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75章 脱缰马

第75章 脱缰马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6
    第七十五章

    忙里忙外一个来月,上上下下把承恩公府的下人都给认了个遍,昭阳与明珠流云仨人的这差事总算是接近尾声了。

    老太太的寿宴终于来了,可到了这节骨眼上,没人敢打马虎眼,相反的,人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个道理在眼下也行得通。上上下下布置那么多,全都只为今日的大宴。

    昭阳如临大敌,让明珠负责去会客的大厅里守着,流云负责监督传菜流程,她则亲自守在灶房里,能指点就指点,不能指点就亲自上手。

    好在承恩公府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等闲人也没法子来这等地方做事,这才不至于手忙脚乱。

    干果四品与蜜饯四品已经上了,前菜七品是凤凰展翅、五丝洋粉、五香鳜鱼……都在挨个挨个上。

    为了做这么多菜,满府下人不到三更就起来了,凉菜是前一日就备好的,热菜却全都要今日现做。昭阳不到三更就与明珠流云做轿子到了承恩公府,帮着一起做这做那,虽是宫里派来的人,可到了这紧要关头,哪里还分什么位高位低的,总之哪里有活句往哪里去做。

    这厢她是忙得不可开交,面上都熏出油来了,那头的赵孟言却被母亲催促着去前厅里尽地主之谊。

    他自打被昭阳拒绝了,就有些萎靡不振,那日还天不怕地不怕地去了乾清宫,把她的身份摆上了台面。

    可皇帝震惊之下,却依然没有搭理他赐婚的请求。

    他跪在那里费尽唇舌,把她不可能留在宫里的种种理由都说了出来,最后才说:“您与她隔着家族恩怨,千难万险,可我不一样。我没有后宫,孑然一身,能给她一个干干净净的家。她跟了我才是最好的归宿,我可以不要这身官服,大不了您让我回去当个闲散世子,眼不见心不烦,但若是您对她有半点真心,就请您不要再纠缠她。”

    皇帝心神大乱,他妄想乘虚而入,哪知道皇帝气急败坏之下,朝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朕告诉你,朕就是这辈子都得不到她,她也不会嫁给你!”

    那一刻的皇帝不再是平常那个在朝堂上就算面对唇相舌战也面不改色掌控全局的人,他掌控不了任何事了,却还是不肯松口,大怒之下叫人把他给撵了出去。

    赵孟言忽然有些茫然了,那么多年的游戏人生,说什么万花丛中过,片草不沾身,可到底是就这么找到一棵树,恨不能吊死在上头。

    祖父祖母还有他的父母都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他还以为自己是赵家的异类,可到底他也还是赵家的种,到了如今才忽然执着起来。只是没有人告诉过他,若是执着地喜欢上一个人,但那人不喜欢他,这时候又该如何是好。

    他对着铜镜失神,连丫鬟拿着素日里他最有讲究的配饰来询问他今日要戴哪一样时,他也只是随手抽了一只,任由那丫鬟替他系在腰间。

    事到如今,什么都不对了。

    赵夫人迟迟没见他出来,亲自到他的小院里来寻他,见他还在那里站着,上前唤他:“做什么呢,拖拖拉拉的。客人都上门了,你这主人家还好意思赖在屋里待着?”

    赵孟言笑了笑,随母亲一同走出小院。

    赵夫人对这素来风流的儿子很是头疼,当下叮嘱他:“今日来的贵家小姐很多,你祖母大寿,老太太们还有各家夫人明着是来给她老人家拜寿,暗地里也是存着来看看你的心思。咱们赵家如今到你这里,什么都好,你与皇上交好,在朝中得力,仕途上我与你父亲不曾为你担心过。可是孟言,你今年也已二十七了,别人家的孩子二十出头,娶妻生子,到你这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可你倒好,从来没个正形,你都不知道我与你父亲有多着急。”

    赵孟言听着,未曾言语。

    赵夫人停下脚步,板着脸说:“你给我和准话,到底我这当母亲的说话,在你心里还管不管用?你翅膀硬了,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是不是也不把我和你父亲放在眼里了?”

    他顿了顿,苦笑道:“母亲这话可就叫我汗颜了,我自小是您养大的,您连儿子的品行也信不过?”

    “不是信不过,是太操心。”赵夫人絮絮叨叨好一阵子,最后叮嘱他,“今日你给我好好表现,若是觉得哪家的姑娘不错,咱们也不求非得要对方和咱们府上一模一样的情形,就是些个式微的贵族也不打紧。横竖你只要愿意娶亲,我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敢挑人家毛病?”

    何况她那儿子,花名在外,这点她也愁。

    然而让赵夫人喜上眉梢的是,今日赵孟言格外听话,他去了前厅,待客有礼,谈吐不俗,温文尔雅的风度本就足够引人注目,更何况他模样生得好,当真不负京城贵公子的美名。

    赵夫人站在一旁招呼各府来的太太和姑娘,那些贵家太太们对赵孟言是赞不绝口,什么芝兰玉树啦,什么青年才俊啦,总之是天花乱坠的,什么赞美都往他身上套。赵夫人知道自己儿子几斤几两,才华是有的,样貌也是有的,只可惜那坏名声也是人人皆知的。

    她只能谦虚地叹气,说:“要是真的什么都好,也不会拖到今日都还未娶亲了。”

    对方太太笑道:“男儿家自当立业后,才有本事成家。如今谁不知道令郎是宫里的大红人?您就别担心了,要是您不嫌弃,我还想替我那侄女儿说亲呢!”

