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失控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季尹柔懵了,傻傻得说不出话。

    她猜得到开头,也猜到结局,但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多有停留,虽然工作的第一天雄心壮志,在家人面前发誓要带领公司纵横香江共奔辉煌,但是几天下来,她发现吃喝玩乐的人生才是最合适她的future。所以琢磨着等试用期顺利通过,从哥哥那里骗回信用卡和车说不定就拍拍屁股走人。而且是她自己走人,不是这样被撵走。

    她是季氏大小姐,只有她撵人,没有别人撵她的道理。现在居然被别人说撵就撵,她没法跟上这个节奏。

    “呃......”她嗓子干干的,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聂桑淡笑勾唇,不等她回应,对秘书说:“通知财务部给季小姐结算工资。”

    “啊别,别别,”季尹柔这下清醒了,虽然拉不开脸面,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也不要脸了,“我错了,是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啊,我再不会用办公电脑做私人shopping了。”

    聂桑很严肃地不容拒绝:“不好意思,我们是小公司,还在上升期,要的是员工的速度和进取,这里不是给新人花时间去磨砺自己的地方。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出一份证明,证明你试用期离开是因为我们公司超出预算所以裁员,不会影响你在其他地方应聘。”

    听到这个,季尹柔有些心动,在哪里工作都无所谓,她的目的是她的信用卡和车,但是再一想,不行,她的冷面冰山哥哥们说是只要通过这份工的试用期,才会还她信用卡,如果就这样被解雇,被他们看扁不说,说不定要重新计算时间,这样她又要继续手头紧张。

    “聂总监,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她赔着笑。

    聂桑看了眼手表,从座位起身,“我还有会要开,eva,通知财务部,顺便帮她收拾东西。希望我回来以后看到她已经离开!”

    “是。”秘书同情地看了眼季尹柔。说实话,助理和秘书部的同事很喜欢这个性格开朗的小女生,虽然有些大小姐的娇纵,但是很仗义也直爽。

    不过事不关己,她一个秘书而已,只是打一份工,不好多说。

    这边聂桑离开办公桌路过季尹柔的瞬间,胳膊被牢牢抱住。季大小姐彻底抛却脸面了,哇哇大哭:“聂总监,我不能失去这份工,我还要养家,我必须赚钱赚家用,我爹地妈咪死了,奶奶病重,哥哥整天吃喝赌博不管家!我真的很辛苦,你不能见死不救哇,呜呜呜......”

    聂桑唇尾一抽,接过她的话揶揄:“而且还需要买化妆品,还需要北海道空运牛奶泡澡,真的很辛苦。”

    季尹柔瞬时止住哭,嘴巴张成“o”型,半天回不过神,才想起昨天中午在办公室和同事肆无忌惮闲话家常时,她正好路过。“你都知道啦......”她尴尬地呵呵。

    聂桑睨了她一眼,“撒谎加无理取闹罪加一等,限你十分种内从公司消失,否则我叫保全。”

    这一下季大小姐不再抱人胳膊,而是坐在地上抱住人家细细长长的腿,“聂总监,我不要工资了,试用期内我都不要工资,算是对我的惩罚。我保证认真工作,报答公司,呜呜呜......”心里咬牙切齿想将来发达了要把看见她季尹柔此刻最狼狈一幕的人都赶出香港。

    “放开我!”腿被抱得太紧,聂桑动弹不得。现在她终于清楚果然是一母同胞血脉相连,这种性格和某个人真是异曲同工。

    聂桢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滑稽的一幕,一个坐在地上抱住另一个的长腿哇哇大哭死不放手,一个弯下腰要掰开紧抱她腿的胳膊却不成功,秘书在一旁为难相劝,乱哄哄成一团。

    他感到莫名其妙:“怎么回事?这里是公司,怎么吵吵闹闹?”

    聂桑心里知道自己就是始作俑者,感到心虚,只轻描淡写地说:“快点让她离开公司。”

    季尹柔继续赖皮:“我不走,我不是有意做错事,为什么要我走。你不公平!”

