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64章 公主病

第64章 公主病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6: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6
    第六十四章

    方淮从大理寺回宫时,在路上瞧见了一个熟人。

    他是练家子,眼观四方,昔日去校场陪同皇帝检验将士们操练的盛况时,皇帝曾兴致大发,要他去与将士比划比划。后来他一战成名,京中开始盛传他能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眼光四方、耳听八方。

    那些都是夸张的赞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视力很好。虽然皇帝总把他的视力好归结于他是个武夫,不爱看书,所以眼睛没怎么使用过度。

    方淮觉得皇帝一定是嫉妒他。

    (皇帝:……)

    所以当他走在京城宽敞的街道上,忽然听见寻香阁二楼传来的一道清脆声音:“哎,你别急着走啊,小爷有赏银给你,你带我去瞧瞧你这脸是怎么画的,成吗?”

    方淮脚下一顿,抬头往那二楼望去,没瞧见人。但听那声音,他眉头一皱,二话不说踏进了寻香阁。

    寻香阁是京城里鼎鼎有名的酒楼,烤鸭一绝,女儿红一绝,酒楼正中搭建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台子,每日有名角唱曲,这也是一绝。

    澜春今日跟太后请安之后,趁着没人管束,打扮打扮就成了个俏生生的公子哥,带着身边的宫女元宵和太监繁生,硬是光明正大来了寻香阁听曲儿吃烤鸭。

    那台上的穆桂英唱得可英姿飒爽,扮相好看,英气勃勃里又带着女儿家的漂亮,澜春可喜欢了。她就喜欢这些曲目,什么穆桂英呐,花木兰呐,不拘什么,只要别是那些个风花雪月的娇滴滴女儿家。她最讨厌那种柔弱无能的女子了,依她说,女儿家也是人啊,凭什么就不能有一番作为了?

    总之那“穆桂英”唱完一曲,要回厢房里歇歇了,她说什么也要跟着一块儿去。

    “你让我瞧瞧你这妆是怎么画的,要不,你给我也画一个大花脸!”她兴致勃勃的,拉着那戏子就往厢房走,“我可喜欢你唱的了,虽然有一大半都没听懂你在唱什么,但是看着就是好啊!”

    她的夸奖真个叫那戏子哭笑不得。最要命的是,他是戏子,又不是瞎子,哪能看不出这姑娘女扮男装,打扮成了个小爷呢?这“小爷”还把他当姑娘了,大大咧咧拉着他的手非得进屋里去。

    这厢澜春正缠着那“穆桂英”呢,转角处的台阶上,方淮走上来了,几乎是第一时间瞧见了她拉着一个男戏子的胳膊肘,兴致勃勃嚷嚷着要往屋里去。他额头上有青筋在跳,眉头一皱,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一把将那戏子往后拉了几步。

    澜春的手里落了空,愣愣地抬头瞧他,这一瞧不打紧,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

    “方,方统领,你,你怎么来了……”她讪讪地缩回手去,咳嗽两声,“那什么,今儿早朝你没去守着二哥?”

    方淮就这么看着她,平静地说:“属下见过小主子。小主子擅自出来,属下哪里敢不跟着出来?怕是再晚一步,您就要跟这戏子同处一屋,坏了自个儿的名声了。”

    澜春摸摸鼻子,笑道:“哪能啊,我就是看她这妆特别好看,想叫她教教我。都是姑娘家,能坏什么名声?”

    看来这长公主不仅心大,还眼瞎。

    方淮板着脸没说话,只让那戏子回去,自己看着澜春,拱手一板一眼道:“请小主子跟属下回去。”

    澜春走了两步,步伐有点虚,方淮皱眉问元宵:“你主子怎么了?”

    元宵也怕这黑面神,退后两步,怯生生地说:“主子,主子喝了点女儿红……”然后又赶紧补充一句,“小的劝过了,嘴都要说干了,主子非说就尝尝看。小的拗不过……”

    方淮想就这么把人给弄回宫去,可她这么步伐虚浮的,弄出去也是丢人现眼。他顿了顿,低声嘱咐:“去让掌柜的准备个厢房,弄些醒酒汤来,让长公主进去醒醒酒,什么时候清醒了,什么时候走。”

    他瞧着元宵扶着澜春往厢房走,自己也跟了上去。这顾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像主子,乾清宫里头的那个金屋藏娇,把小厨娘给弄进去了,这长公主呢,女扮男装出宫吃鸭子,还喝得路都走不动了,拿着男子当姑娘,还要手牵手一起进屋画脸蛋子。

    !!!

