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50章 放狠话

第50章 放狠话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6: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第五十章

    外头没了声音,小春子知道自己不能继续杵在这儿碍事了,便说了声:“姐姐在这儿稍等片刻,我出去瞧瞧外头是什么状况。”他很快开门走了出去,垂着头和干爹站在一起,不再动了。

    大殿里静悄悄的,皇帝刚跟贵妃置了气,负手站了一会儿,转身就往偏殿去了。他转身的那一瞬,德安是瞧见了的,方才那点冷意就跟冰消雪融似的,刹那间就消失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唇角微微的笑意,和眼里迫不及待的神色。

    他和小春子对视一眼,他先笑了,小春子才敢跟着咧嘴。师徒俩都在高兴着呢,这昭阳的好运气是拦也拦不住的,皇帝对她是真上心,并非当个小猫小狗的逗逗乐子就算了。

    偏殿里,小春子走后,昭阳一个人就开始紧张了。她吃光了那只脐橙,心下忐忑,就来回地看偏殿里的摆设。书架上有一只小马驹,五彩斑斓的,生动有趣,约莫是唐三彩。琳琅满目的书和册子在架子上摆得整整齐齐,她扫了一眼,很多没听说过的书目,约莫是皇帝涉猎广,读的书也挺杂的,《九章算术》有之,《鬼谷子》有之,《白虎通义》有之……

    咦,《白虎通义》是个什么东西?讲老虎的?昭阳心头痒痒。

    做皇帝也不容易,成日里忙政务,还得抽空多读书。她没那个胆子妄动皇帝的东西,所以只能瞧着,也不能当真翻翻看。

    正到处乱瞧呢,冷不丁听见殿门又被推开了,她缩回脖子就往门口看去,果不其然,这回进来的是皇帝了。明黄色的龙袍熠熠生辉,他踩着掐金丝儿的软履往里走,落地无声,却叫人觉得一步一步都踩在她心窝子里似的,大气儿也不敢出。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里,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嘴上恭敬地叫了声:“主子。”

    皇帝瞧见她那拘谨的样子,随意地走到软塌边坐了下来,还用下巴朝小几那边的榻上努了努:“你也坐。”

    她哪敢和皇帝平起平坐?

    昭阳吓一跳,又觉得不安,没敢坐下来,只站在那儿迟疑道:“主子,您有事找小的,合该在外头吩咐一声,小的出去见您就成。这么,这么在偏殿里头,叫人瞧见,真,真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皇帝拿眼看她。

    “这,这多损您的清誉呐!”她涨红了脸,讪讪的。

    皇帝还能不知道她?这丫头又开始说鬼话了,明明心里想的是自己的清誉受损,非拉扯到他身上。他一大老爷们儿,能有什么好受损的?再说了,这阖宫上下,还有谁敢乱嚼他的舌根子不成?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不咸不淡地看着她,看着她面带红霞,看着她左顾右盼,看着她无论如何都在逃避他的视线,总不敢抬头瞧他一眼。

    昭阳觉得这气氛好尴尬啊,没得叫人出汗。看了眼小几上的那盘脐橙,她灵机一动,很快拿起一只:“主子,小的给您剥脐橙!”

    总得找点活计做着,这样才不会觉得憋得慌。

    “小的方才吃了一只,真甜,从前从未吃过这样好吃的脐橙。”她谄媚。

    皇帝斜眼瞧她:“那朕叫人给你送一筐子去,你在司膳司慢慢儿吃。”

    昭阳吓得手一抖,险些把橙子给掉在地上,赶忙稳住心神推拒:“别别别,这是御贡的,小的哪有那个福气吃啊?来您这儿尝尝就够了,别的不敢奢求。”

    要真让人瞧见皇帝送了一筐脐橙去她的小院里,这辈子恐怕别想安生活着了!

    可这话在皇帝耳中就有了另一层意思,也是,将来他时不时把她弄来乾清宫待着,她就在这儿吃也是一回事。横竖她是他的,橙子也是他的,看着自己的人在自己的地方吃着果子,笑得比果子还甜,哪点不比送一筐脐橙去叫她受人猜忌好?

    皇帝嗯了一声,不说话了,只看着她灵巧地剥这那只橙子。她的手指纤细莹润,被橙子鲜艳的色彩一衬,煞是好看。十指翻飞,不一会儿橙子就给剥得干干净净,她把皮儿搁在盘子一侧,将那只雪白中透着淡红的橙子朝他跟前一递,嘴角一弯:“喏,主子。”

    她笑了。

    皇帝总算又瞧见她的梨涡了,深深浅浅地窝在嘴唇两侧,像是藏着酒,一露出来,酒香四溢,叫人心头都轻飘飘的,就跟醉了似的。

    他去接那只橙子,眼神落在她的手上,细看才发现年轻姑娘的手好看是好看,可指腹都已经生了一层薄薄的茧子了。她常年做手上活儿的,哪能有双小姐家的纤纤玉指呢?十指不沾阳春水,说得可不是她。

    皇帝心头不舒服,顿了顿,又收回手,不接橙子了。

    昭阳有些发愣,不懂怎么他伸手伸到一半,又垂了下去。

    下一刻,皇帝声色从容地吩咐她:“朕刚批了折子,手上不干净,你把橙子掰开,喂朕吧。”

    昭阳的脸一下子就跟被开水淋过似的,火辣辣的,还只能若无其事地说:“主子,小的这就去给您打水,您洗洗手再吃就成。”

    她转身欲走,被皇帝倏地叫住:“朕不想洗!”

