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32章 白糖糕

第32章 白糖糕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第三十二章

    昭阳觉得这气氛似乎不太对啊。

    夜风拂面,烛影晃动,皇帝托着书坐在桌前看着她。他长得好看她早就知道,可被烛火这么一衬,他眉眼柔和地望着她,眼神里似有星星点点的亮光,整个人都像是画卷上走下来的。

    她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挪开眼,都怪这景致太叫人乱了心神了,她这么一看,心跳都快了不少。美色当前,她果然还是做不到坐怀不乱啊。

    “主,主子要小的做些什么?您只管吩咐就成。”这么,这么看着她算什么呐……她讪讪地问了句,眼光胡乱飘着,就是不敢朝皇帝那里看。

    皇帝也没真想做个什么,就是忽然被地上的影子吸引了注意力,忽然心血来潮转头看她,忽然觉得这个夜晚有些宁静悠长。他瞥见她有些涨红的小耳朵,埋在发丝之下隐隐发烧,怎么看怎么可爱。

    莫名其妙就很想笑。

    他状似不经意地问了句:“你耳朵怎么红了?”

    几乎是一瞬间,他瞧见她不只耳朵红,就连脸也在这一刹那红了个透。昭阳倏地捂住耳朵,支支吾吾地说:“有,有吗?可,可能是天气太闷热……”

    话没能说完,因为自己也发现这理由有多可笑。夜凉如水的春日,能有多闷热?

    这种慌乱的感觉太可怕,她想找借口溜掉,可眼神左看右看,就是不知道能找个什么借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人敲门,皇帝问了句:“谁在外面?”

    她简直像是找到了救星,喜上眉梢。

    只是没想到门外立着的是陈家二姑娘,细声细气地在外面回话:“回皇上,民女陈怀慧求见。”

    昭阳这下顾不得害臊了,一下子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这陆家大姑爷和陈二小姐还是按捺不住了吗?都被她窥见那等破事了,竟然还没死心,仍然在动主子的念头。

    她急忙凑近了,在皇帝耳边低声说:“主子,这陈二姑娘对您没安好心,您可得提防着点儿。”

    事情也还没真往那个方向发展,她不好说出人家的阴私,直接把要让皇帝喜当爹的帽子往陈二姑娘脑门儿上扣,只能先提醒着皇帝。

    皇帝顿了顿,看她一眼。门外的人有些纳闷他怎么还没回应,便又软绵绵地叫了一声:“皇上?”

    吴侬软语,当真是千娇百媚。

    皇帝道:“陈二姑娘深夜来访,找朕可有要事?”

    陈二姑娘回答说:“民女做了一碟子嘉兴特色白糖糕,家父特地吩咐民女拿来请皇上尝尝。”

    把陈明坤抬出来,事情似乎就很顺理成章了。皇帝就算跟她这个姑娘家不熟,陈明坤的面子还是该给的,何况人家是一番好心,特地给他做了吃食来。

    昭阳也想看看这陈二姑娘耍的是什么花招,便规规矩矩地跟皇帝福了福身子,轻声说:“小的回屋里去铺床,主子有事只管吩咐,小的都能听见。”

    皇帝点头,她便转身回里屋去了,还把门也带上。但到底心里头是不放心的,她没有像说的那样去铺床,反而侧着脸,把耳朵贴在门缝上,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陈二姑娘进屋了,柔柔媚媚地把东西搁在皇帝面前,说:“这嘉兴的白糖糕是由冻米粉和白糖一道混合而成的,醇香绵软,回味悠长。家父说皇上到嘉兴好多日子了,还没尝过这道点心,便吩咐民女给皇上端来。”

    皇帝客客气气地说了句:“有劳姑娘,陈大人的心意朕也领了,你把东西搁这儿,朕一会儿尝尝。”

    这意思,听着像是下逐客令。

    那陈二姑娘却像是听不出来,只温婉笑着,说:“好些时日没做过这白糖糕了,也不知手艺回潮了没。民女伺候皇上尝一块吧,皇上也好指点指点,要是有哪个地方不合口味,民女下回一定注意着些。还有,这一盅是绍兴的女儿红,合着白糖糕一起吃,甜而不腻,爽口得很。”

    皇帝又没吃过白糖糕,能有什么好指点的?昭阳觉得可笑,这借口一听就是借口,实在太没水准了。至于那酒,多半是想让人失了心智,酒后乱性。

    外面没了动静,她心想,约莫是皇帝给了这个面子,在吃白糖糕了。这么一片静悄悄的,也不知是个什么光景,她移开耳朵,又凑到门缝里去瞧,这一瞧不打紧,那,那陈二姑娘穿的是什么衣裳呐!

    真是瞎了她的眼,那领口低得不成样子,露出大片洁白莹润的胸脯来,隐隐可见其中的沟壑。衣裳是纱织的,半透明,大老远就瞧见那纱衣之下的大红肚兜,两节嫩藕似的手臂也一览无余。

    昭阳真是气啊,这司马昭之心连她这个偷看的人都一眼明白了,真当皇帝是傻子呢!可下一刻,又发觉哪里不对,皇帝又不知道那陈二姑娘有孕在身,更不知道她是要把他当冤大头。这南下这么多日,他当真没有临幸过谁,万一这当头忍不住了呢?

