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无法隐瞒 > 48|喜筵大礼

48|喜筵大礼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4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07
    聂桑下意识连忙蹲下,一只手伸进手袋掏出眼镜迫不及待戴上,垂首背对着来人,“认真”地摸索地面寻找手机。虽然手机近在咫尺,她就是摸不到。

    疾驶而过的车辆声恰时掩盖了她心脏乱跳的杂音。

    “快走,你快走,”她的心里在叫嚣,在呼唤,可事实往往与期待背道而驰。她微微侧过头,眸角的余光捕捉到一双正慢慢迈进的长腿,沉稳步伐中蕴含的淡定的优雅,于她,却是揭开她辛苦隐瞒伪装的嘲讽。

    那个人在她身侧弯下腰,一只修长漂亮的手靠近她的手机。她熟悉这双手,虽然还不清楚是曾与她十指相缠的手,还是两年前那个阴差阳错的晚上,在车里在她身体每一寸游离的手。无论哪一个,于她都是致命。

    千回百转间,手机已经在她眼前,一股淡淡男士香水味飘进她的鼻间。

    “谢谢,”她扶了扶眼镜,强装镇定接过手机,始终不敢抬头,狼狈的感觉一如两年前那晚她仓促逃离时。

    这个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淡淡转身,面向公司大门的方向,还抬手看了看表。

    她悄悄抬眼望去,从她蹲下的角度,那抹身形尤其高挑。她瞬间了然,他是两兄弟中的哪一位了。不仅因为递给她手机的小小的举动,还有两年前那晚车里激情纠缠时,她忘不了的那抹淡雅又独具男士性感的香水味。

    趁这个男人正背对向她,事不宜迟,她稳住心跳,连忙起身正要打开车门,听到不合时宜的一声:“姐姐,是不是等了很久?”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她心里一急,不敢答话,只“恩”了一声,匆忙坐进驾驶位,目光移动的刹那间,似乎还瞥到那个人正骤然扭头,她愈发地心慌意乱,将半个身体已在车里的聂桢大力拉扯到副驾驶位。还未有等他系上安全带,就匆忙发动车子离去。

    聂桢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先扶住车顶的扶手,待车速平稳,才系上安全带,再扭过身好奇地向后车窗望去,问:“你怎么了?在躲谁?”

    聂桑依旧惊魂未定,瞥了眼后视镜,一个娇小的身影似乎从公司飞奔出来勾住那个男人的脖。

    聂桢还在望向后方,边望边问:“这么紧张,难道见到鬼了?”

    这时聂桑打转向灯猛然一个急转弯,聂桢才收回视线。

    聂桢蹙眉:“这不是去那间餐厅的路。”

    聂桑稳住呼吸,脸上没有表情地道:“和朋友逛街吃了些东西,现在还没有胃口。回家吧,各自叫外卖。”

    聂桢透过后视镜若有所思地看了她眼,建议说:“我那里还有一些食材,今晚我做饭。”

    聂桑俏然一笑:“这个世界会做饭的男人不多了,我的弟弟很乖呢。”说着,心里又瞬间下沉,脑海不自觉浮过那抹厨房里忙碌的背影。

    她晃了晃脑袋,继续转动方向盘。

    聂桢摇头叹息:“离开美国前妈咪逼我练习厨艺,就是为了让我们聂家大小姐能经常吃到家常菜。妈咪经常叮嘱你不要总吃外面的东西,油腻又不卫生,又舍不得你自己做饭,要给你找一个菲佣你又不愿意,所以只能让我这个没有地位的儿子辛苦一点了。聂大小姐,拜托你赶快拍拖,找一个会做饭的男朋友,这样我就自由了。”

    聂桑轻声一笑,玩味地睨了他眼:“我即便是拍拖,你该给我做饭还是得给我做饭。”

    --

    季尹柔顺着视线望了很久,看来看去也没有看到什么,扭过头问:“大哥,你到底在看什么?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季尹则已经在车内,准备发动车子,“好像见到一个熟人,也好像是看错。”

    季尹柔一蹦一跳坐进副驾驶位,笑嘻嘻道:“没有想到大哥会亲自来接我。”

    季尹则温柔地笑了笑:“听说你在公司表现不错?”

