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2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苏叶住进了同一个病房,前后间隔不到一个月。就连凌数都觉得,她的命途真够多舛的。

    他早年和周浦深开拓非洲市场的时候,这边可没现在这么太平,他们得和政界军界打交道,还得跟地头蛇打交道,刀光剑影没少见,刀伤枪伤没少挨,无论是他,还是身边的弟兄,对于他们而言,为先生受伤是件自豪的事情,也是本能。

    但是苏叶,一个女人。

    他一直觉得苏叶是不爱先生的。她从接近先生开始,目的就不单纯,也是,接近先生的人,没几个目的单纯的,但她还是不同,她不为先生的财,她甚至不为先生的人。

    但她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扑倒了先生。这行为,算得上舍身忘死,这除了本能,没有别的解释了。

    凌数站在周浦深后头,看着护士把苏叶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

    这几日的等待于他而言都是难捱的,何况先生。

    事关苏叶,先生的沉着镇定就会打折扣。苏叶刚出现的时候,凌数没想到有这么一天。

    最初见到苏叶,是从机场回香蕉岛,车子堵在了街上,他见先生看窗外很久了,也循着视线看过去。视野里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挤在黄色面的里,在一众黑皮肤间格外抢眼。

    先生有兴趣?正想着就听到先生吩咐,“查一个人,钟晚。”

    查到结果凌数讶异,先生竟还有这样的故人,但是这位故人,在十五岁之后就没有任何社会痕迹,简单来说就是失踪了,并且无人报警寻找。

    直到先生再让他查苏叶,他恍然大悟,竟是同一人。

    她接近先生显然别有目的,他以为先生会处理掉这个定时炸.弹,却没有,先生给她养伤,请她吃饭,让她当女伴,帮她一步步走近自己。

    步步为营,不动声色,却好像,率先把他自己赔进去了。如果说凌数之前不懂,先生对苏叶究竟是什么感觉,现在他知道了。

    周浦深这几天,是住在了医院,几乎没合过眼,偶尔支着脑袋在沙发上闭了眼,突然想到什么又会醒来,起身去看苏叶有没有苏醒的迹象。

    今日早晨,苏叶醒了几秒钟,之后又睡过去了。医生说这证明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醒来,可以放下心了。

    凌数绷了几天的神经终于放了下来,忧心地对周浦深说:“先生,您该休息了。”

    周浦深走到病房里,亲自检查了空调的温度,才走出来,“审讯结果怎么样?”

    “先生你该先……”

    “先说。”他打断。

    凌数暗暗叹气,回答说:“安娜对放蛇咬人的事情供认不讳,还主动交代了她与这次的枪击案有关,她负责从苏小姐那里窃取您的行程安排,交给浅川,她说,这次部署整个案子的,是浅川。”

    “她有什么动机?”

    “她有精神病史,在香港也有案底,之前因为继父猥亵她,母亲又家庭暴力,她心理开始不正常,之后发疯时曾差点杀了继父。后来经过治疗,痊愈了,逃避家庭,才来非洲做的志愿者。”

    周浦深蹙眉,“说不通。”

    的确,精神病往往是受到刺激才发病,并且动静会很大,毕竟连病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安娜养蛇、放蛇,是蓄谋,即便是间歇性精神病也是说不通的。这同样不能解释她帮助浅川谋害周浦深。

    凌数犹豫了会儿,说:“苏小姐那边,安娜自己陈述的理由是嫉妒,先生这边她没说,但我查了她的家庭情况,发现能与先生有一点关联的,就是您在浅水湾的房子。那块地皮原先是要批给重安公司的,重安的老总就是安娜的生父安项远......”

    之后重安公司因为前期投入巨大,资金无法周转,公司破产,安项远就自杀了。

    周浦深记得这件事,因为他的家人曾来rc闹,指责周浦深仗势欺人。

    但在商言商,那块地皮没批出去之前,谁肯支付更高的价款,理所应当就是谁的。当时他全权交给下头的人处理,也不知晓细节。不曾想这么多年,还能牵出后续的事来。

    周浦深沉默思索了一会儿,“修路的和枪袭的分别是什么人?”

    凌数讶异,先生怎么知道不是同一批?

    “修路的是大鼻子的人,大鼻子已经上来请罪,说他也是受人所托,给钱办事,但觉不知道车里头的人是您。”

    周浦深:“托事的人呢?”

