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45章 人成空

第45章 人成空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6: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第四十五章

    好端端的南湖之行就此落幕,画船从湖中心往湖畔缓缓而去。

    皇帝去二楼了,陈明坤颓然坐在地上,许久都未曾说一句话,却见厅中原本跪着的陈怀慧倏地爬了起来,拎着裙摆就往外跑。

    “怀慧!”陈怀贤追了出去,生怕她情绪过激,还要做出什么伤人之事。

    大受打击的陈怀珠在一旁从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此刻却忽然也追了出去。她似乎从陈怀慧的面上看到了什么坚定又决绝的神色,心中隐隐划过一丝不安。

    正午的日头有些大,明晃晃的支在天上,叫人眼花缭乱。

    而寂静的南湖之上,陈怀慧拎着裙摆一路跑到了船头,高高的站了上去。追来的陈怀贤惊慌失措地朝她喊:“小妹,你做什么?赶快下来,那里太危险了!”

    陈怀珠后到,跑得太急,面色发白,胸口也一起一伏。看见妹妹站在那样高的船头,一身白色的衣裙迎风飞扬,像是正欲展翅的飞鸟,就要从那里远走高飞。她心中慌乱,终于开口:“怀慧,不要做傻事!”

    陈怀慧泪流满面地站在那里,浩浩荡荡的河风朝她的面上身上吹来,像是有一种不可抵抗的力量。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清醒到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都没有了恐惧。

    在这样的日光之下,她含泪笑了,轻声问陈怀珠:“姐姐,你会原谅我吗?我知道错了,今生却已无法回头,永无颜面再见你。我只盼着这辈子你能原谅我,让我下辈子再当一次你的妹妹。下辈子,我定然不会再做出这样的蠢事,辜负你的真心。”

    “怀慧,你下来,我们有话好好说。你是我妹妹,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你先下来,好吗?”陈怀珠面色苍白地朝她靠近,伸手想要拉她下来。

    可是指尖明明已快触到她了,她却纵身往船下一跃,陈怀珠堪堪摸到她那迎风飞舞的白色裙摆。

    “怀慧!”她撕心裂肺地叫着,随即扑在船头往下看,不住地呼喊着,“来人啊,救命啊!二姑娘落水了,你们都瞎了吗?快救救她!”

    陈怀贤此刻也不再软弱,只一头扎进了水里,朝着陈怀珠落水的地方游去。他一把抱住了她,却被她死命推开,两人在水中挣扎着,几乎是一起沉了下去。

    水面上是一连串气泡,平静得像是一面镜子似的湖面波浪突起,陈怀珠呆呆地趴在船头看着这一幕,却看不真切水下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陈怀贤没法将人捞起来,自己已然喘不上气,飞快地浮出水面换了口气,又一头扎了下去。可是此处的湖很深,水草很多,他朝着更深处游去,抓住妹妹的胳膊,却发现她已被水草缠身。

    陈怀珠仰头望着他,慢慢地摇摇头,使出最后的力气从头上拔下簪子,对着他握住她的那只手狠狠一戳。陈怀贤蓦地缩回手来,眼睁睁看着妹妹消失在湖底的水草之中。他徒劳无功地还想去寻她,可是肺里像是要炸开一样,他不得不浮上水面再次换气。

    苍白的日光还是那样浓烈,却无论如何照不亮陈怀珠的眼睛。这秀丽的湖光山色、绿柳画船都在此刻变成了水墨画上的景色,她就那样呆呆地趴在船头,却连哭出声来的力气都已失去。

    有人慢慢地来拉她的手,一如既往地低声温柔唤她:“怀珠。”

    她回头看着陆沂南,慢慢地抽回手来。

    这样的陈怀珠对陆沂南来说很陌生,她理应整日温柔腼腆地笑着,成亲多年也会在面对他时红着脸。他曾多次嫌她乏味无趣,可是当她用这样冷漠的眼神盯着他时,他才发现自己是怀念那样温柔的小娇妻的。

    他也有些慌了,想要把她揽入怀中,说些什么甜言蜜语或者安慰的话,可是陈怀珠只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慢慢地说了一句:“我们和离吧。”

    ***

    陈家二姑娘没了。

    当陈怀贤终于抱着她的身体浮出水面,爬上了船时,她静静地躺在地上,了无生气。陈明坤终于从船厅里走出来,看着女儿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周围是一滩氤氲的水渍。他好似悲痛至极,又好似解脱一般,面上露出一个矛盾复杂的神情,然后慢慢地朝后倒了下去。

    这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午后,所有的事情都叫人难以接受,从来都软弱无能的陈家大爷陈怀贤死撑着没有哭出声来。父亲倒下了,二妹妹溺水了,妹夫是罪魁祸首,大妹妹扑在二妹妹的身体上说要与丈夫和离。

    他也很想就这样倒下去,人事不省在这一刻变成一件奢侈幸福的事。可他忽然前所未有的清醒,如今陈家只有他才能做主了,他不能倒下去,他必须站在这里咬牙处理一切。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侧过头去,命奴仆将陆沂南抓起来。

