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非摩安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5
    斯特林在获得了“真是见了鬼了”的心情物语后,他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的客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狗啃的事,而是去让他的助理把给葛瑞丝发来试镜邀请的剧组资料,统统给他找来。

    等看完这个剧组的资料后,斯特林也不管什么“wth”了,他觉得这是一个不容有失的机会,对葛瑞丝来讲。不仅仅是磨练演技,还有得到奖项肯定。

    好吧,他是指奥斯卡金像奖。

    能让斯特林这么遥想未来的剧本,自然是不一般的,剧本的名字是《虐童疑云》。

    事实上,早在有电影剧本前,《虐童疑云》就很有名气了,像葛瑞丝刚结束拍摄没多久的《妈妈咪呀》,是从舞台剧脱胎而出的,《虐童疑云》有同名的话剧,该话剧在百老汇持续上演了一整年,剧本不仅获得了当年,也就是2005年新闻界最高奖项普利策奖,而且话剧还获得了戏剧界最高奖项托尼奖最佳戏剧、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和最佳女配角,4项奖项的提名并且全部获奖。

    葛瑞丝被邀请试镜的角色,正是话剧版本中获得托尼奖最佳女配角奖项的那个女配角,詹姆斯修女,一个虔诚、单纯的小修女。

    值得一提的是,葛瑞丝之所以会被梅丽尔推荐给导演约翰・帕特里克・斯坦利,同时也是话剧版的导演,以及剧本的编写者,是因为梅丽尔将在电影版中饰演女主角,阿洛伊修斯修女,一位严肃、古板、教条的天主学校校长。

    这是已经确定下来的。

    看到这里,斯特林又绕回到原点了,他那情商为负数的客户,到底是怎么俘虏了梅丽尔・斯特里普的心--这么说还是不对劲吧--还是说他的审美观坏掉了,欣赏不来葛瑞丝的优点?

    这么想的斯特林决定做点什么检测下,所以他就去了葛瑞丝的书迷论坛,就看到了论坛里被置顶的热帖,《格林博士回牛津大学做客座教授了,让剑桥大学泪洒剑桥镇去吧!》

    我的天!

    斯特林痛苦的捂住额头呻-吟一声,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好的方面是,斯特林已经不再纠结到葛瑞丝和梅丽尔的事了;坏的方面是,他现在开始怀疑人生了,另外葛瑞丝・格林,他的客户在《妈妈咪呀》完成拍摄后,留在伦敦的不到一星期的时间里,就是那么闲不住,是吧?

    对了,还有一个问题,牛津大学的莘莘学子们有受虐心理吗?还是说只要能胜过死对头剑桥大学,他们做什么都甘愿?

    等等,那个帖子的意思应该是剑桥大学也试图邀请过葛瑞丝吧?

    意识到这一点后,斯特林沉默半晌,拿起他办公室的电话,切了内线给他的助理:“给我订最快去伦敦的机票!”

    等这么做完后,斯特林就开始着手收拾这段期间他收到的剧本。

    自从迪士尼的《魔法奇缘》着手宣传,葛瑞丝唱的那首《that'w》,在迪士尼的运作下在公告牌单曲榜里排进了前五十名,另外在s的下载量也相当喜人,以及葛瑞丝参演《妈妈咪呀》后,斯特林就收到了不少主动递过来的剧本。

    当然这些剧本斯特林都看不上,毕竟那多是邀请葛瑞丝饰演花瓶类角色的,不然就是青春偶像电影。这从来就不是葛瑞丝该走的路线,斯特林也并不是短视之人,好吧,虽然他现在有点想看他的客户,去演校园浪漫偶像电影了,比如说普通高中女学生和英俊吸血鬼男学生什么的,以及斯特林现在把被他pass掉的剧本都带上,就是想让葛瑞丝别那么到处“招摇”了。

