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65章 君臣心

第65章 君臣心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6: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6
    第六十五章

    皇帝坐在勤政殿里批折子,一上午在他唇边半点不减的笑意里一点一点溜走了。他搁下手中的折子,看了眼落款,赵孟言,笑意略微少了几分,有些念头忽然涌上心间。

    “德安,你去传旨,把赵孟言叫进宫,朕午睡片刻,起来见他。”

    他上午吃了点心,又不知不觉吃了好几只脐橙,她说好吃,他也没忍住,就好像那玩意儿原本不怎么样的,她一夸过之后就变成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

    “主子,不用膳了?”德安试探着问了句,“这不妥,您忙了一上午,午膳都不用,这,这……”

    “你那干儿子给朕端了多少东西来,你又不是没瞧见!”皇帝挥挥手,“朕要是再吃,就成个大胖子了。”

    变成大胖子了,昭阳指不定会嫌弃他。要知道她可是看上了他这张脸呢。皇帝摸摸自个儿的面颊,虽说有点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赵孟言没他好看,这样心里就妥帖多了。

    午后,赵孟言收到宫里的旨意,皇帝宣他进宫。

    他整理好朝服,又挑了块前几日翠玉阁送来的一块和田玉佩,那玉看着没有一丝杂质,纯粹得通体呈**白,他喜欢得紧。戴好以后,骑马往宫里去了。

    皇帝找他做什么?兴许是黄河一带洪灾的事,今日早朝朝臣因为这个争得不可开交,皇帝也有点头疼。

    赵孟言也没做他想,直到进了勤政殿的门。

    德安请他进去,他像平常那样含笑俯身,给皇帝请安,可这一回皇帝没急着叫他平身,只在那儿看他半晌,不紧不慢地问了句:“你喜欢昭阳?”

    赵孟言的笑意顿了顿,抬头无辜地看了眼皇帝:“皇上这是哪里来的揣测?怎会忽然问臣这个问题?”

    皇帝看着他:“朕在问你是不是喜欢她,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废什么话?”

    赵孟言笑了:“臣喜欢很多人啊,喜欢方淮,喜欢您,喜欢澜春长公主,但凡长得漂亮的臣都喜欢。您问我喜不喜欢昭阳,那丫头生得也很可爱,明艳动人的,臣当然也喜欢。”

    “少跟朕打哈哈。”皇帝皱眉,起身走到大殿中央,正好停在方淮面前,目不转睛地与他对视着,“孟言,朕如今问你,是念在你与朕多年的手足之情。你我自幼相识,朕拿你当好友,当兄弟,所以才跟你把话摆在台面上来说。否则凭你三番两次动她的念头,朕早就对你不客气了!”

    赵孟言就这么望着他,片刻后勾起唇角:“若是臣说喜欢,皇上准备如何处置臣?”

    大殿里一时寂静,皇帝看他片刻,也扯了扯嘴角,算是笑了:“你若说喜欢,朕就夸你有眼光,能跟朕喜欢上同一个姑娘,说明你欣赏水平还是很不错的。”下一刻,他板起脸来,“只是朕也要在这儿把话跟你说清楚,她是朕的人,朕与她两情相悦,容不下第三人了。你喜欢她是你的事,别再去招惹她,她不是你惹得起的人。”

    那最后一句太霸道,霸道到哪怕赵孟言知道面前的人是皇帝,有资格说这话,心里也仍旧咽不下这口气。

    他就这么定定地站在那儿笑了笑:“皇上,既然您都说了,我喜欢她是我的事,与您与她都没关系,你又如何来管我呢?我的心就在这儿,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它说了算。我可以听您的话,毕竟皇命难违,可它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主儿,不是您与我下下命令,它就能老老实实待着的。”

    “朕不管它老实还是不老实,今日叫你来,也不是为了下命令,要你做点什么。朕与你自幼一同长大,你知道朕一但认准了什么,就不会放手,朕也知道你难得认真,一旦认真起来更不会轻易罢休。”皇帝负手走到窗边,春日的梨花早就谢了,那一树郁郁葱葱的绿,看不出半点从前柔软白花的影子,“爱上她不是什么稀奇事,朕只是不想为了一个姑娘,我们之间就有了嫌隙。”

    “您怕输?”赵孟言挑眉,走到皇帝身后,含笑问,“您知道您什么都比我强,就只讨姑娘欢喜年这事儿没我厉害,所以您怕了?”

