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1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新岛,像隐藏在浩瀚印度洋的一粒珍珠,面积不大,却坐拥无敌白沙滩,海水有三种颜色,翠绿,透亮如碧玉;浆白绿,像冰淇淋;墨绿,贴近深蓝。碧海贴着蓝天,蓝天缀着白云,岸上热带树木葱郁,海风清爽。

    周浦深立在窗前看景,凌数进门,见他的剪影有些落寞。

    他汇报说:“先生,老夫人刚刚睡下,我们还有十分钟启程。”

    周浦深点头。

    凌数继续说:“苏小姐那头,据汇报说,安娜没有什么动静,证据已经充分,动机还未查明,但可以申请逮捕了。调查的人没惊动苏小姐,她并不知道。还有,苏小姐前两天见过浅川先生,在巴布贾村,具体谈什么,没查到。”

    从那天之后,她在电话里,就总是乏,说了两句就说要休息,或者有别的事,理由都找得很合逻辑,语气也没有什么不同,可周浦深还是察觉,她不对劲。

    飞机抵达拉各斯机场时已是晚上八.九点,周浦深低头看到城市的璀璨,眼神都温柔了几分。以前也曾无数次搭乘夜班,却不曾有这样的归属感。如今看这万家灯火,竟在想,哪一盏属于她。

    此时的苏叶,在白炽灯下,脸色煞白。

    汹涌而入的警察,没几下就扣住了躺在床上的安娜,后者平静极了,脸上没有一点诧异,甚至配合警察拷手铐。

    苏叶从洗漱间出来,安娜已经被控制住,警察正准备给她套上头套--学校里抓捕嫌疑人,要避免影响扩大。

    安娜这会儿才挣扎起来,突然大喊,“我不戴,住手!”

    警察也懒得跟她解释,就要动粗,苏叶上前说:“能让我先和她说几句话么?”

    那警察理都没理她,身后有个小弟上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他上下瞄了苏叶一眼,呵斥说:“动作快点!”

    安娜脊背挺得很直,很自然地直视苏叶,苏叶把一瓶风油精拿出来,问她:“还记得这个吗?”

    安娜沉默,苏叶说:“做朋友,其实与喜欢不喜欢没有太大关系,喜欢,可以变成挚友,不喜欢,也可以相安无事平淡相处,我自认从未亏欠你,到现在,我可以问一句为什么吗?”

    “我有病。”

    “杀人未遂,你一句有病就能讲明白吗?”

    安娜突然就爆跳起来,几个大男人都差点镇不住她,她嘶吼着:“我就是有病!行了吗!我都说了我有病!”

    警察呵道:“把她带走!你什么情况,搞得嫌疑人情绪激动,你也跟我们走一趟!”

    苏叶呆楞地,跟在他们后面。

    路上警官接了个电话,把车停在了路边,让苏叶下车。苏叶刚站稳警车就呼啸而去,接着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跟前,车窗降下来,那张许久不见的脸出现在眼前,他偏头看着她,眼神专注。

    他开着车,她自然就上了副驾驶座,她忘了系安全带,他就横过身来给她系好,索性没回去,就着这个姿势,看她的侧脸。

    她从上了车就一直目不斜视,正视前方,眼神没什么焦距。

    “想我吗?”他率先打破沉默。

    苏叶没有回答。他只当是她还陷在安娜的事情里头,心绪不宁,只好自言自语,“没关系,我想你。”说着摆过她的脑袋,轻吻在她额头。

    他两指托起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瓣,她一点动静都没有,像块木头。周浦深看她两秒,端正坐好,车子飞驰而出,苏叶的身子由于惯性重重撞到椅背,她也没吭声,只是终于转过头来看他,缓缓说:“你开慢一点。”

    声音软软的,他心一颤,车速慢下来。

    行至主干道,有施工队在前头打着闪灯,车子只能右拐进狭路,绕道而行。

    周浦深的车子宽,进了窄道他开得更慢了些,他时不时看她的侧脸,她却始终没有回视他。

    苏叶不对劲。

    他索性停了车。

    苏叶这才转过头,一本正经地说:“你停在这,要是后面来了车该催你了。”

    “谁来了都不管,我现在只管你,”他扣住了她又要转过去的脑袋,“谁惹你了?”

    苏叶的心口一缩一缩的,从上车到现在就没停过。他已经回来了,她却还没有做好准备,作那个抉择。

    她忽然问:“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周浦深点点头。

    “你当时在想什么?”

    他想起那张粉嘟嘟的脸,非要凑上来亲他,“在想你是谁。”

    她是谁?这问题好像太宽泛,放到哪个场景都适用,她并不能知道他说的是在周家,还是在阿利茄医院。

    “然后呢?”她问。

    “然后?现在想来我大概是一见钟情。”记挂一个毛孩子,记挂了许多年。或许那不算传统意义上的一见钟情,毕竟如果她没有再出现,他也不会真的去寻找她。但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如今他已经是她的,那么,一见钟情又何妨?