    他真是服了这一家子,怎么都不让人省心!可怜他堂堂禁军统领跟个老妈子似的,成天就替他们干着急。

    ***

    厢房里倒也雅致,寻香阁不愧是京城第一酒楼,墙上的字画颇有意境,屋内的摆设挺有讲究,八仙桌上搁着醒酒汤,门口站着一声不吭的元宵和繁生,桌前的椅子上坐着个长公主,不时拿眼偷偷去看窗前立着的方淮。

    方淮问:“谁的主意?”

    繁生硬着脖子回答:“是,是奴才的主意。”

    方淮一个眼刀子过去,繁生就软了,缩回脑袋,规规矩矩立在那儿认错:“是奴才失心疯了,纵着长公主胡来。方统领您就罚小的吧,这事儿跟长公主没关系。”

    元宵也赶忙说:“奴婢也有错,是奴婢跟长公主说寻香阁今日唱的是穆桂英的曲儿,长公主素来喜欢这一出戏,都是奴婢该死。”

    倒还是两个忠仆,知道自个儿主子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当属皇帝哥子和哥子身边这个黑面神方大统领,这就急着顶罪认错了。

    但澜春也是个敢作敢当的,见方淮看着两人的眼神不善,当下就站起来了:“成了,都是我的主意,他们俩劝着我,可我没听。你,你要告状就去二哥面前告吧,左右我撒撒娇,他也不会怎么罚我……”

    话音到后头就小了下去,无数的前车之鉴告诉她,她那皇帝哥子也是个重视规矩的人,在宫里的确纵着她,可涉及到私自出宫这种事,指不定要怎么大动肝火。当然,毕竟是亲哥哥,不会叫她吃什么大苦头,顶多不过禁足啊,抄《女则》《女戒》啊,都不是什么大惩罚,皮肉之苦是没有的,可成日闷在那大殿里真比打她二十板子还要她的命。

    澜春讪讪的坐在那儿,厚着脸皮撒娇说:“方统领,我在那宫里老实巴交地待了那么十来年了,您就当行行好,放过我,别跟我二哥说我跑出来兜兜风这事儿,成吗?”

    她也快到适嫁的年纪了,这几年太后总唠叨着该管束管束她那野性子了,叫那些个管教嬷嬷来她宫中教她规矩。她还真怕这事儿一捅出去,管家嬷嬷跟着就上她那儿去了。那些个嬷嬷都是吃人的家伙,成日拿眼睛盯着你,走错一步就要挨训。

    方淮就这么看着她,面无表情:“长公主,属下记得您上回也是这么说的。”

    “……”

    “上上回也是这么说的。”

    “……”

    “还有上上上回,上上上--”

    “统领大人你放过我吧,这跟紧箍咒似的,念得我脑仁儿疼。”澜春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抱着那碗醒酒汤,“横竖您都帮我瞒过这么多回了,再多这一回也没什么关系呐……”

    方淮看着她:“长公主先把汤喝了吧。”

    她乖乖照做,一股脑全喝下去,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

    方淮瞧着她那张尊贵的小脸却挂着一副谄媚的表情,想笑,又憋住了。他正色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下回您要再这样,属下一准儿告诉皇上,让您受罚。”

    说完,他往外走:“属下在外面守着,长公主何时觉得能走路了,属下何时护送您回宫。”

    他的背影修长挺拔,十年如一日地穿着官服,深蓝色的禁军长袍总是没有年轻人的朝气,曳撒上绣着的暗银云纹有一种只属于宫廷的拘束与深沉感。可澜春打从记事起,就只看见他穿这样的衣衫,没有赵孟言的花里胡哨,没有皇帝哥子的皇族贵气,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官服,连根多余的吊坠也没有。

