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8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4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第一次结束的时候,苏叶疲惫得昏睡过去,意识模糊的最后时刻,她都记得他极尽温柔的缠绵,以至于传说中撕裂般的疼痛她并没有经受。

    意识模模糊糊间,她感觉身体沉入温热之境,缓缓睁了眼,又是在浴室,她仍坐在洒满不知名花瓣的浴缸里。

    时间仿佛倒回了似的,如果某人没有系着浴巾光着上身出现的话。

    苏叶即刻就低了头--看到自己半露的胸。

    她又往下沉了一些。

    周浦深擦着头发,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又不是没见过。”

    嗷,看破不说破不成吗!羞炸天了。

    不过......苏叶微抬眼,某人的肌肉,看起来触感不错的样子。刚才,呃,刚才全部身心都在......没有来得及想揩油的事。

    他低眉笑了声,走到浴缸边,俯下身,明知故问,“在看什么?”

    苏叶望天花板,“发呆。”

    “哦?”他索性坐在浴缸边上,伸手抓了几片花瓣随手把玩,她以为他要拂开,连忙说:“哎,你别啊我害羞。”

    “我有称呼的,你该叫我什么,嗯?刚刚叫得很好听,我很喜欢。”

    苏叶的脸轰地一下,红到耳根子去了,周浦深微微笑着,吻了吻她额头就起身出去了,他怕他再呆下去,某个人要在水里头泡一辈子了。

    “呼--”苏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躺着看天花板上的装饰品,数着纹路的圈圈。

    身下还有些酸胀感,泡着着实舒服了些。苏叶没有特别多的感慨,从女孩迈向女人,她甚至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思考。或许酒精帮了她很大的忙,但她明白,从头至尾她都无比明确自己在做什么。

    没有任何后悔的感觉,只觉得,更亲密了些。她是他的了,当然他也是她的了。完完整整。

    仔细掰着手指头算了算,如果中间空掉的这一个多月,如周浦深所说,他们没有分手过,那他们在一起,也还不满两个月,短暂的相处,她却从内心里确信她不会后悔。

    快节奏的都市生活里,饮食男女,看对眼了就走肾的人多了去了,苏叶从来不敢苟同。但她也不计较婚前性行为。

    其实两人若是心里有对方,婚前那也是爱,若心里没有对方,婚后那也只能称为做.爱,与爱毫无关系。爱是什么,爱是水乳交融时彼此膜拜彼此感受对方给的震撼,而性只是简单的机械摩擦。

    这么一想,她又感觉自己对爱理解得挺透彻的,可为什么套在自己身上,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呢?所谓当局者迷吧。

    爱,这样感性的东西,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理解,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去追究这个定义,她觉得是,那就是。

    她现在觉得,她爱周浦深,那就是爱。

    突然像是被仙人给指点了,脑袋一开窍,苏叶感觉七筋八络都疏通了,躺在温热的水里,花瓣还发着香,舒坦极了。

    周浦深有些哭笑不得了,苏叶又在里头泡得手指头都起了褶才出来,仍旧是套着大大的浴袍,裹得严严实实。

    “我、我睡哪里?”她站得远远地,眼神闪烁。

    床上用品已经换了新的,苏叶脸红,那些印记,佣人都看去了?

    周浦深靠坐在床头,勾着嘴唇,一副“你说呢”的表情。

    她犹犹豫豫的,在他的注视下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钻进去,闭了眼躺在最边缘,床很宽,她和他中间还可以睡下三个苏叶。

    周浦深说:“宝贝,你要穿着浴袍睡吗?”

    苏叶睁眼,悉悉索索地在里头脱着,然后伸出一只藕臂把浴袍扔在被子上头,又收手回去躺好。

    她腿间还酸呢,温柔个球,疼倒是不疼了,怎么可以折腾这么久?

    她每一个小动作都落入周浦深眼里,他下了床绕到她那边,扯开被子露出她的小脸蛋,她睁着眼,提溜直转,白色羽被包裹下,像只洋娃娃。

    “宝贝,别勾引我,你受不起了。”他说。

    苏叶把被子一扯,又盖住脸。

    “我该拿你怎么办好?”他又拉开她的被子,“怎么,不要我负责?”