    “……”苏叶想,他说的一定是阿利茄医院的初见,不是周家。毕竟那时候她气势汹汹的还砸伤了他,不仅凶恶,还狼狈。那么他,是真的不知道她是钟晚......

    周浦深的拇指,摩挲着她的脸,沉声说:“那以后就知道了,记挂的滋味。”

    “宝贝……”他忽然顿了声,看向后视镜,目光警惕。

    苏叶也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他们进入狭道之后,就再没有车子进来了,前头在修路,来往车辆不算少,这不科学。

    “坐好了。”周浦深的话音刚落,车子嗖的一声就开出去。

    拉各斯的传统民居,形态有点类似川西的藏民居,只不过不涂颜料,保持黄土泥墙的颜色,户与户之间空际不大,有点儿类似北京的胡同,狭窄,悠长,边上院墙高耸,逼仄感令人呼吸不畅。

    黑夜里车子在狭道上疾驰,让人更紧张了些。没多会儿,后头就有车子追来,速度奇快,轰鸣声震天,突然,苏叶听到一声“砰”的一声,她愣住了,是枪响,伴随的还有车后头的玻璃“当”的一声……

    她回头看,防弹玻璃裂了一点小细纹。墨黑的车后窗,依稀可见几辆飞驰而来的改装车,每扇车窗都探出一个人,拿着枪猛开。

    “宝贝,把椅子按倒,躺好,相信我。”枪声里,她听见他沉沉地说,语气平静,她的脉搏莫名就缓下来。她依言把椅子放到最平,躺好了紧紧地抓着安全带,这时候不给他添乱就是帮忙了。

    看不见前路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她心绪慢慢稳下来,才去看他。除了他的眼睛时不时看着后视镜,他的神态,看不出一点紧张。

    他忽然说:“伸手够到后座,打开下面的盒子,把枪给我。”

    枪......苏叶稳了神,照做,盒子下有两把□□,她拿了一把递给他。

    周浦深接过枪的瞬间降下了车窗,苏叶只感觉似乎行驶到了宽敞的地方,天旋地转间车子打了个漂移,周浦深一只手控制着方向盘,一只手伸出窗外,“砰”、“砰”两声。

    不远处传来车子急刹和撞击的声音。苏叶数着,一,二,三辆车,都毁了。

    对方的车胎被打爆了,索性下了车,开着枪徒步追。

    又是一个天旋地转,车窗缓缓升起,车子驶离乌烟瘴气的街区。苏叶明显察觉到,车的情况不太妙,已经往她这一边倾斜,全靠周浦深的车技在支撑。

    没一会儿,周浦深果然把车子停在路边,绕过车抱起她,往一条小道里走,“车胎支撑不了了。”毕竟是从枪林弹雨里冲出来的。

    苏叶挣扎着落了地,“我自己走,你要保存体力。”

    周浦深微微笑,苏叶都无奈了,这时候还笑得出来?

    他说:“就是残了,抱老婆的力气也还是有的。”

    周浦深打了电话,很快就会有救兵前来,但眼下二人需要找到最安全的地方。这条小道绕过去,就能到rc大楼,但若是开车,需要绕大半圈。

    苏叶快跑着也才能勉强跟上周浦深走的速度,她的手被他牵在手掌心,热热的,她真的一点都不觉得怕了。

    枪战,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有这样的经历,但她却没有命悬一线的恐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某一瞬间想到要离开,她竟在枪林弹雨间,有了旖旎的念想。

    他像是一块坚不可摧的盾牌,挡在她前头,真的很浪漫。

    她跑在后头,也不知道是直觉还是什么,她竟回了头,狭长的巷弄后头,一个头戴着黑布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站在百米开外,抬起了手臂,微弱路灯下,他手中银灰色的枪,闪了苏叶的眼睛。

    她几乎是看着枪膛里蹦出子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扑倒了周浦深,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尖锐的痛感同一时间传来,没有皮开肉绽的空腔感,子弹在她身体里停住了。原来中枪竟是这样的感觉。

    疼得渐渐没知觉,她的牙齿不自觉把下唇咬出了血。她的眼看不清,只能听见周浦深喊她的名字,听见他开了枪,听见了由远及近的汽车的声音。

    她竟做了他的盾牌,虽然是玻璃盾。

    在电影里,中了枪的主角总是还能磨磨唧唧说说心里话,甚至能□□的爬起来再战斗,但苏叶连呻.吟呼痛的力气都没有。

    苏叶知道电影里都是骗人的,真实情况下,中短距离被枪打中,重的,骨头振裂,当场死亡,轻的,几秒钟以内失去知觉,身体肌肉松弛,甚至大小便失禁,再之后体温变凉……

    她觉得她没救了。

    意识的最后,人潮汹涌围过来,她躺在他怀里,感觉他搂着她的那只手臂,抖得厉害。

    他嘶吼的声音有些陌生,“快!医生!”(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