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离婚2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8:0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聂小姐,恭喜你,你已经怀有六周身孕。”

    聂桑拿着化验单,浑浑噩噩走出医生诊室。

    诊所位置隐蔽,却是港媒狗仔最受欢迎的蹲点地。她庆幸没有曝光身份,不至于遮遮掩掩,左顾右盼。

    讽刺,真的讽刺,注册前后都在备孕,屡试屡败。婚后冷落中不过被他“恩赐”般仅有的那一次,就中了奖,却已物是人非。

    她坐在诊室休息室一动不动,化验单被掌心不自觉揉成一团。

    休息室的隔壁是一对同样刚验出怀孕的年轻夫妇。丈夫对妻子温柔倍至,爱意浓浓。两个人喃言私语将来宝宝的名字。然后,她听见,那个丈夫对妻子说:“还有一周就是注册日,宝宝倒是迫不及待,也要来观礼。”

    聂桑唇尾苦涩地勾起。经历过一次,她才明白,注册和婚礼不过只是爱情的坟墓,孩子将是最大的悲哀。

    “聂小姐,你还在?”医生送另一位问诊病人出门,路过休息室,看到聂桑问。

    聂桑回过神,礼貌地点点头,说:“医生,请问能否给我两分钟的时间,我想咨询一件事。”

    “可以。”医生同意。

    进了办公室,刚落座,聂桑问:“请问我这样可不可以拿掉胎儿?”

    医生惊讶地一愣,随即摇头,“在香港胎儿享有生命权,一般禁止堕胎,除非是某些特定的状况,而聂小姐不满足这些特定情况中的任何一种。”

    “如果我去香港以外的地方堕胎?”她问。

    “很多人都这样做。不过,从医生的角度,我建议聂小姐慎重考虑。堕胎会让子宫受损。而且如果后悔,便挽回不了。如果想通,依旧想堕胎,十二周之内还是来得及。”

    聂桑走出诊所直到上车,头脑已然一片空白。

    她喜欢孩子的,即便看到别人的孩子,她总忍不住要去逗弄。但是真正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她知道,对孩子不是喜欢这样简单。

    如果此刻一切如从前,她想她会幸福。可是经过那次的羞辱,她失去了一切,即便将自己埋在工作中,依旧如同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她已经失去所有的自信,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自己,又如何有信心面对一个对世界懵懂无知的孩子。

    稳了稳呼吸,拿出手机搜索关于堕胎的信息,最后拨出号码给秘书,“请帮我订一张今天下午去深圳的机票。”

    驱车缓缓前行,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目光无意间扫过一家门面卡通绚丽的母婴用品店,她鬼使神差地刹车。

    走进店里,店员热情迎上前,她摆手,“我自己随便看一看。”

    一只手的指尖划过一件件粉彩可爱的婴儿衣衫,另一个掌心不自觉抚上自己的小腹,五味陈杂。

    一阵亮声的啼哭传来,她望去,在顾客休息区,一位年轻母亲正将小小的一团从婴儿车里抱出,温柔细哄。聂桑怔怔看着,心里似乎有一根弦被轻轻拨动,瞬间柔软。

    回到公司的时候已华灯初上,同事陆续下班。她的脸色透着淡淡的苍白,路过的同事会关心两句,她强颜欢笑。

    聂桢敲门进来她办公室,“家姐,听说你订了去深圳的机票。”

    她仰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疲惫地深呼吸。“阿桢,你要做舅舅了。”

    季尹柔收工后没有即刻走。知道聂桑回到公司,过来找她。办公室门没有关严,她捕捉到里面的说话声,停下推开门的动作。

    聂桢的声音又惊又喜,“你怀孕了?”

    “六周了。”她轻声叹息。

    “赶快告诉爹地妈咪,他们一定很开心。姐夫呢?他怎么说?”

    “先不要说,不要告诉任何人。”她淡淡道。

    聂桢愣住。

    “包括姐夫?”他回过神,诧异。

    她的目光飘飘渺渺,喃喃地道:“我舍不得这个孩子。”

    聂桢听得云里雾里,失笑:“这是你的孩子,你当然舍不得。”

    “我今天订了去深圳的机票,为的是堕胎。”

    话音一落,门外的季尹柔吃惊捂住嘴。

    “家姐!”聂桢发怒地一拍桌,“怎么会想到堕胎!”