    聂桢眉头一皱:“先都坐下来,慢慢谈。”

    可能第三方更客观的态度起了作用,双双都找到台阶,季尹柔松开胳膊,聂桑弯下腰整理被弄皱的裤脚。

    季尹柔还在“抽泣”,在老板示意下,秘书将她扶到沙发上。

    聂桢倒了杯水,转身时,季尹柔伸手就要接住,但是水杯没有在她手中停留,她双手尴尬停在半空。

    将水递给聂桑,聂桢在她身边落座:“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在聂桑示意下,秘书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遍。

    聂桢点了点头,给出皆大欢喜的建议:“既然这样,季小姐,其实你只在试用期,也不算解雇,不如你自己递交一份辞呈,这样算你辞职,你看怎样?”

    “很好的主意,”聂桑点头赞同。

    “很滥的主意!”季尹柔反对,竹筒倒豆子,义愤填庸:“即便是杀人犯都还有辩护的机会,法律尚讲人情,你们不能这样不通情理。公司不是警局,老板的宽容是一种公司文化,讲一点人情味可以带给员工温暖和信心,让员工更有动力为公司卖命。今天你们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说把我解雇就把我解雇,其他同事看见一定会寒心,也不会有安全感。如果他们无意中也犯了错,难道也要解雇他们?如果不解雇,就是对我不公平,我不服!何况我不是有意犯错,系统崩溃我也不想的!eva,你说呢?”

    可怜的秘书无辜躺枪,只能嘴巴紧闭,不敢说话。

    聂桑一口气被堵在嗓子眼,她进退不得,只能硬撑:“你不是无意犯错。根据记录,你浏览私人网页的时间是工作时间。公司明文规定,如非紧急,上班时间不许做私人事情。”

    季大小姐爆发,开始拉同事下水,抬手指向秘书:“不公平,eva也做私人事情!还有,他甚至带狗狗过来上班!nicole上班接收私人包裹,还打开包裹试穿网购的晚礼服,你还在一旁给她意见。这么多同事都做私人事情,为什么我不可以!”

    聂桑扶额。她向来推崇美式自由的办公室管理理念,给员工放权,但是现在才感觉真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聂桢轻声咳了咳打圆场:“试用期犯错确实更严重一些。不管怎样,员工都要有底线。这样吧,这次崩溃的电脑系统由你自己亲自恢复,作为给你的特别考核。如果成功,你就可以留下。sundy,你觉得怎样?”

    聂桑不置可否,唇尾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本来就是她设的局,她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季家的人于她始终都是定.时.炸.弹。

    关于身份季尹柔自己不说,她就更不能拆穿,否则这位季大小姐若是知道,自己是因为身份所以千方百计要被赶走,会更闹腾得天下大乱,那样她隐瞒至今的秘密会有曝光的危机,她必须顾自己,于是退让一步:“这样也不错。如果你能在二十四个钟头内把系统修复,就给你一次机会。”

    季尹柔也识实务地顺着台阶下:“现在是上午十点,也就是说,明天上午十点前我都有机会!”

    聂桑一勾唇,说:“但是是你自己亲自恢复,不可以有外援。”

    季尹柔感觉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精,居然看出她的小心思。她抬起下巴,不服气道:“你让我请外援我都不会请!如果明天十点前恢复不了系统,我自己走!”

    聂桢拍了拍掌,“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旋即又严肃道:“不过季小姐,有一点你必须清楚,这里是办公室,不是幼稚园,有意见大家可以好好谈,你这样又哭又闹没有家教也不成体统,下不为例!”

    “是--”尾音拖得很长。

    事情解决,秘书拉着季尹柔离开办公室,此时只剩姐弟两人,聂桢双臂环抱,眉毛一挑,“姐姐,说吧,你怎么了。”

    像是被他看穿心思,她抬高声量掩盖自己的心虚:“难道我没有解雇员工的权力?”

    “不是没有,只是,这个不像你。办公时间浏览私人网页于你从来不是问题,虽然你没有明说,但是我是有数的。”说着,他俯身打开电脑,“看,你不是也浏览私人网页。”

    聂桑怔了怔,索性说:“是啊,我不喜欢她,她的性格太跳脱,也欠稳重。”

    聂桢满头黑线,有些无语,“姐姐,你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聂桑不耐烦了,“你什么时候喜欢管闲事?”

    “okok,我不管了。开会时间到,alex他们已经在等。”

    --

    晚上,季尹柔一脸颓败地回到家,将手袋和外衣丢给佣人,仰倒在沙发上。她不乏精通电脑的猪朋狗友,季风实业的it工程部也全部都是名校毕业的编程精英,白天在办公室对着崩溃的系统焦头烂额,每当想悄悄联系外援,就感觉有眼睛盯着她。

    都说女boss最难相处,今天她相信了,尤其这种戴眼镜的老处女boss,简直心理变态!

