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御前攻略 > 第76章 相思浓

第76章 相思浓

作者:容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7: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6
    第七十六章

    她说她叫吴含月。

    名字是含羞带怯的,可人却大胆又直率,哪怕面上通红,却还这样坦荡荡地望着他。

    赵孟言顿了顿,余光忽然瞧见灶房那边的拱门下有人来了,那人灰扑扑的小脸,衣裙也染了灶灰,正领着人往前厅去送刚出锅的那道八宝乳鸽。

    不知道哪里来的冲动,他忽然一字一顿地问吴含月:“姑娘可有婚约在身?”

    拱门下的人顿住了脚步,他这句话让她有些尴尬,怎的会刚好撞见这样的事?昭阳让身后的丫鬟们都停了下来,心道还是略等一等再和他打照面好了。

    吴含月有些诧异,却还是摇头道:“不曾有过婚约。”

    她一心爱慕着他,哪里来的婚约呢?若是真有婚约在身,也不会这样堂而皇之地出了大厅来追他了。

    赵孟言浅浅一笑,那双温柔的眼眸似是有潺潺春水在晃动,万千星辉同时倒映其中。他略低着头问她:“那姑娘可愿意嫁与我为妻?”

    吴含月整个人都惊呆了,愣愣地站在那里,面上是一片震惊与欢喜混合而成的娇怯可人。她原本就生得好看,此刻越发像是光华盛放的珍珠。

    只可惜赵孟言的心思不在她这里,反倒是轻飘飘的,侧头向拱门下的人投去一眼。

    那一眼像是挑衅,又像是不甘。

    可昭阳到底是没能让他如愿,她听见了他的话,面上的神色却丝毫不改,只是远远地对他弯起唇角,含笑点了点头,权当是打招呼了,然后便领着人经由他们身侧往大厅中走去,全程目不斜视,对差事矜矜业业,片刻也不敢松懈。

    她的背影笔直而纤细,像是一株不起眼的野草,可骨子里的倔强与顽强的生命力却更像是藤蔓一般能将人的心细细密密地缠住,从此眉间心上,念念不忘。

    赵孟言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心情,失望,痛苦,愤怒,不甘……他没了笑意,像是失魂落魄的孤魂野鬼。

    是了,她根本不在意。他说什么,做什么,在她看来都只是个外人,跟她八竿子打不着,她连为他动一动心绪也做不到。

    阳光之下,青草地上一片熨帖的芬芳。面前的吴家姑娘却低着头,抿着唇角问他:“赵公子不觉得这个请求太唐突了吗?”

    他扯着嘴角却笑不出来:“怎么,你不愿意?”

    好在她低着头,看不清他面上是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吴含月弯起嘴角,轻快地笑着:“不,我愿意。但您得告诉我,您为何愿意娶我。”

    为何愿意娶她?

    他顿了顿,说:“心血来潮,突然想安定下来。”这是实话,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也不遮遮掩掩了,我是漂泊很久的浪子,花名在外,大抵名声是不怎样的。如今年岁已大,父母催促,很多事情也该尘埃落定了。你是个好姑娘,出身好,也真心对我,我……”

    到底是那个万花丛中过的赵孟言,说起话来也很有一套。

    “我与你一见如故,愿与你共度余生。若你接受,我择日就托媒人上门提亲,六礼咱们一样不缺,我风风光光娶你进门。”

    按理说这未出阁的姑娘家是不得与外男商议亲事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自己说了算的?

    可吴含月也不是寻常人,居然三下五除二跟他议好了一门亲事,一个是花名在外的浪子,一个是胆大包天的姑娘,这事传出去也是奇了。

    只可惜赵孟言丝毫没有为自己娶到个老婆的喜悦,他送吴含月回前厅,可心却像是死了一样。

    到底这辈子得不到她,就妄图找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人代替,他知道自己愚蠢到了极点,可骨子里早就病入膏肓,药石无医。索性沉沦,索性破罐子破摔。

    ***

    这日的寿宴办得果真是风风光光,承恩公府一切都顺顺遂遂的,待客有长袖善舞的赵夫人,捧场有名满京城的夫人贵女,坐镇的是那巾帼不让须眉的承恩公府老太太,后厨有宫中来的三位司膳司女官。

    而这一日最出人意料的,是那个浪子赵孟言竟然把大半日的时光都花在了前厅,与礼部尚书的孙女吴家二小姐一同说话。他对她笑得温柔缱绻,那吴家二小姐也低声谈笑着,这模样被众人看在眼里,有人欢喜有人忧

    欢喜的是赵夫人,忿忿不平的自然是对赵孟言另怀心思的贵女们。

    傍晚时分,昭阳三人准备回宫,赵夫人亲自相送,将三只锦帕包着的东西递与她们:“这一个多月来劳烦姑娘们替我家老太太操心了,今日大宴风光无限,全赖姑娘们苦心操劳。”

    那锦帕沉甸甸的,想必是贵重的首饰。

    昭阳连忙推拒:“咱们是宫里当差的,主子有命,自然得殚精竭虑,哪里敢要您的犒赏?更何况贵府在寿宴一事上花费了这么多心思,咱们也只是托贵府的福,实在不敢居功。夫人还是收起来吧,您这样真是叫咱们无地自容。”

    赵夫人笑了,眉眼弯弯的样子与赵孟言有七八分像呢,只是更秀气,更艳丽:“姑娘不必推辞,你们要是不收,那我心里可就不好受了。拿着吧,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推来推去,最后三人还是收下了。