    唔,这种期望,经纪人先生也只有想想了。

    ……

    十月下旬的伦敦天气已经比较凉了,不像是隔了八个时区的洛杉矶,还温度宜人,阳光普照。

    本尼迪克特去了他常去的那家小酒吧,先给自己点了杯威士忌,他现在有点忐忑,并不是说他来这家小酒吧是来等导演试镜什么的,事实上他是来见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的,大概。

    朋友说来,本尼迪克特再抬头就看到从酒吧门口进来的朋友了,还没等他伸手招呼,对方在巡视了一圈酒吧后就在他所在的位置定格了,然后就径自朝这边走过来了。

    这下不用他招呼了,不过等到他的朋友走近了,本尼迪克特忍不住问她:“你就这么来的?”葛瑞丝的打扮是没任何问题,白衬衫外面罩着灰色的大衣,黑色细腿裤,裤脚塞进了棕色踝靴里,大衣外面还系了一条橙红色的丝巾,外加她现在还染着金发,整体打扮下来很协调也很出挑,街拍完全不是问题,只是她就那么不加掩饰的出门了,连个墨镜都没戴。

    葛瑞丝挑眉,本尼迪克特深吸一口气,把这句话更详细的说了:“我的意思是你是知道你现在是个公众人士的吧--事实上你最近在伦敦的人气不低--你就这么不加掩饰的出门了?没有被记者拍到吗?”

    葛瑞丝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很浮夸的恍然大悟,看的本尼迪克特嘴角直想抽搐,然后就听葛瑞丝说:“我确实遇到一个。”

    本尼迪克特下意识接道:“然后呢?”

    葛瑞丝眨眨眼说:“我告诉他,他公寓的煤气忘记关了,然后他就急匆匆回家了。”

    本尼迪克特:“……你一说他就相信了?”

    “为什么不相信?”葛瑞丝一本正经的反问,就好像她就是和人家记者说了那么一句一样。

    本尼迪克特望着一脸无辜的葛瑞丝,理智告诉他这个话题可以就此打住了,所以他就伸手招了酒吧侍应生,让他给葛瑞丝也来杯威士忌。

    酒吧侍应生是个年轻帅哥,他把威士忌端给葛瑞丝,还很‘好心’的说:“你好美女,这杯我请你,怎么样?”

    本尼迪克特刚想说“不用了”,可葛瑞丝比他快半拍的说:“哦,你在向我问好?那好吧,你也好,以及顺便代我向你的女朋友们问好。”

    酒吧侍应生:“……什么?”

    本尼迪克特不需要再多问了,他就知道葛瑞丝说中了,等到酒吧侍应生一脸懵逼的离开了,他神情纠结的说:“你知道的,不要随便得罪给你端食物的人吧?小心他朝你的威士忌里吐口水。”更关键是他是这家小酒吧的常客,他可不想有这样的待遇。

    葛瑞丝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就用很随意的语气说:“别担心,他就要被炒鱿鱼了。”

    本尼迪克特:“……你这又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

    葛瑞丝手撑着下巴,听了这话就看了本尼迪克特一眼,不知为何语气就变得轻快起来:“我想同时应付三个女朋友,就要耗费他绝大部分精力,以至于不能专心在工作上了。”

    本尼迪克特原本以为只是脚踏两只船,但没想到竟然是三个:“三个?”

    葛瑞丝很乐意为本尼迪克特解惑:“是的,其中一个是刚涂了黑色的指甲油,一个我猜是护士,最后一个是这家酒吧的女侍应生。”

    本尼迪克特下意识的去看那位男侍应生,先不说什么黑色指甲油和护士的,他还真就看到他和酒吧里一个女侍应生很亲昵了,而且他还很戒备的看向这边来着。

    本尼迪克特不知道是该在心里庆幸,还是该同情他即将要被烧鱿鱼了,不过这好像并不是最重要的一点,最重要的是,“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不是看的,我是观察出来的。”葛瑞丝说完微微叹口气,转眼又神采飞扬起来,指着吧台不远处坐着一对看起来很像是情侣的男女,让本尼迪克特看过去,“你看出什么了吗?”

