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无法隐瞒 > 59|第59章

59|第59章

作者:笑言听风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8:2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8
    瑞士布里恩茨小镇近郊,一座木制独立住屋前连续停靠的车辆,貌似打破了这里惯有的宁静。

    直到第n辆车到来,聂桢还没拔下钥匙,便匆匆下车,刚要冲进栅栏木门,一眼看到栅栏外围来回踱步的季尹则。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抡出一拳,厉声怒吼:“你过来做什么?谁让你过来的?滚!滚!”

    季尹则不还手也不回挡,面无表情任他拉拉拽拽。未几,唇角多出两道淤青和血痕。

    “阿桢,住手!”聂教授推开门,出言制止。

    聂桢再次伸出的拳头停在半空,聂教授的话音落下,他闻若未闻,拳头继续落下,聂教授抬高声量:“我让你住手!”

    聂桢不情愿地甩开拳头,目光依旧怒瞪,仿佛积聚着即将爆发的火焰。

    “你先进来,你姐姐很想你。”聂教授走上前,继续说。

    听到关于聂桑的点滴,季尹则颓然的目光顿时有了神采,他不管不顾几步到聂教授面前,语气乞求地问:“爹地,桑桑怎样了?”

    聂教授蹙了蹙眉。

    “让我看一看她,就看一眼,就一眼。”焦急地声线微微哽咽,往日的俊傲消逝无存,。

    聂桢刚走开几步,听到这个,更加怒不可揭,又大步折了回来,攥住他的衣领,“你同我住嘴!谁是你爹地!这里所有的人,都同你没有任何关系!”

    他攥扯着对方衣领,拼命摇晃,“你滚不滚?还不滚?你敢不滚,我就敢继续揍你,大不了坐牢!”

    “阿桢!住手!”聂教授怒了,正要上前制止,一个年轻男人从房里冲出。

    “leo,不要冲动!”男人将两人隔开,双手固定住聂桢的双肩,将他往住屋里拉,“冷静一点,先跟我进去。”

    聂桢怒气未停,“让他滚!让他滚!”

    声音嘈杂,与住屋相隔甚远的邻居陆续打开窗,探首张望。

    “聂uncle知道怎样做!先同我进去。”男人劝说着,尝试稳定住他,“leo,你家姐一直在问你什么时候过来。不要让她担心。”

    听到这个,聂桢渐渐停止挣扎,扯了扯微乱的衣领,气喘吁吁地,回头怒瞪向那个人站立的方向,低声问旁边:“家姐怎样了?严重吗?”

    “她还ok,你自己进去看一看。”年轻男人顺势将他带进住屋里。

    嘈杂暂时止息,探首张望的邻居陆续将头收回窗内。

    聂教授对他点点头,“你走吧,你在这里,不会让事情变得更好。我女儿的状况你已经都有看到,算是放过她,你走吧。”

    季尹则张了张唇,没有说出口,神色显示出他绝望的乞求。

    “她有她的造化。这件事她也有错,你不用纠结。你们只是都太年轻,也没有缘分,”聂教授平静地道:“我能告诉你的是,心理医师和几位家庭医师都在,她不会有事。如果你不再出现在她面前,对她会更好。否则她长期不说不听不看,最终会真的引发声带和视网膜退化。你也不希望这样。走吧,这样对你们都好。”

    拍了拍他的肩,聂教授淡淡关上门。

    进到客厅,聂教授的眉眼泛起愁纹,坐到沙发上,问向对面:“顾兄,桑桑这次情况怎样?”

    顾教授摇摇头,“还是同样的问题。心理问题最是复杂,桑桑这样的年纪就心理性失聪失明失语,实属罕见。并且长期这样下去,迟早会引发生理性病变。”

    “她一直都在接受心理治疗。”聂教授强迫自己平静,双手紧紧相扣,指尖泛白。

    顾教授点点头,“心理问题看似简单,却又是最难治愈,治疗周期长,又无法保证效果稳定。治疗这种病,关键在她自己。尤其她的失语症状,是持续性的。”

    气氛陷入沉寂。

    挂钟敲响,聂教授回过神,抱歉道:“顾兄,麻烦你了,百忙之中特意赶来。”

    “何必同我客气。桑桑是我的世侄女,我看着桑桑长大,从参加她的百日宴,幼稚园,小学和高中的毕业礼,到飞去香港参加她的婚......”说到这里,察觉到不妥,顾长民清咳一声,淡定地岔开话题,继续说:“就凭她一直叫我uncle,向我敬过茶,还把云烨敬为兄长,我义不容辞。何况你们让她常住瑞士,也是方便在我这里治病。心理病的治疗关键是时间,还有病人自己心理状态的调整。”

    聂教授无声叹气,闭了闭眼睛,起身走到窗边。

    屋外的人影依旧伫立,迟迟不离去。

    顾长民踱步到他身旁,“不过,聂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桑桑这样的状况是一种逃避。逃避对治疗没有任何帮助。”

    顿了顿,压低声量:“那个人一直在门外,真的不让他见桑桑一面?”