    回宫时,坐在小轿子上,昭阳打开了锦帕,锦帕里包着的是一只通体呈翠绿色的镶金玉佩,光华婉转,成色通透,一看便是上品。

    出人意料的是,锦帕里还有一张裹起来的字条,她疑惑地打开来看,却看见上面两行工整秀丽的簪花小楷。

    “吾儿孟言自幼顽劣,做事不知瞻前顾后,近日多有唐突。但念在其一片拳拳之情皆出自真心,万望姑娘莫要怪罪。”

    她一时有些怔忡,却立马明白过来,这是赵夫人写给她的字条,虽面上没说,但做母亲的什么都看在眼里,这番话不为别的,只为请她莫要将赵孟言对她的情意与所作所为告诉他人,特别是皇帝。

    如今承恩公府水涨船高,一日比一日更好,虽比过去,底子不如很多老牌贵族厚,但到底这世道要比的不是过去,而是将来。现如今承恩公府炙手可热,也越加遭人嫉恨。

    未来如何到底是皇帝说了算,君恩是可以一夕之间将你拉上枝头,也能一夜之间让你跌落谷底的。

    昭阳小心翼翼地将那纸条撕得粉碎,不留下一点完整字迹,这才将它们放入手帕中重新包起来。

    可怜天下慈母心,她也盼着赵孟言能如他祖父和父亲那样,最终寻到个好姑娘共度余生,琴瑟和鸣。

    喏,今日那小竹林外的姑娘就不错。

    只是她也觉得有些好笑,这浪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回头一次是金不换,怎的三天两头还换人求亲的?也不知会不会隔三差五又相中另一个姑娘。

    所以侍郎大人莫非是换了个玩法,以前是与姑娘们私底下孟浪着玩,如今是挨个挨个求亲玩?

    不知道赵孟言要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会不会气得吐血。

    ***

    三台深红小轿晃晃悠悠进了宫门,两台往司膳司去了,剩余一台径直往乾清宫去。

    黄昏已晚,夕阳散落一地,暑气还未消退,空气中也有些燥热。

    那两台小轿停在了司膳司的小院外头,明珠与流云下了轿,意外发现方淮没跟着昭阳去乾清宫,反倒与她们一同回来了。

    他的目光停在明珠面上,顿了顿,低声说:“明珠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流云很知趣地回头走了,一边走还一边想,难不成既昭阳之后,明珠也攀上方统领这根高枝了?真是可怜啊,一屋仨人,一个成了皇帝身前的大红人,一个即将成为统领夫人,只剩下她可怜巴巴地独守空闺。

    这老天爷也太偏心,哼!她摸摸自己的脸,不说倾国倾城,好歹也是小家碧玉一枝花啊!

    过分!

    那头的大树下,方淮对一头雾水的明珠说:“明日清早,你在西华门外等我,关于你父母之事,还要劳烦你亲自与我走一趟了。”

    明珠一顿:“我,我父母?”

    方淮点头:“具体事宜,明日见面再说。司膳司那边我已帮你告假,西华门外,卯时碰头。”

    他说完就走,明珠没忍住叫了一声:“方统领!”

    他脚步一顿,回头看她,夕阳下,那个姑娘瘦瘦小小的,无措地站在原地,目光里是一片惊疑不定。

    她小心翼翼地说:“是,是坏事吗?”

    方淮这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言简意赅的毛病,总是凡事都不爱多说,做了便是,却没料到这姑娘心中忐忑,七上八下的。

    他失笑道:“不是坏事,是好事。”

    明珠就跟被雷劈了一样,这,这严肃到不苟言笑的统领大人,居然笑了?真是稀奇事,非但笑了,好像……还挺好看?

    下一刻,她瞧见方淮朝她微微颔首,然后又从容转身离去。

    夕阳把他的影子拖得老长,逶迤一地,挺拔笔直,像是沉默的白杨。

    ***

    昭阳的轿子一路被抬进了乾清宫,在养心殿外堪堪停了下来。

    小春子屁颠屁颠地跑来给她撩开帘子,眉开眼笑:“姐姐回来了。”

    她有些讪讪的,面上微红,总觉得这“回来了”三个字用得有些巧妙,正常人不是只有到家了才会这么说吗?

    什么时候这偌大的乾清宫也成了她的家了?

    小春子伸手让她搭着,下了小轿,迈过了前头那横木抬杆。夕阳里,她直起身来,蓦地发现台阶上的大殿门口站着个人,颀长的身影,绣着盘龙的明黄龙袍,还有眉梢眼角浅浅的笑意,可不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皇帝?

    她情不自禁笑起来,拎着裙角飞快地踏上台阶,一路跑到他面前。

    皇帝还在皱眉说着:“慢点儿,慢点儿,别摔着!”

    嘴上是这样说,可两臂一伸,已然将她抱在怀里。他搂着她在原地打转,周遭的景色像是陀螺一样飞快地在眼前一晃而过。

    朱红的抱柱,金色的门匾,高高的石阶,斑驳的门槛,还有那前院里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和那群低着头目不斜视却不知心中是否在偷笑的宫人。

    昭阳咯咯笑着,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别转了,别转了!眼睛都花啦!”

    他终于停了下来,却没放下她,只换了个姿势打横抱起,跨过高高的门口往大殿里去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朕想你想得心都疼了。”他说起情话来也熟练很多,脸不红心不跳,真个显出了脸皮厚的优势。

    昭阳一边笑,一边伸手摸摸他的心口:“那小的给您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他低头居高临下地看她一眼:“你给我揉揉?”

    目光在她胸口打了个转,唇角一扬:“不成,我看,还是我给你揉揉比较好。”(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御前攻略】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