    季尹柔抬起下巴,语气很自豪地说:“老板说等我通过试用期,就给我加薪水。你看,整间公司只有我最用功,下班时间还留在公司工作。”

    季尹则唇尾淡淡一勾,伸手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不错。”

    “总之,只要我通过试用期,信用卡和车都会还我,对吗?”已经是第n遍确认,她还是不放心。

    季尹则挑了挑眉,“先等你通过试用期再看。”

    季尹柔心里正装着事情,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问:“大哥,你公司it工程部人才济济,听说最差的一个也是加州大学毕业。那他们应该都会编程?”

    “你想学编程?”

    季尹柔正经八百地咳了咳,“严肃”地说:“不多学点本领,我怎么带领公司纵横香江。”

    季尹则微微笑笑:“我的公司确实人才济济,不过他们是为公司做事,不是为你。我也不会占用我任何一个员工工作以外的时间。如果你想学编程,我给你请一个家庭教师。”

    很久,没有听见答话,他瞥了眼旁边,看见季尹柔正斜着脑袋,眯起眼睛盯着他上下打量。

    季尹则蹙眉,“你看什么?”

    季尹柔龇牙裂嘴“邪恶”地笑:“哼哼,大哥,你根本就心不在焉,你有心事,是不是在想女孩子啊?在想哪一个?快点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奶奶。”

    他瞥了她眼,不置可否,反问道:“想回家吃宵夜,还是去餐厅?”

    清楚哥哥的脾气,知道追问不出什么八卦,季尹柔感觉无趣,在车子配置的屏幕上调出电影,带上耳机,又将车椅放平,懒懒躺下,摆了摆手,“太累,还是回家,我想吃何妈做的的火焰土司。”

    车在沉默中疾驶,季尹则渐渐敛去笑意,目光一瞬不瞬望向前方,划过的路灯透进车窗,却透不进似有所思的深邃的眸。

    --

    冥想乐幽然袅绕,聂桑闭着眼睛,在瑜珈毯上静静打坐。客厅门半敞,聂桢端着托盘进进出出,分两趟将晚餐送来这一层的餐厅。

    儿女来香港创业定居,聂家在跑马地置办了独立住屋以示支持。住屋分三层,每层为独立公寓,设施齐全,这样两姐弟可以相互照应又相互不受干扰。

    聂桑住第三层,这一层是敞开式厨房,她不喜欢油烟,聂桢就在自己住的第二层做饭。

    摆完桌后,聂桢关掉音乐:“吃饭吧,做了清淡口味的菜,是你喜欢吃的。现在是我们姐弟叙旧时光。”

    聂桑从瑜珈毯起身,在落地镜前收腹,转动纤腰前后看看,口中说:“我可不想同你叙旧。天天见面,公司见回家也见,很烦呢。”

    聂桢笑说:“这个住屋是爹地妈咪给你的嫁妆,等你将来嫁人,我就会搬出去,这样就不烦了。”

    聂桑没有说话,拿起碗筷,慢吞吞地夹了根绿叶蔬菜,拌在米饭里,半天没有吃下一口。

    聂桢夹了块蒸鱼放进她碗中,说:“姐姐,你心神不宁。”

    聂桑目光微微躲闪:“工作压力。”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聂桑会因为工作压力心神不宁?”聂桢摇了摇头,轻叹道:“我们是姐弟,有什么心事,不妨告诉我。”

    聂桑放下碗筷,勾起唇,半玩味半认真:“阿桢,先不要说我,我感觉,明天十点,那个丫头走不了了。”

    聂桢嘴角一抽,“你都知道了?”

    聂桑想到的是公司门前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个人,直觉这个人过来当妹妹的外援,听见他这样问,心虚则乱,以为自己隐瞒的秘密被拆穿,脸色一变,“你也知道了?”

    聂桢讪讪笑了笑,“其实我不是帮她,只是看到一个女孩那么晚都还在公司,感觉很可怜,算了,给她一个机会罢了。”

    聂桑舒了口气,随即又眯起眼睛,沉着声音:“你帮了她?”

    聂桢叹了叹气,对上她质问的目光,摇头说:“姐姐,在恢复系统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事情。让系统崩溃的黑客程序,我感觉很熟悉呢。”

    聂桑索性承认:“是啊,是我做的,又怎样!”

    聂桢靠在椅背上,抱起臂膀,若有所思地探究:“你对那个叫季什么的女生好像很排斥。女生排斥女生,女人为难女人,原因无非就是那几种,可是论样貌,从我一个男人的眼光看,应该是人家嫉妒你。论家势,我们聂家不比人家差。论身材,你还在高中就被模特经纪公司看中,不顾妈咪反对跑去给杂志做平面模特自己赚零花钱。论学习成绩,就更不用说。所以,姐姐,你是不是想拍拖了?”