    “一对来酒吧约会的情侣?”

    对本尼迪克特这样的说法,葛瑞丝赞叹着:“太棒了,还有呢?”

    本尼迪克特觉得他似乎是受到激励了,又看了看那边不确定的说:“如果是我,我会说那位女士是办公室白领,她还穿着套装,应该是从附近下班了过来酒吧和男朋友约会。我说的怎么样?”

    “很好,你说得很好,”葛瑞丝表情很认真,认真到本尼迪克特差点就认为葛瑞丝是在夸奖他了,如果不是她还说了其他话的话,“我的意思是,你几乎漏掉了所有重要信息。”

    本尼迪克特:“……”你刚才是逗我玩呢?

    葛瑞丝没有再看本尼迪克特郁闷的表情,她开始说她的演绎了:“那位男士背着他的妻子在偷情,看到他手上的戒痕没有?当然他也可能是刚离婚,但如果你注意到他裤兜里戒指的形状的话,你就知道他不是,他是来偷情的。看他这么谈笑风生的模样,他还是个惯犯。”

    本尼迪克特坚强的提出不同意见:“你为什么不觉得那位女士就是他的妻子?”他说完就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他喝了一口威士忌后,“你要去提醒那位女士吗?”

    葛瑞丝对那对‘情侣’没兴趣了,她把目光转向了酒吧里其他客人身上,对本尼迪克特的话漫不经心地回答:“为什么?”

    本尼迪克特没想到葛瑞丝这么回答,他皱起眉来说:“当然是因为她被个有妇之夫骗了啊。”

    “我不这么认为。”

    本尼迪克特都迷糊了,先前还是她说那男的是来偷情的有妇之夫啊。

    葛瑞丝回过头,朝本尼迪克特笑得纯良,只不过嘴里说出的话就不是那么纯良了:“我没有说过吗,她是个高级妓-女。”

    把那位女士猜测成办公室白领的本尼迪克特:“什么?”这两者差的太远了吧?

    “还是个很有眼光的高级妓-女,观察力很不错,在评鉴过在座男士的服装品牌和手表品牌后,选中了现在这位男士。”葛瑞丝这次的夸赞是真心实意的了,听得本尼迪克特满头黑线,他当时怎么就提议等葛瑞丝回伦敦了,就请她去酒吧喝酒呢,一定是当时隔着大西洋的缘故。

    更让本尼迪克特感到郁闷的是,等他们要分开的时候,葛瑞丝把手插-进大衣兜里,偏着头对他说:“见到你很高兴,康伯巴奇先生。”

    本尼迪克特不得不问道:“你是认真在说这句话的,对吗?没有反义。”

    葛瑞丝盯着本尼迪克特的脸,长得像她家亲爱的二哥夏洛克的脸,神情微妙的吐出一个词来:“金鱼。”

    本尼迪克特觉得他好像没有听得太清楚:“抱歉,什么?”

    “没什么,只是期待下次的见面而已。”葛瑞丝很理直气壮的睁眼说瞎话,灰蓝色的眼睛纯净而无辜,“还有是的,我是很认真的在说很高兴见到你,你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对葛瑞丝这么说,本尼迪克特还就觉得有那么些受宠若惊,末了他只有干巴巴的回答:“我想是的。”老实来说,当葛瑞丝不把演绎法用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觉得他还是能和葛瑞丝相处愉快的,“等等,葛瑞丝,你去干什么?”

    “和我的司机打声招呼。”葛瑞丝边说边走向远离吧台的一个卡座。

    本尼迪克特还有些不明所以,那边卡座里就有双手举起来了,紧接着那做投降状双手的主人也跟着站了起来,雷蒙德一脸讨好的问葛瑞丝:“葛瑞丝,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好吧,这个问题当我没问。不过在你为我判刑前,我就再问一个问题,你和他是因戏生情吗?”

    --这就是你的问题,雷蒙德?(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璀璨人生】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