    皇帝瞥他一眼,下巴朝偏殿的方向努了努:“昨夜她就睡在那儿的。”

    赵孟言的表情滞了滞。

    “和朕一起。”皇帝还不死心地又补充了一句。

    赵孟言望着他,没有说话。片刻后他又弯起唇角:“那又如何?京城第一美人照样是风月之人,我从未嫌弃她什么。对我来说,姑娘就是用来疼用来宠的,她的过去与我有什么关系?只要两情相悦,把握好眼下不就行了?”

    皇帝清楚他的性子,这只笑面虎从来都是笑吟吟的,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可很多细微的神情都能透露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譬如说此刻他略微紧绷的眉尾,譬如说他眼神里那抹阴郁,譬如说……

    皇帝看了眼他半露在衣袖之外的紧握的拳头,不动声:“朕说了,她是朕的人。你若是不想受伤,趁早抽身。若是你贼心不死,硬要趟这趟浑水,朕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你注定了会是朕的手下败将。”

    赵孟言想大笑着反驳什么,却被皇帝从容截断:“孟言,别笑了。”

    他一顿,抬头就看见皇帝平静的目光:“笑那么勉强,是敷衍朕,还是敷衍你自己?”

    “……”

    赵孟言很久都没有说话,最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低低地笑了两声:“我知道,其实你从小到大都能看透我。方淮看不透,其他人也都说我是笑里藏刀,但您能看见。”

    皇帝不置可否。

    他也不笑了,直起身来,看着皇帝慢慢地说了句:“您喜欢她,盼着她留在身边,可您有没有想过她的意愿?她是否愿意留在宫中?她追求的又到底是什么?”

    皇帝的表情停滞片刻。

    “她喜欢自由,喜欢无拘无束,喜欢远离皇城,喜欢天下之大、爱去哪里去哪里。她喜欢的一切都是您给不起的,您又为何要留下她?没了翅膀的鸟飞不起来,您不就是喜欢她自由自在的样子吗?若是她也成了后宫里那些死气沉沉、没有灵气的女人,您还会多看她一眼吗?”

    一连串的问句砸在皇帝耳边,像是大石头落下,有的防备轰然倒塌。

    他竟然知道昭阳的愿望?

    皇帝猝不及防。

    赵孟言说:“天下之大,您以为她想要什么您都能给,可唯独自由这事儿,您非但给不了,还只会夺走它。今日我斗胆说一句,您是个自私的人,在这件事情上自私得彻头彻尾,自私得毫不遮掩。”

    大殿里静悄悄的,德安和小春子都替赵孟言捏了口气。皇帝的脸奇差无比,可到最后依然只是轻声说了句:“可她跟朕说她愿意。”

    只这一句,赵孟言的笃定瞬间崩塌。他觉得自己很有底气的,能站在她的立场上说出很多皇帝不能要她的理由,可到头来只一句话就能击败他的立场。

    她愿意的。

    她是心甘情愿折了翅膀留下来的。

    赵孟言觉得心口有点钝钝的疼,可这不应当。他自问从头到尾都只是赌气罢了,兴趣多于感情,就好像一场刺激的博弈,玩一场罢了,输了就抽身而出,有什么好怕的?可是眼下,那种失望与心酸无限扩大,远远不止输了一场游戏那么简单。

    他想起了那个在江南眉飞舞跟他碎碎念的姑娘,口口声声说着自己要嫁个糙汉,手脚勤快就成了,两人一起谈天说地,一起游遍河山,一起早起早睡靠劳动赚钱,一起生一堆小萝卜头。

    那样多好啊!

    他甚至都能想象到她说的那些场景,脑海里已然勾勒出一幅田园生活的景象。他从前也爱诗词的,只是人太懒,疏于练习,只会读,不太会写。儿在那些诗词之中,他不爱那些个靡靡之词,最爱的是那首朗朗上口、通俗易懂的田园诗词。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

    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大抵是生于富贵世家,很多田园乐趣于他而言才是最难得的欢愉,钟鼓馔玉享尽之后,竟觉得返璞归真才是美。

    可他这样构思很久的画面忽然被皇帝的动心打破,明明一心想看那丫头能活出怎样的人生,但皇帝出现了,也动心了,横空插一脚来,非要留她在宫里。宫内没有茅檐低小,只有灰瓦红墙,听不见江南的吴侬软语,只听见成日的争斗不断。她大概也不会有一群小萝卜头了,没有锄豆的大儿,没有织笼子的中儿,更没有什么在溪头剥莲蓬的小儿了。

    她能安安生生过日子就很不错了,他几乎可以遇见她的笑容一天少过一天。皇家过日子,不是普通人家那样,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会有很多束缚,被绑住了手脚却空有一颗想要远走高飞的心。

    赵孟言不寒而栗,只觉得这样的昭阳大概活不下去,亦或是活下去了,心却死了。

    他咬着牙,倏地抬头问皇帝:“您觉得您了解她吗?您知道她过去是什么人吗?”

