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67章 断肠散

第67章 断肠散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6: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6
    第六十七章

    回宫的一路上,昭阳都在失神。

    她从未想过赵孟言会对她存有那样的心思,回想过去,她从来都认为他天生就是一个多情种子,对每个姑娘都可以这样似是而非地暧昧着。他会怜香惜玉,会出言轻佻,会做很多的事情来逗弄人,可她从不认为他是真心的。

    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这样握住她的手,用那样叫人心碎的目光望着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要她嫁给她,嫁给他做妻子,从今以后只要她一个。

    他说给她一世安稳,一世荣华,甘愿陪她赴汤蹈火,游遍山河。

    昭阳紧紧攥着衣襟,坐在摇摇晃晃往宫里去的小轿子上,帘子晃晃悠悠,竟让人想起当初定国公府满门流放那一日,她坐在马车里进宫的场景。

    那时候她才只有五岁多一点,被宫里的姑姑带上了马车,一路上透过帘子看着夹道的人涌上街头欢呼雀跃,高呼皇帝万岁。她并不知道这样热闹的场景是为了什么,还以为是什么节日来了,百姓都如此兴奋。

    直到她长大了,懂事了,才明白那一日她曾以为的热闹节日并非什么节日,只是因为祖父没了,定国公府没了,所以百姓夹道欢呼,赞颂君主圣明。

    那时候她并没有想过,原来有一天她会爱上那个皇帝。

    她心乱如麻地回想着很多事情,最后仍然无法克制地听见赵孟言的话音回荡在耳边。

    轿子进了宫,停在西华门外,她下了轿,正与明珠、流云一同往司膳司里走。那两人对于赵孟言忽然拉走她的事很有看法,一个叫她离那侍郎大人远点,一个默默叹气。

    叹气的是明珠,她从方淮那里得知昭阳与皇帝的私情,由始至终都没有放下心。她想要找个时机与昭阳谈谈,若是心不甘情不愿,那就去求求方统领,甭管有用没用,至少得努力试试。

    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强人所难吧?大不了,她把这些年在宫中的所有积蓄都给昭阳,她们两人的加起来也还是有那么点儿,方统领是个好人,可劲儿求求他,他会帮忙也不一定。

    可还没走进司膳司的门,玉姑姑就站在司里看见她们了,赶忙挥手:“昭阳,你过来。”

    昭阳不明就里地走了过去,福了福身:“姑姑。”

    玉姑姑点头,拉她的手:“那羊眼包子,去年是你给佟贵妃做的吧?”

    她点头。

    “方才佟贵妃宫里的大宫女如意来过了,说是贵妃还想吃那羊眼包子,让司膳司的人做些送去甘泉宫。既然去年是你做的包子,今天还是你来做。”玉姑姑回头也朝明珠和流云招招手,“你们也来帮忙,和面、烧火什么的,别让她一个人手忙脚乱。”

    昭阳心神不宁,匆匆点头就进了屋,开始按部就班做那羊眼包子。

    玉姑姑叮嘱她们:“仔细些做,佟贵妃不是好相与的主子,你们当心出了岔子,她怪罪下来姑姑也担待不起。”

    三人连连点头。

    和面是个技术活,要耐心,再加上剁肉末、撒调料、包馅儿,天都快黑时,包子才蒸好。司里传了送食的太监,拎着食盒里热气腾腾的包子就往甘泉宫去了。

    昭阳还吩咐了一句:“得麻烦您走快些了,这包子闷久了,皮儿就不筋道了。”

    那太监笑着说:“成,我省得。您就放心吧。”

    昭阳倚在司膳司门口,看着天边圆了的月亮,慢慢地叹口气,转身与明珠和流云一同回小院了。

    ***

    子时,月已入云,模模糊糊散发出微光,大地一片昏暗。

    宫里下匙已有好一阵子,甘泉宫忽然陷入一片混乱,听说是佟贵妃忽然病倒,阖宫上下乱成一锅粥,四处都是跑来跑去的人。宫女匆匆忙忙赶去太医院请太医,太监仓促前去司膳司传唤人,离甘泉宫最近的云霞殿里,李美人也闻讯赶来。

    芦笙是李美人的贴身宫女,当下拎着大红灯笼照着路,侧头问了句:“主子,咱们与贵妃娘娘素来不亲厚,您何必上赶着去瞧她呢?”