    聂桑声音哽咽:“我不会不要这个宝宝,我舍不得。我看到其他的宝宝,我就舍不得。”

    聂桢扶住她的肩,降低语声,小心翼翼地问:“姐姐,你老实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又是离婚又是要堕胎,事情一定不会简单,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聂桑将脸埋进掌心,轻轻摇头,“没有,真的没有事情。我们性格不合,我不想被婚姻束缚。”

    “不可能!你不要再骗我,不可能这样。是不是他出轨?在外面玩女人?你不说?好,我自己问他!”

    “阿桢!他没有!他不**。”聂桑从他手中夺过电话,无力地乞求:“我压力已经很大,你不要再管。”

    聂桢气急,“我怎么能不管!我的姐姐刚结婚,就要离婚!怀孕了还不能告诉任何人。离婚就是单亲妈咪,你凭什么这么作践自己!”

    聂桑崩溃,似哭似笑,“是啊!我是作践自己!我作践自己!”

    聂桢被她的反应吓傻。看到她反常的样子,意识到自己说了重话,连忙扶住她:“家姐,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你刚怀孕,不要激动,不要吓着我的外甥。”

    待她稍微平静,他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小心翼翼地问:“我相信你,他没有**。既然他没有犯这种越过底线的错误,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谈开的?还有什么错误不能原谅?难道他打你?他家暴?”

    她沉默,随即勾唇,笑意嘲讽,“没有啊,他很温柔,怎会打我。”

    聂桢叹息:“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执意离婚?而且你看,每次我问你什么,你第一反应就是维护他,替他辩解。你明明还爱他,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结。”

    聂桑烦躁地摇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替我保留一点自尊,就不要问我。我想冷静。”

    聂桢退让,“好,好,我不逼问你。不过你需要冷静。既然你决定生下孩子,应该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何况姐夫没有做这些无法饶恕的错事。”

    聂桑点点头,“阿桢,你先回去,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

    “既然怀孕了,就要注意身体。我不管你,但是我不能不管我的小外甥。”

    “我有分寸。先回去吧,给我做晚饭,不要让你的外甥饿肚子?”将他推出门,门砰一声关上。

    他苦笑,刚要转身,被躲在墙一侧的季尹柔一把拽出公司门外。

    季尹柔压低嗓音,激动:“大嫂怀孕了?大嫂要离婚?什么乱七八糟的状况?”

    聂桢四处看了看,拉她去停车库。

    上了车,他疲惫地叹气:“阿柔,帮我一个忙,试探一下你的大哥,他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大哥真的没有其他女人?”

    季尹柔愤怒地开骂:“你闭嘴!我还怀疑是大嫂外面有其他男人呢!”

    聂桢更加愤怒,举起手,“你闭嘴!你以为我不敢揍女人!”

    季尹柔挡住他的手,讪讪地笑:“开玩笑而已,不要太认真。”接着说:“不过大嫂口口声声要离婚,事情很奇怪。”

    “你们季家规矩多?给她压力?”他问。

    季尹柔白他一眼开始倒苦水:“你闭嘴!她上辈子积了福才嫁到季家!奶奶当她是公主是宝贝,只要她来季家,一桌菜全部按照她的口味。她保持身材,我就要跟着吃没有味道的清水烫菜!季家的传家饰,奶奶给了她三分之二。别家的少奶奶要侍奉长辈,讨好小姑。她却和大哥在外面自在的单过,我要讨好她!”

    她不停抱怨,聂桢听得大脑发麻,接过话:“我不相信姐夫会**。在家姐之前,他没有过其他女朋友,那更没有理由刚一结婚就乱来。”

    她脱口而出:“谁说没有?两年前他被女人甩过!”话刚说出口,意识到自己嘴快,季尹柔捂住嘴。

    聂桢清楚两年前自己姐姐身上发生的荒唐事情,他的目光闪过一丝不自然,轻咳一声,“是吗?”

    季尹柔只得解释:“这个事情很丢脸,我们都没有再提。不过大嫂应该知道大哥的过去。”想到什么,她吃惊,猜测道:“难道他以前那个女朋友回来了?大哥对人家不能忘情,所以大嫂气不过?”

    聂桢无语,只能岔开话题:“......算了,你帮我留意一下。我家姐一心想离婚,她又不准我亲自去问你大哥。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季尹柔严肃地点头应下:“我会的。”

    “不要让你奶奶知道。”他叮嘱。

    季尹柔“哼”一声,“你以为我傻?”

    他还不放心:“我家姐怀孕,要注意身体,你不要总去烦她。”

    她眼睛一眯,“今晚请我吃饭?”

