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6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3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到了零点,大伙给马多多炸了礼花,庆祝她成功晋级少妇。嗨完一首舞曲,也都精疲力竭了,关了音乐,包厢里就静悄悄的,大伙都瘫在沙发上,眼神迷离,聊着自家男人,聊着工作上的烦恼。

    马多多的这群发小,都是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所谓烦恼,也不过是因为权势和金钱滋生出的烦恼,苏叶没什么共鸣,也困了,沉默着不说话。

    火锅蹲在她边上,闭着眼好像也睡着了似的。

    没一会儿,鲁峰开了包厢门进来了,后头跟着的几个男人,也都是这几个女人的主。男人们各自捞起自家媳妇儿告辞了,上一刻还挤挤攘攘的包厢,转瞬间就做鸟兽散了。

    剩下苏叶和马多多鲁峰夫妇,还有,宋毅城。

    “你怎么把阿城给叫来了?”马多多嘟囔着。

    鲁峰有些尴尬,“你以为我一个人能抬得动你们俩么?”

    马多多这才去看苏叶,后者已经睡得不省人事了。

    宋毅城说,“她怎么醉成这样?”

    马多多都醒着,她却倒了,这不科学。

    “刚刚又要了一打,结果我们都在跳舞,回过神来,苏叶已经一个人干掉了一打,而且我们之前还喝了洋酒……”

    那么多,还掺着喝,不醉倒是神了。宋毅城上前拍拍苏叶的脸,“苏叶,苏叶。”

    没叫醒,他把她轻轻挪正了,正要抱起来,“火锅”在一旁突然自言自语,“四楼,vip6。”然后突然睁了眼,对宋毅城说:“别动我妈。”

    宋毅城:“……”

    火锅:“我爸来了。”

    所有人:“......”

    包厢里很静,大门敞开着,脚步声传来,三人都往门口看。

    周浦深进了包厢,径直往沙发走,宋毅城不自觉地往边上退了点,脚步有些踉跄。

    马多多瞪大了眼睛看着周浦深,这个浑身上下都是荷尔蒙的男人是从哪里来的?

    等这个男人捏着苏叶的脸叫宝贝的时候,马多多感觉她的酒完全醒了。

    然而周浦深也叫不醒苏叶。

    他一把就横抱起沙发上的人,还不忘叫地上的狗,“火锅。”

    火锅屁颠颠地就跑到前头。

    周浦深低头看苏叶,她果真又是钻啊钻,找到舒服的位置就不动了。

    直到男人挺阔的背影消失不见,马多多还是愣怔的,“非洲朋友!?”

    到楼下周浦深才发现苏叶只穿着毛衣,还好车子就停在门口,司机已经赶来,周浦深坐上后座,让她躺在他膝盖上。

    马多多匆匆忙忙拿着苏叶的羽绒服追上来,司机开了车窗,她把羽绒服伸进车里,讪笑说:“你、你好,我是苏叶的朋友马多多。”

    周浦深只点点头,又低头去看苏叶,扔进来的羽绒服太长,帽沿上的绒毛盖住了她的脸,她许是觉得痒,不满地哼唧。周浦深把帽沿拿开,又给她掖了掖,保暖的同时让她舒服些。

    马多多呆呆地看着周浦深低眉垂眼的神情,都不敢说话打扰,实在是,温柔得她都觉得暖了起来。

    车子走了,马多多站在原地愣神,身后跟着面色沉重的鲁峰和宋毅城。

    她喃喃地,自言自语,“好奇怪的感觉,这个人,让人觉得害怕,但他明明那么温柔。”

    她说过要给苏叶把关,可是,这个男人,别说把关了,她连说句话都不自禁磕巴。

    苏叶喝醉了很乖,她本就睡得沉,醉了更是雷打都不动。

    周浦深一进门就叫来几个人,给她放水洗澡。她是一碰到枕头,就习惯性地抱着被子侧过身去睡,这下子也是,衣服没脱她也没察觉不舒服,滚滚滚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周浦深立在床边,手支着下巴,头一回觉得无从下手。

    佣人先送了温水进来,周浦深只好坐到床沿,捞起她让她靠在他胸口,可她把被子抱得太紧,捂在胸前,那样子像极了防狼,佣人低着头不敢笑,周浦深皱了眉,一把就把被子扯走了。

    这下没有东西可以抱着了,怀里的空虚感让苏叶不习惯,她就迷迷糊糊地乱抓,周浦深把她的手捉住了,她安分了些,周浦深才拿过水杯喂她喝水。

    她倒是知道那是水,小口小口的,跟舔似的。水杯倾斜稍微幅度大些她就喝不开,就要洒出来。

    佣人把勺子递过来,周浦深没接。

    喝个水那么不老实,跟喂婴儿似的。周浦深索性自己喝了一口,亲了下去。

    嘴对嘴,先生要不要那么……

    佣人小姑娘也还是花样年纪,秉着非礼勿视的原则她只能转过身去。

    到底是和了多少酒,味道大成这样?洋酒的味道、红酒的味道、啤酒的味道……

    臭死了。周浦深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不过好在她还算配合,慢慢吞咽,没呛着。清水下肚,胃里就开始翻滚,周浦深吩咐,“拿垃圾桶来。”

    又有两个佣人进来,“先生,我们来吧。”

    周浦深不应,佣人也只能看着。苏叶果然吐了出来,她晚上没吃多少,胃里头全是酒,周浦深轻拍着她的背,怒气瞬间就上来了。

    喝这么多,不要命了么?