    这边的赵夫人与众人言笑晏晏,那头的赵孟言宛若花蝴蝶在人群里穿梭着。

    刘家的三姑娘对他媚眼如丝,抛个不停。

    李家的二小姐一与他对视就娇羞到浑身发热,面红耳赤。

    他是个浪子,众人都心知肚明的浪子,可他也是京城最和气,最让人着迷的贵家公子。他可以在朝堂上谈笑风生间将敌对的大臣杀得丢盔卸甲,也能在京城的酒肆书斋里眉目含春,对谁都一副和煦得如同三月春光的笑脸。

    眉是青山之黛,唇是三月桃花,眼里有星光万千,惊鸿一瞥,似深海般耐人寻味。

    那些世家小姐个个都盼着自己是那些戏折子里叫人见之忘俗的美人,浪子一回头,从此举案齐眉,满京城都会流传这段佳话。更何况承恩公府的男子素来痴情,这是几辈以来的铁律了。

    只可惜赵孟言虽然对谁都笑眯眯的,可到底对谁也都只是笑眯眯的。

    他有些厌了这样热闹喧哗的场合,又客套了一阵,很快抓住机会从偏厅溜走。鬼使神差的,他又去了一趟灶房,灶房里的人手似乎有些不够,那姑娘竟然蹲在灶前亲自烧火添柴,头发乱了,汗水濡湿了鬓发,面颊上还沾了些灰扑扑的烟尘。

    真可笑。

    他问自己看上了她哪一点,可心里却有个声音再说:就连她这样脏兮兮的样子他都喜欢,还有什么药能救他呢?

    无药可救了。

    偏偏却又得不到。

    他攥紧了手心,一言不发地又离去了,却在穿过拱门时,猛然间撞见站在那片小竹林外的姑娘。

    鹅黄色的曳地绣花裙,发间是摇摇晃晃的翠绿珠玉,面容姣好,一双丹凤眼让她看上去娇俏可人。

    赵孟言记起来了,那是礼部尚书的孙女,吴家二小姐,吴含月。

    她不在前厅,怎会到这里来?

    赵孟言朝她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了,客客气气地问了句:“吴姑娘怎的不在前厅待着,跑到灶房这边来了?”

    她面上微微一红,却坦白地承认说:“方才在前厅里觉得有些闷,见赵公子出来,我也就跟着出来了。没想到您走得快,我没跟上,到这竹林外头就看不见您了,还,还迷了路……我索性就在这儿等您,没成想真叫我等到了。”

    她弯起唇角朝他笑,眉眼弯弯的模样叫他觉得亲切,可是不对,那唇边没有两颗梨涡。没有梨涡了,哪里都不对了。

    他笑了笑,又很快敛了笑意,说:“吴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她轻声问他。

    赵孟言一顿,抬头看她,与她对视的时候,她的目光跳动了一下,不自在地别开了眼,可下一刻似乎又觉得这样做很蠢,于是又勇敢地再次投来目光。

    他与风花雪月之事了解得太多,他人爱慕他喜欢他时是什么样的神态,他再清楚不过。

    他似是往常那样弯起唇角,似笑非笑语气轻浮地问她:“怎么,吴姑娘这是……喜欢我?”

    世家小姐都是自傲之人,清高就算了,外表温文有礼,内里却端着架子。普通人听到他用这样无礼的语气说话,约莫就会面上无光,哪怕是对他有喜欢之心,也必须端着架子这就走了,否则就不是正经小姐的样子。

    可这吴二姑娘却有些出人意料,她面上红得更厉害了,却还咬牙站在那里,顿了顿,坚定地点了点头:“对,我喜欢你。”

    赵孟言一怔,倒还真有些愣住了,不知该作何反应。

    他很少见到这样厚脸皮的姑娘,想一想,最近的一个就是方才灶房里那个灰头土面的人。那点相同之处叫他放轻了语气,低声问她:“你喜欢我什么?”

    他很想知道,连他都不太了解他自己,这些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人又是为什么喜欢他。京城第一美人说喜欢他,因为他愿意一掷千金,挥金如土把她捧到了炙手可热的位置上。前厅里的太太们喜欢他,是因为他前途无量,若是能将自己的姑娘嫁给他,将来必定是光宗耀祖。那些世家贵女喜欢他,是因为他那皮囊还不错,因为他有钱有势有前途。

    可他只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唯一想交与缰绳的人却不肯掌控他。

    他也笑着问自己,凭什么觉得有人会因为他是赵孟言而喜欢他?除了这身皮囊,除了侍郎的头衔,除了赵家给他的一切,他到底有什么值得别人喜欢?

    万籁俱寂里,他看见面前的吴二姑娘轻轻一笑,歪着脑袋对他说:“我喜欢你好看,喜欢你风度翩翩气质斐然,喜欢你年前在京城花街上打马走过不经意的回头一瞥,喜欢你与人谈笑时漫不经心的眼神。我知道你对人都笑吟吟的,可到底没谁能真正被你看在眼里,我想试试看我能不能成为那个人……多的我也说不出来了,我是姑娘家,没与你这公子哥长期相处,眼下喜欢你就只是因为这些,不过你要是肯多给我一点时间,我猜我还能说出来更多的。”

    赵孟言失神地望着她,这没脸没皮的样子,太像那个人了。

    一样的不顾一切,一样的勇敢。

    他忽然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咧嘴,很高兴他能问这个问题:“吴含月。”她一字一顿地说。(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