    “……”

    苏叶往边上挪了挪,看看他,再挪了挪,直到看起来足够他躺着了,她就不动了。

    周浦深得逞,拉开被子就搂住她,苏叶这回很识趣很主动地往他怀里钻,甚至她的手,还有意无意地蹭着他的腹肌。

    周浦深的气息又粗重起来,贴在他身上的*滑滑嫩嫩的,散发着她独有的馨香,他有些心猿意马了。

    他一个翻身就把他扣在怀里,一个深吻下去两人又都气喘吁吁,周浦深的老二又跃跃欲试,苏叶吻着他的下巴,周浦深心头一阵狂喜,正要反客为主,某人手臂一撑,支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慢悠悠地说:“说好的,你要对我负责,我现在很累,想睡觉。”

    “……”他现在,想、杀、狗!

    第二天苏叶是被周浦深给弄醒的,她迷迷糊糊的,听到他问了句什么,她翻了个身,嘟囔着应付他。

    没曾想一会儿胸前传来湿热的触感,她一睁眼看见他的脑袋匍匐在她胸口,而她完全无力抗争,因为嘴角已经吟.哦出声。

    结束的时候她愤愤然看着他,她怎么会觉得他温柔?新手上路完全不给适应期吗!

    周浦深拍拍她苦大仇深的脸,“宝贝,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她完全不想看他得意的嘴脸,一个翻身脱离了他的怀抱,他有些不爽。却听她呻.吟了一下,赶忙趴过去,掰她的肩膀,“怎么了?”

    腿!好!酸!

    然而她当然不能喊出来,新时代女性的面子工程也是非常重要的。

    “不舒服?”他还问。

    “纵欲过度对身体也不好。”她愤愤答。

    周浦深趴在她颈边笑,“我还没有过度......”

    嗷!苍天。

    拖拖拉拉地,午饭都在房间里给解决了,苏叶出房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她走得慢,周浦深也就跟在她后头慢慢走,原因--都懂的。

    她今天需要去马多多那里拿她的行李,还需要回家一趟,处理好房子的事。

    虽然某人已经使尽浑身解数要求苏叶住过来,苏叶都没有答应,开玩笑,就冲他那句“我还没过度”,苏叶就要躲他一周。

    还没出门她突然想起来,“火锅呢?”

    “车上等你了。”

    苏叶到了车边,火锅从副驾驶转过头来,得意洋洋地说:“苏叶,我的圆周率已经背到五千多位数了。”

    周浦深说:“火锅,叫什么呢?”

    火锅:“哦,妈咪--”然后又转头,“爹地--”

    苏叶瞪大了眼睛,难不成连这小玩意儿也知道了?

    路上她纠正火锅:“以后少说话,更不要叫我妈咪!”

    “可是……”

    苏叶:“可是什么?”

    火锅按了自己的前掌,一段雄赳赳的呵斥声传来--什么周先生周先生的,火锅,他是你爸!知道吗,你爸!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妈,我……

    声音戛然而止,苏叶把火锅的太阳能电池板给抠了。

    周浦深没阻止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宝贝,说悄悄话就好,别教坏小孩子。”

    苏叶:“你说什么,我不懂。”

    苏叶睨他一眼,又把电池板装回去了,火锅重启程序只需要一秒,它执着地完成上一次自动保存的任务。

    车厢里回响着--我爱他啊。

    啊,啊,啊--

    苏叶闭了眼,睡一觉好了!

    苏叶到了马多多那里,却发现没人,一打电话,才知道那二人早上扯证去了,现在正在外头放荡不羁爱自由呢,得,她的行李算是扣在这了。

    还好该有的东西家里都有,苏叶到了家,给周浦深意思意思倒了杯水,就到房间里头收拾东西去了。

    周浦深皱了眉,看着茶几上的一次性杯子,不自禁想到第一次来这的时候,大半夜的她还殷勤地给他泡茶。

    这想法要是说出来苏叶估计得笑死,那是殷勤吗,那分明是迫于淫威!

    苏叶从里头出来,某人就不满道:“这是什么?”

    睨眼看那杯水。

    “水啊。”

    周浦深:“我的铁观音呢?”

    “还得洗茶具,你将就将就。”

    周浦深起了身,到她跟前搂着她的腰,“人说婚前待遇好,婚后就无所谓了,你是不是在提示我什么,嗯?”

    苏叶脑袋转了个弯,听懂了,她把刚拿出来的拖鞋扔在地上,“那你的拖鞋也别要了。”

    他看着地上那双男士拖鞋,再看看自己脚下踩着的一次性拖鞋,皱眉。

    “你这怎么会有男士拖鞋?”连他的待遇也只是一次性!

    苏叶随口回答:“上次你过来,觉得你穿一次性拖鞋太丑了。”

    周浦深眉头瞬间就舒展开来,试了试,尺码都正合适。

    “宝贝,你在意我很久了。”(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