    “坚持不下去了?”季老太太笑呵呵地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摸摸孙女的头,“如果遇到难事,也不要逞强,同哥哥说,看看哥哥能不能帮忙解决。”

    季尹淳正在翻阅文件,听到这个,头不抬地说:“坚持五天不给别人公司惹事,已经是奇迹。”

    季尹柔一口气上来,“我老板今天夸我能干,说等我通过试用期,就给我加薪水!你们不要小看我,我只是没兴趣,但是不代表我没有脑子!”

    说完就“蹬蹬蹬”跑上楼去。

    门轻轻敲响,季老太太进来,看到孙女趴在床上一脸挫败的样子,在床边坐下,拍拍孙女的背,了然地说:“哥哥们都不在,现在可以告诉奶奶,发生了什么事情。”

    “奶奶!”季尹柔从床上坐直,咬牙切齿道:“我那个女boss,她心理变态!她嫉妒我!”

    季老太太做出吃惊的样子,问:“她嫉妒你什么啊?”

    季大小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再添油加醋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遍,“事情就是这样。哼,为了一件小事情就要解雇我,难道不是嫉妒?”末了还不忘叮嘱老太太:“奶奶,如果你告诉哥哥们,我就跳黄浦江!”

    季老太太捏了捏她鼻子揶揄道:“干吗跑去黄浦江那么远,香江就在附近,不是更方便。”

    “奶奶!”

    “哈哈,现在心情舒服点了没有?”季老太太劝慰道:“这件事情,确实是你的错,人家对你严苛没有不对。”

    季尹柔揉了揉额头,愁眉不解:“我感觉很奇怪,不是我一个人浏览私人网页,而且我浏览的网页都是正规网页,为什么别人的电脑不崩溃,只有我的电脑系统崩溃。”

    季老太太温和又严肃:“这个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确实做错了。做错就要弥补,即便没有弥补成功,但是只要付出努力和诚意,就一定会有收获,别人也一定能看到。”

    季尹柔抿着眸想了想,拿过车钥匙就冲出门,“奶奶,我想去公司,连夜修复系统。不用等我吃饭!”

    季老太太在身后不放心地喊:“让司机送你去,再多派两个人在公司门口,否则奶奶不放心。”

    可是人跑得飞快,眨眼的功夫,三手甲克虫就“轰隆隆”开出了大门。

    季老太太拿起电话拨出号码:“阿则,你回家前顺便去妹妹上班的地方接妹妹回家,如果已经很晚,就带妹妹在外面吃一点宵夜。妹妹心情不好,又爱面子,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聂桢处理完所有文件,又收发了电子邮件,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八点,离开公司前路过助理办公室,里面有灯光和声音传出,轻推开门,看到季尹柔正对着屏幕抓耳挠腮一筹莫展。两张办公桌合并,她一边修复自己的电脑,一边在另一台电脑上查询具体步骤,嘴里嘟囔:“我不会让你们看扁,不会让你们看扁......”

    聂桢蹙眉,轻敲了敲门。

    季尹柔吓一跳,几乎弹起身,一看是聂桢,松一口气,一挥手:“放心,明早十点前我自觉离开,不用你们赶!”

    聂桢摇头叹了叹气,“你让开一下。”

    季尹柔一愣,从办公椅挪开。聂桢落座在椅子上,十指在键盘上娴熟地舞动,输入程序。

    聂桑和朋友shopping结束,将车开回公司,停在正门路边,拿出手机,“阿桢,我已经在公司前,等你去吃晚餐。”

    聂桢放下电话继续修复程序,屏幕的光线投射在他脸上,看得季尹柔痴痴傻傻。代表上传的标示满格,主机打开,季尹柔惊喜,“系统修复成功了?”

    聂桢淡淡说:“下不为例。如果想继续在这里工作,就勤奋一些,多学习没有坏处。对了,你等一会再出门,现在sundy正在外面,让她看见不好。”

    直到那一抹高高大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前,季尹柔的目光都还未有收回。她眼睛一眯,无限花痴:“这个男人,是我的!”