    她端着碗喝汤,那汤的滋味可不好受,喝得人直皱眉头,可她的眼睛却是望着那人的背影,一眨不眨。

    上一回他也是这样说的,上上一回也是,从前每一次逮着她做这些出格事,他都是这样说的。她垂眸看着碗里残存的一点汤汁,明明很难喝的,可嘴角却情不自禁弯了起来。

    那个人,总是刀子嘴豆腐心。

    昔日二哥还未当上皇帝时,宫里还一团乌烟瘴气,父皇宠信四哥和静安皇贵妃,她和二哥的日子都不好过。那时候二哥自顾不暇,对她的照顾也只能点到为止,毕竟他才是众矢之的,又如何有能耐把她也给照顾得妥妥帖帖呢?他越是护着,她的麻烦恐怕越多,倒还不如让她自个儿安生待着。

    她还记得第一回与这个看着一丝不苟的方淮打交道时,那年她才九岁,静安皇贵妃身边最得力的大宫女在后花园里头遇见了正在摘花的她,那时候母后和静安皇贵妃斗得跟乌眼鸡似的,静安皇贵妃就是再得父皇宠幸,也始终不是皇后,矮了那么一截。

    那大宫女可不是盏省油的灯,当下就要替皇贵妃出口气,嚷嚷着:“三公主好大的胆子,竟敢把皇上御赐给贵妃娘娘的牡丹给糟蹋了!来人呐,给我把三公主送到娘娘宫里头去,让娘娘亲自问问这是谁的授意!”

    小姑娘喜爱鲜花,随手摘了一朵,就被拉入了宫斗的漩涡。她爹不疼,娘不受宠,在这宫里本就可有可无,眼下竟然连个大宫女也敢欺负她。

    她站在那里怯生生地盯着前来拉扯她的宫女,眼看着就要哭出来。是方淮忽然出现,一字一顿地说:“什么时候宫里一个小小的奴婢也敢对公主大呼小叫,拉拉扯扯了?”

    突如其来的身影就那么横在她身前,小小的姑娘抬头望着他,只觉得那时候的他高大得像一座巍峨的青山,替她挡住了山雨欲来,挡住了不怀好意的目光。她愣愣地瞧着他好半天,才记起来,这是二哥身前的人,叫方什么?

    隐约记得他的名里带着水,却记不真切到底是哪一个字了。

    那时候他已经是太子跟前的得力臂膀了,前朝的人与后宫的人,素来是前者为尊。那大宫女硬着头皮说:“三公主摘了娘娘最心爱的牡丹,那牡丹可是皇上知道娘娘喜欢,亲自命人种在这儿讨娘娘欢心的。三公主这么摘了,就是拂了娘娘的面子,她年纪尚浅,娘娘作为长辈,教育教育也是应当的。”

    方淮就这么护在澜春跟前,不苟言笑:“那就请娘娘移驾坤宁宫,与皇后娘娘一同教导三公主。母后为尊,三公主的母亲是皇后娘娘,想来贵妃娘娘就是要教育,也不好私下里进行。不如当着皇后娘娘的面,有什么事也好说清楚,让皇后娘娘做个决断。”

    大宫女脸色骤变:“大人,贵妃娘娘要教导子女,这是后宫的事,是皇家的家务事,您就算官大,也没有权利阻拦贵妃娘娘教导三公主!”

    方淮平静地点头:“是,我自然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阻拦贵妃娘娘教导三公主。但你不是贵妃娘娘,你不过是她身前的一个奴才,难道我也没有资格阻拦你教训三公主?”

    那宫女霎时间说不出话来,脸色难看得紧,却又不能真跟他起冲突。

    方淮没再理会她,带着就快哭出来的澜春转身走了,那日天朗气清,天边是一片湛蓝湛蓝的色彩,没有一朵云,却蓝得纯粹,蓝得沁人心脾。在转角处,他停下来一字一句地对澜春说:“三公主,太子殿下如今在宫中如履薄冰,无暇分心照顾您,请您务必照顾好自己。”

    那一天,她惶惶不安地望着他,他高出她很多,低头时面容背光,只身体的轮廓被天边的朝阳笼罩着,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

    他说:“您虽贵为公主,与前朝没有太大干系,但您的安危却会影响太子殿下的心神。这皇宫不是个清净之地,您若想将来与殿下过上安稳日子,将权势握在手里,今日就不能够做一个只知一味享福的娇贵公主。”

    她记得自己战战兢兢地仰头问他:“那我该怎么做?”