    她心里火燎似的,却还不忘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又不死心地拉开领口瞧了瞧。有什么了不起啊,她也有沟呢,她也有两节藕臂,她……她可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肚子里没那块肉,小腹肯定比陈二姑娘平坦漂亮!

    这么想着,好像好受了些,她到底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可门缝里瞧见的场景真是叫人气愤,那陈二姑娘借着夹第二块白糖糕的由头,凑近了身子,离皇帝极近,就差没把那春光毕露的身子给贴上去了。昭阳可想好了,她要是真投怀送抱,拼着被皇帝责罚的风险,自己也必须冲出去解救皇帝于水火之中!

    主子多好的人呐,哪里就该被这种坏心眼子的女人给欺骗了?不成,她必须出去。

    正想着呢,那陈二姑娘居然真的“哎哟”一声,好似脚下一滑,跌进了皇帝怀里。她还软绵绵地抬起头来,媚眼如丝地对皇帝说:“奴家脚滑,实在,实在是对不住皇上……”

    脚滑就脚滑,往哪里扑不好,偏往皇帝身上扑?扑了就算了,赶紧麻利地爬起来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

    昭阳猛地推开门,气势汹汹地冲出去,面上有气吞山河之势,眼神如芒,恨不能在陈二姑娘身上捅出俩窟窿眼儿来。

    ***

    皇帝有些失神,他早就察觉这陈二姑娘有奴颜媚主之心,这么些时日简直不遗余力地暗送秋波、投怀送抱,今日逮住了机会,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居然深夜来访男子卧房,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陈明坤是忠臣,清正廉洁,这些年来为朝廷做了不少事,皇帝也敬他。可这府上的二姑娘怎么成了这副德性,一点也没有家父风范,反而年纪轻轻就这么多心眼子?

    他今夜也借着这由头,想要看看这姑娘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非得一心往他这棵树上扑,这可不,眨眼间人就跌到怀里了。她穿得这样不堪,面上的神情也低俗粗陋,口口声声说着自己跌倒了,却又不爬起来。

    皇帝闻见她身上的脂粉气味,浓香扑鼻,简直叫人难以忍受。他最讨厌这些俗艳的香气了,清清淡淡有什么不好?就想昭阳,从不涂脂抹粉,身上只有清香淡雅的柑橘芬芳。

    他算是彻底反感这位陈二姑娘了,正准备把她从身上撸下来呢,冷不丁听见里屋的门砰地一声闷响,再一抬头,昭阳已经气势汹汹地冲到跟前来了。

    陈二姑娘一愣,她,她怎么会在皇帝的屋子里?

    皇帝也有些怔忡,她怎么跑出来了?

    却见昭阳一把将陈二姑娘从皇帝身上拎了起来,明明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不知哪里来那么大力气,就跟拎小鸡似的把人死命朝门外推。

    “你,你干什么呐!”陈二姑娘衣衫凌乱,手臂被昭阳掐得疼痛难当,赶忙泪光莹莹地朝皇帝呼救,“皇上,皇上救我!”

    “救你?你有什么脸让皇上救你?”昭阳不客气地骂她,还恶狠狠地先呸了一声,以壮胆色,“早跟你说了别把歪脑筋动到皇上跟前,你那点龌龊事我还不耻于说呢,可你心术太坏,偏要往这儿凑!怎么地,你真当自己是天仙下凡不成?是个男人都该和你家姑爷那样被你迷得神魂颠倒?”

    陈二姑娘脸色一变,一把推开昭阳,尖声嚷嚷:“你一姑娘家说话怎么这么狠毒!我招你惹你了,你就这么泼脏水?我一好端端的闺阁女儿家,你平白无故坏我清誉,我看是你一心想趁近水楼台之便,把自个儿送上皇上的床榻吧!”

    她是真的大大的失算了,原以为这宫女前些时日不知出了什么岔子,忽然间卧床不起,她的机会也就来了。这几日根本没见昭阳的人影,估计是病得不行了;皇帝对她也没有任何异常之处,看来是对她与姐夫的事一无所知,这可真是老天爷都在帮她。

    姐夫准备了秘药放在那白糖糕中,可光有秘药也不成,毕竟就算皇帝因为一时兴起,骨子里难耐,幸了她,等药效过了,也免不了会因她的算计而龙颜震怒。可有了那酒,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推托为皇帝酒后乱性了,他兴致上来,见她娇媚可人,一时按捺不住……这也是正理。

    哪知道这屋里居然还有个昭阳!那宫女不是病入膏肓了吗?怎么又活蹦乱跳地冲出来了!

    陈二姑娘恨得牙痒痒,偏她还一口道破自己与姐夫的事,这可真是,真是天都要塌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