    沈倩如的声音在他们后面蓦然冷冷响起:“不可能。这一辈子,我聂家绝不与季氏有任何往来。”

    两个人顿时回过身。

    “如果是为了桑桑的病?”瞄了眼客厅门,顾长民低声问。

    沈倩如敛起目光:“那我情愿女儿又聋又哑又瞎。”

    聂教授合住妻子的双肩,拥住她,轻拍她的后背,轻声安慰,“冷静一点。我还没有决定。”

    顾教授摇头叹气,“聂兄,家嫂的心情可以理解。不过你怎样想?你忍心放任桑桑声带和视网膜退化?”

    “退化就退化吧。女儿我们养得起。看不见听不见也好,不用看到这个肮脏的世界。”扔下这冰冷的话,沈倩如恨恨瞪了眼窗外的身影,转身离去。

    卧房里,聂桑面含笑靥,在笔记本上打出一行字,将屏幕转到聂桢的方向,再笑眯眯地摊开掌心。

    聂桢看到屏幕上的字,勾起唇,用指尖在她摊开的掌心上写字:“对我用手语就好。”

    聂桑笑了笑,摸上键盘上又打出字:“这样打字不好吗?我要熟悉键盘。”

    聂桢摊开她的掌心,指尖写字:“但是你要帮我测试我的手语是不是有进步。”

    聂桑扬起唇,打出手语,“不要学的太辛苦,我一般都看得见听得见。我的听觉应该很快可以恢复,然后又可以听你讲话了。”

    沈倩如在门前怔怔望着这个场景很久,身后的人递上一杯水,低声道:“aunti,你没事吧?”

    沈倩如瞬间清醒,她摇摇头,轻轻关上卧房门,抬手扶住额头,强迫自己冷静。

    随后深呼吸,低声说:“云烨,你过来,我有话同你讲。”

    在楼梯口,沈倩如放下水杯,疲惫而严肃:“有些话,我现在不妨直接说,希望你不要介意。”

    顾云烨点点头,“aunti,不用同我客气。”

    “门口一直站着的人,你应该知道他是谁。”沈倩如开口说。

    “我知道。”

    她又继续:“桑桑现在是怎样的情况,你也很清楚。”

    “我很清楚。”

    “她不适合进入一段新的感情。”沈倩如直截了当地道:“你是我们的世侄,我们看着你长大,一直清楚你的品性,也很感激这一年你对桑桑的照顾。可是,我不允许我的女儿在目前这种状态下,再承受更多的东西。”

    顾云烨平静地答,“aunti,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沈倩如点点头,面色肃然:“为了桑桑i有个请求。请求你用兄长的身份,帮她,也是帮我们做一件事情。”

    待顾云烨离去,聂教授走上前,揽住妻子的肩,叹气,“何必呢。不用管那个人就好。”

    沈倩如掌心捂住唇,泪水多眶而出,声音压抑着颤抖,“在女儿面前我逼自己冷静,可是我要发疯,真的要发疯!凭什么,凭什么让我的女儿遭遇这个!她做错了什么!”

    聂教授紧紧拥住妻子,不住地安慰:“会好的,都会好的。不要让女儿担心。”

    沈倩如渐渐停止哭泣,紧咬住唇,“我明白的。这段时间我留在这里陪她。”

    “美国那里我请了假,我们一同陪女儿。”聂教授说。

    沈倩如点了点头,去一旁的洗手间洗了脸,擦干,深深一呼吸,推开卧房门。

    “是妈咪。”聂桢在聂桑的掌心写道。

    沈倩如上前拥住女儿。

    聂桑满足地闭上眼睛,环住母亲的腰,倚在母亲怀里。

    随即躺在母亲的膝上,扬起臂膀,摊开母亲掌心,姿态休闲慵懒,一笔一划地写字:“妈咪,我好饿。”

    沈倩如强忍住泪水,在女儿掌心上写:“妈咪这几天都在这里陪你治疗。每天给你煮饭。”

    聂桑连忙起身,打出手语:“不用的妈咪,我可以照顾自己。”

    聂桢捉住聂桑的手臂,在她掌心上写:“我也陪你。”

    聂桑的手臂顺着聂桢的肩头,摸到他的面孔,嗔怪地捏了捏他的鼻尖。

    季尹则背靠着门前的栅栏,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他猛然抬头。看到来人,目光微微一闪。

    顾云烨先开口说话:“我参加过你们的婚礼。”

    季尹则目光望向别处,淡淡道:“我知道。”

    沉默了一会,顾云烨又说:“sundy她,情况很不乐观。聂uncle和聂aunti希望你不再出现在她面前。”

    “我是她的丈夫。”

    “你不如先回去。”

    “我太太怎样了。”

    “你在这里,不会让她的情况变得更好。”

    “顾云烨!”季尹则咬了咬牙,刚要说话,住屋门再次打开。

    是聂教授的声音,含着无奈:“季先生,桑桑请你进去。她有话说。”(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无法隐瞒】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