    聂桢发动车,“我要回去煮饭,家姐怀孕,自己不会照顾自己。你下车吧。”

    季尹柔一副感动的样子,“阿桢,你心善,我没有看错人。希望你对我也这么好。”

    聂桢懒得应酬她,冷冷说:“你再不下车我踢你下车。”

    --

    季尹柔心事重重,驱车一半的路程,调转了方向。

    “大嫂怀孕,大嫂要离婚......”她自言自语,“怎么回事?”

    季风大厦,主席层电梯门划开。

    秘书迎上前,“季小姐。”

    季尹柔递上四季logo的糕点盒,“辛苦了,你们分吃吧。”

    季大小姐突然变得礼貌客气,秘书诧异。接过糕点盒,说:“主席还在开会。”

    “没有关系,我等一等就好。”说着要进去办公室,又扔下话:“请帮我倒杯咖啡送进来。”

    季尹柔靠在沙发上悠哉地翻看杂志,秘书递上咖啡,她瞄了眼秘书。主席御用秘书和助理要么清一色男性,要么是已婚年长妇女,首先排除某种可能。

    “跟着我大哥,你们很辛苦,这么晚都还要加班。”季尹柔笑眯眯道。

    秘书愣一愣,得体地答话:“主席更辛苦。”

    季尹柔不经意地叹气:“是啊,他刚结婚,可怜了我大嫂。”

    事关私事,秘书无法接话,礼貌地说:“如果还需要什么,季小姐尽管吩咐,我先出去了。”

    “等一等,”她叫住秘书,“我大哥最近行程很满?全是公务?”

    秘书答:“是的,最近公务尤其多,有时我们会建议主席多休息。”

    季尹柔点点头,感慨:“至少比那些花花公子不忙公事只忙着约会女明星好。”

    秘书不明就里,只能尴尬地接话:“主席公务很多,没有其他约会。”

    达到目的,季尹柔挥了挥手,“好了,你出去吧。”

    秘书关上门,她放下咖啡,连忙去休息室和浴室,看到里面空旷整洁,没有一根碎发和额外物品,及时发出短讯:“大哥外面没有女人,”

    聂桢正在厨房,收到短讯,松了口气,继续煮菜。

    聂桑正和律师通电话。

    “聂小姐,经过多次交涉,对方坚决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现在唯一的方法是向法庭递交离婚呈请,提出法律诉讼,得到法庭的离婚判令。根据香港法律,只有一理由可以让法庭发离婚判令,就是婚姻已破裂至无可挽救的地步。这种情形包括通奸,家暴,遗弃,可是对方没有一条符合。”律师电话里说。

    “所以?”

    “还有一种情形,就是如果夫妻双方分居长达两年,也会被视为婚姻破裂无可挽救。可是对方也拒绝在分居协议上签字,不过如果聂小姐单独居住两年,并且有不少于两名合法证人对聂小姐单独居住状态提供证明,也会被法庭采纳。”

    “如果离婚后发现怀孕并且生产,对方有无资格争夺抚养权?”聂桑问。

    “如果能证明对方与孩子的血亲关系,并且对方有足够的理由证实离婚呈请人不具备抚养资格,可以向法庭申请抚养权变更。”

    结束通话的时候,聂桢已经站在她身后。

    “何必这样绝?没有一点挽回的余地?只要没有犯越过底线的错误,还有什么不能原谅?”

    聂桑敛起眸,神色透着迫切,“我要尽快离婚,在他知道孩子的存在前离婚。我要孩子的抚养权。我决定递交离婚诉讼。”

    聂桢无奈扶额。

    --

    打消疑虑后,季尹柔更加糊涂,驱车去了另一个地方。按了很久门铃,住屋的门终于打开。

    看到脸上有伤的季尹淳,季尹柔吃一惊:“二哥,你的脸怎么了?有人打你?”

    “不关你事。”季尹淳回到沙发上继续喝酒。

    季尹柔追问:“谁打你?谁敢打你?”

    季尹淳皱起眉,“你过来做什么?”

    季尹柔又急又气地跺脚,“你们究竟怎么了?一个闹离婚,一个被打,莫名其妙!”

    季尹淳愣了愣,“闹离婚?”

    “大嫂和大哥好象出了问题,问题不小,大嫂甚至还要堕胎。”

    他目光沉了下去,喃喃地说:“她怀孕了?”

    “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大哥和奶奶。leo怀疑是因为大哥外面有女人所以大嫂要离婚,我刚才去了大哥的公司,感觉他不像有在偷食。”

    他什么都听不见,只反复地喃喃:“她怀孕了?”

