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34章 夜漫漫

第34章 夜漫漫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5: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第三十四章

    这一夜过得兵荒马乱。昭阳急匆匆打好冷水,皇帝不让她告知任何人,只由她搀扶着去了后院的厢房里沐浴。

    皇帝的汗珠子一颗接一颗,衣衫都濡湿了。昭阳看得心惊肉跳的,眼眶里蓄满了泪珠子,却只能咬牙一言不发地扶着他,末了要动手替他解衣裳。

    皇帝忽然推开她的手:“你出去。”

    她不解:“主子?”

    “出去,朕自己来。”

    他不是为了避嫌,是碍于这不知是什么鬼药,药性强得快叫人乱了心智。她多靠近他一寸都是折磨,他只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真的对她怎样。

    这一路上也不是没想过,就是幸了她又如何?他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可前些时日她被那姓李的用强时,那肝颤寸断、一心要玉石俱焚的模样还历历在目,他忽然间就失去了勇气。

    皇帝咬牙,命令昭阳出门去,自己费尽地翻身跨进木桶里,连衣衫都不除,直接泡冷水。春夜还带着些许寒意,夜风吹在湿漉漉的面上凉得要命,他却恍若未觉,一头扎进冷水里,四肢百骸都终于得到解脱。

    他的脑子在这一瞬间清醒很多,冷归冷,但是神智清明已然难得。心头还几件事。

    第一件事,陈明坤为官虽清廉,但教子无方,家中事务乱作一团。他可以看在陈明坤的面子不把今夜之事声张出去,但陈怀慧心思歹毒,竟敢对皇帝下手,他饶不得她。

    第二件事,嘉兴之行已近尾声,守城军营地纪律混乱,军心散乱,回京后需第一时间做出惩处。所有违纪将士军法处置,将领须重新更替,人选从京中外放的武将中挑选。

    第三件事,太傅的忌辰就在这几日了,他此次南行多多少少也是想要再去见太傅一面。当初太傅临走前,一心盼着落叶归根,回到故土,可京城与江南山高水远,隔着一程又一程,以至于这些年来他一次也未能亲自前来祭拜,太傅泉下有知,虽会谅解,但他却难以谅解自己。

    心头纷纷扰扰许多事,再睁眼时,已不知过去多长时间。皇帝察觉到体内的燥热消失了,寒意遍布四肢百骸,这才僵着身子又站了起来,跨出木桶。

    他推开门,却发现昭阳踉踉跄跄后退几步,险些摔倒,忍不住皱眉:“你在做什么?”

    昭阳面上大红,却仔细瞧了瞧他,发现他就是冻得唇色有些发乌,别的似乎没有异样了,这才松口气,慌忙解释说:“小的,小的不是成心偷看您洗澡的。实在是,实在是担心您的身子,怕您一不留神晕过去了……”

    她嗫嚅着,又赶忙将手中的长巾给他披上:“主子沐浴,怎的连衣裳都未脱呀?”

    这纯属没话找话,因为被皇帝发现她偷窥,心里尴尬得要命,便想替自己转移话题,解解围。

    哪知道皇帝张口就问:“怎么,穿着衣裳你看不过瘾,非得脱了才成?”

    昭阳倒吸一口凉气,这下子连脖子都涨成了猪肝色,磕磕巴巴地解释说:“没,没有的事,主子您可别吓小的,您就是借我天大的单子,我也不敢觊觎您呐……”

    是,他都知道的。她一点也没对他动歪念,是他自己把持不住,三番两次对她有了心猿意马的时刻。

    皇帝冷得厉害,裹着长巾回了主屋,褪下衣衫便往被子里钻。出人意料的是,被窝里有个暖呼呼的汤婆子,他一怔,随即将那汤婆子抱在怀里,寒意霎时间冰消雪融。

    昭阳站得远远地,因他先前拒绝了她为他解衣裳,她以为皇帝是不喜她近身,只得垂着头,不去看他脱衣裳的模样,直等到他进了被窝,这才上前去替他拾捡一地湿漉漉的衣衫。

    她低声说:“小的怕您洗了冷水澡受凉,就去寻了只汤婆子捂着,您这样也好受些。”顿了顿,湿衣裳都捧在手上了,她又关切地探头去问他,“主子,这会儿还难受吗?”

    皇帝抱着汤婆子,僵硬的四肢也舒缓不少,他抬头,望见她星子一般清澈柔和的眼眸,心下缓缓地叹了口气。

    舒服,却又难受。

    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拒绝,她不肯留在宫里,不肯伺候他一辈子。他也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就是老大不高兴的,他到底哪里不好了,别人家的姑娘都削尖了头往他身前钻,唯有她这么规规矩矩的,总也不愿来他身边。

    不说远了,他也不是对她有什么情情爱爱的歪脑筋,就冲着她这合他心意的做菜手艺,他也盼着她能一辈子伺候着,叫他顿顿都吃得香甜可口。可她那么一心熬到二十五,这便能脱离皇宫了,他心里真是很不舒坦。

    不是说他长得俊吗?不是说他是天底下顶顶好心的主子吗?那她怎么就不愿意留下来呢?

