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4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苏叶没伤着筋,也没碰着骨,却被告知要住院三个月!最后她坚持要出院,于是也就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她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每周安排几次复健,偶尔姜蓉会扶着她到院子下边走走,日子无趣又难熬,如果没有那只永远处于脱线状态的狗,苏叶大概已经闷坏了。

    她给那只狗,取了名,叫火锅。当时它往墙上扫关于“火锅”的信息,然后郁闷:“是中国食物,不行,换一个,我觉得英雄一些的名字很适合我,比如成龙。”

    苏叶:“那你叫周浦深?”

    火锅:“火锅就火锅吧。”

    苏叶看看日期,居然已经快元旦了。她承诺会按时作复健才被允许出院。刚踏出医院大门,她就觉得身心舒畅。

    拉各斯没有冬天,新年来得一点兆头都没有。植物还是那么绿,太阳还是那么毒辣。人们还是穿着鲜艳俗气的衣服行走在大街小巷。

    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却又似乎什么都变了。

    姜蓉把她送回寝室拿行李,还请了个人来给她打扫。

    苏叶站在门口,看着佣人在里头忙碌。她环视一圈,原本整洁温馨的小房间,如今看起来清冷凄惶。玻璃窗全是尘,灰蒙蒙的,临窗的桌子上叶积了一层的灰,抹布扑过去,灰尘在阳光下跳跃,活泼得很。

    几个月前,她还躺在床上,听安娜和赵玮伊斗嘴,她觉得吵,就塞耳机找清静,如今真的清静了,清静得连她都要离开这里了。

    她没办法一个人住在这,即使她们都没来之前,她也在这个小房间里,一个人住了快一个月。

    人和人的相遇与分离,是非常奇妙的事情。曾经来过的人走了,并不代表你可以回到他没来之前的生活。赵玮伊是,安娜是,周浦深,也是。

    他给她留下了宣示般的留言,却没再出现过。他算是同意了,她提的分手吧?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是钟晚,那么他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来到非洲接近他的目的?他为何容忍她的接近甚至主动配合?他为什么还能对她产生感情?他到底知不知道,他父亲的死和她母亲有关?周宪的死讯又为何没有公布于众?

    或许是在医院里太闲,她脑袋里每天都充斥着无数的疑问,但她从未怀疑过他的感情。她确认,他心里头有她。

    或许她该方面问清楚,才能放下,惊涛骇浪又怎么样,如果那边有他还在等她,她愿意乘风破浪去看看。

    然而他没出现,没给她这个机会。

    姜蓉从头至尾都以为,她是误打误撞闯进黑帮枪战的地方,运气不好受了伤,因为姜蓉接到苏叶旷课两周的举报,赶忙联系赶过来的时候,周浦深已经消失好几天了,姜蓉没跟他打上照面,一直以为是凌数在安排医院这头的事。

    苏叶也不去作解释,毕竟现在他们的关系,说了只会让姜蓉更操心。

    之后学校给她办了结课,好在只是选修课,元旦过后就停课进入复习周,所以算起来,缺的课也不多,考核变成了写论文,学分照给,蹭学分的学生们也没什么怨言。

    rc那边,姜蓉打电话去给她请假,对方却说已经批过假了,让苏叶安心养病,当天,公司还派了代表过来慰问,大公司的派头做得很足。当那个代表客套说代表公司,代表负责人周先生的时候,苏叶眼皮微颤,都忘了要回以感谢。

    苏叶一点重物都没法提,她东西不算多,但佣人一个人也没法提,姜蓉说:“我来。”拿着小箱子就往楼下走。

    苏叶站在楼梯上头,看着姜蓉修剪讲究的头发,染了色,很时尚,但鬓间已经花白。

    到了家,苏叶刚进门就说:“姜姨,您跟我一起回国吧,提前退休也没有关系,我来照顾您。”

    姜蓉一愣,“怎么突然怎么说?”

    “就是觉得,想好好陪您了。”

    “来坐,”姜蓉微微笑,“我的任期还有两年,远着呢。”

    “对不起,姜姨。”

    姜蓉愣半晌,“哎,你哪里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倒是我,对不住你妈妈。年轻时我就决心不结婚,也不想要孩子,到老了,才觉得寂寞,你妈妈把你送过来,我是巴不得的,都是我私心,到头来,也没把你照顾好,还把你扯到非洲来了。”

    “别这么说,姜姨,我以前执着于我妈妈的事,也从不听你的劝,你一定很为难。”

    姜蓉叹气,“为难说不上,就是舍不得,你说你妈妈,已经为了周家,搞得自己的生活乱七八糟,你还要为了周家,赔上你的花样年华,真的不值当,人生在世,就得为自己而活,想要,就去追求,不想理会的事,即便是天王老子的事,也要抛到九霄云外去。”

    苏叶垂着眼,点头低声回应:“姜姨,你说得对,我明白了。”

    饭后苏叶接到一通电话,她看看号码,皱起了眉头--真够准时的。

    那头周牧的声音仍旧清朗,“苏叶,好久不见你过来吃饭了,最近很忙吗?”

    苏叶:“我忙不忙你应该知道的。”

    周牧显然愣了下,又笑说:“是啊,你得上两个学校的课,这都快期末了,肯定很忙。那明天…….”

    苏叶打断他,“周牧,你去看过安娜了吗?”