    凌数:“单线交易,没见到人。”

    周浦深点头,“枪袭呢?”

    “枪袭的虽然都是黑人,但所持枪支是日本38大盖,也好歹是这个枪,过分追求射程,子弹设计上不合理,苏小姐的伤口才比较小。”否则这样近距离的中弹,不死也得残,“加上安娜的供词,浅川是主谋应该确凿无疑。”

    周浦深低头想着,凌数看他的表情,知道他大概不是很赞成这个结论。

    良久,周浦深说:“去看守局。”

    拉各斯的局子,俗称小黑屋,里头不供电,晚上就是黑漆漆的,白天也看不见天。没有光,却很热,闷中暑的犯人不在少数。安娜就已经有中暑的迹象,蔫蔫地坐在凳子上,头发凌乱,面色蜡黄,大裤衩下边露出的小腿上,遍布猩红的鞭痕。

    周浦深看着她的眼神却不带一点同情,那眼眸子,冷得像她豢养的那条黑曼巴。不,比那更可怕,他眯着眼,像在凌迟她。

    安娜说:“我是香港公民,香港法律不会由着你们制裁我。”

    “故意杀人,在哪都一样。”周浦深坐在警官审讯的座位上,淡淡开口。

    “我申请找律师,这是我的权利。”

    周浦深笑了,“你真当以为,你是在香港吗?”

    “……”安娜感觉脊背凉了一片。

    这些天,审讯她的人,不下五个,一次次地磨耐性,磨体力,最终都以她装疯卖傻结束,但她现在有直觉,即便她在这死了,这个男人也不会眨一下眼皮。

    她这一刻无比清醒,“我故意放蛇,但那通解毒的电话,也是我自己打的。”

    放了蛇回到寝室,她就看到了她床头的那盒风油精,她舌头打着颤,在听到楼下细微的响声后,她跑到共话,拨通了自己的手机。而所谓到楼下取针管,都是她编的,那管血清就在她手上,她只是心里打着架,到底要不要救她。

    周浦深一点诧异的表情都没有,开口问:“你怎么认识浅川的?”

    安娜一愣,沉默了许久都没有回答。

    周浦深缓缓上前,掐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说!”

    逆光下他的眼睛,让人发颤,安娜哆哆嗦嗦地,咬着唇就是不肯说话。

    她都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周浦深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两秒,“我忌血腥,这里头的人可不忌。”

    他转身走了,安娜还在发抖,克制不住,在这个男人面前,她连发疯都不敢。

    出了局子,车子开回医院,楼道里,周浦深说:“大鼻子是地头蛇,这么多年都挺安分,浅川初来乍到,是怎么知道大鼻子的?安娜也是,从香港到拉各斯,没理由认识浅川,这中间有人起了引荐作用。并且浅川图的,是油田,他可以用筹码威胁我,这个筹码就是苏叶。他不会想要我的命,枪支来自日本,很可能,浅川也被这位中间人耍得团团转了。”

    这位中间人,才是想向周浦深索命的人。到头了,摆脱得干干净净。

    “揪出这个人,从安娜那里入手。”周浦深留下一句话,转身又进了病房。

    凌数琢磨半晌,恍过来的时候,周浦深已经不在跟前。凌数叹气,说好的休息呢?

    苏叶是疼醒的,她背部受伤,睡的是特制的床,受伤部分是架空的,不动还好,她睡得久了,有一些知觉以后,身子动了一下,伤口蹭到了,那一瞬差点就小便失禁。

    她不自己吟.哦呼痛,闭着眼挨过这一阵,再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了周浦深的脸。

    他的胡茬好长啊,头发也长了些,比上一回更邋遢了。

    她的手被抓在他掌心,他看她看了很久,从额头到下巴,最后视线落回她的眸,他缓缓俯身,温湿的吻落在她额头。

    “你不能睡更久了,”他把她的指尖扣在他腕上,感受他的脉搏,“否则它就要停了。”

    苏叶没有什么力气,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她先尝试了一下发短短的音节,“深……”

    却见他眼睛一亮,脸蛋贴着她的手掌亲吻她的掌心,颇有些语无伦次地回答,“我在,一直在。”

    苏叶却微微笑着,缓缓说:“我们分开吧,在你身边太危险,我受不起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