    下一回休想他再允许她参加这样的派对。

    苏叶感觉胃都要掏空了,肚子里却还在反水,她张着嘴,也已经没有什么能吐的了。

    这是她头一次喝醉,不,烂醉。太难受了,以后再也不要借酒消愁了。小酌怡情,大喝伤身。

    她当时在干什么?本来她是整个包厢最清醒的人,后来呢,后来马多多让上酒,她跟火锅在聊天,她当时说什么了?为什么之后就一直想喝酒?

    脑袋好疼,胃也疼,背后又轻缓的力道传来,由上而下,暖暖的,她感觉舒服了些。这会儿听到恭敬的女声说:“先生,我们来吧?”

    背上的动作停了,她感觉她又躺下了,她尝试睁了睁眼睛,眼皮太沉,光太刺眼,算了,睡会儿。

    “帮她洗好了,送她回主卧。”周浦深起了身,交代说。

    这屋子里的酒气都能熏死人了。

    当身体沉入温热的水里,苏叶猛地睁了眼。三个小姑娘直勾勾地看着她。她猛地直起身,缓缓低头--她坐在浴缸里,水堪堪漫过她的胸,一半的浑圆露在外面,水面漂浮着不知名的东西,像花瓣又像叶子,身体下半部分隐没在水下。

    她又抬头去看,三个小姑娘的制.服,沉默,她当然认得,这是西山壹号院周宅佣人的衣服。

    她拍拍脑袋,又清醒了些。她在周家?

    苏叶的神态奇怪极了,三个小姑娘面面相觑,一人大胆问道:“苏小姐,您醒了啊?”

    苏叶望天花板,再让她睡会儿算了,这会儿醒来,尴尬癌都要犯了。

    她沉着道:“你们出去吧。”

    事实上她还是晕晕乎乎的,意识时而清明时而混沌,她有些想起来当时自己是在和“火锅”聊周浦深,她好像还签错了名,然后她冲着那只狗,向周浦深表白了。

    真是荒唐极了!她喝醉了怎么是这副德行。

    所以她为什么会在这,马多多呢?不对,周浦深现在在拉各斯,所以她大概只是太想他了才梦到的,也不对,那三个姑娘的脸长得都不一样,梦里她可臆想不出。

    脑袋要炸了!来个人,或者来只狗也行,告诉她这是梦是醒。

    于是她喊:“火锅!”

    没回应。

    “火锅!”

    “洗好了么?”

    苏叶的身子僵住了,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嗯?”他听她良久没回复,吩咐佣人,“进去看看她是不是晕倒了。”

    苏叶说:“没晕,不用了!”

    周浦深挑挑眉,“洗好了过来找我。”

    “……”

    这绝对是苏叶洗得最长时间的一次澡,直到手指头都泡得有些褶了她才起来。这期间她的酒劲已经散得七七八八了,就是脑袋还沉得很。

    琉璃台上放着睡衣,她拿起来看了眼,没有内衬,穿上以后完全遮不住她的胸脯。但这里头也没别的了,她只好把睡衣穿上,还在外头罩了一层浴巾。

    她看看镜子,里头的女人包着头巾,像个尼姑,大大的浴巾裹的严严实实的,嗯,性冷淡风走得很彻底,很禁欲。

    她出了浴室,不见有人,却闻到了浓烈的酒味,这丢人丢大发了。

    这间房间她是住过的,周浦深说,让她去找他,她也知道他这会儿应该在主卧里头的书房里,可她穿成这样去见他......算了吧,在这呆着好了。

    他怎么会在北京呢,有业务,说得通。他怎么知道她喝醉了,难不成他当时也在那家会所,看见她烂醉如泥所以捡回来了?

    不是分手了吗,这算几个意思?

    苏叶站在落地窗前,歪着脑袋擦头发,神思已经飞到天外去了,周浦深进门她都没察觉。

    身体突然腾空她吓了一跳,惊呼着搂住他的脖子,这么一甩,毛巾掉地,她的头发四散开来,有几绺湿发粘在他脸上。

    他皱着眉,脸比炭还黑。

    一个多月不见,他就这么黑着脸迎接她。苏叶把自己的头发拂开,淡淡说:“放我下去。”

    周浦深充耳不闻,就这么抱着她出门,到了主卧把她扔到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苏叶迎上他的视线,“你怎么在这里?”

    周浦深挑眉,“这是我家。”

    苏叶知道他四两拨千斤,“我怎么在这里?”

    “宝贝,你在我家里,同样没什么不对。”

    “……我们分手了,这样不妥。”

    周浦深俯下身,“分手?是什么让你误会,我会放开你?”

    销声匿迹,不就是默认了?苏叶轻呼一口气,“周浦深,我们谈……唔……”

    话音没入他唇齿间,他是瞬间就吻下来的,没给她躲闪的时间。他的身影罩着她,气味盈满鼻息。他的唇瓣温热如昨,她不自禁就被他带进节奏里。

    她还是醉醺醺的时候可爱,无辜地歪着头,咬笔头。周浦深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身体一酥,沉寂已久的欲.望被唤醒,来得又急又凶。

    她在他身下,沐浴过后身体的香气被厚厚的浴袍遮住,似有若无,勾着他的感官,他回想着他在他怀里时软软糯糯的触感,理智瞬间就被打碎,她的唇还是那么诱人,湿湿软软的,他完全不想放开。

    他终于离开她的唇,两人都呼吸急促,他的气息粗重,节奏里带着浓浓的情.欲。

    他看近她闪烁的眼睛里,“宝贝,说,你也想我。”

    沙哑的声音,酥了苏叶整个身子。(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