是他,那你接受的也是他,对不对?”他忽然问。

    斟酌了他话里的意思,她倏然一丝警觉,半起身,“什么意思?”

    他捧起她的脸,眸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他压抑着颤抖,紧望着她,“桑桑,看我,仔细看我。记住我的样子,也记住你的感觉,不要再认错人。我们不一样,我独一无二,你真正爱的是我,是季尹则,你知道吗?是我,季尹则。”(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