    季尹柔发觉他的反常,“二哥,你怎么了?”

    “呵呵,喜事啊。”他拿出烟,手在颤抖。

    季尹柔急急道:“二哥,你怎么又抽烟?上次抽烟被奶奶发现,奶奶训斥你。”

    他吐出个烟圈,下逐客令:“你快点走。”

    季尹柔被呛得猛咳。

    --

    聂桑在客厅露台上,初秋夜色很静,她抚着小腹,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

    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喜怒哀乐,这本来该是她和丈夫最喜悦的时刻,一同构建一家三口的未来。可此时,这扇窗内悲哀的无望,只是她自己的。

    呕吐感铺天盖地,她没有胃口,也会强迫自己吃一些东西。忽然想吃酸味的水果,打电话给聂桢,手机占线。

    聂桢在自己的那一层,和季尹柔通电话。

    “所以,你看了他的办公室,和秘书聊了一会,就断定他没有偷食?”他不满意。

    另一边的季尹柔激动:“他的日程全被公务占满,办公室休息室没有女人的痕迹,你还想怎样?”

    聂桢冷笑:“你觉得,你大哥那样的人偷食,会把女人带去办公室?”

    季尹柔快要被逼疯。此时此刻她感觉全世界都是神经病。“行了,我继续查!你满意了?!”头一次挂了聂桢的电话。

    聂桑想了想,拿着钱夹,自行出门去超市买水果。她想一个人散步,静一静,呼吸新鲜空气。

    抱着装有水果的纸袋回到楼下,看到倚在车边的身影,对着空中吐出烟雾。她仿佛看到魔鬼,不自觉抱紧纸袋,惊慌地僵住。

    “你真的要离婚?”季尹淳将烟头摔在地上,用脚尖踩了踩。

    她不说一句话,向大门走去。

    “你要离婚,也不能带走季氏的骨肉。”他幽幽道。

    她刹时停住脚步。

    他继续说:“我大哥应该会同你争抚养权。”

    她终于开口,“你想我死?”

    “不如,跟了我,孩子我也认。”

    她齿间挤出两个字:“无耻。”

    他低低地笑:“我们曾经夜夜相对,谁又能相信我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只要你说孩子是我的,也许大哥会放弃抚养权。”

    她转身就走。

    他不放过:“你不过一个贱人,何必自命清高。你看人不看心,都已经结婚,到最后的时候,还是认不出谁是老公,谁是"qing ren",就这样一个贱人,也配有季家的骨肉?”

    残忍的侮辱犹如锋利的针尖,在她心头刺出溃烂的伤口。她脚步不稳,勉强抱紧手中的纸袋,几步逃进门内。

    到了二层,猛摁门铃。

    聂桢打开门,看到聂桑手中的纸袋,连忙接过去,责怪道:“想吃什么应该同我说,我去买。你不能抱重的东西。”

    聂桑满脑子回响着方才毫不留情的羞辱,浑浑噩噩,没有神采。

    察觉到她苍白的脸色,聂桢放下购物袋,将她扶去沙发。他坐到一侧,“家姐,不如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帮你?”

    “我很贱吗?”她呆呆傻傻地冒出这样一句。

    聂桢愣了愣,“你说什么?”

    她晃了晃头,又问:“你是不是没有保密?”

    “是指怀孕的事情?”他叹气,坦白道:“季尹柔听到我们说话。她找你了?”

    “怪不得。”她苦涩自嘲:“终是要知道的,瞒不了。”

    聂桢无奈,“家姐,你怀孕了,这不是小事,可是看看你这个样子,你又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爹地妈咪知道,他们会担心。姐夫如果没有偷食,没有家暴,那还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不如我call姐夫,让他过来,你们好好谈一谈,然后让姐夫接你回去。”

    “回不去的。”她频频摇头,“回不去的。想帮我,就不要找他,也不要问我。我只想尽快离婚,越快越好。律师说,我必须同他分居满两年。阿桢,送我去机场,我今晚要离开香港。”

    “今晚离开香港?你疯了!”聂桢来回踱步,“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

    “那我自己去机场。公司就交给你。”转眼间,她飞奔上楼。

    简单收拾,找出护照证件,头不回地出门,聂桢跟在身后软硬兼施地阻拦相劝。

    姐弟二人拉拉扯扯打开外门,看到门前停着的车,双双愣住。

    车门打开,季尹则从后坐迈出,微笑地道:“老婆,都已经这么晚,急急忙忙想去哪里?难道太想我,所以要去找我?”(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