    “靠岸以后,将这个畜生打断腿脚,扭送官府。”

    ***

    眼皮很沉,像是有人放了两块秤砣在眼睛上,死活睁不开。昭阳试了好多次,都因睁不开眼又精疲力尽而再次沉沉睡去。

    反复尝试好多次,最终睁开眼时,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她看着头顶的床幔,缓缓侧过头去,却发现自己已然不在那艘画船之上。这是皇帝的屋子里间,她上一回生病时住的地方,窗子前面站了个人,背对她一动不动,几乎要融入窗外那片夜色之中。

    她想下床去叫他,可浑身无力,手脚都酸软疼痛,大概是在水中挣扎过度,脱力了。她也不动了,索性就这样侧卧着,一瞬不瞬地瞧着窗边的人。

    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幕她记得很清楚,皇帝伸手将她拉上了船,神情焦急地叫着她的名字,问她怎么样了。她好像从没见过他那样无措的模样,面色惨白,嘴唇都在颤抖。他紧紧地将她箍在怀里,力道大得叫她怀疑眼下四肢这样痛,是不是也有他一份功劳。

    她还有点想笑,皇帝那神情是真的挺有趣的,若是有画师在场,能将那一幕画下来,皇帝一定会被自己给气死,一世英名也毁于一旦。

    皇帝从窗子边上侧过身来下意识地去看床上的人醒了没有,回到陈家时,请了大夫替那丫头瞧,大夫也说是惊吓过度,外加脱力了,所以才昏了过去,他好歹是放下了心。可一晚上了,她一直没醒过来,他就只能这样干等着,时不时回头去看一眼,确认一下。

    可这一看不打紧,那丫头居然醒了?

    他一怔,随即看到她面上那温温柔柔的笑意,不知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成日里没个正形儿的人也能笑得这样温婉柔情。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望着他,当下胸口一痛,竟不知为何有些心酸难当。

    “你醒了?”他无措地走到床前,想附身去抓住她的手,伸到一半又顿住了,重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醒了便好,我去让小春子把预防风寒的药给你端来。大夫说你受了凉,兴许会生病,还是先预防着为好。那药苦,朕让人做了些蜜饯来,你也好受些。”

    他说这话时是背对她的,絮絮叨叨地往门外走,要去叫小春子端药,那背影无端显得有些仓皇。昭阳知道他素日不是这样唠叨的人,只是两人之间到底有了隔阂,有了不自在,他想靠近,又不敢靠近,才终于成了今日这般模样。

    她心下有些酸楚,却没有叫住他。

    待小春子把药与蜜饯端来时,昭阳坐起了身来,端着那当真叫人苦得五官都皱起来的药一饮而尽。她都苦得说不出话来了,只一个劲用手扇着嘴,飞快地拈起蜜饯往嘴里塞,连吃了好几颗才终于缓过劲儿来。

    小春子一边笑一边把药碗放在桌上:“姐姐你慢些吃,别噎着。这可是皇上特意让人做的,就怕你吃了药又给苦得吐出来了,厨房里的人可忙活了大半天呢。”

    昭阳没说话,嘴里的甜味与苦味混合在一起,也像是心头的滋味。

    小春子凑过来小声说:“姐姐,干爹有几句话托我带给您,这女人呐,一辈子最大的福气就是能嫁个如意郎君,不愁吃穿,锦衣玉食。您这是天大的好福气才得了咱们主子的青睐,那可是当今皇上呐!”

    他拱手朝一边儿做了那么个架势:“咱们主子不仅能包你不愁吃穿、锦衣玉食,还能让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干爹还说了,主子这辈子没对哪个女人上过心,您可是头一个。您想想,这后宫原本就没几个人,主子对谁有过对您这股劲儿?您若是抓住这好机会,这辈子可算是苦尽甘来喽!”

    昭阳慢慢地又躺了下去,眼神定定地瞧着窗外,半天才说了句:“你替我谢谢你干爹的好意,就说我心里自有打算,这些日子,多谢他对我的提拔和照顾。这趟回京了,将来恐怕也没什么机会回报他老人家了。但若是有朝一日能帮上什么,请他不拘开个口,赴汤蹈火我一弱女子是做不到了,但只要不害人,帮些其他忙我还是义不容辞的。”

    小春子听她这口气,就知道她还是没能想明白,哎,苦了干爹那颗心哟!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押对了宝,哪知道那宝贝有自个儿的心眼,放着荣华富贵偏不要,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摇摇头,端着木托又往外走了,临行前还不忘乖巧地说一句:“姐姐您好好休息,明儿就要上路了,您可得养精蓄锐,这可又是大半个月的水路呐!”

    终于要回去了吗?

    昭阳盯着床幔发怔,忽然觉得心中悲喜交加,明明早就盼着回宫去,回到以前的平淡生活里,可是这么在江南轰轰烈烈地走了一趟,很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她到底还是个年轻姑娘,太多的顾虑,太多的惆怅,太多的不舍,太多的……

    闭眼时,她稳住心神,告诉自己:陆昭阳,记住你这辈子想要的是什么,别的东西再好看,那也不是你该要的,何必留恋?(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