    “安娜怎么了?”语气着急。

    她只替安娜不值,“我以为你们的关系不错。”

    “苏叶,到底怎么了?”

    苏叶按了录音键,缓缓说:“周牧,放下其实很简单,用不适宜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往往伤害的是自己。你自首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苏叶!”

    “如果我死在你请的杀手手里,你会不会记得我们曾经是朋友,曾经无条件信任过对方?”

    周牧的语调慢下来,好像无奈极了,“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想一定是发生了大事,你能告诉我吗?”

    苏叶说:“周牧,那天在内罗毕,你是不是在给浅川先生打电话?”

    “没有啊,我是打给合作伙伴麻仓先生。”

    “周牧我刚刚说的日语,我曾问过你,你说你不会日语。”

    那头沉默了。浅川在日语里的发音是“asakawa”,麻仓是“asakura”,听着很像,容易听错,只是中文发音差别很大

    周牧这下意识否认,忽略了苏叶在用日语发音,只有熟练在两种语言之间转换的人,才会忽略,否则一定会因为听不懂,反问回去。

    会日语,却要隐瞒,认识浅川,却要隐瞒,原因很显然。

    “周牧,你实在对不起安娜,她至今都都没供出你,小黑屋里的日子多难过你大概比我清楚。”

    电话被对方挂断了,苏叶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还是打开邮箱,把这段录音发送。

    这段对话,证据不算充分,但周牧具备了嫌疑,逮捕他,理由足够了。

    打完电话,苏叶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突然想起那一天,她提出分手的时候,周浦深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样子,她也睁着眼,看看能坚持多久。

    看来她的眼睛不是很争气,没一会儿眼睛就*辣的,眼泪涌出来也是瞬间的事。苏叶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止住了。

    在姜蓉家里住了几日,苏叶在马多多的催促下,收拾东西准备回国。

    火锅在一旁捣乱,她刚叠好它就拿起来看,“这是衣服吗?”

    苏叶:“这是羽绒服,你不是百科全书吗,这都不知道?”

    火锅:“抱歉,因为我不穿衣服。”

    苏叶已经适应它一本正经的不正经了。

    火锅:“你还回非洲吗,你带我去中国吗,你想念周先生吗?”

    苏叶:“……你太吵了,不带!”

    它每天都有很多问题要问,最关键的是,每天都要问一句她想不想周浦深。

    火锅:“凶巴巴的。”

    然后她这副凶巴巴的样子,就被拍成视频,传到了地球另一边某人的手机上。

    彼时地球另一边,已是凌晨两点。东京塔灯火辉煌,引领着不夜城,而不夜城的郊外,圆弧墙高耸的监狱立在荒野,黑夜里如鬼魅城堡,只顶上有微弱的光。

    通向监狱的路,只有一条,狭长弯曲。此时路上飞驰着一辆改装吉普车,上头载着一个亡命之徒。

    路途尽处,三辆黑色轿车蛰伏在暗处,像三只黑豹,等着猎物。

    凌数提醒看手机的周浦深,“先生,来了。”

    周浦深点了保存,“行动。”

    浅川躺在吉普车的后尾箱,拿着手机准备给接应的人打电话,屏幕蓝光映着他得意的神色。

    想在非洲把他给解决了,没那么容易!他还不是走关系被引渡回国了,还不是偷梁换柱简简单单就越狱了。只要回到了东京,他自己的地盘,没有人再奈何得了他。

    刚调出号码,手机缺提示信号中断,接着他收到一条短信--浅川先生以为遣送回国就安然无恙了么?

    浅川脸上的笑顿时就挂不住,手机跌落砸在他脸上。

    于此同时,车子猛地一刹车,停住了。

    浅川意识到事情不顺利,按了尾箱上的按键,车底盘漏出一个洞,他小心地往底下钻。他刚钻下去,就听到了外头打斗的声音。

    车子底盘够高,他窝在下面,不算太憋屈,但是深冬的地面,冷得让人直打颤。

    他听见凌数的声音,问他的司机说:“说,浅川在哪里?”

    司机畏畏缩缩地,指了指车后箱,凌数正要打开后箱门,就听周浦深道:“人在车底下,让他多呆会儿,地板温度应该还不错。”

    浅川闭着眼,认命了。

    浅川醒来的时候,坐在检察院里头,那个以正经严肃怎么都贿赂不动出名的检察官,正打量着他,“浅川先生,又见面了,这回,案子在我这,就不可能再移交走了。”

    浅川正要开口,才察觉嘴角裂不开,疼得慌,“谁打了我,司法暴力吗?”

    “不,您被送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

    其实这位检察官,亲眼看着从来不动粗的周先生,给了浅川一拳头,那力道,练家子。

    而周先生,现在坐在自家沙发上,吃着苏叶最爱吃的桃园眷村的早餐。他舀了一勺豆浆,嗯,味道还不错。

    厨师上前来问他,“先生,是要准备北京涮锅,还是重庆火锅?”

    他皱了眉,“都备着。”

    一月份的北京,大风凛冽,温度很低,好在没有下雪,否则她的班机大概就要延误了。

    凌数走过来,报备行程,“先生,苏小姐半小时后落地,我们可以出发了。”

    周浦深淡淡地回答:“嗯。”

    接他的宝贝回来涮火锅。(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