    李美人生得也有几分姿色,一双丹凤眼很勾人,当初选秀时,她仗着父亲是个四品京官,自己又生得好看,满心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受到皇帝青睐,平步青云。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她进宫已有三年,皇帝压根儿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

    她如今也是病急乱投医,佟贵妃好歹是个贵妃,又是伺候皇帝的老人了,这时候甘泉宫不知出了什么事,乱糟糟的,正是她去依附示好的大好时机。

    她嗔笑着点了点芦笙的额头:“你这笨丫头,她不亲厚咱们,那是因为咱们如今不如她。从来都只有底下人去讨好上头人的,哪有上头人上赶着去巴结底下人的?”

    芦笙撇撇嘴:“依我说,咱们主子生得国色天香,比那佟贵妃年轻漂亮,上去是迟早的事儿。”

    “慎言。”李美人嘴上这么说着,唇角却情不自禁勾了起来。

    那边司膳司的小院里,昭阳已经歇下了,忽闻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咚咚地敲起门来,力道之大,叫人咋舌。

    “司膳司典膳昭阳,请速速随我前去甘泉宫!”那太监尖利的声音划破黑夜传入屋中,光是听着都叫人有些心慌。

    昭阳仓促地坐起身来穿衣,一边穿一边问:“贵妃娘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流云也蹭的一下坐起身来,神情诧异地望着她。

    明珠在门边,套好外衫就站起来去打开门闩,开了条缝,轻声问:“这位公公,宫中都下匙了,您怎么来传人了?”

    那人不耐烦地把门一下子推开了,目光如炬地盯着昭阳:“少说废话,你随我去了甘泉宫就知道了!”

    昭阳到了这当头反而镇定些了,哎了一声就往门外走,胡乱将衣衫系好,拢了拢鬓发,临走前看了明珠一眼,用嘴型说了三个字:“乾清宫。”

    虽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但看这情形也不是什么好事,她得备好万全之策,让皇帝有机会得知此事。她很快跟着那太监走了。明珠心乱如麻,回头嘱咐流云:“你去找玉姑姑,我去搬救兵。”

    流云不明就里,嚷了一声:“你去哪里搬救兵啊?”

    明珠没吭声,步伐匆匆地走入了夜色之中,与昭阳完全相反的两个反向。

    ***

    去甘泉宫的路上静悄悄的,只有一路虫鸣,月色消失在云层之中,更叫这夜晚显得凄清可怖。昭阳一路心里都七上八下的,试探着问了好多次。

    “公公,敢问这么晚了,贵妃娘娘找我有何贵干?”

    “少嗦,去了你就知道了。”那太监甚是无礼,越是这种态度,昭阳就越心慌。

    她自问并未做错什么,和贵妃也没什么交集,等等,交集?她猛地想起下午的那盒羊眼包子,难道是包子出了问题?

    “公公,是不是娘娘对我今儿晚上做的那笼包子有什么不满?是味道不好,还是……”她越发小心翼翼地探寻。

    那太监笑了两声,不紧不慢地说:“不,娘娘对你那包子满意得很,听说一口气吃了三只呢,足以见得你的手艺很好,那味道也好得很。”

    “那,那……”她不知所措。

    太监只是又笑了两声:“我也只是传讯的罢了,余下的事你也不必多问,问了也只是白费唇舌。跟我去了,事情自然明朗。”

    夜色沉沉,宫中很有些树影幢幢的阴森感,昭阳一路快步走着,心里也跟脚下一样仓促又没底。

    总算到甘泉宫了,她踏进大门的那一刻,就看到这灯火通明,热闹得很不寻常的景象,心中那点不好的预感越来越近。另一头的太医已然拎着箱子赶来,被宫门口的如意迎了进去,与昭阳擦身而过。

    太医也来了?