    他就那样静静地望着她,一字一顿说:“您最好不把自己当公主,眼当观八方,心当系天下。宠辱不惊,无悲无喜,就算打落了牙齿合了血,也当往肚里吞。”

    “可,可我是个姑娘家……”她又惊又疑。

    “前朝大乱,社稷不稳,这世上人人都像是乱世中的蝼蚁,人人自危,不分男女。”他抬头看了看天上,平静道,“就要变天了,您记住属下说过的话,照料好自己。”

    很多年后她都记得那个离开的背影,像是一株悬崖上的苍柏,哪怕立于险地,却仍然无悲无喜,不骄不躁。

    自那一天起,三公主不再是个娇滴滴的三公主了,她开始学着自己做很多事情,不依赖别人,也不拖累别人。她开始读书,开始学会了解天下大事,哪怕妇人不能干政,她也开始学着如何在角落里睁着眼睛看清楚这宫里宫外的种种人和事。

    很多次她受了委屈,想哭的时候都会咬咬牙,拼命回忆着那一日方淮对她说过的话。她不能只是一个公主,在这样社稷不稳的时候,她要做一名战士,哪怕帮不到前朝的二哥,也要努力做到不拖累他。

    方淮不会知道她的改变,更不会知道她的改变是因为他那区区一番话。但她也不需要他知道,有的事情她自己记在心里就够了。

    回宫的时候,方淮叫人备了小轿子,她坐在里头,他走在前头。

    澜春撩开帘子去看他的背影,他走得很稳,步伐很轻,一看就是会功夫的人。

    她忍不住开口跟他说话:“方统领,我这儿还有一份打包的烤鸭,您尝尝吗?”

    “不尝。”方淮头也没回地说。

    “尝尝看嘛,寻香阁的烤鸭可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呢!”她不死心地帮人宣传着。

    方淮淡淡地说:“您不是想用这个来讨好属下吧?”

    “……”这么明显吗?她摸摸鼻子。

    “属下说了,下不为例,您若是下次再犯,就是送属下一百只烤鸭也不顶用。”

    “那,一百零一只呢?”

    “……”

    她看到方淮扭过头来,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那神情基本就传达了一个意思:属下不想跟您说这些废话。

    他一向都是这样的,你要是犯了错,他可以唠唠叨叨大半天,你要是想跟他聊聊天,不好意思,半个字都嫌多。

    她想笑,也不说话,就这么撩着帘子看着他的背影。他在前头走,她在小轿子里一颠一颠的,就这么看着也觉得很安心。他也不必说什么,只要一直都在前头就好了。

    她微微笑着,歪着脑袋这样想,嗯,他一定会一直都在的。

    ***

    昭阳醒过来时,天光已经大亮了,她睁了睁眼,意识清楚些后才发现这天花板有点高,横梁上也雕龙画凤的,看起来很不寻常。

    下一刻,她蹭的一下坐起身来,锦被从身上滑落时,她才看清楚,也终于记起来,昨夜她歇在乾清宫了。

    皇帝呢?

    她左右看看,没看见皇帝,倒是小几上摆了张字条,洁白的纸张被一只又大又圆的脐橙压在下头。她拿起脐橙,另一只手拿过字条来看。

    “楼头残梦五更钟,梦中有佳人,不愿转醒。然早朝在即,朕是明君,只得眉头紧锁上朝去。盼得佳人转醒时,见脐橙如见我。另,盼我挑果子的眼光和挑姑娘的眼光一样好,让它代我将清晨的问候送达,嗯,它肯定甜得和我一样。”

    署名是他的小字:子之。

    昭阳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这人呢,还是皇帝,怎么就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说情话呢?她心情好,一遍一遍咀嚼着子之二字,皇帝的字迹清隽有力,就是小小的字条看起来也像是挥笔而书的墨宝。她把字条小心翼翼地收起来了,折得整整齐齐,放进胸口。

    看着那只脐橙,她想吃,又舍不得吃。看见小几上还有纸笔,她拿起毛笔蘸了蘸墨汁,抽出张纸来,也给他留下一张字条。

    “花底离愁三月雨,楼头残梦五更钟。你不在梦里,在眉间,在心上。另,橙子还没吃,不知道是不是和你一样甜,如果不甜,可否退货?”

