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2

作者:陆之南 发表时间:2018-12-08 09:33: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44
    这回苏叶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病房里。

    扭头,拉马拉和大耳担忧地凑上来。

    大耳着急道:“苏叶你终于醒了,都怪我,睡得太沉让那小子给下了"mi yao"了!”

    拉马拉也在感谢真主安拉。

    苏叶往另一头扭头。不算大的病房,器械也很简陋,门口好像站着人,黑衣黑裤,大概是随从,那么他人呢?

    她又转头来问大耳:“阿飞活着吗?”

    大耳气极,“那小子命怎么那么大,奶奶的,就该死了才好!畜生,我平时怎么就一点没看出来,他还动那歪心思。”

    苏叶说:“大耳,麻烦你了。”

    大耳挠挠头,反而不好意思了,“其实严老大给了我经费的,我怕路上你使唤我,才没敢说,我刚刚才发现,你又给我打了钱,其实真的不用,我花不着那么多钱。”

    苏叶微讶,她是打算给大耳打一笔钱,可也得回国才能打,况且她连账号都不知道啊。

    她一说,大耳怔了,“我账户里多了五万块钱,我都纳闷我什么时候几天劳动力值那么多钱了。”

    苏叶又偏头去看外边。

    大耳算是看出来了,“苏叶,我见着你男人了。”

    营地里都是男人,大耳说话很粗,但苏叶听着却觉得舒坦。“你男人”,透着股原始又直接的亲密感。

    “斯斯文文的,和你看着就是一对儿。”他又说。

    斯斯文文?苏叶蹙眉。

    “他来了,我们就先走了啊。”说着,大耳和拉马拉就告辞了。

    苏叶扭头,却没见到想看到的面孔。

    凌数可不就是斯斯文文的嘛。他见她眼神一会儿亮起来,一会儿又暗下去,了然,“先生没来。”

    苏叶呆了两秒,才点点头。

    他说过,他已经毫无保留。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心能花在她这儿了。

    他的人在伊拉克,以她之名,替她报恩,替卡罗琳,替钟晚,替苏叶。

    他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凌数把苏叶复杂变化的表情都看尽眼底,还是叹了口气,违背先生的意思,缓缓说:“先生染了疟疾。”

    苏叶坐了起来,“什么时候的事!”

    “最近的事。”

    “怎么会?”他这段时间应该在内地,或者香港,怎么会感染?

    凌数:“年前先生去了趟肯尼亚,疟疾也有潜伏期。”

    苏叶:“他现在在哪里?”

    凌数:“在拉各斯。”

    苏叶沉默了,他现在和她的关系,无法定义,她甚至不知道她有没有那个资格去探望他。

    她看着凌数,稳了情绪,缓缓问:“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钟路鸣的女儿。”

    凌数眼帘一颤,抬眼看她。

    他一直是不看好苏叶的,从见到她第一眼开始。

    最初见到苏叶,是从机场回香蕉到时堵在了街上,他见先生看窗外很久了,也循着视线看过去。一个漂亮的中国女孩,挤在黄色面的里,在一众黑皮肤间格外抢眼。

    先生有兴趣?正想着就听到先生吩咐,“查一个人,钟晚。”

    查到结果凌数讶异,这个钟晚竟和先生是故人,但是这位故人,在十五岁之后就没有任何社会痕迹,简单来说就是失踪,并且无人报警寻找。

    直到先生再让他查苏叶,他恍然大悟竟是同一人。

    他以为先生会处理这个□□,却没有,先生给她养伤,请她吃饭,让她当女伴,帮她一步步走近自己。

    步步为营,不动声色,却好像,率先把自己赔进去了。

    凌数觉得苏叶是不爱先生的。她从接近先生开始,目的就不单纯,也是,接近先生的人,没几个目的单纯的,但她还是不同,她不为先生的财,她甚至不为先生的人。

    凌数反问她,“知道,也还是当作不知道,这样的人,你能稍微珍惜一下吗?”

    苏叶刚稳下的心绪又翻涌起来。

    凌数盯着她低垂的眼,说:“苏小姐,你一直在走你自己的路,先生他也在走你的路。”

    苏叶沉默了很久,凌数已经不愿意再等,转头就要走,苏叶叫住他,“谢谢。”

    凌数不客气地点了头。

    苏叶随同凌数一道回了拉各斯。

    周浦深没有住在医院里,他极其厌恶医院的味道,于是他的房间就成了病房。

    苏叶到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他房间里一点灯光都没有,那大片的玻璃墙透进来一点点月光,照在床沿,正巧能看见他的脸。

    他的脸带着病态的潮红,鼻尖,印堂都是红的,脸埋在灰色的被子间,难得的柔和。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周浦深,鼻酸是一瞬间的事,眼睛像冒了气,一会儿就凝成了珠。

    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烫得吓人。

    凌数说他这回染上的不是普通的疟疾,疟原虫厉害得紧,药是吃了,周浦深不肯打针,吊瓶就更不用想了,所以迟迟不见好,现在病情已经到了最难受的发热期。苏叶知道,他身边连尖锐物件都少有,她曾不小心执笔把笔头对着他,都被他说教过。

    很诡异的忌讳。但苏叶听过老肥说的事,就只觉得心酸。

    凌数趁他熟睡的时候,也打算强行给他打针,最后时刻他总是会睁开眼,交代说:“给我打针,你们想死吗?”