    “……”

    “朕说了,就想你喂。”

    “……”

    昭阳欲哭无泪地转身看着他,皇帝的脸皮怎么变得这么厚?这话是当帝王的人说的吗?她听得心惊肉跳、面红耳赤,怎的他还能正襟危坐,活像刚才那话不是出自他口中?

    皇帝就这么瞧着她,理直气壮的。他算是想明白了,这丫头油盐不进,滑不留手,他要想拿住她,必须得跟她一样会装蒜。没脸没皮算什么?他为了她连这颗心都不上不下没个着落,脸皮和真心相比,到底哪个重要?

    皇命难违,饶是心里再不情愿,昭阳也只能慢吞吞地掰开橙子,拿起一瓣往皇帝嘴边送。

    他微微张口,杏花似的唇瓣又薄又好看,还露出了里面整齐白净的牙齿。昭阳免不了把这一切都看见了,手上微微颤抖着,心一横,还是将橙子喂给了他。

    皇帝很是时候地合上了唇,恰好含住了她的指尖。

    温热的触感,湿湿濡濡,像是掉进了温泉之中,她不会水,难以抽身。

    昭阳大惊失色,立马就缩回手来,浑身都烫得跟煮熟的鸭子似的。她手足无措地看着皇帝,又气又急,却只能哀哀乞求了一声:“主子!”

    却不知这样的神色更叫人着迷。面色如三月桃花,绯红可爱,眼中有莹莹泪光,叫人心头颤巍巍的,她咬着唇瓣,更叫人想要靠近,想要俯身亲吻。

    皇帝倏地拉住她,手上一用劲,她就这么朝他跌跌撞撞地扑来。他一把抱住了她,稳住她的身形,他坐着,她站着,两人就这么贴在了一块儿。他把头搁在她小腹之上,用比她方才还要哀哀的语气说了句:“别走,就这么待会儿。”

    昭阳急得一头汗,又不敢真对他动粗,一把推开。她只能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带着哭音说:“主子,您不能说话不作数。您说了不逼我,回宫了就让我自由的。您,您这么来一出,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呐!”

    “没人会知道。”他无赖似的回答,双臂紧紧搂住她,侧脸贴在她的身体上,隐约还能感受到她慌乱的心跳,那节奏像是失去控制的鼓点,他却在这样的急促中找到了平静,心下一片温柔的浪。

    偏殿里静悄悄的,没人能听见她狂野的心跳,除了他。

    这算什么呢?他对她抱也抱过了,同床共枕也是有过的,说好放她自由,怎么到了宫里又变卦了?

    “主子,君无戏言,您不能这么说话不作数的!”她的声音在发颤,拿这个无赖的大孩子没办法似的,想死命推开,潜意识里却又怕弄疼他,只能小小地推拒着,“您这样,将来小的还怎么嫁人?”

    “你还想嫁人?”皇帝一下子不平静不温柔了,这下是真放开了她,但已然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只是拉着她的手没松开。

    她努力别开脸去,低声说:“小的一早跟您说过,等到二十五放出了宫,就找个手脚勤快的男人嫁了。您这样,我可嫁不出去了。”

    皇帝简直气得肝都疼了,不可思议地质问她:“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嫁?手脚勤快,手脚勤快有什么难的?朕手脚不勤快吗?朕哪里就比不上那些个市井俗人了?”

    昭阳也气急了,没敢学他那么嚷嚷,但还是不清不重地捅了他一把软刀子:“您那是手脚勤快,还是动手动脚很勤快?”

    皇帝脸都涨红了,好啊,他一片真心待她,她居然揶揄起他来,真想把这丫头的心给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

    昭阳看出他生气得厉害,又软下来说了句:“好主子,您放开我吧,您是天子,何必与那些个市井俗人相提并论呢?是小的配不上您,小的就是那些个市井俗人,没眼力见儿,总惹您生气,您还是让我哪儿凉快上哪儿待着去吧!”

    “你休想!”皇帝倔脾气上来了,以往还都能软着身段耐着性子去慢慢磨,今儿她那番要嫁人的话着实叫他气不打一处来。

    他瞪着眼睛恨恨地瞧着她,这没良心的东西,他一片真心都喂了狗!

    她还想嫁人?还想找个手脚勤快的汉子?还想出宫逍遥自在,叫他在这四方城里记挂着那只曾经捧在手心,到最后却远走高飞的鸟儿?

    做梦!

    他一把扔开她的手,怒气冲冲地说:“行啊,京城里手脚勤快的市井莽夫多得是,你要找,朕替你物色!”

    昭阳傻眼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皇帝终于放弃了?

    可不像呐,这神情,这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半途而废。她迟疑地望着他。

    下一刻,她看见皇帝就跟看什么似的瞧着她,冷冰冰地吐出一句:“你但凡找到个手脚勤快的,朕就把他手脚打断,叫他这辈子再也勤快不起来。”

    “……”(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