    这边的聂桑等得有些不耐烦,索性下车斜倚在车身上呼吸新鲜空气,正要拿出手机准备催促,一记耀眼的车灯瞬时划过她眼眸,一辆车缓缓停在她车后方。

    正在手机摁下通话键,后面车的车门打开,路灯在地面折射出一道优美的人影。许是感觉到某种莫名的气场和隐隐的压迫,她抬眼望向从驾驶位出来的人。

    在看到那张面孔的一刹那间,她血液倒流,浑身僵硬,“啪”一声,手机落地。

    “也许你再多打我几巴掌,我才会好受些。”

    “什么?”

    “没有。”“老婆,肚子还没有动静?我们做的够频繁,怎么总没有消息?”

    “我也要宝宝,可是这个急不来的。我们努力。刚才的事情,不要再发生第二遍。他今天又从欧洲回来,又开始说些让我们不开心的话,你不可以受影响。”

    “来,仔细看我,看我每一个地方。仔细认清我。”

    --

    聂氏夫妇因为自身工作繁忙,又飞回美国。

    季尹淳也被明里暗里赶回欧洲。

    一晃眼两月过去,离婚宴还有一周,聂桑简单收拾了行李,飞去内地。季尹则确定和安排妻子去内地后的各种安排,才趁婚礼前安心飞去美国主持季风旗下一新投资的公司在北美的上市,两夫妻商量在婚礼前两天赶回香港。

    还是那个村庄,小孩子们看到那个漂亮姐姐过来,激动地一拥而上,抱着聂桑的腿不肯撒手。

    聂桑陪小孩子玩了一会,检查了他们的功课,才和那一对曾经照顾她的夫妇还有村长等人一起去参观即将完工的教学楼和图书馆。

    还是那个房间,想起曾经和自己丈夫在确定感情前在这里的缠绵,她心里情意绵绵。

    拿出手机,才再次发觉这里没有通网络信号。网络连接也是这里的项目,但是打算在校舍包括公路都建成后再连通网络。

    走出房间,忽然看到一个人,熟悉的高大有型。

    再定定神,仔细望去,她惊讶地捂住嘴,“老公?”

    季尹柔懵了,傻傻得说不出话。

    她猜得到开头,也猜到结局,但是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她没有想过会在这里多有停留,虽然工作的第一天雄心壮志,在家人面前发誓要带领公司纵横香江共奔辉煌,但是几天下来,她发现吃喝玩乐的人生才是最合适她的future。所以琢磨着等试用期顺利通过,从哥哥那里骗回信用卡和车说不定就拍拍屁股走人。而且是她自己走人,不是这样被撵走。

    她是季氏大小姐,只有她撵人,没有别人撵她的道理。现在居然被别人说撵就撵,她没法跟上这个节奏。

    “呃......”她嗓子干干的,想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

    聂桑淡笑勾唇,不等她回应,对秘书说:“通知财务部给季小姐结算工资。”

    “啊别,别别,”季尹柔这下清醒了,虽然拉不开脸面,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也不要脸了,“我错了,是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啊,我再不会用办公电脑做私人shopping了。”

    聂桑很严肃地不容拒绝:“不好意思,我们是小公司,还在上升期,要的是员工的速度和进取,这里不是给新人花时间去磨砺自己的地方。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出一份证明,证明你试用期离开是因为我们公司超出预算所以裁员,不会影响你在其他地方应聘。”

    听到这个,季尹柔有些心动,在哪里工作都无所谓,她的目的是她的信用卡和车,但是再一想,不行,她的冷面冰山哥哥们说是只要通过这份工的试用期,才会还她信用卡,如果就这样被解雇,被他们看扁不说,说不定要重新计算时间,这样她又要继续手头紧张。

    “聂总监,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她赔着笑。

    聂桑看了眼手表,从座位起身,“我还有会要开,eva,通知财务部,顺便帮她收拾东西。希望我回来以后看到她已经离开!”

    “是。”秘书同情地看了眼季尹柔。说实话,助理和秘书部的同事很喜欢这个性格开朗的小女生,虽然有些大小姐的娇纵,但是很仗义也直爽。

    不过事不关己,她一个秘书而已,只是打一份工,不好多说。

    这边聂桑离开办公桌路过季尹柔的瞬间,胳膊被牢牢抱住。季大小姐彻底抛却脸面了,哇哇大哭:“聂总监,我不能失去这份工,我还要养家,我必须赚钱赚家用,我爹地妈咪死了,奶奶病重,哥哥整天吃喝赌博不管家!我真的很辛苦,你不能见死不救哇,呜呜呜......”