    聂桑唇尾抽了抽,感觉好笑,懒得搭理。

    聂桢思忖着说:“是不是看上了某个男人,而那个姓季的女孩也喜欢这个男的?”

    聂桑用筷子敲了敲他的头,“编剧这份工比较适合你。其实我只是不喜欢她,也没有其他方法把她赶走,仅此而已。”

    聂桢叹气道:“不管什么原因,姐姐,用这种方式赶走人家终归不太光明正大。现在人家在试用期,如果你不喜欢,直截了当解雇人家也未尝不可。或者就静观其变,观察她,如果她能安分度过试用期,也是她的能力,如果她没有能力,迟早会出错,或者自己会不耐烦走人。”

    “自己会不耐烦......”她眉头轻蹙地自言,回忆起那天在酒吧听见她同别人说过的话。

    慌乱慌乱,心慌则乱,因为自己的紧张和心虚,多此一举地主动出击,反而让小事发酵变大,引起别人注意,甚至引来她最怕见到的人。如果不管不问,保持距离,那样的大小姐,达到目的后迟早会乖乖走人,如同她自己在酒吧里说的那样。

    她忽然感觉自己很愚蠢,但也轻松很多,夹了一筷子菜在弟弟碗中,“好吧,你说的很对,我以后不会再故意为难她。等试用期一到,她应该会自己走人。当然,如果她自己犯错,那就另当别论。”

    --

    一晚上,季尹柔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傻笑,满脑子是电脑前那稳重又帅气的脸。虽然有个脾气古怪又爱嫉妒的姐姐,但是这个男人超过自己对男友的期待。刚才电话里侧面问过同事,打听到这个boss还是单身,一众追求者。看来还是要先下手为强。想到这,她继续傻笑。

    季老太太过来,敲了敲孙女的头顶,“笑得这么开心?”

    “奶奶,我决定修心养性,改邪归正,重新出发。”第一次放下大小姐身段主动追男人,必须有十足的诚意。

    季老太太感觉奇怪,“你不是早已经决定修心养性?”

    她猛然站起身,满怀斗志,对天发誓:“我要真正的修心养性,要多学一点东西,从此在这家公司立足!”

    --

    第二天,公司众人各司其职,井井有序,聂桑在办公室对秘书交代工作事宜,门轻轻敲响,季尹柔端着咖啡进来,在他们面前站定。

    看到她,聂桑和秘书双双愣住。

    那一身走高端又鲜亮路线的季尹柔独家特色少女装不见了,取代之的是一身冷色职业正装。浓妆也变成了淡妆,从头到尾都是聂桑的风格。

    季尹柔将咖啡必恭必敬放在聂桑眼前,诚恳地说:“聂总监,我反省了自己的工作态度,以前是我不懂事。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要洗心革面,跟在你身边跟你多学习一点东西。我什么都可以做,绝对不会抱怨。”

    “......”聂桑简直无语。她已经决定同这枚定.时.炸.弹保持距离以求自保,等试用期过,这枚炸.弹就会自行离开。可是现在看来,怎么剧情走向远远偏离她的预期。

    以为聂桑还在生气,季尹柔继续诚意十足:“过不过试用期无所谓,但是我要在试用期里多学习一点东西,和公司同进退。”

    聂桑唇角扯出勉强的笑:“有这个心意很不错。你可以继续你的试用期,现在请你回你的座位去,该做什么做什么。”

    聂桢恰逢进办公室,季尹柔心道真是天助我也,这个机会不能放过,于是她更加谦卑:“我在学校成绩很差,听说聂总监从小学开始就是学霸,我要做你的学生,或者徒弟也行。我不要薪水,我只要跟在聂总监身边,多学习一些东西。请聂总监不吝赐教。”

    聂桢笑了,“想多学点东西是好事,sundy,既然人家有诚意,你不妨多教教人家。千里马好找,伯乐难寻。”

    聂桑想哭却哭不出,脸上表情阴晴不定瞬息万变,终于知道什么叫挖坑给自己跳。

    --

    季老太太颐养天年同时,也是“名媛慈望会”主席,时不时要主持慈善会议。

    这天刚主持过会议,一坐回车里,疲倦地叹了叹气,“看来我这一把年纪,还是不能功成身退。这次本来要商量新主席的推选,可是云姿正在和未来儿媳斗智斗法没有时间,真够无聊。明月又为女儿的事情操心,没有精力管理慈望会,康老头子的孙媳妇还没有辞职,整天拿枪跑来跑去,新主席是真的还找不到合适人选。”