    皇帝到底没忍住,又问了一遍:“朕问你,你到了二十五,真想出宫去?”

    昭阳一顿,点点头:“想啊。”

    “出了宫,你准备干什么去?”

    “这个小的倒还真没想好,横竖是勤快人,做什么都不打紧,只要日子悠闲自然,吃得饱穿得暖就成。”她还挺看得开,捧着衣裳在那异想天开,“宫外多好啊,八宝街上人挤人,铺子里什么稀罕玩意儿都有,您是不知道,那日我还看见有人在那儿斗鸟呢!市井里什么人什么事都有,没规没矩的,不成章法的,骗人哄人的,第一次遇见侍郎大人的时候,我还帮他识破了茶叶摊主的骗局呢!”

    她说得绘声绘色的,话锋一转,又飘向了别处:“主子,其实不止是京城,小的这次来了嘉兴,觉着江南也很好。南湖的红船我还没见着,钱塘江的大潮听说也特别壮观,梅花洲的石佛古刹、粉墙黛瓦,九龙山的雅山十景、如画东湖,我可都盼着能亲眼瞧一瞧呢!将来若是出了宫,小的在宫中这些年也有一点积蓄,说不准还能再下江南,将这些时日没能瞧见的风光好好看看呢!”

    皇帝没吭声。敢情她不只想出宫,还想离京呢!京城与江南隔着这样远的路程,她倒还真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

    这一刻,皇帝忽地有些羡慕,她说得这样潇洒自在,当真叫人心生向往。他望着她亮得耀眼的眼眸,低声说:“你这样也挺好的,天大地大,无牵无挂,想去哪就去哪,日子多逍遥。”

    不像他,困在那偌大的皇城里,这辈子能下一次江南已然不容易。

    昭阳一愣,这才瞧见皇帝眼里的怅然,她也有几分玲珑剔透心的,男女之间的事不太懂,但是看这些个敏感心思她还是很有眼力劲的。她赶紧安慰皇帝:“主子爷不必心烦,您是九五之尊呐,天下河山都是您的,横竖人是活的,景色是死的,都好端端摆在那儿呢。您什么时候乐意去看了,将来大皇子成材了,您就把政务一概丢给他,自个儿悠闲自在地浪迹天涯都成!”

    她说得倒是轻松,却不知又触到了皇帝的一桩心事。

    大皇子若真是他亲生儿子,那她这算盘也还打得响,可偏偏他不是。皇帝心神不宁地想着,他于男女之事不甚上心,如今也只有一个小公主,这趟回宫,怕是免不了要为子嗣之事再做考虑了。大兴不能无后,他就是再恨没有个知心人,也不得不屈从于现实,与后宫之人再造个太子出来。

    心烦。

    为什么烦心事就这么多呢?他斜眼看她,心道若是他也能像她一样成日乐呵呵,没心没肺的,那该多好。

    皇帝身子不舒服,这样想着,也就慢慢地阖眼睡了。

    昭阳试探着轻声叫了两句:“主子?”他并无回应,已然熟睡。

    她担心他病气还没过,先前那模样可真是把她吓坏了,便也不敢回里屋睡觉,只窝在那软塌之上缩着打盹儿,时不时醒过来瞧一眼他。红烛燃了一整夜,烛泪都滚落一桌,昭阳也累了,终于沉沉地睡了过去,一觉到了天大亮。

    次日,皇帝先醒过来,喉咙不舒服,口干舌燥的,却又浑身没气力。咳嗽几声,他支着身子想要坐起来,结果头昏昏沉沉的,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才发觉有些烫。

    哈,真是可笑,昭阳那丫头才病好,他这又紧赶慢赶地跟上了她的步伐。皇帝又咳嗽了一阵,这才发觉那软塌上忽然动了动,那丫头忽然爬了起来,揉揉眼睛望着他,好像还没回过神来。

    下一刻,她眼睛一瞪,赶忙趿着鞋子赶了过来:“主子,您怎么咳嗽起来了?是昨儿洗了冷水澡着凉了不成?”

    她伸手就去摸他的额头,这一摸可不得了,真烫呐!

    “小的这就去找大夫!您等等,别乱跑啊!”她一溜烟往外跑,压根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那急匆匆的小脸真是生动。

    皇帝坐在床边,慢慢地站起身来,去桌边给自己斟了杯隔夜茶,喝下去润了润嗓子,舒服了一些。再侧头,看着她合衣躺了一夜的软塌,那张薄毯还皱皱巴巴地搁在那,鬼使神差的,他走近了去,拿起毯子的一角凑到鼻端。

    淡淡的柑橘芬芳,有些甜,又有些酸。

    甜的是那香气,酸的却是这颗心,他后知后觉地想着,这是怎么了,怎么那丫头最近总是叫他心神不宁呢?(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