    聂桑唇尾一抽,接过她的话揶揄:“而且还需要买化妆品,还需要北海道空运牛奶泡澡,真的很辛苦。”

    季尹柔瞬时止住哭,嘴巴张成“o”型,半天回不过神,才想起昨天中午在办公室和同事肆无忌惮闲话家常时,她正好路过。“你都知道啦......”她尴尬地呵呵。

    聂桑睨了她一眼,“撒谎加无理取闹罪加一等,限你十分种内从公司消失,否则我叫保全。”

    这一下季大小姐不再抱人胳膊,而是坐在地上抱住人家细细长长的腿,“聂总监,我不要工资了,试用期内我都不要工资,算是对我的惩罚。我保证认真工作,报答公司,呜呜呜......”心里咬牙切齿想将来发达了要把看见她季尹柔此刻最狼狈一幕的人都赶出香港。

    “放开我!”腿被抱得太紧,聂桑动弹不得。现在她终于清楚果然是一母同胞血脉相连,这种性格和某个人真是异曲同工。

    聂桢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滑稽的一幕,一个坐在地上抱住另一个的长腿哇哇大哭死不放手,一个弯下腰要掰开紧抱她腿的胳膊却不成功,秘书在一旁为难相劝,乱哄哄成一团。

    他感到莫名其妙:“怎么回事?这里是公司,怎么吵吵闹闹?”

    聂桑心里知道自己就是始作俑者,感到心虚,只轻描淡写地说:“快点让她离开公司。”

    季尹柔继续赖皮:“我不走,我不是有意做错事,为什么要我走。你不公平!”

    聂桢眉头一皱:“先都坐下来,慢慢谈。”

    可能第三方更客观的态度起了作用,双双都找到台阶,季尹柔松开胳膊,聂桑弯下腰整理被弄皱的裤脚。

    季尹柔还在“抽泣”,在老板示意下,秘书将她扶到沙发上。

    聂桢倒了杯水,转身时,季尹柔伸手就要接住,但是水杯没有在她手中停留,她双手尴尬停在半空。

    将水递给聂桑,聂桢在她身边落座:“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在聂桑示意下,秘书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遍。

    聂桢点了点头,给出皆大欢喜的建议:“既然这样,季小姐,其实你只在试用期,也不算解雇,不如你自己递交一份辞呈,这样算你辞职,你看怎样?”

    “很好的主意,”聂桑点头赞同。

    “很滥的主意!”季尹柔反对,竹筒倒豆子,义愤填庸:“即便是杀人犯都还有辩护的机会,法律尚讲人情,你们不能这样不通情理。公司不是警局,老板的宽容是一种公司文化,讲一点人情味可以带给员工温暖和信心,让员工更有动力为公司卖命。今天你们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说把我解雇就把我解雇,其他同事看见一定会寒心,也不会有安全感。如果他们无意中也犯了错,难道也要解雇他们?如果不解雇,就是对我不公平,我不服!何况我不是有意犯错,系统崩溃我也不想的!eva,你说呢?”

    可怜的秘书无辜躺枪,只能嘴巴紧闭,不敢说话。

    聂桑一口气被堵在嗓子眼,她进退不得,只能硬撑:“你不是无意犯错。根据记录,你浏览私人网页的时间是工作时间。公司明文规定,如非紧急,上班时间不许做私人事情。”

    季大小姐爆发,开始拉同事下水,抬手指向秘书:“不公平,eva也做私人事情!还有,他甚至带狗狗过来上班!nicole上班接收私人包裹,还打开包裹试穿网购的晚礼服,你还在一旁给她意见。这么多同事都做私人事情,为什么我不可以!”

    聂桑扶额。她向来推崇美式自由的办公室管理理念,给员工放权,但是现在才感觉真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

    聂桢轻声咳了咳打圆场:“试用期犯错确实更严重一些。不管怎样,员工都要有底线。这样吧,这次崩溃的电脑系统由你自己亲自恢复,作为给你的特别考核。如果成功,你就可以留下。sundy,你觉得怎样?”

    聂桑不置可否,唇尾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本来就是她设的局,她不好再说什么。不过季家的人于她始终都是定.时.炸.弹。(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