    索性破釜沉舟,破罐子破摔了。

    可他还没把话说完,外面忽然有人求见。

    德安出去看了眼,回头来报:“主子,是方统领来了。”

    皇帝看了眼赵孟言,沉声说:“让他进来。”

    殿外的方淮走进来了,看见赵孟言与皇帝剑拔弩张的样子,顿了顿,恭恭敬敬行礼:“属下参见皇上。”

    皇帝问他:“找朕有何事?”

    语气不太好,显然和赵孟言聊得并不愉快。

    方淮低头说:“臣有桩旧案想查,今日去了大理寺,让大理寺卿黎知舟把从前的案宗找出来看了看,发现果然有蹊跷。此番特来请皇上恩准,属下想让大理寺重审此案,还冤死的人一个公道。”

    皇帝问:“到底是什么案子?”

    他不卑不亢地单膝跪地,铿锵有力地说:“是已被削去爵位、流放淮北的前定国公府纵其家奴伤及百姓,以致百姓冤死,并且至今连坟冢都无法正名的案子。”

    赵孟言心口一顿,那颗心开始往下坠。

    皇帝脸一变:“那定国公府都没了十来年了,怎的忽然发现了这种事?”

    方淮说:“属下也是偶然得知,那死者的后人如今仍在为父母惨死又无像样坟冢而悲痛,故有心彻查此案。请皇上恩准。”

    皇帝有些迟疑:“案子既然有疑点,自然当查。只是那定国公府满门都被流放,就是案情查清楚了,又当如何?”他皱了皱眉,“若是要将人从淮北抓回来,重新判刑,那就是大工程了。”

    他担心的并非这事情太麻烦,而是一旦牵扯到了陆家,就不得不让人想起先帝爷的遗诏。

    十二年了,整整十二年,那道遗诏都下落不明,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有时候午夜梦回,也会看见当年先帝爷临走前的那一幕。枯瘦如柴的手就这样无力地抓向空中,像是要握住什么就要流逝的美梦,他流着泪,叫着父皇,却看见先帝爷用混沌的目光看了他一眼,含糊不清地说:“你,你还是太像她……”

    那句话像是含着什么东西在嗓子眼里,上不来,下不去,后来他才明白,其实先帝爷更像是含着恨。

    老人要走了,却还不愿意看他,只回光返照般恢复了些许气力,捶着床说:“我不要你当皇帝。你走,你没有半点像我!”

    后来他就死了。死后皇帝才知道,他竟然留下一纸诏书,意图废太子,立四弟为新帝。

    多少年的父子,纷纷扰扰夹杂了很多恨,却没有半点爱。先帝爷不是慈父,他又为何要当孝子?索性为了这天下,为了这唯一可以拥有的一切违抗遗诏。

    皇帝从混乱的回忆抽身而出,看清了跪在地上的方淮。与其怕那道遗诏,倒不如坦然面对。案子该查自然当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准奏。”他低声说,转身往大殿上方走去,“既有冤情,那就查个仔细。那家人作恶多端,流放也是便宜了,若是此番再有什么罪状,该如何处置,朕绝不手软!”

    再看一眼赵孟言,他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赵孟言似是出了神,半天后才默然摇头:“臣无话可说。”

    这个节骨眼上,能说什么?让皇帝知道她就是他恨之入骨的陆家人,还是定国公唯一的血脉?

    事情来得太突然,叫人措手不及,连说出真相的时机也错过了。可他还有另一个念头,也许说了,皇帝会放过她也说不定,放她离开,放她自由。天大地大,她又可以去过自己想要的日子了。

    无论如何,此事当从长计议。赵孟言有些担忧,却又有些雀跃。

    若是她飞走了,那他呢,他是不是也可以放开束缚去追一追那只自由的鸟儿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