    她听见自己的心跳像是雷鸣一般,一下一下砸在胸腔里。

    下一刻,她亲耳听见如意对太医说:“张太医,娘娘今晚睡下之后忽然说腹痛,接着就呕吐不止,还浑身抽搐。您快去看看她,娘娘像是中毒了……”

    那声音带着哭腔,宛若闪电一般落在昭阳头上。

    中毒?

    她步伐踉跄,就这么顿在原地,再也没了其他念想。

    怎么会中毒?她做的包子不可能有问题,所有的食材,所有的步骤,所有的一切都是干干净净、按部就班来的,怎么就会让贵妃中毒?

    不,不,一定是其他东西,不可能是包子的问题。

    她犹自安慰自己,却被太监喝止在那里:“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别动,待太医替娘娘诊脉以后,再看有你什么事儿!”

    她强装镇定地立在那里,不卑不亢地说:“成,我就站在这儿,哪也不去。横竖不是我的问题,您一会儿看吧,一准儿是怪错人了。”

    既然把她找来,态度还这么恶劣,证明贵妃怀疑是她的包子出了问题。可她敢打保票,那包子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这事儿只是一场乌龙,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那太医进去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昭阳就在外面硬生生站了一刻钟。

    甘泉宫灯火通明,阖宫上下都乱糟糟的,宫女们来来回回打热水,太监也东奔西跑的,像是无头苍蝇。

    就好像有半辈子那么长的时间过去,熟悉的身影终于走出大门。如意踏出门堪,面无表情地说:“司膳司典膳昭阳,跟我进殿。”

    昭阳的心都绷了起来,一言不发地走上了台阶,一路跟在她身后进了殿。

    这是佟贵妃的寝宫,空气里漂浮着名贵沉香的味道,叫人觉得有些气闷。床幔是深红色的,厚重而沉闷的色彩更衬得这屋子里有一种压得人喘不过起来的氛围。

    那床榻上躺着个面色苍白、气若游丝的人,闭着眼睛喘着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旁的桌子上还摆着半盒羊眼包子,佟贵妃吃了三只,还剩下五只,此刻已经凉透了。

    一旁的香炉边上站着个人,昭阳没见过,但那人却倏地转过身来,对她怒目而视。

    “大胆贱婢,居然敢在贵妃娘娘的吃食里下毒!说,你到底有何居心?”

    李美人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很有气势,尖利,带着怒气,却又隐隐含着对病人的心疼,她自己很满意。

    床上的佟贵妃说不出话来,阖宫上下就只她的地位最高。她从未有过这一刻,权势的尊贵叫人忘乎所以,也叫初尝这种滋味的人心痒难耐。

    昭阳怔怔地站在原地:“我没有,那包子不可能有问题……”

    李美人柳眉一竖,指着她的鼻子:“你还敢狡辩?张太医亲自检查过,那包子里被人下了断肠散,包子是你做的,不是你下的毒还会有谁?”

    断肠散?

    昭阳几乎站不稳身子,晃悠两下,好不容易才克制住没有倒下去。那包子好端端的,为何会被验出断肠散?是太医陷害她,还是贵妃的意思,亦或是这个咄咄逼人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主子想出来的主意?

    她不会那么单纯,这事到了这一步,再看不出来是有人存心害她,那她就是傻子了。

    既然借口是包子出了问题,却单单把她给叫过来,并没有传召流云和明珠,那么这事根本就是冲着她来的。

    只是她想不明白,自己都还没跟皇帝怎么样,更没有踏入后宫,怎的后宫的眼线就那么灵,已然将手伸到她面前来了,还想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置她于死地?(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