    她吃吃地笑着,看着手边没什么能压住那张字条,想了想,从头上拔了根素净的玉簪子下来,搁在那字条上,然后才往外走。

    德安随皇帝早朝去了,小春子守在勤政殿里,见她出来,笑吟吟地迎上来,姐姐长姐姐短的。

    “姐姐睡好了没?皇上醒来时可专门吩咐过了呢,让我们别去吵着您。昨儿夜里您睡得晚,主子想让您多眯一会儿。我的天爷,您是没瞧见主子起床时那劲头,无声无息的,一举一动可都小心翼翼着呢,生怕打搅了您。”他笑着,又问了句,“昨儿夜里是睡得挺晚吧?”

    昭阳知道他想什么呢,只说:“我这就回司膳司去了,你到时候跟皇上说一声,就说我今儿仍是要去承恩公府的,让他注意点儿影响,别来接我了。”

    小春子眉开眼笑的:“主子要来接您,小的拦也拦不住啊!您这可是为难小的了。”

    昭阳瞥他一眼:“你我都是当奴才的,别在我面前称小的。我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告诉你,没那种事儿!”她也涨红了脸,不大好意思,低头说了句,“反正,反正我先走了,你把话带到就成。”

    她的背影看着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小春子琢磨着,这没那种事儿,是个什么情况?也是,男女之间嘛,左右就那档子事儿,今儿还没走到那一步,肯定前面的戏份也都是足了的,不差这么一天两天的。

    今儿摸摸,明儿亲亲,后头就连摸带亲滚一滚了。横竖都睡一块儿了,还愁不能到那一步?

    他喜滋滋地去后头打点事宜了,早朝快完喽,主子今儿心情一定很好,嗯,泡一杯西湖龙井,让司膳司的做些个小点心来。他就做个妥帖人,替昭阳做个面子,就说是她吩咐司膳司的人做这个来的。主子一准儿吃得精光!

    皇帝早朝回来之后,心情果然很好,还没踏进大殿呢,小春子就闻见了恋爱的酸臭味。他老早去收拾偏殿里的软塌时,就发现了小几上的字条,当下笑着迎上前去:“主子回来了。”再看看德安,“干爹回来了。”

    皇帝心情好,唇角噙着笑,看他的时候眼神柔和,小春子都快酥了,只能低头说:“主子,姑娘在偏殿里给您留了张字条。”

    哦?有回信?

    皇帝眉开眼笑地抬腿往偏殿走,迫不及待地拿起那张字条来看,看完后几乎是整张脸都快笑出一朵花来。他低头又瞧瞧那只素净的玉簪子,成色不大好,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簪子,可他开心得跟什么似的,拿起簪子放在手里摩挲了又摩挲,最后索性捏着它又回了大殿。

    再开心也得办正事儿,他是皇帝,可不是成日里只顾着和姑娘家*的公子哥。只是这办正事也得有个盼头,他很快想了个好法子,就把那玉簪子搁在龙案上头,折子旁边。每拿一本折子,都能看见那簪子,嗯,有干劲!

    写完一本,看它一眼,嗯,朕不累。

    搁下一本,看它一眼,嗯,都是昭阳带给朕的力量。

    蘸一蘸墨汁,看它一眼,嗯,朕喜欢的姑娘真是好样的,还知道留下定情信物鼓励朕好好办正事儿。

    最后该伸伸懒腰,休息休息了,他又没忍住拿起簪子凑到鼻端去闻,啊,还有昭阳的味道!

    小春子在一旁看着,和德安对视一眼,憋笑憋得脸都红了。主子爷那么正经的人,这一恋爱起来,都成痴汉了呢!

    那可不是?这痴汉明明不爱吃甜食,听说昭阳让人送了盘桂圆松子糕来,居然爱不释手地吃掉了一整盘。他一边吃还一边嘀咕:“朕不爱吃甜啊,她这是什么记性?”可说归说,他仍旧很给面子地把整盘糕饼都吃下去了。

    哎,这春天虽然都过去了,但乾清宫的春意还浓得很呢!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