    坐在副驾驶位的私人助理开玩笑说:“看来老夫人的未来孙媳妇会有事情忙了。”

    季老太太更加烦躁,摆了摆手:“唉,这个更让我烦,孙媳妇连个影子都看不到!我真是操心的命。”

    贴身陪伴的何妈笑说:“这个要讲求缘分,急不来的。有时候越急越是找不到。越是不急,就忽然出现在眼前。找孙媳妇这个事情也一样。”

    车里一阵欢笑。

    趁兴致还很高,老太太琢磨着说:“难得出一趟门,我想去阿柔工作的公司看一看。”

    何妈连忙说:“老夫人你毕竟是公众人物,这么一去,会不会打扰人家公司?而且小姐还在工作。”

    季老太太摆摆手:“我不下车,我就在外面悄悄看一眼,看看她的工作环境。虽然她每天回家都要同我抱怨她的女老板欺负她,不过她也用功很多,一回家就躲进房间看文件,遇到问题还能向哥哥请教,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管她老板是怎样的人,能让她这样改邪改正,让她愿意多学东西,说明这是一家很不错的公司。”

    何妈点头,“最近小姐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还跟家庭教师认真学习编程。记得小姐从小到大有过她很多家庭教师,但是都待不长,来一个就被小姐气走一个。”

    司机和助理也附和:“是啊是啊,小姐真的变了很多,其实小姐本来就很懂事,现在是更加懂事了。”

    车在公司前停下,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季老太太点点头,“环境不错,地段不喧闹,公司门面设计很有品味,看出是有一定财力的。”

    助理忽然指向前方:“看,那个不是小姐吗?”

    季老太太和何妈双双俯身向前方望去,只见季尹柔刚跟着别人下车,还没有走几步,又随着别人忽然停顿的脚步停下,拉耸着脑袋认真听别人讲话,确切说是挨训。

    看到孙女一副乖乖听训的乖巧的模样,季老太太不敢置信:“这个居然是阿柔?”

    再往旁边望去,惊讶道:“难道这一位就是她说的,那个什么心理变态总喜欢妒嫉她美貌的女boss?”

    何妈和助理都在扒着窗户好奇张望,说:“应该是吧。”

    季老太太索性拿出老花眼镜更仔细地看,边看边啧啧赞道:“如果不是亲眼一见,我差一点就相信那个丫头说的话。她还说人家嫉妒她,呵呵,她不嫉妒人家就好了。啧啧,这个女孩子长的这么漂亮,还这么年轻就建立了这样的公司,真是时代造就人才。快快,把车窗稍微拉下一点,我听一听他们在说什么。”

    车窗拉开一条缝隙,聂桑严厉又不乏气场的声音飘进:“今天我给了你机会跟我去工程现场,你已经看到,对于这份工作,光有诚意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专业和经验。我们设计的不是服装,也不是珠宝,而是建筑。任何一种建筑不仅需要满足视觉的美感,更要讲求安全,舒适,节能,以及种种。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的责任感和专业度a,其实你很聪明,如果你真的想多学一点东西,不如有的放矢,做适合自己的东西。根据你学过的专业,我建议你可以尝试平面广告策划方向,我朋友刚组建一家广告公司,不如我推荐你去,我可以出一份推荐信。”

    ......

    车窗徐徐合上,季老太太对助理开口道:“阿ken,我需要一份关于这个女孩详细的调查资料。”

    众人惊讶。

    季老太太敛着眸,对聂桑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神色认真:“我在想,如果让这个女孩做我们季氏的大长孙媳,应该是不错的主意。”

    车在公司前停下,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季老太太点点头,“环境不错,地段不喧闹,公司门面设计很有品味,看出是有一定财力的。”

    助理忽然指向前方:“看,那个不是小姐吗?”

    季老太太和何妈双双俯身向前方望去,只见季尹柔刚跟着别人下车,还没有走几步,又随着别人忽然停顿的脚步停下,拉耸着脑袋认真听别人讲话,确切说是挨训。

    看到孙女一副乖乖听训的乖巧的模样,季老太太不敢置信:“这个居然是阿柔?”

    再往旁边望去,惊讶道:“难道这一位就是她说的,那个什么心理变态总喜欢妒嫉她美貌的女boss?”