    突然周浦深的手开始抽搐,苏叶捉过来握得紧紧的,他又辗转翻着身,没被控制的手抓着额头,眉头拧成了一团,嘴里也呻.吟不止。

    苏叶抓起手机拨出去,凌数接得很快,苏叶急道:“叫医生进来,快点!”

    果然医生一给他擦酒精,他就猛地睁了眼,不论之前有多迷糊。

    医生一见他的眼神,就退开了。

    苏叶推开医生,拿过针管,瞅准了血管就要扎,周浦深抽开了手,盯着她,“宝贝?”

    音色喑哑,音量很弱,苏叶感觉脸上一热,瞬间就淌了珠子。

    “别叫我,打针。”她捉过他的手,但是他病着力气也比她大,又一把抽开了,缓缓抬起落在她脸上,“宝贝,梦里还那么凶。”

    她呆住不动了,任由他滚烫的手抚摸自己的脸颊。

    他的眼皮一直没完整睁开过,没一会儿,又无力躺倒了,苏叶焦急问:“他怎么了!”

    医生:“已经到了头痛剧烈的时候了,会不省人事。”

    “休克?”

    “对。”

    苏叶:“现在给他打针,快!”

    “可是......”

    苏叶:“出什么事我顶着,快点!”

    医生又看看凌数,凌数点了头,医生才上前,扣着周浦深的手,针刚扎进去,周浦深又猛地睁眼,正要挣扎,苏叶捧起他的脸,吻上他的唇。

    安静了,房间里安静了,针管推进的声音清晰可闻。

    凌数绷紧的神经终于放下了,即便他知道,等先生清醒了,他大概不会好过。

    夜深了,苏叶阖上房间门,到外头问医生:“还需要打多少针?”

    医生:“看情况,一般情况下吊瓶只需要两瓶就能好了,针剂的话,大概还要打四针。”

    一项艰难的工程。

    苏叶和凌数对视一眼,叹了口气。

    她晚上就和衣躺在周浦深旁边睡着了。

    周浦深醒来的时候怔住了,那张梦境里的脸,就在他眼前,她闭着眼,还睡着,似乎睡得不□□稳,眼皮还在颤,阳光柔和,她脸上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她甚至没有盖被子,就蜷缩着躺在他边上,却没有碰到他。

    周浦深觉得这屋子都暖了起来。

    苏叶本就是个病躯,这么折腾来折腾去,也困极了,不曾想一睡就是一天,醒来时阳光灿烂,洒进房间里来,有些刺眼。

    她有一瞬间是恍惚的,不知身在何处。那面机器人墙提醒了她,她一震,坐起了身,身边没有人,周浦深呢?

    苏叶赶紧爬起来,蓬头垢面地就往外冲。

    周浦深正坐在沙发上,冷脸看着他面前低眉斜肩站着的几人。

    凌数、佣人、医生。

    他脸上还带着病态的苍白,眼神却戾气很足,声音也还很小,气势却不弱,“你们胆子不小。”

    没人敢说话。

    “谁给的!”

    每个人都恨不得把头埋进土里。

    苏叶走过来,站在边上,淡淡说:“我给的。”

    周浦深眼神一敛,面上的威严就要挂不住,凌数偷偷抬眼,看见周浦深有些无奈的神色,微微勾了唇。

    救星终于醒了。

    但是救星现在,脸上泛着油光,头发也破马张飞,实在有些违和。

    周浦深把凌数的表情都收入眼底,沉声对苏叶说:“你进去!”

    苏叶不管他,偏头问医生,“什么时候该打针。”

    医生抬眼去看周浦深,被苏叶打断,“不用理他,告诉我就行。”

    医生:“饭后就要打,先生刚吃过,现在就可以打。”

    苏叶:“去拿针。”

    众人四下散开了各自去准备,周浦深扶着额头,转瞬抬头,眼睛直直盯着苏叶,她在他的注视下重新进了房间,还不往回头吩咐佣人,“帮我送一套洗漱用品过来。”

    佣人这回连象征性地征求周浦深意见的举动都没有,直接回复,“好的苏小姐。”

    等她清清爽爽地出来了,医生已经在等着,苏叶问周浦深:“准备好了吗?”

    他没理她。

    苏叶挑了个眉,医生就明白了,她坐到他身边,捧着脸就亲。

    周浦深老老实实地,任医生擦酒精,拍打,扎针,动都没动一下。

    于是医生又顺利打完一针,却还是觉得过程有点虐。

    等医生和佣人都识相离开了,苏叶缓缓松手放开他的脸,唇也缓缓离开,腰突然就被扣住了,他瞬间反客为主,啃噬着她的唇瓣,攻城掠地。

    他多久没有吻她了,病痛间迷迷糊糊,馨香软糯的感觉他只当是在梦里,而现在,她真实的在他面前,他怎么可以放开。

    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猛地推开她,直直看她,目光研判“说,你来干什么?”

    苏叶说:“周浦深,你是不是,很早就认识我?”

    要她低入尘土里,请给她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周浦深微怔,“你觉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太平山,我用奶罐砸了你。”

    周浦深摇头,“你在我心里,比你自己所知道还要久。”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已经走进他心底里了啊......苏叶还想问,却又顿住了。

    没有必要问了啊,她已经有了沦陷的理由--他先于她动心,是他步步为营,不是她。

    “那周浦深,你说让我好好想一想,我现在,真的想好了。”

    “你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吗?”

    苏叶望进他的眼,点头。

    “你以后,就身不由己了。”周浦深说。( )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长路有灯火】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