    何妈和助理都在扒着窗户好奇张望,说:“应该是吧。”

    季老太太索性拿出老花眼镜更仔细地看,边看边啧啧赞道:“如果不是亲眼一见,我差一点就相信那个丫头说的话。她还说人家嫉妒她,呵呵,她不嫉妒人家就好了。啧啧,这个女孩子长的这么漂亮,还这么年轻就建立了这样的公司,真是时代造就人才。快快,把车窗稍微拉下一点,我听一听他们在说什么。”

    车窗拉开一条缝隙,聂桑严厉又不乏气场的声音飘进:“今天我给了你机会跟我去工程现场,你已经看到,对于这份工作,光有诚意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专业和经验。我们设计的不是服装,也不是珠宝,而是建筑。任何一种建筑不仅需要满足视觉的美感,更要讲求安全,舒适,节能,以及种种。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的责任感和专业度a,其实你很聪明,如果你真的想多学一点东西,不如有的放矢,做适合自己的东西。根据你学过的专业,我建议你可以尝试平面广告策划方向,我朋友刚组建一家广告公司,不如我推荐你去,我可以出一份推荐信。”

    ......

    车窗徐徐合上,季老太太对助理开口道:“阿ken,我需要一份关于这个女孩详细的调查资料。”

    众人惊讶。

    季老太太敛着眸,对聂桑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神色认真:“我在想,如果让这个女孩做我们季氏的大长孙媳,应该是不错的主意。”

    车在公司前停下,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季老太太点点头,“环境不错,地段不喧闹,公司门面设计很有品味,看出是有一定财力的。”

    助理忽然指向前方:“看,那个不是小姐吗?”

    季老太太和何妈双双俯身向前方望去,只见季尹柔刚跟着别人下车,还没有走几步,又随着别人忽然停顿的脚步停下,拉耸着脑袋认真听别人讲话,确切说是挨训。

    看到孙女一副乖乖听训的乖巧的模样,季老太太不敢置信:“这个居然是阿柔?”

    再往旁边望去,惊讶道:“难道这一位就是她说的,那个什么心理变态总喜欢妒嫉她美貌的女boss?”

    何妈和助理都在扒着窗户好奇张望,说:“应该是吧。”

    季老太太索性拿出老花眼镜更仔细地看,边看边啧啧赞道:“如果不是亲眼一见,我差一点就相信那个丫头说的话。她还说人家嫉妒她,呵呵,她不嫉妒人家就好了。啧啧,这个女孩子长的这么漂亮,还这么年轻就建立了这样的公司,真是时代造就人才。快快,把车窗稍微拉下一点,我听一听他们在说什么。”

    车窗拉开一条缝隙,聂桑严厉又不乏气场的声音飘进:“今天我给了你机会跟我去工程现场,你已经看到,对于这份工作,光有诚意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专业和经验。我们设计的不是服装,也不是珠宝,而是建筑。任何一种建筑不仅需要满足视觉的美感,更要讲求安全,舒适,节能,以及种种。这个领域需要更多的责任感和专业度a,其实你很聪明,如果你真的想多学一点东西,不如有的放矢,做适合自己的东西。根据你学过的专业,我建议你可以尝试平面广告策划方向,我朋友刚组建一家广告公司,不如我推荐你去,我可以出一份推荐信。”

    ......

    车窗徐徐合上,季老太太对助理开口道:“阿ken,我需要一份关于这个女孩详细的调查资料。”

    众人惊讶。

    季老太太敛着眸,对聂桑所在的方向微微点了点头,神色认真:“我在想,如果让这个女孩做我们季氏的大长孙媳,应该是不错的主意。”

    车在公司前停下,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季老太太点点头,“环境不错,地段不喧闹,公司门面设计很有品味,看出是有一定财力的。”

    助理忽然指向前方:“看,那个不是小姐吗?”

    季老太太和何妈双双俯身向前方望去,只见季尹柔刚跟着别人下车,还没有走几步,又随着别人忽然停顿的脚步停下,拉耸着脑袋认真听别人讲话,确切说是挨训。

    看到孙女一副乖乖听训的乖巧的模样,季老太太不敢置信:“这个居然是阿柔?”

    再往旁边望去,惊讶道:“难道这一位就是她说的,那个什么心理变态总喜欢妒嫉她美貌的女boss?”

    看到孙女一副乖乖听训的乖巧的模样,季老太太不敢置信:“这个居然是阿柔?”

    再往旁边望去,惊讶道:“难道这一位就是她说的,那个什么心理变态总喜欢妒嫉她美貌的女boss?”( )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无法隐瞒】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